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十一章 三四招,一条命(求推荐票)
    “楼成!”

    一米九十多的秦锐对紧凑型轿车向来没什么好感,因为自身必须低头弯腰才可以坐得下,可此时他完全忘记了这一点,腰背一挺,脑袋砰的撞中车顶,本能就开始呲牙咧嘴,然而,这一切无法淡化他眼中的震动、惊愕与茫然。

    我有没有看错,挡在黑色练功服男子面前的竟然是高中同学楼成!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凭什么敢阻拦那位极端危险的职业九品强者?

    他没看到有人被那恐怖的“恶魔”一腿抽中太阳穴,“爆”出了眼睛吗?他没看到地上屎尿与血水混杂的狰狞场景吗?

    以他才练武半年的水准,简直不知死活!

    秦锐下意识便想出去助阵,救前几日才见过面的高中同学,可刚才的一幕幕惊悚场景回荡在了他的脑海之中,巨大的恐惧紧紧攥住了他的心灵,让他不敢有丝毫移动,只能这么眼睁睁看着。

    “楼成!”

    宝马轿车内,陶晓飞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握住女伴的手一阵用力,捏的对方猛地后抽,娇呼喊痛。

    对陶晓飞而言,楼成出现在这样的场景里是一件很科幻的事情,他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实力掺合如此可怕的冲突!

    要知道刚才黑色练功服男子一拳打爆对手下*阴的时候,自己险些就吓得失禁了,平时的好好学生楼成怎么敢直面这仿佛恶鬼的强者?

    陶晓飞似乎已经能够想象楼成的凄惨下场,屎尿失禁,骨头齐折,也许还会少点零件。

    他升起了一种不忍直视的感觉,偏过头,拿出手机,打算报警。

    楼成,我没有武功,不敢阻止,只能帮你略尽人事了!

    从报警,到出警,再到抵达,楼成估计都死十七八回了……

    “楼成……”

    戴临风等古山武馆弟子对当日最先指出“精神影响”问题的楼成印象颇深,但他们犯不着为一个陌生人出生入死,甚至齐齐看向了秦锐,一旦他出现冲动,立刻制止。

    那职业九品实在太可怕了!这就是从生死一线间成长起来的强者吗?

    就在这时,戴临风目光一凛,从后视镜看到一队警车飞驰而来,没有闪警灯,也没有响警报。

    “警车来了?不过也迟了,这里因为乱停车成了单行道,他们起码一分钟才能抵达,有这时间,菜鸟楼成早被打爆了,真正意义上的打爆……”他思绪发散地想着。

    …………

    脚下踩着湿漉漉的地面,楼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按照他原本的打算,顶多就顺手拉汪旭一把,不会与如此可怕的强敌死战,但当看见汪旭被开水淋中,倒地惨叫,声声入耳,熟悉的面孔扭曲得不成样子,他血气袭脑,一下就冲动了,沿着道旁阴影快步靠近,终于挡住了那致命一脚。

    既然已经出手,已经直面刚才近乎一招一条人命的可怕强者,楼成当即便把所有的犹疑所有的思绪抛诸脑后,心境下沉,气守丹田,抱元入静,让念头一个个“结冰”,化作凝水。

    这将是一场没有裁判也没有观众的真正生死之斗!

    胜者活,败者亡!

    如果没有前一次救汪旭时的实战体验,自己此时或许会战战兢兢,或许会无法集中精神,但好在这种最差的情况没有出现,自己甚至还占据了知己知彼的优势,清楚他有精神秘法,清楚警察随时可能赶来,清楚对方必然不愿意久战,而相应的,敌人对自身没有一点了解!

    这或许便是自己活下来的希望所在。

    念头一闪,不过刹那,楼成舌尖抵住牙齿,肌肉不断调整,做好了准备,有了对敌的策略:

    以重心如汞周旋,逼得敌人不愿纠缠,自行退走!

    见出现一位精神抖擞目光沉静的少年阻拦,黑色练功服男子哼了一声,气势再次勃发,眼中绿光一闪,打算速战速决。

    楼成顿感四周场景发生了变化,从流淌着开水与血液的街道变成了空旷凄凉的荒野,一只巨狼对月嚎叫,唤起了自己心中潜藏的恐惧与害怕。

    他早有预料,不强行对抗本身情绪,而是咬了下舌尖。

    刺痛袭来,幻觉消失,他眼前是黑色练功服男子左臂一抖,如抡大枪,啪的一下刺了过来,让自身来不及晃荡重心,转移方位。

    脑海闪电劈下,火焰燎原,雪山轰然崩塌,楼成直接以大雪崩加电火桩格了出去,不摆沉腰坐胯之势,免得固化重心,失去灵动。

    砰!

    楼成右臂刚架住黑色练功服男子的拳头,就感觉两者接触的地方一阵刺痛突生,像是被几十根钢针插入了肉里,不断搅拌!

    哪怕这一拳让自身出现了骨裂骨折,他也已经做好心里准备,能强行忍住,可现在,针刺般的疼痛突如其来,异常尖锐,使得他仿佛毫无预料般触摸到了烧烫的铁锅,人体本能之下,右手陡然就往旁边甩开。

    这一甩,胸腹空当大开!

    一开始就用了绝招的黑色练功服男子得势不饶人,右拳略微后拉,旋即电射而出,带着脆响和爆劲,打向了楼成胸口,呼啸的风声扑面吹拂,就像死神的宣告。

    重心一荡,楼成右脚用力,身体陡然向后半转,侧了过来,险险劈开了这一拳,看到它擦着自家胸膛冲过。

    要是自己刚才选择了沉腰坐胯,现在不死也是重伤!

    当此情景,楼成想都没想,左手急探,准确拿住了敌人来不及收回的右手手腕,顺势就要提起一抖。

    这是大小缠手里面的一招,仿效捕蛇人而来,一条毒蛇如果被这么一抖,全身关节都会被抖开,而敌人遭这么一抖,巧劲之下,该条手臂从指头到肩膀的所有关节也将被全部抖开!

    重心如汞?黑色练功服男子来不及惊讶,胸腹忽地鼓起,猛然收缩,喉咙蠕动,嘴巴张开,发出了一声仿佛来自黑暗最深处的吼叫。

    “暗!”

    嗡的一下,楼成耳水震荡,脑海轰鸣,视线都短暂变得模糊,左手力量下意识散去,身体重心不由自主便沉了下来。

    黑色练功服男子右手往回一抽,左臂先是横在胸前,接着划了条弧线,如同大枪蓄满了力量的直刺,啪的反打了出去,直蹿楼成脖子处。

    一招打中,必死无疑!

    危险之下,楼成的汗毛本能就竖了起来,因着黑色练功服男子右手的抽回扯动了他的左臂,刹那间已恢复了部分清醒,强行忍着头脑眩晕的痛苦,再顾不得有任何藏私,右手慌忙抬起,狭小空间内一捶,直接发了寸劲,拦向打来的拳头。

    啪!

    短促刚健的力量勃发,一股火焰被“点燃”,喷薄而出,灼烧在了黑色练功服男子的拳头表面。

    寸劲短打,火焰异能!

    嘶!人体本能反应之下,黑色练功服男子就如同刚才的楼成,似乎不小心触摸到了蜡烛的火焰,左臂下意识就往旁边一甩。

    就是这一甩,楼成抓住机会,周身力量拧成一股,通过脊椎,传向了大腿,绷紧了肌肉,啪的抽出了左腿,直愣愣抽向了黑色练功服男子的双腿之间!

    趁你病,要你命!

    黑色练功服男子脸色顿变,来不及出招防御,只能两腿往内一夹,像是憋尿,以大腿肌肉组成了第一条防线,与此同时,他身体一矮,右手成爪,往下一按,做第二重防御。

    砰!楼成踢中了对手大腿内侧夹紧的肌肉,没有发力以求突破防线,反倒快速调整重心,借来了反弹,左腿往回一抽,上身电射往前,左右双臂成弓形拉开,脑海内闪电劈下,火焰蔓延,带来雪山的崩塌,白流的肆掠。

    电火桩!大雪崩!

    啪!弓弦绷到了极致,两个拳头呼啸而出,一左一右,双峰贯耳,撕裂着气流,以不可阻挡的威势打向了黑色练功服男子的两边太阳穴。

    黑色练功服男子右手下按,来不及回收,双腿又是内夹,没法当即使用铁板桥后翻或者懒驴打滚避开,只能将左臂往外横扫,拦向这两拳。

    砰!

    黑色练功服男子仓促间挥出的左臂被楼成直接打开,双拳其势犹存,轰然打在了他的左右太阳穴上!

    半空之中,似有“当”的声响回荡,黑色练功服男子眼睛鼓出,险些脱离,鼻孔,耳朵,嘴边,眼角,一丝丝鲜血溢出,神采逐渐散去,眸子里凝固着惊恐与不甘。

    楼成左脚触地,收回双拳,直视着对手的眼睛,大口喘着粗气,比打了一百场比赛还累。

    自己杀人了……

    生死之间的搏斗与自身预想的完全不一样,没有试探,没有留手,没有压箱底绝招放在最后你一样我一样翻出的比较,只有一开始就全力而为的爆发,只有招招致命的生死徘徊。

    除非是设置陷阱,否则不管谁想把大招留到后面施展,都很有可能永远也用不出来了,因为对手不会配合,只会想着最短时间内创造出机会,一击致命,免得夜长梦多。

    如果不是对手压根儿不了解自己,不知道自己掌握了重心如汞,有火焰异能,而自身对他的精神秘法早有准备,开始时不够坚决不够全力的自己至少死两回了!

    眼前的黑色练功服男子当然不甘,他刚才用的几个绝招属于自己“重心如汞”和“火焰异能”之类的东西,本身“死部”或者“暗部”比拟“暴雪二十四击”的打法还没有施展的机会。

    这就是真正的生死实战,三四招,一条命!

    黑色练功服男子眼中的神彩彻底消散,身躯软软瘫倒,七窍流血,死不瞑目。

    …………

    秦锐一直死死盯着战斗的地方,因为有一定的距离,黑色练功服男子又遮挡了交手的绝大部分细节,他只能隐约看见楼成没有像预料的一样刚刚照面就倒下。

    “不会吧,他真有点实力?”秦锐惊讶又疑惑,念头起伏之间,忽然看见黑色练功服男子停下了动作,“站”在了原地。

    楼成死了?他心中一紧,悲哀涌现,下意识便要拉开车门,但就在这时,他视线里的黑色练功服男子软软倒下了,一点点露出了那道身穿白底黑边武道服的人影,露出了那位略微喘着气但沉稳从容依旧的少年,露出了那张自己既熟悉又异常陌生的脸庞。

    秦锐的手凝固在了车门内把手之上,只觉周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楼成……”

    他就像刚开始那样喊出了这个名字,只是变得如同梦呓。

    PS:应大家请求,提前更新了,求推荐票和三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