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十五章 人际交往
    “刚才视频怎么断了?”严喆珂随口问了一句。

    情绪没再压抑,彻底发泄了出来的楼成略显高兴地道:“刚才我同学来电话,就是古山武馆那个,他说什么乐爷跑路了,建老三被抓了,本地黑道没谁会在意之前的事情了。”

    严喆珂嘴巴半张,显出可爱的恍然神情:“难怪你看起来轻松了不少,邢叔叔的效率蛮高的嘛,这才一两个小时的工夫就完成了扫黑行动。”

    “扫黑行动……”楼成下意识重复了一遍。

    严喆珂俏脸一板道:

    “四五条人命的大案子,市区枪击要案,没点行动,怎么给市府和省上交代,怎么消除社会影响?要不是邢叔叔应变够快,就算你事前找了施教练,就算对方是正当防卫失效后的故意谋杀,就算证人证言对你有利,也得进局里折腾好几天,甚至半个月。”

    “到时候你爸你妈怎么想?你非得吓死他们啊?现在知道后果了吧?还敢不敢再这么冲动了?”

    楼成是真心后怕,悔不当初,忙不迭点头道:“知道了,再也不敢这么冲动了。”

    而且按照自己浅薄的法律常识,这件事情如果没有邢局长的应变和背书,那真是麻烦大了。

    虽然当时汪旭和另外一位打手被开水淋中,倒地翻滚,手枪甩出,属于侵害中止,对方追赶上来后再狠下杀手,连防卫过当都算不上,已经是标准的杀人,但自己事前与汪旭有过通话,很可能被误会跟他们是一伙的,消耗掉几条人命后才抓住机会出手,那样的话,不说有一定可能被判刑,光是被羁押等待查清就是让人头疼让家里担忧的大事。

    而有了邢局长的背书,不仅自己是受警局委托的帮忙,乃见义勇为的好市民,汪旭和自己的通话记录也能被认为是他主观报警的立功表现,会有不小幅度的轻罚。

    这真是天差地别的待遇啊!

    冲动鲁莽真是要不得!

    反思之中,楼成忽然念头一动,脱口而出:“邢叔叔?”

    刚才都没注意到,严喆珂称呼邢局长是邢叔叔!

    严喆珂抿嘴一笑,梨涡隐现:“如果你当时选择找我帮这个忙,最后也是到邢叔叔那里,他和我爸我妈是好朋友。”

    “这样啊……”楼成突然庆幸自己的坦白,要不然哪天邢局长在严喆珂或者她爸爸妈妈面前随口提那么一句,后果会很严重,肯定比为了救人的失手要严重,就算真在一起了,说不定都会分!

    严喆珂撩了撩耳畔垂下的乌黑发丝,灵动的眼眸往上动了动,似乎在思考什么,她很快就道:“我觉得吧,你该去正式谢一谢邢叔叔,虽然他是受施教练的委托才帮忙的,但毕竟实实在在帮的是你,帮你化解了不小麻烦,口头轻飘飘的一声谢谢不够诚意。”

    “有道理。”楼成确实认同得好好谢一谢邢局长,师父是师父,自己是自己,不能混为一谈,“我之前不是一直比较懵比较压抑吗,根本想不起要做这个事情,严教练,你说我该怎么道谢才够诚意?”

    “展现态度,主要是态度!”严喆珂满意点头,“你晚上点打个电话给邢叔叔,问他什么时候有空,你想上门拜个年,到时候带点小礼物,过去坐一会儿,郑重道个谢,他就知道你这人是讲情义的了,以后有别的麻烦,你也不用通过施教练,可以直接找他了。”

    “小礼物就行了吗?”楼成以自己浅薄的社交常识问道。

    “你这是不相信我?”严喆珂横眉瞪眼,做出恶狠狠的表情,故意以此缓和楼成的情绪,“这种时候,贵重的礼物反而不好,一是显得生分,二是邢叔叔不敢收,他要收你贵重礼物,施教练怎么想?三嘛,刚才给你背书,你就送贵重礼物,是嫌没有把柄?”

    楼成若有所思点头:“严教练,怎么感觉你比我懂好多,尤其人际交往这方面。”

    “当然,女孩子都比男生早熟嘛。”严喆珂嘴角上勾,粉唇轻启,露出了细碎整齐的洁白牙齿。

    又聊了一阵,楼成听见手机对面有喊“珂珂”的女声。

    “有人找你?”他问了一句。

    严喆珂将发夹取离,乌发如同瀑布,自然垂下,柔美又娇憨的女性魅力看得楼成怦然心动,傻乎乎的,呆愣愣的。

    “是啊,我妈叫我,中午得去表姐家过年。”严喆珂看向旁边的镜子,整理着发型,“江南这边过年很烦的,走亲戚必须一家家走到,然后自己家还得分别招待不同的亲戚,能从大年初一走到大年十五,而且每家招待客人的菜都差不多,吃到后面都厌了,每次在这边过年,我都会瘦不少。”

    楼成恍恍惚惚笑道:“秀山这边就很轻松,像我家,爷爷那边亲戚团一次年,外公那边亲戚团一次年,其余也就和关系最好的几家走一走,非正式的,不走也无所谓。”

    “说的我不是秀山人一样!”严喆珂白了他一眼,眼波流转间,楼成感觉自己被箭给射中了。

    “很想念秀山过年的轻松啊……”她继续说着,“我先挂视频了。”

    楼成刚想说好,却泛起了一个问题,沉吟了下道:

    “严教练,我今天犯了错,你对我的印象会不会变得很差?”

    这种事情本来不该直接问,得察言观色,另做弥补,但他一时没有忍住。

    严喆珂贝齿咬了咬下唇,忽然嘴角一勾,梨涡浅浅:“看在你坦白从宽的份上,我就勉勉强强不留坏印象吧~”

    说到这里,她收起笑容,比较严肃地道:“知错能改就还是好橙子,以后冲动的时候,想想你爸你妈,想想朋友,想想自己的前途,不要不考虑后果的冲动,还好这次没什么大事。”

    “嗯嗯,牢记严教练教诲!”楼成摆出发誓状,又补了一句,“可这是杀人啊,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说完他就忍不住想扇自己的耳光了,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要是说的严喆珂有了心理阴影怎么办?

    严喆珂思考的时候眼睛会微微往上看,非常的可爱,她沉吟了下道:“其实,我对你失手杀掉那个职业九品的不高兴远不如你卷入黑道纠纷这件事情。”

    “在你第一次提到他突袭酒吧时,我就暗自诅咒了,可恶的家伙,竟然敢来我们秀山捣乱,打破平静,希望哪个大侠或者警察叔叔出手,把他给惩戒了,结果没想到,不是大侠,也不是警察叔叔,是你这位‘少侠’,反正,在我心里,他早就算死人了。”

    她调侃了楼少侠一句,自顾自继续说道:“这样的心态可能和我家庭有关吧,经常听到外公他们讲类似的事情,也就觉得好像蛮正常的,换做别人,哪还有心情帮你开导!”

    “嗯,我外公常说,从普通人到武者,不仅要有身体素质和对敌心境的脱胎换骨,还得有日常心态的跟上,很多人刚掌握不错武功的时候,总是特别冲动特别热血特别好强,一不小心就侠以武犯禁了,这算是不少武者的通病吧,只不过有人犯的错小,不至于影响将来,等度过这个阶段,心态跟上了,也就回归主流了,而有的人一步踏错,再也无法回头。”

    说到这里,她横了楼成一眼:“还好你是属于可以挽救的,要不然才不理你呢。”

    楼成被横的心脏乱跳,笑眯眯道:

    “还请严教练好好挽救!”

    听了严喆珂的剖析,他挂断视频后又认真反省了一遍,有了这次的教训,将来不会再有类似的冲动了。

    吃一堑长一智啊!

    快到中午的时候,他彻底整理好了心境,这才敢出去面对老爸老妈。

    可就在这时,他手机突然响起,看号码有些眼熟,依稀是邢局长的。

    “喂,小楼吗?”听筒对面传来了邢局长爽朗的声音。

    “是的,邢局长您好,这次真是太感谢您了。”楼成重新坐回了床边。

    “哈哈,没什么,应该的。”邢局长声音压低了点道:“刚才医院给我打了电话,三个当场死亡,一个没抢救回来,一个基本算是废了,只有汪旭还好。”

    “哎,四死一残,这样的案子,我是真压不下来,汪旭持枪杀人未遂肯定得判刑,但可以从他没造成实质伤害,不是主谋,又有主观报警意图这三方面扯一扯,减个几年,但不管怎么说,也得有个五年吧,给你说一声,有个心理准备,到时候可能得隐蔽地上庭作证,至于坐牢的时候,我会找人关照下的,不让他受欺负。”

    楼成的心情并不沉重,经过严喆珂的分析,这是可以预料的结局,他诚恳道:“这没什么,汪旭才十九岁,牢里表现好点,再减点刑,出来也才二十二三岁,还有大好的人生,总好过死在当场,总之,得谢谢邢叔您了。”

    他悄然改变了称呼。

    邢局长哈哈笑道:“你能想通,我就放心了,嗯,我们刚才开展了扫黑专型行动,抓了建老三和张明乐的左右金刚,张明乐自己是跑了,但以后别想回秀山了,不会有人就这件事来骚扰你和你的家庭。”

    “小楼啊,作为长辈,我多说一句,黑道这种东西上不了台面的,他们即使真有能耐,也只是大人物的狗,应了景,一声令下,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你别觉得他们平时威风霸气就羡慕他们。”

    “邢叔,您放心,我大好前途,绝不会走这条注定没有希望的路。”楼成毫不犹豫回答。

    他隐约察觉邢局长的态度有些变化,以前句句不离自家师父,现在倒是更看重自己本身的样子。

    抓住这个机会,他微笑说道:“邢叔,您什么时候有空,我想上门拜个年?”

    邢局长顿时发出爽朗的笑声:“好啊,我初二初三值班,之后得走亲戚,初七吧,我初七一天都在,你随时可以来,地址是状元南街9号名山小区3幢2单元9楼。”

    挂断电话,楼成将一直忘了拉开的房间窗帘扯动,外面铅云已散,冬日暖阳高照,一缕缕灿烂的阳光照射了进来,照亮了满堂。

    这是一个光明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