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四章 一场提前的对战
    “第二位,楼成。”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李懋下意识抬起手,掏了掏耳朵,有种自己出现了幻听的感觉。

    楼成?

    选拔赛主力?

    这两个词语怎么都没法联系在一起啊!

    他并非是对自己未能直接成为主力失望,按照本身的预计,除开林缺,接近职业九品的陈长华也是能稳稳压过其他人一头的,即使他即将离开武道社,不再占有实战锤炼的机会,也提前给施教练说好了,不还有孙剑孙师兄吗?上学期分区赛的主力!

    自己寒假没有懈怠,每日苦练,总算将前面几个月的辛苦与积累化作了收获,有了业余二品的水准,孙剑孙师兄难道就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真要这样的话,他还有什么动力来参加特训?

    另外,孙剑孙师兄的女朋友林桦一向不比自己差多少,突然顿悟,掌握了静桩,利用寒假追赶上来,也不是什么特别值得震惊的事情。

    可选拔赛的第二位主力不是陈长华,不是孙师兄,也不是林桦,而是楼成!

    换做其他名字,李懋惊讶之后大概也就接受了,别看姜浮生、黎小文和吴猛资质平平,参加特训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有限度提高品阶,将来多个找工作的途径,但一朝觉醒龙飞冲天的故事时不时就有发生,真要遇到了,也就感叹一声,羡慕许久,失落半年,而郭青、严喆珂这两位大一新生,据说颇有天赋,创造出什么奇迹也还算在合理范围内。

    可那个名字是楼成!

    是从一开始就由自己指点对练,给他喂招的楼成!

    自己亲身见证了他从手足无措的样子一天天成长为拳脚熟练的业余武者,对他的实力再了解和熟悉不过,曾经为此颇感诧异,但与现在相比,当时的惊讶简直微不足道,从标准菜鸟到拳脚熟练的距离,肯定比拳脚熟练到选拔赛主力要短很多,很多很多。

    此时,周围诡异的安静让李懋确定自己刚才没有听错,不由一阵恍惚。

    难道真是小说才讲合理,而现实不用?

    他不愿相信,不肯相信,也不敢相信,记忆里才刚拳脚熟练没多久的新人怎么就仅次于林缺了?这才多久的工夫?

    吴猛、姜浮生和黎小文对楼成很陌生,只知道有这么个特训队友,知道对方大概长什么样子,平时见到也就止于点头招呼,不清楚他的品阶,也不清楚他的武道进展,此时此刻,他们心里更多是迷茫,只有小部分是惊愕。

    是那个楼成吗?

    是我们平时见到的那个楼成吗?

    还是说同名同姓的家伙?

    如果为前者,他又是怎么从默默无闻一下蹿升为选拔赛主力的?

    陈长华、孙剑和林桦的感受介于他们与李懋之间,目光发直地看着施老头,不肯相信两个多月前连分区赛替补名单都进不去的楼成,只能做点后勤打杂事情的楼成,平时毫无气势的楼成,一跃而成为了武道社不需比斗就挑选出的主力!

    他们就这样盯着施老头,期待着他嘴里吐出“刚才在开玩笑”的话语,以至于忘记了楼成就在他们身边,侧头便能看到!

    一片难言的静默里,楼成望向了严喆珂,只见她对自己皱了皱挺俏的鼻子,似乎在说,看!你“造的孽”!

    嘴角不自觉勾起,他险些忍俊不住,又打量了旁边的林缺一眼,想瞧瞧这位武道社的主将对自己成为第二位主力是什么看法,想瞧瞧这位大舅哥对自身有什么印象……

    或许是有了耽搁,让对方具备了恢复时间的关系,楼成并未从林缺脸上看出什么东西,他一如既往的冷淡内敛,对武道之外的事情不感任何兴趣。

    “橙子?橙子咋就做第二主力了?”打破这种诡异安静的是郭青,她脱口而出,愕然看向了身旁的严喆珂,似乎想从她那里得到解释。

    很快,她又扭过头,隔着几道身影寻觅楼成,想确定对方没长出三头六臂!

    “咳!”

    施老头咳嗽一声,将所有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接着若无其事吩咐道:

    “楼成,林缺,你们对战一场,我做裁判。”

    对战?和林缺?李懋和孙剑等人终于看向了楼成,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仿佛在说“竟然玩真的”!

    对战?和林缺?楼成先是一惊,旋即颤栗了身体,有种说不清的感受。

    这一天竟然比自己的预想来得更早!

    在金丹于武道上的作用开始发挥后,自己就时常幻想实力日渐提高,在大三或者大四实现当初第一次看见林缺时“大丈夫当如是”的想法,有足够的水准与他争一争武道社主将的位置。

    而在打完小武圣擂台赛,对自身武道水准有了全新的认识后,则觉得再有个半年,林缺又未突破至丹境的话,与他打一场不会全无胜算。

    等到今早开练“雷音震禅”,自己又觉得一旦将这门武功初步掌握,就有希望挑战林缺了——这门武功打法震人,练法震己,以“雷音”震荡骨髓经脉与五脏六腑,逐步锤炼它们,以求周身劲力浑然一体,有激必应,为丹境打下最坚实的基础。

    但没想到的是,新学期武道特训的第一天,开学“雷音震禅”的第一天,师父就让自己与林缺打一场,在自身还没做好任何准备的情况下!

    他闭了闭眼睛,平复了颤栗,升起了兴奋,昂扬了战意。

    这是与过往目标的一战!

    这是与曾经心目里高大上少年武者形象的一战!

    老实说,当初自己还蛮担心严喆珂喜欢上林缺的,但因为与林缺各个方面差距太大,委实升不起嫉妒,只有浓浓的羡慕和提心吊胆,只有不愿意承认又确实存在的自惭形秽,这种感受,在知道他是“大舅哥”后化去了大部分,剩下的则将在接下来彻底烟消云散。

    不管结果如何,当自己能从容直面他,与他站在同一擂台上,和他激战一番,就完全埋葬略有些自卑的以往了!

    林缺的眼眸似乎一下亮了几分,大步出列,向着擂台走去,楼成下意识看向严喆珂,只见她也望了过来,略显担忧。

    担忧?楼成心里一暖,更加充满了力量,不急不徐前行,从擂台的另外一边石阶登临上去。

    “三分钟对话时间。”施老头让一切显得如此正规。

    接着,楼成耳畔有细细声音传入,来自施老头,他说道:“不要用火焰异能,让为师对你纯粹的武道实力有个准确的把握。”

    “嗯。”楼成微微点头,略抿嘴唇,看着面前清爽但冷淡的林缺,发现这是自己第一次如此打量他。

    他不再是目标,而是对手了!

    那自身对他的武道又有多少认知?

    回忆之中,楼成霍然发觉自己对林缺的武功不够了解!

    仅从表面看,林缺出战了好几场比赛,自身也全程旁观了,没可能缺乏认知,可仔细一分析,却有个很大的问题,林缺展现出来的武功要么是最平常的炮、捶、鞭、拉、撕、扯、搅等招式的组合,要么就是到武道社后才修炼的暴雪二十四击,他的家传武功呢?

    从严喆珂那里,自己可以确信他们外公和姥姥是不小的高手,有着绝学的传承,林缺为什么从来不用?

    虽然暴雪二十四击等打法也是炮、捶、鞭等普通招式的组合,但它们一旦与不同劲力、不同发力技巧、不同观想法融合在一起,就带上了不同的特色,分出了不同的流派,就像虎形等古代形意与炮拳等当代形意,就像呼啸八形与大摔碑手,而林缺的那些招式却普通到了极点,正统到了极点,压根儿没体现出本身流派的特点!

    难道他没修炼家传绝学?

    不可能!师父第一天教阴阳桩时,他就能用改变重心的技巧速胜陈长华,显然早就静功入门,修炼有类似的观想,对身体的掌握沉浸很深,有着完整的传承!

    那他又是为什么不用?

    从严喆珂担忧的神色看,难道这一次会有意料之外的变化,来自家传的武功?

    揣测之中,楼成也在分析着林缺的弱点,但由于对他武功底子的不了解,仅能确认一点,他体力是弱项,分区赛时只可以支撑一**雪二十四击。

    但这是上学期的事情了,现在的林缺嘛……

    楼成闭了闭眼睛,耳畔依稀听见了对方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听见了血液奔涌哗啦的声音。

    根据严喆珂的说法,他气血旺盛到了当前极致,处在炼体境的顶峰了,体力上的问题肯定弥补了不少。

    既然不了解对方,把握不到对方的弱项,那就“以我为主”。

    而“以我为主”的话,一开始就要尽展所长,如同生死相搏!

    念头起伏,又纷纷收敛,楼成睁开了眼睛,眸子深处一片幽静,仿佛凝出了冰层的湖面,身体重心自然调整,不断改变,如汞流动,而对面的林缺始终不发一言,像是修闭口禅的老和尚。

    就在这时,施老头咳嗽一声道:

    “开始!

    台下众人屏住了呼吸,等待着“见识”楼成的身手。

    脚步交错,楼成蜿蜒靠近,重心不断晃荡,让人极易产生错觉。

    突然,他看见林缺一踩一滑,瞬间从静止转为了冲刺,仿佛叶悠婷豹形与周远宁呼啸八形的综合,不仅快得不可思议,而且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一下就以超乎预料的姿态来到了自己身前,卡在了自己发力难受,躲避困难的位置。

    这眼光,这判断,这步法!

    啪!林缺右手捣出,半步崩拳,距离短,发力猛,似乎带来了空气的震荡,不给楼成闪避的机会。

    楼成不等停下前行之势,重心一荡,脊椎一弹,背部如有蛟龙起伏,硬生生挪开了位置,闪到了旁边,险之又险避过了这一拳。

    要不是“重心如汞”早就准备好,以自己掌握身体的能力也别想仓促间避开!

    嘶……李懋等人发出了不同声音。

    他们对林缺刚才进击时体现出的水准没有直观的印象,只觉理应如此,但震惊于了楼成近乎称得上诡秘的身法。

    光凭这一下闪躲,他的实力就可想而知!

    李懋下意识看向旁边的蔡宗明,又茫然又苦涩地笑道:

    “我怎么觉得现实有点玄幻了?”

    “我早就这么觉得了……”蔡宗明一边看着擂台,一边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