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六十六章 极限之后
    把手机交给了比赛监督,楼成踏着石阶,走上了擂台,还未来得及站定,眼睛就被闪光灯给晃了几下,似乎有不少地方在记录着刚才的场景。

    “我还以为大BOSS都是等到最后一刻才出场的。”楼成心情放松,在对话时间开了句玩笑。

    老实说,他也确实有点惊讶,竟然是叶悠婷等自己,而不是自己等她,不符合她以往表现出来的风格。

    叶悠婷头发扎起,露出光洁的额头,闻言轻笑一声:“你这是在暗示自己才是大BOSS?”

    “也可以这么说吧,毕竟大BOSS终究会被主角给打败的。”楼成微笑回答,心里则默默吐槽着自身:

    这应该便是胜固欣然败亦喜的思想境界了,唯一的问题在于,自己只有败没有胜……

    “你倒是挺会说话的嘛。”叶悠婷颇见意外,旋即俏脸一板,“你害我损失了一千块钱!”

    “啊?”楼成茫然以对,这都哪跟哪?

    “我昨天压了你输……”叶悠婷板起的脸孔突又重现笑容,“不过我已经不在意这个了,发现对手是你后,我感觉充满了动力,再也没有比打败一位神速崛起的武者更让人兴奋的事情了,这也是给你增加人生经验,以免你变得骄狂,从此目中无人,将来遭遇更大的挫折。”

    听见她故意老气横秋地说着这番话语,楼成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这货看资料和自己应该是同岁,只是直接选择了武道之路,没有考大学而已,就像绝大部分职业武者那样,也正因为如此,彭乐云、任莉、林缺和历晓远这种才会在大学武道圈子备受瞩目。

    以她的年纪,用这种口吻说话,不觉得表演痕迹太重了吗?

    “我觉得自己一贯谦虚,从不自大。”楼成努力让自己的眼神显得诚恳。

    叶悠婷没想到对面这么没脾气,预定的激将之法完全进行不下去了,只好咬了咬嘴唇道:“总之,我要让你知道你和真正职业九品之间的差距!”

    “非常期待。”楼成笑得露出八颗牙齿,神情悠然,不见一点情绪。

    他不再说话,开始收束诸般杂念,调整着身体,微动着肌肉,将状态一点点推开。

    虽然和对手之间的差距确实很大,本身也默认了输的结局,但既然踏上擂台,那就要全力以赴,尽展所学,无愧于武者之名!

    时间飞快流逝,裁判举起右手,重重挥下:

    “开始!”

    他话音未落,周围的看台便爆发出一阵阵鼓噪和呐喊,叶悠婷与楼成的名字回荡于整个武道场馆。

    “叶师姐加油!”模仿着叶悠婷风格的马尾少女高声尖叫,她旁边的童颜童音少女闫小玲被安排吹着小喇叭,与周围的小学生一模一样。

    叶悠婷如同猎豹,瞬间由静止转为了冲刺,两三步便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身躯即将扬起,仿佛猛虎挥舞利爪之时。

    知道她不仅怪力出众,而且有爆发绝招,楼成没做正面碰撞,刚才一直在晃动的重心荡开,腰背一弹,电射向了旁边。

    到了职业九品,为了丹气境界,叶悠婷早就掌握了入静功夫,虽未大成,但也修炼有类似阴阳桩、电火桩的功法,眼见楼成躲开,她腰背一拧,肌肉调整,于高速之中竟然轻巧改变了方向,直追楼成背后,不见半点迟缓与艰涩,看得懂行之人各自赞叹。

    她的速度远快于楼成,呼吸之间,楼成便听到了象征危险的动静,心中一凛,当即向左跨出一步。

    刚刚跨出,他的脊椎如同蛟龙苏醒,猛地弹动,带着身体肌肉往回一拉,硬生生扭转了方向,往着右侧闪避,想以此甩开叶悠婷。

    叶悠婷先是左脚点出,似乎已被楼成晃到,可她整条腿突地绷直,对地面如有一个弹撞,制造出了斜向反回之力,藉此扭过身躯,一下就追到了楼成身侧,右臂抬起,劈拳下打,虎啸风生,威风凛凛。

    面对这样一击,楼成再想晃动重心已是来之不及,只好快速一沉,右拳似握巨锤,斜斜擂出,脑海里已观想起闪电天降激发燎原之火的画面,周身如有热流奔腾。

    对叶悠婷的怪力和爆发,他记忆犹新,不敢有丝毫怠慢。

    啪!

    闷响声中,楼成架住了叶悠婷这一记劈打,可身体却仿佛被巨木撞中,从手臂到脚尖都在微微颤动,重心如被震散,一时难以调整,感受到了力量上的压制。

    而叶悠婷已是一拧腰背,将周身力量绞成一股,绷紧了大腿,啪地抽出,带起尖锐之风,扫向了楼成的腿弯。

    吸了口气,快速调节肌肉,楼成左腿绷紧,往外一提一架,猛地发了寸劲,挡向了叶悠婷的鞭腿。

    啪的声音之中,他只觉小腿骨一阵疼痛,虽未受伤,却让人恨不得赶紧揉一揉,可现实根本不给他机会,刚有踩稳,叶悠婷再次一拳当胸打出,既如开山之炮,又似刚猛之锤,发出的脆响仿佛炸开在他的耳中。

    左脚落地,楼成脑海闪电劈下,雪峰崩溃,双手赶紧架起,险险格住了这一拳,可劲力爆发之下,他身体又见震颤,就像藏在古钟之内的人,虽然外面敲钟者并没有直接打中他,可当的一声巨响后,四面八方都被震荡波纹袭击了,摇摇欲坠,似有眩晕。

    叶悠婷抢到上风,得势不饶人,双臂拉开,啪啪啪连环劈抽,就像老虎在不断地抓打,不够美观,但绝对可怕。

    砰砰砰!楼成以大雪崩加电火桩连续招架,苦苦支撑,本身的体力在最初几下后已是告竭,金丹开始缓缓转动,分出热流,抚平着疲劳,让他力量源源不绝,这才勉强能够维持。

    看台之上,姜兰喝着酸奶,对这样的局面没有丝毫动容,只觉理所当然,她的耳畔是一浪高过一浪的助威,似乎随着叶悠婷的每一次击打在变得更加疯狂,掀起的热烈仿佛快冲开穹顶了。

    砰!砰!砰!一声又一声的呐喊里,叶悠婷疯狂进击,打得楼成双臂开始疼痛,压制得他渐渐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是真的快透不过气了!

    这是何等猛烈的进攻!

    楼成胸口憋闷,即将无力招架,而这个时候,叶悠婷往后撤了一步,旋即反弹往前,双臂借助前冲之势,炮拳齐打,将力量发挥到顶峰,要将楼成掀翻于这一击!

    这就是以势压人,一力降十会!

    不断压榨金丹求支撑的楼成则仿佛到了某个极限,胸口憋闷得如被水淹,提不起那口气,发不出那股力,眼见只能勉强架起双臂,再无法有效防御,而他的脑海却一片平静,像是窒息前的诡异安宁,只有观想的万载积雪继续在滚落崩塌。

    就在这时,他莫名内视到了下腹处的金丹,看见那璀璨梦幻的星云突生膨胀,一点点冰晶离开了轨道,飞出了“圆球”,与自己观想中的画面发生了勾连!

    那是巍巍高峰坠下的亿万钧积雪,那是能淹没所有生命痕迹的白色洪流!

    极限之后变化生!

    滚滚寒潮猛地爆发,在楼成体内涌动,滂湃之势似乎能撕碎他的五脏六腑,逼得他化架为打,轰出了一拳。

    砰!雪山崩塌,一片白茫,楼成单鞭挡两拳,与叶悠婷的进攻碰个正着。

    砰!闷响爆发,身影分开,后退的是叶悠婷!

    看台之上,姜兰、历晓远等人霍地站了起来,观众们鸦雀无声!

    楼成看到了叶悠婷错愕惊讶的表情,但体内的“雪崩洪流”让他无法遏制,往前一个跨步,周身肌肉压缩,刹那爆发,催动了左手炮拳。

    叶悠婷慌忙稳住重心,横捶拦向这一击,刚有相撞,左脚顺势便往后撤了一步,以此化去部分力量。

    对之前的那一次碰撞,她记忆犹新,感受到了超过自己不少的力量,故而震惊归震惊,却不敢再有任何轻视了。

    怎么会这样?

    他哪来的恐怖神力?

    都被逼到了如此境地,他还能爆发出这种力量,仿佛洪荒巨兽般的力量?

    砰!叶悠婷手臂一麻,一步后撤都未能化去所有力量,不得不又退了一步。

    可还未站稳,她的眸子里再次映照出了楼成跨步靠近,侧身肘击的画面。

    短促吸了口气,叶悠婷脑海内浮现出决堤的洪水,浩荡的奔流,身体一弹,不退反进,爆发出全身力量,硬打楼成!

    砰!比刚才大不少的碰撞之声响起,似乎回荡在了每位观众心里,让他们不由自主就抖动了一下。

    叶悠婷挡下了这击,可身体却出现了颤栗,仿佛在打冷战,于观众们惊恐的视线里,被楼成顺势又一个鞭拳,狠狠抽中,直接打开了架子。

    雪崩之势,无可阻挡!

    楼成体内的寒流消散了不少,可仍有残余,左腿肌肉绷紧,即将抽出鞭腿,彻底打垮叶悠婷。

    这时,他身体被人一按一抖,散掉了蓄势。

    扭头看去,他发现了裁判。

    裁判举起右手,高声宣布:

    “楼成胜!”

    楼成胜?这一切是如此的梦幻,如此的虚假,即使在楼成自己眼里,也是如此!

    叶悠婷还未止住颤抖,露出夹杂几分惊惧的苦笑:

    “原来我不是主角……”

    楼成没有回答,因为他感觉自己快死掉了,寒冷散去,金丹失衡,甩出了几点火焰,让他周身如有燃烧,额头滚烫,脸颊不正常的潮红。

    “承让……”他艰难吐出两个字,拿回手机,急匆匆返回了更衣室,留下几千上万人的静默与仿佛一尊尊石像般的职业武者们。

    更衣室内,楼成钻入洗浴间,放好手机,脱下衣物,往冷水方向扭开了龙头。

    冰冷洒在体表,楼成的灼热和燃烧却不见丝毫减退,这让他想起了那条烧焦的青鱼,让他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妈的,这反噬太恐怖了……会不会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