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次约会(两章一起更新)
    对练完毕,楼成看了严喆珂那边一眼,便要靠拢过去。

    又被“大猩猩”蹂躏了一遍的蔡宗明正好路过,忍不住损了一句:“你们练了一上午的眉来眼去剑还不够啊?考虑考虑单身狗的感受吧!也考虑考虑我这个异地狗!”

    “嘿嘿……”楼成先笑了一声,继而找了借口,“我得确定明天的安排!”

    说完,不等蔡宗明回应,他几个大步迈开,蹭蹭蹭就来到了严喆珂面前。

    “好准时啊”郭青调侃了一句,擦了下额头的汗水,往女更衣室返回。

    楼成与严喆珂相视一笑,皆看到了彼此的害羞,但没了前几天被打趣的尴尬,反而多了几分难以言喻的甜蜜。

    “她知道我们的事了?”楼成随口找了个话题。

    严喆珂的双手交叉握在身前,侧头看向了旁边,双颊再次飞红,啐了一口道:

    “我们能有什么事?”

    “还不是你自己表现得比较明显,她总爱拿你来调侃我,说什么橙子多半在追你,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楼成笑眯眯问道。

    严喆珂顿时横了他一眼,眸光流转间,让他心脏砰砰乱跳:“我什么都没想!这种时候,我一般都是反过来开她和邱志高的玩笑。”

    见楼成没有表现得过分亲近,与以往只是多了点打情骂俏,她似乎放松了不少,双手不再交握,一只垂下,一只撩了撩马尾里挣脱出来的发丝。

    “他们到底有没有进展啊?”楼成顺嘴问了一句。

    严喆珂略微皱了皱好看的眉头:“没什么进展吧,反正郭青最近挺烦恼这个的,你和邱志高在一个寝室,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吗?”

    “他是学习狂魔,每天早出晚归的,我们除了部分课能遇到,也就我睡前那么半个小时可以聊聊,总之,如果不是我们开玩笑,他不会主动提郭青的。”楼成毫不客气卖了邱志高。

    自己已经追到了严喆珂,他和郭青能不能保持友好关系根本不必在意!

    说完,他话题一转道,“明天我们是过去吃午饭还是晚饭?”

    这个问题,他心中早有有答案,但不管如何,首先考虑的必然是女孩的意见,如果女孩比较犹豫,那才自身快速做出决断,这样既尊重了女孩,又能显得有主见有自信。

    严喆珂的眼睛可爱地往上看了看,沉吟道:“中午去吧,晚上要是被什么事给耽搁一下,说不定就赶不上最后一班校车了。”

    “好。”楼成毫不犹豫表示了赞同。

    其实,他内心的想法是晚饭,因为中午十二点才结束特训,过去会比较赶,而一上午的武道锤炼之后,自己倒是没什么,严喆珂肯定比较累了,先洗个澡,睡个午觉,休息休息,才是正理,不过,既然女孩选了中午,自己举双手双脚也得赞成,“和严喆珂约会”这句话里,重要的是“严喆珂”,不是“约会”!

    对于严喆珂的选择,他隐约明白缘由,主要还是自己表白得太急,让她接受得很仓促,还没适应这种角色的变化,对晚上,对坐不上校车,有本能的畏惧,而这就需要自己用良好的表现来让她一点点放开心防。

    想到这里,他微微笑道:“今天我要见缝插针地把红罗武馆的视频和资料看一遍,明天得抓紧时间请严教练指点。”

    噗……严喆珂失笑一声,眉眼舒展道:“不错,态度很端正嘛!还知道我是严教练”

    就着这个话题,两人聊得很是开心,目光交触间回荡着淡淡的甜蜜。

    这个时候,郭青洗完澡,收拾好,从女更衣室内出来了,愕然看着两人,嘴巴成圆形,脱口而出道:“你们还在唠?”

    这都唠多久了?她狐疑的目光在楼成和严喆珂之间来回打量。

    严喆珂忙故作正常道:“有时间再讨论红罗武馆,我先去洗澡了。”

    说完,她既不敢看楼成,也不敢看郭青,步伐匆匆,跑进了女更衣室,脸颊似乎又有潮红。

    “哈哈,我也去洗澡了。”楼成回避了郭青审视的目光,干笑两声,往男更衣室走去。

    这让郭青忍不住撇了撇嘴,低声道:

    “有古怪!”

    …………

    翌日中午,对练刚一结束,楼成便飞快冲进了男更衣室,速度之快,让人望尘莫及。

    他今天没找严喆珂说话,因为已经约好,十二点五十分在校车站碰面!

    将全身上下仔细洗了一遍后,他没等蔡宗明,直接赶回了宿舍,打开了衣柜,按照昨晚“情圣”的指点,挑了显精神的那件短皮衣,换上了一条米色休闲裤,务求看起来干净清爽。

    换好衣服,他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来到洗漱台前,认认真真又刮了遍胡子,弄了弄发型,恨不得将每个细节都做到最好。

    一番忙碌之后,他看了看手机,发现才十二点半,距离碰面还有足足二十分钟,而从宿舍到校车站,以自己的走路速度,顶多五六分钟。

    “先去等着吧……”楼成这么想着,心里既激动又兴奋,既忐忑又紧张。

    这可是自己人生里的第一次约会!

    路过步行街超市时,他忽然心中一动,脚步一拐,直接走了进去。

    从坐上校车,到香辣蟹弄好,怎么也得有个五十分钟吧,也就是说,严喆珂得一点四十之后才有可能吃上东西,而她锤炼了一上午,正是最需要补充的状态,到那个时候,肯定已经饿得很难受了!

    给她买点零食在路上吃!

    挑选的时候,楼成回忆着严喆珂曾经说过的话语,寻找着她的喜好。

    “嗯,她不爱吃甜的饼干,更喜欢苏打口味的……不能买太多,会影响接下来的安排……”几分钟后,楼成拿着小袋饼干到了收银台,考虑了一下,又补了一小瓶矿泉水,没要袋子,将它们分别塞入了自己的左右口袋。

    嘿嘿,得给个惊喜!

    抵达校车站后,他双手揣入皮衣口袋里,以掩饰它们的鼓胀,没等多久,便看见一道无限美好的身影娉娉婷婷走来。

    严喆珂内套粉色毛衣,外扣长款白色羽绒服,衣物自带的帽子镶着同色毛绒绒的边,衬托得她娇美又粉嫩,下半身则穿着黑色打底裤,双腿显得又长又直,脚上踏着少女风的雪地靴,透出几分俏皮可爱。

    楼成看得有些出神,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要大方,要大气,不能畏畏缩缩,然后拔出双手,迎了上去,微微笑道:“你好像每次都会提前到?”

    走到近前,他才发现严喆珂背着个可爱的细带双肩小包,学生气十足。

    严喆珂不像往常那么放得开,低头浅笑道:“我很讨厌别人迟到,将心比心,自己也就提前了。”

    她讨厌别人迟到……楼成记住了这一点,侧过身体,指了指校车:

    “刚好,这班马上出发,我已经买好票了。”

    “嗯。”严喆珂微不可及点头,似乎有些羞涩,安静跟着楼成,略略落后半步,一起登上了校车,找了连在一起的座位。

    让她靠窗之后,楼成给自己打着气,准备化解女孩的不自在,于是故意道:“这都好迟了,你肚子饿吗?”

    严喆珂愣了一下,缓缓颔首道:“有一点。”

    “到老校区得二三十分钟,还要再打个车,最后又必须等待上菜,恐怕没五十分钟吃不上。”楼成刻意分析了一遍,忽地从兜里掏出了小袋饼干,“我,我给你带了苏打饼干,你先填个肚子,免得胃难受。”

    严喆珂右手抬起,捂住了嘴巴,略显惊讶地望向楼成,等看清楚那袋饼干的模样后,眼睛里流淌出了明显的喜意。

    “那我先吃几块吧。”她低低说了一声,嘴角不自觉翘起。

    楼成赶紧帮她拆了包装,递了过去,严喆珂伸手接住,青葱般的手指夹了一块出来。

    她正要往嘴里递,忽然顿住,低声道:“我没带水诶,光吃饼干会很难受的。”

    楼成笑眯眯“变”出了一小瓶矿泉水,拧开了瓶盖,直视着她的眼睛道:

    “早给你准备好了。”

    严喆珂粉唇微张,漂亮的眼眸里飞快掠过了一层朦胧雾气,扭头望向了窗外,贝齿轻咬嘴唇笑道:“我刚才就奇怪你口袋里塞了什么,原来是它们啊……”

    看着她秀气的吃完饼干,喝过水,楼成趁热打铁,拿出手机,播放了预先下载的一个视频:“这是红罗武馆主将蒋国生的比赛集锦,严教练,你怎么看?”

    红罗武馆的馆主是位六品的丹境高手,叫做王辉,已经上了年纪,这次的主力是他徒子徒孙辈,为首的便是职业九品的蒋国生,亲传弟子,排行第五,三十四岁。

    严喆珂将头靠了过来,明眸望着视频道:“我昨晚认真研究过了,从网上资料看,馆主王辉曾经有‘龙虎俱乐部’的背景,所以,他们的拳法带着明显的‘火部绝学’影子,擅长爆发,擅长进攻,有秘传的‘火烧劲’,一旦打中,劲力炸开,会让皮肤出现灼痛感,和你的火焰异能有些相似,但没有你说的那种震劲。”

    楼成也向她靠拢了一点,看着那柔顺乌黑的秀发,闻着那若清似麝的香味,整个人都有点魂不守舍,几乎快无法集中精神,只好强行使用凝水桩,认真道:“他们的打法确实很有‘侵略如火’的味道,爆发爆发再爆发,试图在力竭之前将敌人活生生压垮。”

    “这一点上,蒋国生更持重,方同更狂暴,像是不受控制的火焰,但蒋国生在一记杀招上掌握得更好,似乎将全身劲力压缩到了很小范围内再爆发,有几分丹境的味道了。”严喆珂神采奕奕地说着,之前的紧张与局促不知不觉消散了大半。

    方同是红罗武馆另一位职业九品,馆主王辉的徒孙辈,二十三岁的厉害武者,而有两位职业九品的红罗武馆队伍,在选拔赛里可以算中游了。

    一路交流着这件事情,抵达老校区时,楼成欣喜地发现严喆珂似乎恢复了平常的状态,只是在自己偶尔凝视时还会脸红。

    两人行走在校园里,往最近的北门赶去,网约车等待在那里,路上春寒不减,风意很凉。

    楼成不自觉就偷偷看向了严喆珂的左手,女孩皮肤白嫩,手指修长,指甲盖透着健康的粉红。

    我如果牵一下,她会甩开吗?

    咚咚咚!随着这个想法的突然涌现,楼成的心跳瞬间加快,脑海里念头纷呈,来回拉锯。

    虽然她说要适应一下交往的状态,但既然已经确定了关系,牵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这会不会让她不高兴,觉得我不尊重她,在她还没调节好之前就强行拉手?

    ……

    就在他犹豫不绝时,严喆珂忽然将双手插入了羽绒服兜里,笑吟吟道:“这天还是挺冷的。”

    “是啊……”楼成无语凝噎。

    好嘛,不用挣扎了!

    严喆珂看了他一眼,奇怪道:“橙子,你怎么了?”

    “没什么,怕你饿到,有点自责……”楼成说着真实的想法,但却不是刚才的想法。

    严喆珂抿嘴一笑:“这是我自己选的时间,和你有什么关系?”

    说着闲话,两人抵达了北门,坐上了网约车,来到了“鼎上香辣蟹”,这里两点半才结束午市,楼成早就考查过,因此不担心赶不上。

    “六只螃蟹,四百九十九那种。”一看到服务员,楼成把早就考虑好的话语脱口而出。

    第一次约会他就没打算在意钱!

    服务员刚要记录,严喆珂却拉了楼成一下,抿了抿嘴唇道:“还是一百九十九的吧,螃蟹的味道都差不多,个头越大,壳越重,不划算,一百九十九这种刚好,再小一点,蟹脚就没什么肉了。”

    她黑白分明的眼睛直视着楼成,表明自己的意见。

    见女孩如此坚持,又想到她外公家在江南,正是擅长吃螃蟹的地方,楼成也不是打肿脸充胖子的那种,点了点头:“那行,就一百九十九的。”

    “先要四只吧,你不是说后面还能当火锅吃吗?不是说他们家手打面很不错吗?光吃螃蟹就没意思了。”严喆珂认真说道。

    楼成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因此笑眯眯道:“还是严教练考虑得全面!”

    “那是”严喆珂扬了扬下巴,眉眼带笑。

    找了安静位置坐好,两人像平常一样闲聊着各种事情,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直到服务员将香辣蟹端了过来。

    香味扑鼻,楼成做了个手势,让严喆珂先进行品尝。

    看着女孩笑吟吟夹起一块,轻轻啃咬,他忽然又有些紧张,挺担心不合对方口味的。

    严喆珂熟稔地将蟹脚里的肉吸了出来,闭了闭眼睛,含笑道:“味道真不错,螃蟹肉质的甘甜没丢,辣又特别开胃。”

    呼……楼成松了口气,仿佛自己得到了赞扬,笑呵呵道:“那你多吃点。”

    “你也别光看着啊,你可是能吃一块五米饭的主力。”严喆珂打趣了一句,眉眼弯弯。

    解决完香辣蟹和年糕,等待火锅煮开时,她饶有兴致问道:“橙子,明天你准备采用什么打法?”

    楼成早有思考,斟酌了下道:

    “如果红罗武馆重视一点,不会放着我的名字不去搜索,也就是说,他们应该了解我的打法,清楚我的擅长,除开火焰异能。”

    “既然是擂台比武,那我肯定会全力以赴,不想着把底牌留到将来,所以,只要出战,就用火焰异能开道,争取快速解决对手……”

    “等到第二位对手,失去了出其不意,我想先假装以重心如汞游动,一旦找到机会,立刻以暴雪二十四击压制,根本不给他们爆发的机会……”

    第一次在心爱女孩眼前进行正式比赛,怎么能不拼尽全力?

    严喆珂左手托着脸颊,听得很是专注,眸光似有璀璨。

    讨论了一阵打法,吃过火锅,两人饱饱地结了账,因为有折扣,一共花了九百多块,对参加小武圣擂台赛后“财大气粗”的楼成没造成任何心痛,反而觉得很值,女孩满意就好!

    出了店门,楼成不自觉咳嗽了一声,假装若无其事地道:

    “我们往那边商场走一走吧,消消食。”

    “嗯。”严喆珂没有反对。

    两人并肩走着,女孩身上似清似麝的香味一缕缕钻入了楼成的鼻端,让他又泛起了冲动和期待。

    快速瞧了一眼女孩,发现她双手轻晃于身边,没揣入兜里,似乎是因为刚吃完火锅,还比较热的缘故。

    咚咚咚,楼成再次听到了自己加快的心跳声。

    要不要牵一下呢?

    她是还没彻底准备好,可不是有些喜欢我了吗,也答应了表白,牵手应该算是许可范围吧?

    咚咚咚!

    楼成想拉而不敢拉,怕让女孩不高兴,怕她对自己留下不好的印象。

    忽然之间,他灵光一闪,想到了之前蔡宗明教的办法!

    要不试试那个?

    假装去牵,又不真正牵到!

    咚咚咚!

    这个想法完全战胜了其他,楼成再也克制不住,嘴上与严喆珂说着闲话,眼睛直视前方,右手则慢慢地慢慢地往旁边伸去。

    咚咚咚!咚咚咚!虽然只是假牵,但楼成的心脏还是仿佛快跳出了胸腔,因为不知道女孩会做怎样的反应,会有怎样的心情。

    因为未知,所以忐忑,因为重视,所以害怕!

    咚咚咚!咚咚咚!

    楼成艰难地吞咽了口唾沫,右手有些僵硬又有些颤抖地往严喆珂的纤手拉去,触碰到了女孩的手背,只觉肌肤细腻嫩滑,略微有些凉凉的。

    在他的听劲感应里,严喆珂的左手猛地缩了一下,但又僵在了那里,没有收回,保持着微不可及的接触。

    这!楼成脑海似乎有道道光芒垂下,照亮了所有的黑暗,不敢看严喆珂,手掌一翻,紧紧握住了那略显纤瘦的手掌,激动到了极点,兴奋到了极点,紧张到了极点。

    原来听劲还能这么用……

    身边的女孩低着头,数着蚂蚁,楼成握着她柔弱无骨般的纤手,仿佛踩在了云朵,脑海里只有两人肌肤相触的地方,完全忘记了今夕是何夕,掌心都因为激动和紧张分泌出了汗水,只想就这么拉着严喆珂的手,一直走下去,最好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周围是什么风景,路过了什么店铺,他完全忽略了。

    不知过了多久,严喆珂才细声细气道:“我们要去哪里?”

    楼成呃了一声,猛然惊醒,看向四周,一脸懵逼。

    这走到哪了?

    他有些慌张地解释道:“我,我太激动太紧张,没,没怎么看路……”

    而且掌心出了汗,湿漉漉的,严喆珂一定很讨厌吧……强烈的懊恼充塞着他的心灵。

    严喆珂瞄了他一眼,突然抿嘴一笑,抽回了左手,取下了背包,拿出了纸巾,递了过来,盈盈浅笑道:“你打擂台赛似乎都没出过这么多汗……”

    接过纸巾,擦干了右手的汗水,楼成一阵失落,一阵空荡,觉得今天表现不够好,应该没机会再牵手了,得等下一次了。

    就在这时,他忽觉手心一软,女孩凉凉的左手伸了过来,轻轻握住了掌缘。

    这!

    楼成一阵狂喜,反掌紧紧握着,抬眼望去,只见严喆珂扭头看向了另外一边,晶莹小巧的耳朵红彤彤煞是好看,侧脸肌肤如玉,吹弹可破,呈现出一抹惊心动魄的潮红,艳若桃李。

    ps:写这一章的时候,脑海里总会回荡一首以前常听的歌:第一次我,牵起你的双手,迷失方向不知该往哪儿走……呃,这是不是暴露年龄了。。

    ps2:今天有事,在外奔波,两章一起更新,六千字大章,晚上没有了,不过这也正好适合一起更新,把约会这件事写完重点,把选拔赛第一场的对手交代了出来,至于为什么不当做加更,因为经过我两个月的作死,成功把存稿作死到没有了。。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