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八十六章 施老头的打算
    看着秦锐离去,楼成收回目光,望向了面前结冰的小池塘。

    周围隐约传来麻将碰撞声,模糊不清的歌声,篮球触地声,以及同学们欢快的笑声,眼前则是倒映于冰上的自己,仿佛从高中时期穿过时光而来。

    那时候的自己脸庞还不够线条分明……

    那时候的自己身体偏瘦,时常感到疲倦……

    那时候的自己不够大方,说话做事畏畏缩缩,不是因为性格内向,不喜欢与不熟的人打交道,而是面对别人的时候,除非真的关系特别好,否则总会想得太多,担心这么说会不会出现歧义,忧虑那样讲是不是不够妥当,怀疑某些表达会让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顾忌太多,考虑太多,反而束手束脚,越来越急,越急则表现越差……

    而现在,通过小明同学的榜样作用,通过武道锤炼带来的精神抖擞,通过一场场擂台赛胜利积累的信心,自己总算明白了一个道理,很多时候,不用想那么多,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就像比武,瞻前顾后,犹豫不决,只会导致失败,同样的,很多时候,说什么是次要的,词能达意就行,重要的是借助这个展现出自信与诚恳,当然,幽默一点风趣一点不会错。

    思绪起伏,楼成心念渐渐沉淀,同学们唱歌的还在唱歌,打球的还在打球,棋牌的还在棋牌,爬山的还在爬山,似乎只有自己一个,于热闹里寻找着宁静,在寒风中回味着当初。

    熟悉的嗓音一道道传入耳朵,恍恍惚惚间,他像是回到了高中。

    说艰苦说压抑,那时候是真的苦真的压抑,天刚蒙蒙亮,已经坐在教室里开始了早自习,夜色已深,还未归家,趁晚课结束的时间抓紧写作业,与住校的同学们讨论,时光被一堂堂课一张张卷子一次次考试张牙舞爪地占据着,青春都仿佛因此而变得苍白。

    可是,如今再回想,这些艰苦压抑之中也流淌着欢快的点滴,是考试总算拿到满意分数满意名次的欣喜,是终于提前完成作业,回家可以优哉游哉一下的自在,是上课时忙里偷闲,与同桌,前桌,后桌说着蜚短流长各种趣事的美好;

    是课间时分抓紧打闹抓紧聊天的肆意张扬,是做广播武操时偷偷注视着严喆珂的满足,是不同老师带来的不同笑料或者关怀;

    是和蒋飞、程启力抓住中午时光,偶尔出校玩个游戏上个网的发泄,是狂热追逐着武道强者,搜集着他们海报的稚嫩,是放假一口气睡到中午的疯狂,是空隙之时断断续续看着小说的充实与感动;

    一点一滴,昨日重演。

    这是自己的花季雨季,这是自己的高中生活,这是自己再也回不去的青春年华。

    阴冷寒风吹面,楼成忽地笑了一声,因为想到了一句话:人是一种庸俗的动物,对充满变数和未知的现在,像饿了许久的野兽,只会狼吞虎咽,大概吃出点味道,等一切过去,回忆之时,那点滴间的美好方才发酵而出,得到品尝,然而已是无法再现。

    难怪会有重生文这种东西,有的时候,看的不是改变历史,而是品味以往。

    感慨许久,他将这番思绪压下,回到KTV包厢,边唱歌边有一搭没一搭地与严喆珂聊着,到了四点的时候,几个人嫌弃这里太闷,又出去转了转,看着秀丽的山间风景,呼吸着冷冽又清新的空气,说笑着当初各自的糗事。

    五点半,旅游大巴再来,将楼成等人载回了秀山,晚饭是烤全羊,之后就没有活动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用餐之时,有人侃侃而谈,有人嬉闹起哄,有人静静倾听,有人小声窃语,楼成则闷声大发财,痛痛快快吃了一顿。

    临到尾声,坐在老吴他们一桌的裘海琳站了起来,拿着杯子,里面浅浅一层红酒。

    她环顾左右,看到楼成他们这桌时,忽然失笑道:

    “蒋胖,你可真能吃啊,这么多烤羊肉都吃完了,别的桌都还剩不少呢,难怪长这么胖!”

    蒋胖一脸委屈,幽怨看了旁边的楼成一眼,我TM没怎么吃啊,光顾着聊天喝酒吹牛打屁去了!

    兄弟就是用来背锅的……楼成默默拍了拍他的肩膀。

    借助这个话题将所有同学的注意吸引过来后,裘海琳声音清脆道:

    “这次的同学聚会,我们以敬吴老师敬辛老师开始,那结束的时候,就敬一下彼此敬一下自己吧,我知道大家以后会各奔东西,各有际遇,未必还能有太多的见面机会,但希望我们永远不要忘记这份同学情谊,要知道这三年里,嗯,有的同学是高二分班时候过来的,是两年,那就是几百上千个日子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比父母比亲戚还多,我们的这段回忆属于彼此!”

    “干了这一杯,远行路上情谊不褪,相逢一笑,便已足够!”

    不愧是学校演讲社的……楼成微微一笑,以水代酒,举起了杯子。

    刚才聊天时知道,裘海琳在帝都学院参加了演讲社。

    “干!”

    齐齐一声之后,大家各自喝下了杯中之物,神情又振奋又感怀。

    之后陆续有人告辞回家,楼成和蒋飞为了等程启力,程启力为了和裘海琳多说会话,一起战斗到了最后,眼里是好几桌的杯盘狼藉,恰似一场盛宴之后的凌乱,也如同一场美梦的苏醒。

    楼成深深看了一眼,吐了口气,转身离开,这场同学聚会里的最后一个。

    回忆到此为止……

    过去已不可再追,现在要懂得把握!

    一如程启力追逐裘海琳。

    一如自己追求严喆珂。

    …………

    聚会之后没几天便到了一月底,除夕之时。

    楼成看着老爸老妈在收拾提去爷爷家的东西,想了想,干脆走入阳台,对着自己种的那盆韭菜,拿出了手机。

    晚上要陪家人说话,要和严喆珂聊天,要给蔡小明等同学朋友发拜年的消息,还是趁下午就给师父打个电话,表示表示。

    铃声之后,楼成听到了熟悉的沙哑之声:“不错啊,还记得给师父我拜年。”

    “是啊,师父春节快乐!”楼成笑着说道。

    “快什么乐!”施老头没好气道,“被人管着,抽烟喝酒都得偷偷摸摸!”

    “哈哈,谁啊?”楼成失笑问道。

    师父平时看起来像个孤寡老头啊,呃,这么想要是被他知道,肯定会挨一顿胖揍的……

    施老头叹了口气:“我女儿和女婿。”

    “那请师父代我向师姐和师姐夫问声好。”楼成礼貌了一句。

    嘿嘿,师父的语气听不出不快乐啊,这就是俗话说的,嘴上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

    寒暄了几句后,施老头说道:“既然你打电话来了,有件事情就先给你讲一讲。”

    “什么事?”楼成又诧异又好奇。

    施老头咳嗽几声道:“下学期是全国赛,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从开学到下一次的分区赛,有八九个月,这么长时间,光凭锤炼和套招肯定不行,得给你们这些小家伙找点实战锤炼了,要不然一个个手生脚生的,真到分区赛,打得过谁?”

    “实战锤炼?怎么弄?”楼成一下兴奋了。

    施老头说道:“其他学校一般是找附近的大学武道社或者武道学校交流对练,或者分批去参加不远的小型擂台赛,我觉得吧,这样实战的强度不够,将来怎么面对山北这些顶尖强队?既然你差不多有准职业级的实力了,加上林缺,以及其他人的成长,可以组个队参加年后的选拔赛了。”

    “选拔赛?”楼成愕然脱口。

    自己要去参加选拔赛?

    “听到个选拔赛有什么好惊讶的?这样才能多与强者实战啊,反正你们也不可能在选拔赛里走得太远,耽误到下半年的武道会分区赛,好好努力,说不定能拿到点秘笈或者分成奖金。”施老头笑骂道。

    不知为什么,楼成忽然有些心潮澎湃,选拔赛啊!职业武道圈子的入门比赛啊!

    “可是,师父,这会不会耽搁平时的学习,选拔赛有主场和客场的……”他担忧问了一句。

    施老头嘿了一声:“你这是看不起你师父啊?到时候我会给主委会打声招呼,把我们的客场比赛都安排在周末,反正分赛区的,不会太远。”

    说到这里,他补了一句:“你要好好锤炼,抓住这次实战的机会提升,四月底的时候,直接给我报职业九品的定品赛!”

    “直接报职业九品的定品赛……”楼成先是倒吸了口凉气,旋即充满了激动和兴奋。

    第一次定品赛就是职业级吗?

    这才对嘛,做人要有追求!

    结束通话,他恨不得立刻就和严喆珂分享这件事情,但想了想,决定压后,等快跨年的时候才打过去说!

    那样就有借口和严喆珂一起听着鞭炮声和彼此的呼吸声进入新的一年!

    那样就能占据她从旧一年到新一年的时光!

    我真机智!

    回到客厅,见老爸老妈快收拾完毕,楼成悄悄回到了房间,拿出了给他们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