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章 今夜月正明
    作为艺考生,闫小玲是不用参加高三补习的,在同学们开始早出晚归的时候,她依然赖在床上,幸福地刷着手机,耳畔是笔记本电脑放出的音乐,一首老歌,《白月光》。

    玩了一阵,她责任心很强地切回了论坛,打算巡视一番,免得被打小广告的家伙们污染了版面。

    “松城电视台对楼成专访的预告……的预告……”刚一切换,她顿时目瞪口呆,眼睛睁得圆溜溜的,仿佛一只惊讶过度的猫。

    她手比脑快,还未恢复思考能力,已然点了进去,播放了视频。

    “你知道楼成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他的实力到了什么程度,是不是职业九品?”

    “这几个问题,我不好回答啊。”

    ……

    看着看着,闫小玲的表情不知不觉换成了笑容,独自一人发出欣喜的声音:

    “真是楼成……真是楼成!”

    “哈哈,好逗啊,当着楼成的面问谁是楼成……”

    “他半年前还没接触过武道?”

    不知不觉,短暂的“预告片”播放完毕,闫小玲喜悦翻滚,惊讶回荡,怎么都遏制不住,手指飞快地回了“葳蕤自生光”的帖子:

    “好人一生平安!”

    “真的是我们家楼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嘿呀,他果然是个很温暖的男孩子!”

    连回三条消息后,她在Q上找到了“幻梵”,忙不迭道:

    “快,快去看论坛的帖子,第一个!置顶之外的第一个!”

    发出文字后,她忽然觉得不过瘾,觉得这无法宣泄自己心中的兴奋和喜悦,干脆换了模式,改成语音,对准了嘴巴:

    “哈哈哈哈,好开心,总算看到楼成的消息了!”

    “他真的好温暖好温暖好温暖,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他参加擂台赛前,竟然是没有实战经验的超级菜鸟,才学武半年,好厉害好厉害好厉害!”

    “我好开心啊,捂着脸蛋在打滚,别问我是怎么语音的!”

    ……

    一条条语音带着她的激动和高兴传向了远方,过了一阵,“幻梵”才抹着冷汗道:“你竟然可以这么花痴……我一直以为你是软萌型的……”

    说到这里,她也发了语言,用脆脆的小姑娘声音道:“小长夜,你骗人!你的声音明明就是小学生,还骗我说是高三的大姐姐!”

    闫小玲心情正好,也不计较,咳嗽一声,用播音腔道:“你得允许别人天生童音,你等着我下半年考到松城大学吧!”

    “哼,我等着,我先去看帖子了。”幻梵迫不及待打开了论坛,点进了帖子。

    随着视频的播放,她的表情也逐渐变化,兴奋地拉了拉自己垂在肩膀上的两条小辫子,飞快地回复了“葳蕤自生光”:

    “好短哦!不过瘾!”

    “原来我家偶像参加小武圣擂台赛的时候刚学武半年,还没有实战经验,就这样都打进了前八……难怪这么神秘……突然又更崇拜他了呢~~”

    神秘的、隐藏的高手与学武才半年就打入擂台赛前八的天才少年没有任何冲突!

    幻梵也像闫小玲一样兴奋莫名,激动难耐,只想把这种情绪宣泄出去。

    嗯,转给骑猪叔,擂台大叔他们瞧瞧,让他们真正认识一下我家偶像,看他们还吹多年没实战才输,人家练武都不到半年呢!

    想到这里,幻梵犹豫了一下,是发灌水群呢,还是直接发“龙虎俱乐部”论坛?

    选择前者的话,比较顾及擂台之路和一拳无敌等人的面子,但能看到的人数就相当有限了,不足以满足她兴奋的心情……

    思考了一秒钟,幻梵严肃地做出了决定,就发“龙虎俱乐部”论坛!

    大人才考虑后果,小孩子只管快乐!

    很快,“龙虎俱乐部论坛”出现了一张帖子,题目是:

    “我家偶像有新消息了!”

    帖子里,幻梵@了一堆人,得意洋洋道:“看吧,我家偶像的专访,据说他才练武半年哦~~”

    没过多久,“盖世龙王”回复了个震惊的表情:“竟然才练武半年……难怪我的数据库没有,问也问不到人……竟然才练武半年!”

    “擂台之路”紧跟着回复:“不说了,我去买块豆腐撞死在家里。”

    “一拳无敌”用“哭晕在厕所”的表情道:“路爷,我豆腐都不买了,直接撞死在马桶上算了!”

    “骑猪大侠”以姚名笑道:“来,大家排队撞死!”

    回复迅速增长,幻梵看得眉开眼笑,甚至复制粘贴给了闫小玲,让她分享这份快乐。

    没多久,“世间草木皆美”也回复道:“看采访,好像有什么天赋吧,这种人一旦学武,最开始肯定提升很快,算是潜力的爆发,但等到这个阶段结束,就会出现瓶颈,能不能走出来还是未知数。”

    “心直口快”跟着道:“人家转世活佛几年外罡,谁能比?”

    “一贯纯爱俊冈本”则开玩笑道:“我打算去练个武,说不定我也有天赋呢?瞪谁谁怀孕,看谁谁高*潮!”

    “卖呀卖馄饨”小姑娘道:“俺突然也有点崇拜他了,光有天赋,要想在半年就战胜职业九品,没有异常艰苦的锤炼肯定办不到,偶就喜欢这种有天赋还努力的孩子!”

    ……

    楼成刷论坛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幕,一时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或者默默围观,酸爽在心。

    这消息传播得也太快了吧?

    ……

    舒蕤自然不知道“龙虎俱乐部”论坛内发生的一切,她看见“长夜将至”与“幻梵”在自家帖子里兴奋激动的回复后,忍不住微微一笑,顺手点了关注。

    而“幻梵”正努力地为楼成拉着粉丝,劝诱“卖呀卖馄饨”过来加关注成功。

    …………

    转眼间,到了情人节这天,按照蔡宗明的指点,楼成表现得愈发热络,时不时就暧昧一句,务求传达到心意又不给女孩造成压力和负担。

    晚饭之后,回到寝室稍作休息时,他拿出手机,像刚才那样回复着严喆珂的消息,挑动着新的话题。

    可这一次,严喆珂没有很快回复。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楼成突然有些担心了,这段时间以来,还从未出现过类似的状况,一般严喆珂没回消息,自己都知道她是在做什么,因为什么,而这一次却毫无征兆,事先没有提过什么。

    “她之前就说已经吃好了晚饭……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可学校里能出什么意外?就算有鲁莽的家伙,以她目前的身手,解决也绰绰有余了……不会一不小心跌湖里了吧,她可不会游泳……”楼成站在窗边,念头此起彼伏,各种不好的猜测在困扰着他的心灵,让他再也待不下去,于是喊了蔡宗明一声:

    “嘴王,走了!”

    蔡宗明从电脑前抬头,一脸茫然:“不是还早吗?”

    “早点过去吧,消消食。”楼成敷衍了一句。

    “那,行吧……”蔡宗明略微皱了皱眉,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两人提前赶往了教学楼,一路之上,楼成不断打量着四周,看有什么动静,可只见到不少学生成双成对,让他一阵羡慕——严喆珂是和室友一起回去的,真出现意外,不该风平浪静。

    就在这时,他念头一闪,忍不住往另外一个方向猜测:

    “今天是情人节……”

    “会不会有人给她表白,她又是怎么回应的?”

    “这么久都没有回复我,难道……”

    那个可能,楼成不敢去想,神情不由自主变得阴郁,心里堵堵的,像是在生着闷气,很想打个电话过去,但又明白这样不好,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时间飞逝,严喆珂依旧没有回复,楼成坐在教室里,压根儿听不进去讲课,心里纷乱而难受,每隔几分钟就要拿出手机来看一看,让旁边的蔡宗明撇了撇嘴,咳嗽了两下,窃声道:

    “闹矛盾了?”

    “也不是……”楼成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的胡思乱想。

    蔡宗明微笑道:“放轻松,出现点摩擦很正常嘛,要学会沟通技巧……”

    他滔滔不绝说着和女孩子的相处之道,但楼成神不守舍,十句里面能听入耳朵两三句就算不错了。

    滴!

    还有十分钟下课的时候,他手机上终于闪现了来自严喆珂的消息。

    她“瘫倒在地”道:“呼,总算回到寝室了。”

    楼成闷闷的,有些难受,只回了个“嗯”字。

    但他旋即又想起了蔡宗明刚才说过的一句话:同样的内容,不同的表达,在女孩子看来是截然不同的,如果出现矛盾,光生气是没用的,得尽量沟通,而要想沟通好,一定得摆正态度。

    深吸了口气,他又赶紧补了一句:“怎么了?好像挺累的?”

    “是挺累的,身心俱疲!”严喆珂“握拳流泪”道,“吃过晚饭,就被人堵在宿舍门口表白,大庭广众摆了一堆蜡烛啊花啊之类的东西,丢死人了!这种人都不知道怎么想的,光想着感动自己,都不考虑女孩子的感受吗?谁喜欢被人当动物一样围观,尴尬都尴尬死了!”

    楼成听得心中一喜,闷气散了不少:“所以,你拒绝了?”

    “当然,毫不留情地,冷酷残忍地拒绝了。”严喆珂做了肯定回答,“我说完赶紧就跑了,挺怕被他纠缠的,一时没敢回寝室,又去了教室,因为手机快没电了,就让室友帮我带充电宝,这个时候,又有电话打进来,说我表哥的事情,让我去心理系那边一趟,好嘛,彻底没电了。”

    原来是没电了……楼成只觉身心都变得轻松,只有部分情绪还未彻底舒发,他疑惑道:“心理系?”

    “我表哥读的是心理系,本来想着这对他的轻微自闭症会有好处,结果却完全相反……心理辅导对他好像没什么作用了,哎,那边老师叫我过去就是在说这个事情,等我回来,刚充上电,就开始晚上的专业外语测试了……”严喆珂用蹲着吐气的表情道。

    楼成恍然道:“你这是提前交卷了?”

    “嗯嗯,累死了。”严喆珂顿了顿,敏锐道,“橙子,你刚才的情绪好像有点不对?”

    楼成本想否认,但考虑之后,又坦白了一部分:“你这么久没回消息,我忍不住就胡思乱想,想你是不是掉湖里了,是不是遇到坏人了,心情就变得很紧张很不安,都想给你打电话了……”

    “噗,你可真会咒我……”严喆珂失笑道,“你怎么这么会胡思乱想?”

    看到这个问题,楼成刚才未曾舒发的情绪翻滚,难以遏制,脱口而出:

    “因为我喜欢严喆珂,特别喜欢严喆珂!”

    刚发出这条消息,他顿时就后悔了。

    完蛋,不是确定关系前不能表白吗?

    不是表白得面对面,不能打电话或者通过网络吗?

    正确的进程应该是趁后天单独约会时套路的……

    完了,犯错了,犯了好多错……

    紧张,忐忑,担忧,期待等情绪瞬间随之涌现,楼成听到了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前所未有地剧烈。

    严喆珂那边陷入了沉默,久久没有回复,这让他越来越畏惧,越来越不安,越来越绝望。

    “你,你不说点什么吗?”他鼓着勇气又问了一句,等待着判决的降临。

    十几秒后,严喆珂回了条带娇羞表情的消息:

    “先让我高兴五分钟……”

    轰的一下,这句话里蕴含的意味击中了楼成的脑海,让他心里如有烟花炸开,一道又一道,灿烂而夺目,美不胜收。

    严喆珂这是答应了!

    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我喜欢的人正好也喜欢我。

    楼成几乎快要跳了起来,脑子里只有狂喜在回荡,只有烟花在盛放。

    他忍不住望了望窗外,感觉那一轮皓月都明亮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