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零八章 又一次的采访
    回到男更衣室,进入洗浴间,淋着洒下的热水,楼成忍不住哼起了小曲,涤去了身心的疲惫。

    他换好衣服,用干毛巾擦着头出来时,这里只剩下蔡宗明一人。

    “不错啊,满面春风的。”等得都有点不耐烦了的小明同学打趣道。

    “嘿嘿。”楼成以笑声代替了所有回答。

    蔡宗明啧啧感慨:“人啊,这辈子总得经历一次纯粹的,灼热的,掏心窝的,不考虑其他的感情,才算完整,你好好珍惜吧,以后再谈恋爱,就没这么用心,没这么毫无保留了。”

    楼成皱了皱眉:“为什么要说以后再谈恋爱?将这种纯粹的感情一直保持下去,走到最后的最后,不好吗?难道你交女朋友不以结婚为目的?”

    蔡宗明笑了一声道:“感情这种事情哪有这么简单,真追到手了才算开始,有的是摩擦和波折,这又是一个充满了诱惑的时代,想初恋就走到最后,难啊!我只是给你打个预防针,两个人的相处不仅仅有美好。”

    “我相信只要双方能很好沟通,都肯为此努力,都懂得包容,还是有可能的。”楼成认真回答。

    蔡宗明嘴角抽动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感觉我们有沟通上的障碍了……”

    …………

    在食堂略微填了下肚子,楼成便踏上了踩点的征程。

    将自己扔到校车靠窗位置后,他拿出手机,旁若无人地登上了QQ。

    “出发了吗?”严喆珂“捂嘴”笑道。

    “刚上车。”楼成脸上的表情瞬间柔和。

    严喆珂没再提这事,发了个握拳流泪的表情:“今天感觉特别累,比以前特训累多了,腰酸背痛的……”

    呃……楼成忙“摸摸头”道:“可能是因为你还早起锤炼了。”

    “对哦,我不仅仅特训了……”严喆珂用“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的呆萌表情回答。

    楼成看得微微一笑,关切道:“要不你将早起锤炼停了吧?以你们的体质,光凭特训的四个小时已经足够了,再多反而不好,会造成疲劳性受伤,我不是说你们体质差,是说没我这样的变态耐力,真承受不下来,晨练站半个小时静桩,养养精神,就挺好的。”

    严喆珂“右手摩挲着下巴”道:“有道理啊……嘿嘿,我能多和被窝亲热一下了!嗯,我明天开始七点才起床,在寝室阳台站半个小时静桩,要不然真怕下午和晚上的课听不进去。”

    “严教练真是从善如流。”楼成又赞美了一句,转而道,“我发现我胃口又大了,今天吃了五毛的饭,感觉就和没吃一样……虽然是要为踩点留肚子,但估摸着以后没一块五的饭根本吃不饱了,这还没算菜!”

    严喆珂“蹲墙角画着圈圈”:“我也是……曾经我可是以食量秀气闻名的姑娘,现在,现在,我都不好意思在一个窗口打饭了,这个窗口打三毛,那个窗口再打三毛,最后又去另外的窗口补个两毛,足足八毛的饭,感觉自己成饭桶了……”

    “那我是什么?两个饭桶?饭锅?”楼成笑容满面地回答,无视着旁边座位撇嘴打量的眼神。

    一旦聊天,时间飞快,他都还没抬头看过道旁风景,便抵达了松城大学老校区,通过网约车找到了圈定的第一个目标:“鼎上香辣蟹”。

    此时已过一点,午市最高峰结束,楼成没等多久便排到了位置。

    看着他只有一个人,接待的服务员略感惊讶,脱口问道:“先生,您几位?需要等人到齐再弄吗?”

    “就一位。”楼成尴尬一笑,但毫不退缩,这可是“神圣的任务”。

    服务员忍不住多看了楼成一眼,像是在看一只散发着孤独清香的单身狗,没再探根究底,礼貌性笑道:“您要哪种螃蟹?我们有几种档次的,最便宜是九十九一斤,最贵是四百九十九……”

    楼成对自己还是比较节俭的,看了下水箱外帖的标签道:“一百九十九的吧,给我两只。”

    根据秦默介绍,这里算是半火锅的类型,先以年糕、藕片等辣炒螃蟹,做成一锅,等吃过里面的肉食,便可以加汤煮开,涮点虾饺,牛肉,手打面等东西,不是光靠螃蟹就吃饱的。

    点完以后,他在服务员引领下前往座位,途中四下打量,观察着这里的环境,按照小明同学的说法,第一次约女孩子吃饭,在无法把握到她另外喜好的情况下,不要选那种太吵太热闹太嘈杂的环境,否则食物的美味抵消不了这种恶劣的印象,除非它真好吃得逆天。

    嗯,两人桌,四人桌是和大桌分别在两边的,中间有格挡,环境还算可以……楼成满意点头,等待着香辣蟹的端上。

    这一顿,他吃的颇为满意,螃蟹炒的很香,辣味回口略甜,异常开胃,挺适合自身喜好的,而之后火锅煮的手打面,劲道弹滑,也不失为一道美食。

    “她应该会喜欢的……”比较了一下两人口味,楼成欣喜想着。

    付了钱,他匆匆忙忙离开了这里,寻觅着周围的店铺,因为还要试吃两家,时间紧张,他没有优哉游哉地闲逛,而是跑了起来,无视着路人的目光,不断左右打量。

    正常来说,这样跑步少不得撞上行人或者电线杆,可他却像长了好多只眼睛,总能脚步一滑,及时避开,穿过花丛,不带走一点香味。

    “这算不算另类的武道锤炼呢……”他略显自得地想着。

    ……

    三百米外的商场背后,楼成找到了一家幽静有情调的咖啡馆,坐下来仔细品尝着这里的饮品和点心。

    严喆珂曾经说过不喜欢咖啡,但她对奶茶好像是真爱,这里有好几个品种……楼成看着面前的一杯杯饮料,忽然感觉膀胱压力很大。

    对这里的环境,他相当满意,不像商场正门的星巴克,不仅人超级多,而且座位布置没有隐蔽性,给人一种进了麦当劳和肯德基的感觉,压根儿不适合约会,也没有半点逼格。

    ……

    咖啡馆往左跑了一百米,楼成发现了家蛋糕店。

    他来回走着,辨识不同的面包,挑了几样严喆珂平时提到过的品种,买了下来,就着里面的座位,直接开吃。

    “品质都还可以嘛……”他摸了摸肚子,欣慰想着。

    ……

    坐上电梯,来到商场五楼,楼成眺望着最近要上映的电影海报,询问了下工作人员,对它们各自的特点,以及票的好买难买有了初步印象。

    “到时候如果要看电影,就能直接给她介绍了,留下有主见,心里有货的印象。”他畅想着约会的场景。

    ……

    最后,楼成又研究了下左近的公交路线,免得遇到网约车和出租车都暂时打不到的情况,总不能让女孩子站那里干等吧?

    整个下午,他忙忙碌碌,跑来跑来,肚子撑得鼓鼓的,精神却很亢奋,最终依据口味倾向,与其他店铺的距离,周围的交通状况,选择了“鼎上香辣蟹”,另外的两个地方准备留到以后的约会。

    …………

    翌日上午,松大武道社本学期第一堂课正式开始,来的人比以往少,但都更加认真了。

    苦练着“冰镜”“雷音震禅”的楼成与其他特训成员一样,临时充当着施老头的助手,自身锤炼之外,还得指点周围同学几句。

    就在施老头带另外一半人去力量房练习的时候,门口进来了一波人,有扛着摄像机的“艺术家”大哥,有拿着话筒的女性记者,有陪同的学校工作人员。

    “诶,橙子,看到没?去年那个记者!舒,舒蕤!”蔡宗明眼睛一亮,停下动作,拍了拍楼成的肩膀。

    楼成循声望了过去,正好看见了自家黑历史的来源,胸口挂着“舒蕤”铭牌的姑娘比视频上成熟了不少,娇美的脸蛋已褪去了学生气,眼睛顾盼生辉,神采飞扬。

    这一次,因为天气的原因,她穿的是黑色羽绒服,将自身皮肤衬托得愈加白嫩,而及膝的靴子勾勒出了那双笔直的长腿。

    “采访……”

    “有记者采访!”

    一道道声音随之在剩下的武道社成员间响起。

    舒蕤的目光从武道社队伍扫过,忽地一亮,快步靠近,直接找到了楼成与蔡宗明,嫣然一笑道:“两位同学,还记得我吗?”

    “记得。”和上一次接受采访相比,楼成没那么局促和紧张了。

    蔡宗明亦跟着点头,微笑道:“记得啊,那可是我第一次上电视。”

    舒蕤也跟着笑道:“我早上出发前,又重看了一遍那个视频,对你们两位还有印象,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两位同学,今天愿意再接受采访吗?”

    “好。”楼成言简意赅道。

    老实说,他对本地电视台的采访没那么大兴趣了,但得顾及着旁边老师的面子。

    “没问题!”蔡宗明一直都是人来疯。

    舒蕤点了点头:“那我一个一个采访,同学,从你开始吧?”

    她的目光望向了楼成。

    “你问吧。”楼成礼貌回答。

    舒蕤忽地失笑,娇艳明丽:“这位同学,我觉得你变化挺大的啊,上次采访的时候,你特别紧张,表现特别僵硬,今天,今天,怎么讲呢……书面语就是比较淡定和从容。”

    “因为有经验了嘛。”楼成随口解释了一句。

    舒蕤微不可及颔首道:“那我正式采访了,根据你们宣传部给我的资料,你们武道社打算参加这次的选拔赛,你知道这个消息吗?”

    闻言,围观的武道社学员们一阵鼓噪,兴奋莫名,他们刚才听说这件事情。

    选拔赛?武道社要组织队伍参加选拔赛?

    “知道。”楼成总算明白记者是为什么而来了。

    舒蕤鼓励式笑道:“那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抱有什么样的期待?”

    “嗯,我觉得是一件好事吧,这学期我们没有正式比赛,为了补足实战锤炼的短板,参加选拔赛是最好的方法,那样能与真正的高手过招,对大家的提升肯定很大。”楼成老老实实回答道。

    舒蕤皱了皱眉,觉得这个回答有点怪怪的,但又说不上哪里怪,只好打趣道:“同学,你不觉得自己说话太正式了吗?就像武道社的官方发言人一样。”

    “我是武道迷,可能相关的新闻和报道看多了吧。”楼成风趣解释了一句。

    舒蕤轻笑一声:“那好吧,下一个问题,我路上匆忙看了看你们宣传部给我的名单,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叫做楼成,他去年压根儿没参加全国大学武道会的分区赛,今年却一跃而成为选拔赛的主力,这里面有什么故事吗?”

    “你知道楼成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他是不是比较注重隐私,上学期就没加入武道社?他的实力到了什么程度,是不是职业九品?”

    楼成愣了愣,苦笑道:“这几个问题,我不好回答啊。”

    他旁边的蔡宗明已在苦苦忍着笑。

    舒蕤颦起眉头,旋即展开,微笑道:“那好吧,你能给我指一下楼成同学吗,我等等直接去采访他。”

    噗……蔡宗明忍俊不住,楼成指了指自己,无奈道:

    “我就是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