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九十七章 礼物
    “你们现在的小孩哦,天天就知道拿着手机玩,笑得跟什么似的。”楼成妈齐芳一马当先走向妹妹齐燕家所在的单元,对楼成坐车都舍不得放下手机唠叨了两句。

    楼成提着酒啊烟啊鸡啊鱼啊等拜年物品,不敢回嘴,只能干笑两声。

    还好老妈与自己有代沟,没发现这是“恋奸情热”的表现!

    至于是不是剃头担子一边热,从严喆珂的表现和这段时间的互动来看,自己隐约觉得属于“友达以上”了,恋人未不未满那得另说,千万别产生错觉,自我良好,行差踏错,败坏了大好形势。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你就不懂了,现在的年轻一代人际交往都在网上,哪像我们以前。”楼志胜也是大包小包。

    “我怎么不懂了?我要不懂我能只啰嗦两句?我看电视上,有的父母哦,真是又心狠又不负责任,把孩子送去什么网*瘾治疗中心。”齐芳絮絮叨叨说着,转眼来到了三楼,按动了门铃。

    对于小姨家,对于他们家从杂货铺一点点发展来的小超市,楼成有着异常美好的印象,小时候最爱到这里玩了!

    每次眼巴巴可怜兮兮地看着什么零食,刀子嘴豆腐心的小姨齐燕就会忍不住拿给自己,让当年因家境困难很少有零食的自己满足了口腹之欲。

    房门打开,一身白色羽绒服的齐燕笑眯眯接过齐芳手里的东西,看了楼成一眼,调侃道:“成子,你妈舍得让你干重活了!”

    齐燕与齐芳长得有六七分像,但几乎不见鱼尾纹,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而非年近四十,相当会保养。

    “不是小孩子了,当然得帮忙提东西。”齐芳熟稔地换鞋进屋。

    在初高中阶段,她心疼楼成读书辛苦,很少让他做家务,就连走亲访友时,提的东西也肯定是最轻最少的那份。

    楼成举起手中的物品,摆了摆肌肉,笑呵呵道:“我现在力气大了,这些都是小意思。”

    说说笑笑间,一家三口进了屋,看见了楼成的外公外婆和小姨夫陈文国。

    “外公,外婆,姨夫。”楼成一一问好,颇有些遗憾这次团年不在外公家。

    虽然姨夫算上门女婿,但外公和外婆才刚六十,身板硬朗,精神矍铄,依旧住在农村老家,伺弄着几亩地,养着几只鸡,舍不得离开熟悉的环境和相处了很多年的亲戚邻里。

    在那里,门口是条小河,最深处也才脚踝之上一点,运气好些,真能抓到小鱼,再往上,是个水库,可以垂钓,沿着山路,则有亲戚们承包的土地,种着各种果树,旁边的沟里,蝌蚪找着妈妈,每年放假去玩的时候,楼成就像撒欢的野马。

    不过,在喜爱之外,他对外公家又有点“畏惧”,因为只有旱厕,总觉得脏兮兮臭烘烘的,不到憋不住了,都不太乐意使用。

    楼成外公脸色红润,中气十足道:

    “放假了都不说先过来玩几天,非得等过年,来来来,快坐下,有瓜子花生和软糖,自己挑喜欢的。”

    楼成很想说自己不爱花生,不爱软糖,不爱瓜子,但看着外公和外婆殷切热情的眼神,又将这句话吞回了肚子,配合着吃了颗软糖。

    或许因为自己是小孩辈的第一个,外公外婆都特别的宠爱。

    而外公除了没怎么读过书,那是十项全能,这里的家具,农村老宅的家具,都是他自己一手一脚打出来的,而且做得一手好菜,能种田,能养鸡,能钓鱼,能抓鸟,是自己小时候的偶像。

    一大家子人各自坐下,以楼成的大学生活为话题,唠叨了许久,好一会儿才转移到别处,让楼成腾出了空。

    “菲菲和晓晓了?”他先问了两个表妹一句。

    两姑娘都还在读初中,一个初三,一个初一,大的叫齐云菲,小的叫陈筱晓。

    小姨齐燕没好气道:“一大早不知道跑哪里疯了,等中午吧,要是敢不回来吃饭,把腿打折!”

    楼成转入了正题:“小姨,哪里能买到宁水酒厂的原度酒和毛尖绿芽茶啊?”

    “我们超市不就有?”小姨夫陈文国疑惑插了一句。

    他和楼成外公家是一个村的,从小喜欢齐燕,因为家里有个哥哥,于是靠当上门女婿这点打动了岳父岳母,为人也是勤快,和齐燕两口子到县城里打拼多年,从零时工到杂货铺,从杂货铺到小超市,买了房,还清了贷款。

    楼成忍俊不住道:“姨夫,你们家超市的原度酒和毛尖绿芽,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吗?光凭那价钱,也没人信啊!”

    陈文国哈哈笑道:“你别瞧不起,我们超市的原度酒也是宁水酒厂出来的酒曲,加上周围农家的高粱,味道好得很。”

    “你问这两个干嘛?拿出来卖的少,市面上不是假的,就是以次充好,没点关系根本弄不到真的。”齐燕疑惑反问。

    楼志胜和齐芳也是诧异看向儿子,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个。

    楼成半真半假道:“我有个朋友要去给长辈拜年,他长辈是宁水出去的,就好一口宁水酒厂的原度酒和毛尖绿芽,听说我要回宁水,托我问下,看能不能买到。”

    直接说邢局长,那不是自曝其短,吓老爸老妈吗?

    “没关系的话,只能靠运气了,而现在又是大过年的,哎。”齐燕为难道。

    这时,楼成外公齐家裕道:“燕子,那个邓老三不是人面广,吃得开吗?总是夸自己有关系有门路,你去帮成子问问吧?”

    “呸,那个邓老三眼睛都长头顶上了,每次见面,那个样子哦,恨不得打他一顿,说话又阴阳怪气的,我没事往他面前凑干嘛?”齐燕没好气道。

    楼成也笑道:“不用那么麻烦,反正只是朋友托我问一问,买不到也无所谓啊。”

    “你帮成子问一句会死啊!”楼成外婆孔美珍轻轻拧了齐燕一把。

    “好啦好啦,我去问,成子,和我一块过去,就在二楼。”齐燕撇了撇嘴道。

    小姨真是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楼成暗笑起身,跟在背后。

    几步的距离,两人很快下了楼梯,来到了那个什么邓老三的家门口。

    齐燕边按门铃边气呼呼道:“成子,你等下忍着点,邓老三说话不怎么好听,就当是条疯狗在对你汪汪叫吧。”

    “嗯嗯。”经过昨天的事情,楼成觉得自己的鲁莽和冲动被磨去了绝大部分。

    少顷,暗红色大门打开,一个头发稀疏的男子哟了一声:“齐燕,你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有什么事要麻烦哥的?”

    他将一边头发向另外一边梳着,以遮掩中央的空白,脸上好几个痘痘,火气似乎挺旺的。

    “邓老三,你不是说你人面很广吗?能弄得到宁水酒厂的原度酒和毛尖绿芽吗?”齐燕并不客气。

    邓老三上下打量了她和楼成几眼,啧啧笑道:“你们也想买这两样东西?有这个必要吗?你们的亲戚朋友犯得着送这两样吗?何必打肿脸充胖子,浪费钱又浪费人情。”

    “我就问你买不买得到,有没有这关系!”齐燕深吸了口气道。

    楼成只觉小姨快炸了,忙拉了拉她,微笑道:“我们帮人问的。”

    邓老三也不让他们进屋,就站在门口,长长哦了一声:“那我实话实说吧,我能弄得到,但我不可能给你们弄,这两种东西看起来不贵,但都有价无市啊,靠得是关系,懂吗,关系,以我的关系,能弄到的也有限,我自己拿来做人情都嫌不够,你们和我有什么关系,又能给的了多少钱,我为什么要便宜你们?”

    “行!行!”齐燕怒气勃勃。

    拒绝就拒绝吧,何必说这么难听,如果没楼成拉着,她说不定要吵上一架。

    楼成也没出高价从邓老三手上买的意思,这违背了小礼物的本意,回到家中,齐燕连珠炮般在他老妈面前抱怨,将邓老三说的头顶长疮,脚下流脓。

    “小姨这边是没门路了,宁水我又不认识什么人,还能找谁呢?难道就买普通的宁水大曲和绿芽茶?”楼成听着他们说话,心里泛起了嘀咕。

    如果汪旭还在,原度酒倒是不难弄……

    除开身在江南的严喆珂,认识的其他人里面,估计也就陶晓飞、秦锐和戴临风他们有可能弄到了……

    楼成还是学生,社交圈子毫无疑问以同学为主,于是走到阳台,调出了通讯录,给陶晓飞打了个电话。

    漫长的铃声后,陶晓飞鼻音颇重,睡意明显地道:

    “楼哥,找我什么事?”

    “还没起床啊?”楼成先寒暄了一句。

    陶晓飞苦笑道:“六点才睡的。”

    “你真是年轻不怕身体亏啊。”楼成打趣了一句,转入正题,“你知道哪里能买到宁水酒厂的原度酒和毛尖绿芽吗?”

    陶晓飞奇怪道:“楼哥,你问这个干嘛?”

    “先前的事情比较麻烦邢局长,我约好上门拜个年,想着弄点他喜欢的。”楼成如实说道。

    陶晓飞听的笑出了声:“楼哥,你算问对人了!你等着,我直接给你拿过来,两瓶两盒够吗?”

    “够了够了,到时候我把钱给你。”楼成欣喜道。

    “咱们俩什么关系,还用说钱?嘿嘿,不瞒你,我爸也好这两口,家里不少,我打算偷渡点给你,反正他又不差,回头还能拿到。”陶晓飞笑嘻嘻说道。

    楼成忍俊不住:“你不怕陶叔叔揍你啊?”

    “不怕,皮厚!而且他天天都想揍我!”说这话的时候,陶晓飞才像正常的十八九岁青年,而不是长期混迹酒吧的社会人士,“对了,楼哥,你在哪,我直接给你拿过来吧?”

    “不用了,我在宁水,你初七前给我就行。”楼成微笑道。

    陶晓飞道:“那我还是给你送过来吧,也就几十分钟的事,我妈捣鼓着去南海那边过冬过年,指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不在秀山了。”

    给他说清楚了地址,楼成回到客厅,与外公小姨老妈他们聊着家长里短。

    四十来分钟后,他手机响起,陶晓飞抵达。

    一边接着电话,楼成一边出了单元楼,来到小区门口,看见了那辆宝马七系。

    “楼哥!”陶晓飞下了车,招呼了一声,将装着两瓶原度酒和两盒毛尖绿芽的袋子递了过去。

    原度酒包装简陋,就像隔壁小工坊生产的。

    “别看它丑,越没什么包装越醇。”陶晓飞笑呵呵说道。

    楼成打量了两眼,提在手里,诚恳道:“麻烦你了。”

    “有什么麻烦,顺手的事。”陶晓飞爽快道,“咱们可是老同学。”

    说到这里,他吧嗒了下嘴唇:

    “我也不是图你帮我打个架,昨天看到那场面后,我真是,真是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不像以往那样跳那样喜欢找刺激了,我TM在酒吧里都成老好人了,昨晚,昨晚有人抢我看中的妞,我不也没说什么?爱抢抢,反正又不是我媳妇我女朋友,场子里还会缺了姑娘?何必为了这个置气,为了这个打架?”

    楼成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你有这觉悟就好,你家有钱有关系,要是为了争个酒吧的姑娘把自己给弄没了,这不冤枉大了?到时候找谁说理去?”

    陶晓飞郑重点头:“人啊,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活着才能享受。”

    “哈哈,你这样子,七老八十的。”楼成打趣了一句。

    陶晓飞恢复了正常,笑呵呵道:“楼哥,我不求你啥,以你现在的实力现在的年龄,将来说不定就是电视上赫赫有名的高手了,那个时候你可别装不认识我,让我能给朋友们吹个牛,看!那个楼大侠昨晚和我一起烤过串,打小的交情!”

    “没问题,呵呵,你说话可真好听。”楼成含笑答应。

    目送陶晓飞开车离去,他先笑眯眯给严喆珂说了这个事,然后提着东西,脚步轻快地返回小姨家。

    快到门口时,他听见里面传来邓老三的声音。

    “行不行,你们给个话!这是你们运气好,我刚好有个朋友送礼没送出去,想着折算成钱,一瓶原度酒八百,一盒毛尖绿芽一千二,总共两千,要不要,一句话!”

    “我给你们讲,贵是比正常贵不少,可保证是真的啊,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你们家有什么关系?不靠运气,这辈子都弄不到!”

    楼成哑然失笑,推开虚掩的门道:

    “不用了,我已经弄到了。”

    弄到了?齐芳齐燕等人的目光都望了过来,一脸的讶异。

    成子接个电话,出去十来分钟,就弄到了?

    “弄到了?是不是假的哦?”邓老三脸色一沉,走到楼成身边,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颇为鲁莽地拿过袋子,仔细翻了翻,然后陷入了沉默。

    片刻之后,他疑惑道:“你花了多少钱买的?真倒是真,可别花冤枉钱啊!”

    楼成笑眯眯道:

    “没花钱,别人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