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十四章 阴霾尽散
    既然要认错,肯定得把这件事情坦白告诉严喆珂,否则莫名其妙的一句算个什么意思?

    而严喆珂知道这件事情后会是怎样的反应怎样的态度,楼成委实没有底,一时颇为犹豫,但经过再三考虑,他最终还是决定“坦白从宽”。

    如果严喆珂家像自己之前预料的一样,和本地警界实权人物有联系,那她不小几率能偶然听到此事,那个时候,如此重大变故隐瞒不说的后果似乎比冲动鲁莽更加严重。

    按照蔡小明同学的说法,没人喜欢被欺骗,被瞒着,男人如此,女人更加如此!

    斟酌了下语气,缓了缓因为回想之前而再次泛起的阴霾,楼成没用表情,直接发了条消息:

    “严教练,我,我今天做错事情了……”

    坦白也是需要技巧的,一股脑儿说出来显然不是什么好办法,一点点抖开,逐步降低冲击,增加自身的合法,让严喆珂有所缓冲,才比较妥当。

    过了片刻,严喆珂用“茫然呆坐”的表情道:“做错什么了?”

    楼成没直入主题,从最开始说道:“今天锻炼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了汪旭的电话,说是他们老大发现了那个职业九品的踪迹,让他们带枪去堵截,他感觉很害怕,非常没底。”

    “……所以,你就傻乎乎的赶过去了?”严喆珂没用表情,似乎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没有没有。”楼成慌忙否定道,“涉黑,涉枪,涉有精神秘法的职业九品,我又不是超人,连职业九品都还没拿到,哪有那个胆子和把握,我第一反应就是报警,但考虑到两边保护伞的存在,决定托人找值得信任的警察,最好直接将双方惊退,又不必泄露汪旭的问题,让事情不用发生。”

    “我最先考虑的是打电话给你,但想到你还得通过你外公或者你妈妈,中间有了周转,说不定出什么变化,所以干脆找了施教练,他背景深厚,来历不凡,肯定大有关系。”

    “果然,施教练很快就联络上了秀山警察局的邢副局长……”

    本来楼成想一句句说,不噼里啪啦打出一大堆的,但经历了这种事情,又不是什么心理素质爆表的家伙,再怎么样也无法彻底平复,有点慌乱有点急促,一旦开口,就恨不得立刻把前因讲得清楚分明,将自己当时的心理变化完整剖析出来。

    严喆珂继续着刚才的“茫然呆坐”:“你处理得很好啊,如果真遇到这种事情,我觉得我不会比你处理得更好了,这怎么能叫做错了事情?”

    “我,我打完电话之后,还是赶过去了……”楼成弱弱说道。

    “…………”一大串的省略号之后,严喆珂没附加表情,仿佛脱口般道,“你是不是傻啊?你赶去有什么用?卷入这种事情很危险的!”

    楼成赶紧解释道:“我就想着如果邢局长没及时联系上两边,警告双方,让事情无需发生,那有了耽搁的他可能赶不上遭遇战,反正我只是去旁边守着,真有把握才拉一把,没有的话,也不强求,自身安危更重要。”

    沉默一分多钟后,严喆珂才“叹息”回复:“我想了想,换做是我,换做是我的闺蜜死党之一,我说不定也会忐忑,也会冲动……好啦,知道见机行事,不盲目出手,只能算是小错,以后注意点就行了。”

    可我最终还是盲目出手了……楼成没敢直接说,先将当时目睹的情景描述了一遍,根据直觉,着重渲染了那位职业九品出手的狠辣和冷酷,渲染了汪旭和另外一位打手被开水淋中后的凄惨无助,手枪扔开,满地打滚,也点出了黑色练功服男子之后的故意杀人行为。

    当然,太过血腥太让人噩梦的眼珠子爆出画面,他隐去没讲。

    “……当时我一下就懵了,血液直接冲上了大脑。”楼成小心翼翼说道。

    “…………”又是长长的省略号后,严喆珂道,“所以,你就跳出去了?你没事吧?没受伤吧?”

    见严喆珂先关心的是这个,楼成心里暖暖的,忙道:“没有没有,就是受到刺激,情绪很复杂,平静不下来。”

    “那就好……”严喆珂发了个呆坐吐气的表情道,“我刚才都想象了一副画面,你打着多处石膏,浑身绑满了绷带,像个木乃伊般躺在病床上给我发消息……”

    不等楼成回答,她紧跟着用恶狠狠的表情道:“知道害怕了吧?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冲动了?你是靠着重心如汞周旋,撑到警察抵达吓跑了对方?”

    这是她能想象的唯一安全方法,至于硬碰硬在职业九品手下存活,尤其是这种在生死之间成长起来的职业九品,除非橙子再次出现对阵叶悠婷时的觉醒爆发,否则是不现实的,但这种事情显然不可能短时间内连续发生。

    “没,我赢了……”回想当时,楼成又是一阵颤栗,似乎有点创伤后遗症,因此没直接说打死了对方。

    “你赢了?”严喆珂“目瞪狗呆”,好半天才道,“你怎么赢的?”

    楼成想了想,飞快按动屏幕键盘道:“这个不好说,我们视频一下,我给你看。”

    “看?”严喆珂用头冒问号的表情道,旋即发来了视频电话的申请。

    楼成当即选择了同意,很快便看到了屏幕对面的严喆珂,她穿着毛绒绒的白色家居服,靠躺在一个熊形玩偶身上,头发挽起,用发夹夹住,露出了修长白皙的脖子,脸颊略显红润,双眼清澈干净,灵秀之中透出点可爱,仿佛才洗完澡出来。

    她颦了颦眉,抿了抿嘴,似乎在调整自家视频里的形象,然后俏脸一板,努力严肃道:“说吧,是怎么赢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看着秀气灵动的身影,听着熟悉的柔美声音,楼成身体的颤栗缓和了下来,心中阴霾又有所消散,将手伸到了屏幕前方道:“你看。”

    说话的同时,他拇指中指一搓,搓出了一朵徐徐燃烧的火焰。

    严喆珂的表情顿时变得生动,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秀气文雅消失无踪,俏美可爱占据了上风。

    “火……你觉醒了火焰异能?和叶悠婷那一战?”她很快便回过神来,想明白了前因。

    楼成点头道:“虽然温度挺高的,但只有这么一点点,风一吹就灭了,只能糅合在寸劲短打里用,当时我觉醒之后,本来想立刻告诉你的,但又打算给你惊喜,开学后用这个异能给你表演魔术,这才没说。”

    他慌忙解释了当初的想法,免得严喆珂以为自己故意隐瞒,而这种惊喜式的隐瞒,女孩子都不会太介意,甚至会很开心。

    “哟,还会魔术了。”严喆珂打趣了一句,眉眼舒展,透出了喜悦,“温度颇高,对方又全无心里准备,仓促之间被灼一下的话,很可能出现条件发射,给你最好的获胜机会,难怪你能赢……然后呢?”

    楼成深吸了口气,眼前似乎又浮现出那位职业九品眸中神采飞快散去的场景,浮现出他眼里凝固的惊恐与不甘,老老实实回答道:

    “生死之间,我没法留手,把他打死了……”

    “打死了……”严喆珂呢喃了一句,本来想说些什么的,可看到楼成压抑紧绷的神情后,却变成了紧张与关切:

    “你不要太有负罪感,这种人混迹于黑暗之中,手下说不定就有更多的人命,干过的坏事没有一百件,也有好几十了,你这是为民除害,是行侠仗义,不要往心里去。”

    “当时汪旭他们都倒地哀嚎,枪支离手了,他还故意杀人,你阻止没有错!”

    呃,她似乎更在意我有没有留下精神创伤……楼成愣了愣。

    老实说,杀人之后的冲击比自己预想的小,留下的阴霾同样如此,而这是有多方面原因的。

    一是自己与黑色练功服男子没什么接触,对他的印象很单薄,撑不起一个活生生人的形象;二是没见过他的亲朋好友,没见到那种悲痛欲绝的情绪;三是目睹了他残杀失去抵抗的敌人,冷酷狠辣,等同故意,自觉是在行侠仗义,没出现太大的负疚感,四是生死之间,根本没法留手,非是故意,也就不见煎熬。

    也就是说,自己确实有精神创伤,但远没有严喆珂想象的那么严重,不过,这个时候顺势卖卖可怜,激发激发她的同情与关切,不就能让她迅速淡化这件防卫杀人的事情和自己鲁莽冲动的错误,将她的注意力转移到宽慰自己之上了吗?

    灵光这么一闪,楼成当即做出了沉重压抑的样子:“我也是这么安慰自己的,但毕竟是条活生生的人命,我一静下来,就会回想起当时的画面……后来邢局长到了现场,说是他委托我来阻止的,做了笔录便让我离开了。”

    在武道盛行的当今,委托身家清白的高手阻止犯罪是常见的事情,如同外国的私家侦探辅助破案。

    严喆珂略显焦急道:“要不你去医院看下,精神科或者心理科,接受接受辅导,不能留下阴影,将来说不定就出现什么心理问题了!”

    呃,去精神科或心理科?楼成吓得差点出了身冷汗,真要去了,没问题也有问题了!

    他赶紧道:“不用了,和你这么聊了会,我感觉好受了很多,你是我的人生导师嘛,也是心理辅导员!”

    关切焦急的心情中,严喆珂也忍不住被逗笑了,梨涡浅浅,美丽横生。

    “真的?”她很快控制住表情,反问了一句。

    “真的!”楼成一本正经回答,让表现出来的沉重压抑尽数褪去,只留残余阴霾的本色。

    严喆珂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那我好好开导你一下。”

    她将旁边的银白笔记本拿起,放在腿上,一边搜索相关心理资料,一边和楼成视频聊天,进行着开导:

    “武道实战,胜负一分就见生死,你没法留手,一留手死的就是你,也就不能接受我的心理辅导了,所以,你这是保命行为,不用有负罪感……”

    聊着聊着,楼成心中的阴霾越来越少,就在这时,他手机响起,是秦锐的来电。

    选择了接听,他开口问道:“秦锐,什么事?”

    秦锐语气古怪道:“乐爷跑路了,建老三被抓了,之前的事情,至少本地没谁会想知道真相了,给你说一声,让你放心。”

    “好。”楼成愣了愣,只回答了一个字。

    等到电话挂断,重新开始视频,看着眼前顾盼生姿的少女,听着柔细清美的声音,感受着那淡淡的关切和温馨,楼成心里的阴霾一下爆开,彻底发泄了出来。

    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什么黑道组织,什么打生打死,滚你妈的!去你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