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章 美食行动
    想到施老头提过的新武功,想到即将开始的选拔赛,想到自己将成为武道社的顶梁柱之一,更重要的则是想到整整一个寒假没见的严喆珂,楼成打读书开始,第一次如此迫切地期待开学。

    一日没见,如隔三秋,这都多少个日日夜夜了?

    哪怕聊天,电话和视频不断,也比不上活生生水灵灵的姑娘就在身边!

    这些让他恨不得立刻买票,步上前往松城的动车,但在此之前,还得等待一个消息,确定一个前提。

    “我到寝室了,开始整理~”严喆珂用“握拳加油”的表情道,“你什么时候的动车?又没订到票吗?”

    楼成心中一喜,毫不犹豫回答:“订到了,今晚的,明天早上就到!”

    他早知道严喆珂今天飞松城,因此把动车票订到了今晚,但为了预防飞机晚点和航班取消等意外,随时做好了改签准备,没告诉严喆珂自己已经订到票了。

    行动正式开始!

    给心爱姑娘带秀山美食的行动!

    趁严喆珂整理行李,打扫寝室的时候,他揣上钱包,抓起钥匙,握着手机,急匆匆出了门。

    “诶,成子,今晚在家吃饭吗?”楼成妈齐芳看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

    “要!”楼成远远回答,步伐不停,蹭蹭蹭便来到了小区门口。

    现在是下午三点,必须抓紧时间,否则卤鹌鹑蛋和粉蒸牛肉夹饼就没了!

    几分钟后,网约车抵达,他打开车门,将自己丢了进去,抛出了一句话:

    “老新华书店!”

    堵堵停停,二十多分钟后,楼成才抵达老新华书店门口,看见卖卤鹌鹑蛋的摊子还在,当即松了口气,几个大步靠近,瞅了一眼,脱口而出:

    “买一份!”

    他不是不想带更多,但得考虑保温饭盒的容量,虽然那是大号的,可还有别的东西不是?

    之所以等到最后关头才来买,就是为了让这些食物送到严喆珂面前时,还保持着几分最美好的状态,有着正常七八成的味道。

    为了确认这几家会不会开门,什么时候卖完,他踩过两次点,演习过路线的选择了,如果严喆珂今天再迟两个小时到松城,他就把票改签到明晚!

    摊子老板看了他一眼,嘀咕道:

    “小伙子才吃一份啊?”

    说归说,他手下动作不慢,撑开小型食品袋,将它装得满满的。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楼成拿起就跑,拦下了早就观察到的出租车,不带喘气地喊:

    “一中后门!”

    这一次,他没遇到堵车,十分钟后便看到了熟悉的后校门和小吃街,一把抓过找零的钱,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卖粉蒸牛肉夹饼的推车前。

    还有十来个,还好还好……楼成打量了一眼,欣喜道:“老板,给我两个。”

    说完,他仔细回想了一遍严喆珂的喜好,又着重强调了一点:

    “不要放葱啊!”

    “好咧~”老板是个中年男子,将小蒸笼最上四格的粉蒸牛肉倒入盆中,熟稔地放进佐料。

    看着他的动作,楼成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期:课间休息的十分钟,后门是不开的,自己等学生拿着钱,隔着铁栏杆大门向老板招手,呼喊自己要多少个,只差换上囚服,就能高唱一曲铁窗泪了。

    这家的粉蒸牛肉夹饼不仅是因为地利才被一中毕业的学生们怀念,它本身的味道也是难得一见的好,自己试过几个地方不同名家铺子的粉蒸牛肉,虽然感觉牛肉的味和粉蒸的香是出来了,可肉总是“死”,不够“灵动”。

    自己不是美食家,这是本身直观的感受,没法用更准确的词语来形容,而这家的粉蒸牛肉,弹,香,滑,嫩,每一小块都仿佛有着生命力,曾经让标榜不爱粉蒸牛肉的前同桌曹乐乐姑娘破了“戒”,赞不绝口。

    按照自身的听说,他们是拿牛的剔骨肉做的,舍弃外观的大块,换来口感的“活”,而夹牛肉的白面饼子用料上乘,回味甘甜,无需其他,本身都能让人胃口大开。

    思绪飘飞间,楼成看见老板抓起一把葱,往下一抖。

    葱?

    他忽地回过神来,瞪着老板:“不是说不要葱吗?”

    老板顿时就尴尬了:“对不起对不起,顺手了,你看,还没拌匀,就一点点,我挑出来就好了。”

    楼成好气又好笑道:

    “算了算了,你把这两个也给我吧,我自己吃,另外再来两个不要葱的,记住,不,要,葱!”

    “好好好!”老板放下心来,弄得更加专注,先把两个有葱的给了楼成,又重新拌了一份没葱的粉蒸牛肉。

    楼成一边虎视眈眈着老板,做好他放葱就出手的准备,一边咬下了夹饼,只觉熟悉的弹香嫩滑跳跃于口腔,回味甘甜,好吃得让人想哭。

    三五下之间,他就把两个夹饼狼吞虎咽了,像是几年没能吃到,可实际上,他昨天来“演习”的时候才吃了四个!

    确认了没有放葱,他拿出钱,递给了老板,抓过装夹饼的食品袋,转身往小吃街外赶去,边走边用手机约了车。

    下一个目的地,王家米线!

    十几分钟后,他出现于了王家米线门口,先眺望了一下外食窗口,见蒸笼还摆着,顿时彻底松懈下来。

    距离圆满完成任务只差一步了!

    王家米线原本是仿过桥米线而来,但多年经营里,逐渐融入了秀山特色,以砂锅熬制汤底,煮好米线再送上,汤水是他们家的一绝,回味悠长,甘鲜皆备。

    而糯米糕“白白胖胖”,外表嫩滑,甜香十足,因为是用粽子叶包裹蒸熟,还带上了几分清幽。

    “两个!”楼成笑眯眯对服务员说道。

    买好糯米糕,时间才四点十分,他按照“演习”,径直打车回了家,鬼鬼祟祟摸入自己房间,将买的干湿两用小型真空机和对应袋子拿了出来,把粉蒸牛肉夹饼、卤鹌鹑蛋和糯米糕分别放入不同袋子,抽了真空,做了密封,然后塞入了买的大号保温饭盒不同层。

    做这些的时候,他依然和严喆珂聊着天,没暴露自己的行动。

    眼见六点还早,他出来给齐芳说道:

    “妈,我今晚的动车。”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齐芳顿时就跳了起来:“怎么突然就走?之前问你什么时候去学校,你总是推脱还没定,怎么现在突然就要走了?”

    “武道社要提前特训。”楼成小小撒了个慌。

    齐芳皱了皱眉道:“还说你走之前给你做顿大餐的,今天都没什么菜,哎,我去大超市看看吧。”

    说完,不等楼成回答,她风风火火便出了门。

    有些愧疚地看着老妈的背影,楼成等待着时间的流逝,五点四十五分的时候,叫上车,又急吼吼出了门。

    他来到旧*城*区老刘烧烤时,对方才刚开门,正摆弄着烧烤架子。

    “两个茄子带走,不要放葱!”楼成强调道。

    “好,你坐着等会儿。”老刘和气笑道。

    等了一阵,见他烤好了茄子,要拿进去炒制配料淋上,楼成又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不要放葱啊。”

    老刘失笑道:“你这小伙子怎么这么啰嗦,我记得的!”

    “好好好。”楼成也忍不住自嘲一笑,可看着老刘的背影消失在厨房门口时,下意识间,又高声喊道:

    “千万不要放葱!”

    几分钟后,老刘拿着个可降解的一次性饭盒出来,没好气道:“给,你的茄子,没!放!葱!”

    “谢谢谢谢。”楼成不以为意,赶紧付了钱,脚步轻快地离开了这里。

    回到家中,趁老妈在厨房做菜的机会,他又将烤茄子连配料带油装入对应袋子,抽了真空,做好封闭,放入保温饭盒的最底层。

    关好饭盒,他吐了口气,满脸都是喜意。

    两重防护,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而且自己是坐今晚的动车,明早六点就到,一夜的工夫,说不定还有温度残存!

    …………

    夜里十点多,他背着行李,提着做了伪装的保温饭盒,告别了老爸和老妈,再次踏上征程,坐小黑车到了动车站。

    等待了一个小时,严喆珂都已经睡去,他总算盼到了动车抵达,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将背包塞入行李架之后,他看着手里的保温饭盒,总觉得放上面不太保险,要是摇下来了怎么办?

    如果放小桌板上,自己又不是最里面,别人进进出出的多不方便,而且还会打扰自身睡觉。

    仔细想了想,他将保温饭盒抱在了怀里,调整了靠背位置,闭上了眼睛,酝酿着睡意。

    严喆珂看到这些,应该会惊喜吧?

    她会不会很感动?

    虽然春节花费不少,但加上两边亲戚给的压岁钱,以及本来的私房,我还有一万六千多,足够私下约出来的花费了……

    哎,选拔赛开始以后,加上课程的安排,每周能约会的时间少之又少啊……

    不过,可以给严喆珂做陪练,嘿嘿……

    不知道我现在和林缺的差距还有多少……

    畅想之中,YY之中,期待之中,忐忑之中,患得患失之中,楼成紧紧抱着大号饭盒,慢慢睡着,脑海里最后一个清醒念头是:

    松城,我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