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十章 残暴(求推荐票)
    该找哪位呢?

    瞬息之间,楼成脑海里回荡的尽是这个问题,正常来说,找严喆珂帮这个忙是最合情合理的选择,因为她们家也算秀山土著,如果与本地警界实权交好,大概应当清楚什么乐爷什么建老三的背景关系,从而准确避开那些保护伞,找到最适合的人选。

    但这有三个弊端,一是这不属于严喆珂自己的关系,即使她答应下来,必然也得请她妈妈甚至她外公出面才行,中间有了周转,说不定就耽搁了或者被拒绝了。

    二是平时找严喆珂帮点小忙,属于增加接触,在互动中积累感情的好事,自己乐在其中,但要借助到她亲人她家庭的力量,总觉得不好意思,过不了心里的坎,也许这便是所谓的自尊心吧。

    三是就算严喆珂她妈妈和外公同意了请求,也难免会对自己留下不好的印象,比如牵涉*黑道组织的不良同学,不肯学好的堕落青年,侠以武犯禁的麻烦家伙,那以后还怎么上门,怎么见“岳父”“岳母”,怎么通过这一关的考验?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想明白这一点后,楼成迅速做出了决断,拨通了自家师父的电话。

    在等待接听的时候,他忍不住赞了自身一句,当真思虑长远!

    哪怕八字还没一撇……

    “喂,这个点你不是该在锤炼武道吗?练出岔子了?”很快,他的手机听筒里传出了施老头略显疑惑的声音。

    事情颇为紧急,楼成没有绕弯弯,开门见山道:“师父,有件事情得请您帮忙,我有一个发小……”

    他三言两语将汪旭的事情讲了出来,前因后果都算说的清晰分明。

    施老头咳嗽了两声:“不错,懂得打电话给师父我,而不是急吼吼跑过去掺合,说明你还是有些脑子的,要不然老头子我才不会认这种笨蛋徒弟,我去帮你找人,你等我打过来。”

    “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楼成连声感激。

    这已经算是为汪旭消耗极大人情了!

    几分钟后,施老头回了电话,语气略有点得意:“你师父我出马,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你记下这个手机号码,直接打过去,是秀山警察局主管江湖黑道事务的副局长,放心,不管那两边是不是把关系通到他那里了,还能有你师父我的关系硬?有的事情,他知道该怎么做!”

    “师父您果然厉害,真是交游广阔。”楼成真心实意赞美了一句。

    他蹲了下来,手指在泥土上滑动,书写着一个号码,然后抓紧时间拨打了过去。

    短暂的手机铃声之后,对面传来一道沉稳磁性的声音:“喂,是小楼吗?”

    “……是是是,邢局长您好。”楼成愣了愣道,“我师父已经给您提过我了?”

    邢局长爽朗笑道:“我是久仰施前辈的大名啊,小楼,我问你几个细节,刚才你师父他老人家说的比较简略。”

    “好的。”楼成心中一喜道。

    问了三四个细节后,邢局长呵呵笑道:“小楼,你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我来处理,要是暂时联系不上人,没法大事化小,我直接带队过去!”

    “谢谢邢局长。”楼成稍微松了口气,接着又给汪旭拨了回去。

    以地头蛇对周边的了解,汪旭已经确定那个职业九品住在皇冠酒吧背后的几个老旧居民小区之一,于是在那条街道与通往河堤道路的交叉口等待着机会。

    因为是大年初一,以往这里琳琅满目的早点摊子绝大部分没有摆出来,只有那么一两个必须赖此为生的还在开着,为附近酒吧玩了通宵的人们提供热食,汪旭和四个打手正装作路人,围坐在一张简易桌子旁,看着白发苍苍的摊主以大铁锅煮面,穿过街道的寒风嗖嗖,阴冷刺骨。

    手机铃声响起,汪旭看了一眼,脸色微变,旋即堆满笑容道:

    “喂,乐爷,还有什么吩咐?”

    有上一次通话的经验,楼成并不诧异,平缓道:

    “我报警了,托人找的可以信赖的警察。”

    他的解决办法就是,以警察的到来吓跑两边,免得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就算汪旭因此被抓,有邢局长的关系,枪支又不属于他,争取个宽大处理还是有可能的,到时候,他怕是也不敢再跟着那个乐爷混了。

    至于有精神秘法的职业九品强者,见本身已经暴露,又惹来了大批警察,无论如何也不会敢继续逗留秀山了,一切的图谋都得暂缓,事情将风平浪静下来。

    唯一的问题是那个什么乐爷会不会怀疑汪旭走漏消息,从而对他不利,这只能寄希望于邢局长怎么弄了,自己作为刚大一的学生,实在没办法面面俱到。

    汪旭听得皱了皱眉头,这与他预计的帮忙可不一样,但事到如今,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毕竟不管怎么样都好过与职业九品的强者打生打死,那一不留神就真挂了,再没有明天了!

    如果不是在突袭酒吧一战中见识到了职业九品的可怕,以他往常表现的血气之勇和敢于拼命的心态,说不定真大着胆子硬上了。

    “好的好的,我们会耐着性子等待的,到时候争取两三下就解决。”汪旭做出恭敬的样子回答,顺便看了看旁边的四位打手,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分别注意到装酷的耳环,脖子上的纹身,很重的眼袋和略微发抖的身体。

    人民公园内,楼成将手机从耳边移开,再次陷入了沉思。

    正常而言,做到这一步,消耗了极大人情,自己算问心无愧了,但终究还是担心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比如邢局长暂时没能联络上人,无法打草惊蛇,直接吓跑那位职业九品,将事情消弭于无形,比如警察到来之前,两拨人就狭路相逢了……

    楼成来回踱了几步,深深吸了口气,又吐了出来,猛地向公园外面走去,打算坐车前往皇冠酒吧那边。

    嗯,我不靠近,躲着旁观,不胡乱掺合,就看关键时刻有没有机会拉汪旭一把了,如果没有,绝不冒险。

    而且大年初一的清晨,网约车和出租车都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事物,真要赶不过去,只能说汪旭命该如此,自身已尽最大努力,问心无愧。

    …………

    一辆黑色轿车开过道路,停在了宝马七系前方,戴临风拿出手机,给陶晓飞打了电话:

    “晓飞,看到我们了吧?”

    “风哥,什么时候动手?”陶晓飞坐在驾驶室里,伸手搂着位衣衫不整的女子,异常的兴奋和激动。

    从戴临风这里,可以眺望到河堤之上练拳的人影,也能看见右边几个老旧小区夹出的街道与冒着滚滚白气的大铁锅,视线相当通达,他谨慎说道:“我们不动手,有其他人出面,晓飞,停在这里不会让他警觉吧?”

    “没事,风哥放心,这里乱停的车不少,谁能怀疑?”陶晓飞大大咧咧道。

    黑色轿车上,低头缩背才能坐下的秦锐瞄着河堤方向,低声道了一句:“还真是那家伙诶,不知道乐爷打算怎么教训……”

    对此,他相当好奇,也有点陶晓飞般的激动。

    …………

    时间推移,楼成出现在了街道的另外一边,他从人民公园离开后,没过多久就遇见辆出租车,很快抵达了相当近的这里。

    望着路口早点摊子处的人影,他没有再靠近,双手插在兜里,躲在道旁阴影中,隔着几株行道树等待警察的来临,距离大概五十米。

    …………

    希望不要有什么变故……汪旭也在期待警察,暗自祈求着上苍,可是,老天爷似乎没有听到他的声音,那仿佛一条恶狼的职业九品沿着道路走回来了!

    他一袭黑色练功服,精干而彪悍,双眼寒光闪烁,时不时扫向两侧,仿佛已经习惯于此,戴临风、秦锐和陶晓飞等人不自觉就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被发现。

    深色贴膜的窗户阻隔了视线,那位职业九品强者的目光扫过乱停乱放的几辆车后,拐向了街道,眼前是天天能见的煮面摊子和那口熟悉的大铁锅,简易桌子旁围坐着五个一看便是混社会的小青年。

    刚从酒吧鬼混出来?黑色练功服男子打量了一眼。

    这一打量,他眼睛忍不住便眯了眯,因为五个人看起来都有点紧张,其中两个还没有宿醉的痕迹!

    汪旭也是忐忑,一边暗骂警察怎么还不来,一边将手垂下,摸到了腰间的枪支,到了这个地步,必须动手了,要不然事后怎么承受乐爷的怒火?没有缘由就不敢动手,被断手断脚都是轻的!

    他与另外四人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突然之间,他们齐齐站起,学着枪战片,拔出了手枪,瞄准了那危险的职业九品,双方距离不到五米,以他们不多的练习也足够击中了!

    就在这时,身穿黑色练功服的男子突然暴喝一声,眼中闪过了一道绿油油的光芒,气势由此勃发,汪旭和四个打手便仿佛来到了空旷荒野,面对着一头恐怖的巨狼,身心颤栗,为之一滞。

    短短一滞,便是生死之别,黑色练功服男子不退反进,快如离弦之箭,几个大步便奔到了五人面前,肌肉收缩,侧身沉肩,猛然爆发,砰的撞在了戴耳环的那位打手身上,将他手中持的枪支撞落于地,将他胸腹之间的骨头撞得根根断开,将他撞得发出痛苦嚎叫。

    喀嚓之声里,这位倒飞往后,撞到了汪旭和另外两位打手,让他们踉踉跄跄了几步,完全没法瞄准开枪,一切仿佛计算好了一样。

    与此同时,黑色练功服男子以腰背为轴,将全身力量拧为一股,身体侧倒,避开可能的乱枪,大腿肌肉一紧,啪的顺势往上抽出了一记鞭腿,脚背绷直,高高踢起,正中没退后的纹身打手太阳穴。

    砰!

    力量灌注,猛地爆发,纹身打手只觉大脑轰然炸开,瞬间失去了知觉,在这恐怖的劲道之下,他的两个眼珠子爆了出去,画着弧线,落入了大铁锅内,将咕噜着的开水染上了血色。

    “这……”秦锐、陶晓飞等人已是看得战战兢兢,像是遇到了一位来自地狱的恶魔。

    一记鞭腿直接将人踢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让眼珠子都被挤压飞出了!

    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汪旭三人站稳脚跟,顾不得同伴,仅略微瞄准就齐齐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三声鞭炮般的巨大脆响爆发了,可黑色练功服男子却突然消失不见,他顺着刚才踢腿之势倒地,团身往前翻滚,避开了这三枪。

    一个翻滚,他已是抵达眼袋很重的那位打手面前,也不起身,腰背一挺,左手下按,右手握拳,啪的向对方两腿之间狠狠捣去。

    砰!拳击下*阴,眼袋很重的打手凄厉惨叫,丢掉了枪支,双手捂住那里,满地打滚,血水尿水不断流出。

    见此情状,一枪没能成功的汪旭和本来就有点颤抖的打手是心胆俱丧,同伴飞出去的眼珠子,黑窟窿和血水混杂的脸部,横流的尿水,瞬间闪现于他们的脑海。

    没有任何思考,本能驱使,他们崩溃了,仓惶往街道另外一边逃遁,手中的枪支没能抓住最好的机会。

    黑色练功服男子见状缓了口气,刚才电光石火间的较量,自己已是到了当前极限,对方如果不被吓跑,还未起身,失去机动的自己,怕是得生受一两枪了,至于是死是残疾还是幸运未被击中,只能听天由命。

    他一个鲤鱼打挺站起,从吓倒瘫坐的老板面前端起了那口大铁锅,几步一赶,泼向了前方。

    “啊!”

    汪旭和剩下打手遭开水淋中,惨叫倒地,哀嚎不断,黑色练功服男子丢掉铁锅,大步追上,眉间阴狠显露,力量从肩到腰,从腰到腿,从腿到脚尖,啪的踢了出去,踢在了剩下那位打手的喉咙处。

    一道惨叫戛然而止,黑色练功服男子面色阴冷,再次低踢而出,踢向汪旭!

    砰!

    他的视线内出现了一只脚,挡住了这致命一踢!

    抬起头,他看见了位穿白底黑边武道服的少年。

    “楼成!”

    轿车之中,秦锐猛地坐直,脑袋砰的撞到了顶部。

    PS:求推荐票三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