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秘密武器
    楼成感觉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眼前的景象,女孩那艳若桃李的羞态占据了他的视线,占满了他的心灵。

    握着那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滑走的纤手,他想说些什么来表达内心的喜悦和激动,但又强行忍住了,严喆珂鼓起了勇气,挑战了犹豫,才敢牵住自己,这个时候让她安静平复更好,说得越多,表白得越多,越容易给她造成压力,指不定就恼羞成怒了。

    有位长者说得好,闷声才能发大财!

    “我们往那边走吧。”楼成装作若无其事地辨别了方向,那牵着严喆珂的右手却紧了紧,牢牢抓住。

    “嗯。”严喆珂细若蚊蚋地回答。

    楼成满脸喜色地迈步往前,没有看她,给她缓冲的时间,一路轻飘飘如同登仙,有种夫妻双双把家还的美好感受。

    来到他挑中的那家蛋糕店时,两人说话很少,可牵着的双手不知不觉有了交扣。

    “这家的鲜奶蛋糕很不错,不是太甜的那种,吃起来也不腻,我感觉挺适合你口味的,要不带一个回去做明天的早饭?”楼成给严喆珂介绍着,试图鼓动她进去。

    严喆珂黑细柔顺的眉毛微动,疑惑道:“你怎么知道他们家鲜奶蛋糕不错的?”

    “我……”楼成本想说自己试吃过,但忽然觉得这有种让女孩强行感动的意思,在她做出牵手举动后,更进一步的任何意图都可能给她造成压力,以至于逆反,毕竟她还没特别喜欢自己,完全地放开心防,彻底接受交往,逼得太过很容易出现问题,于是顿了下道,“我在网上查过啊,正好看见了。”

    “网上查过……”严喆珂低声重复了一遍,抬头看了眼店铺的招牌——美美面包。

    似乎被楼成的描述说动,她没有拒绝,欣然入内,给自己挑了鲜奶的蛋糕,也一口气给楼成买了五个肉松面包——之前qq聊天说到点心时,楼成提过自己最爱的面包是肉松。

    付了账,楼成故作镇定,一把又拉起了女孩的手,五指伸展,交扣了进去,等到严喆珂也回握过来,他才悄然松了口气,感受着十指交叉的美好,提着蛋糕和面包,随口说着闲话,带女孩往另一个预定地点走去。

    “走累了吧?这里环境似乎挺好挺清净的,我们进去坐坐吧?”抵达之时,楼成假装观察,指了指咖啡店道,说完又补了一句,“这种店一般不会只有咖啡。”

    严喆珂抿嘴笑道,梨涡隐现:“我还以为你会拉着我一直走一直走的……”

    说到“拉”这个字的时候,她的脸颊又飞起了一抹薄红,竭力让感官离开两人肌肤相触十指交扣的地方。

    见女孩缓冲过来,有心情开玩笑了,楼成更加兴高采烈,自黑道:“难道我是这么不体贴的人?”

    “刚才谁一直走一直走,走到路都不认识了?”严喆珂酒窝变深,低低笑道,毫不留情揭穿了楼成刚才的魂飞天外。

    “哈哈,太激动太兴奋了……”楼成终于有机会说出刚才的感受,与此同时,他伸手推开了咖啡店门,往前后有遮挡的幽静卡座走去。

    到了四人卡座旁边,他松开了细腻嫩滑的纤手,看着严喆珂坐了进去,掌中一阵空荡,心里一阵失落。

    看着严喆珂对面的位置和她旁边的座位,楼成忽然灵光一闪,“一本正经”道:“你往里坐吧,我们坐一排,等下再一起看看红罗武馆其他视频,琢磨琢磨,我还得请严教练继续指导的!”

    感谢师父感谢红罗武馆的朋友们!

    “还记得我是严教练啊~~”严喆珂打趣道,但想一想确实没错,又站了起来,移到了里面的位置。

    楼成赶紧依着她坐下,接过服务员递来的酒水点心单,翻开在严喆珂面前。

    这一次,他没有介绍,因为咖啡店的几款奶茶都还可以,严喆珂选哪一款都不会错,至于点心,以她的口味,不挑巧克力,不吃太甜的类型,选择的范围自然有限,“正巧”自己全都试过,品质皆在水准之上!

    “港式奶茶和戚风蛋糕吧……”严喆珂略微沉吟,做出了选择。

    楼成也跟着点了杯鸳鸯,然后找了个架子,拿出手机,靠着放置于桌上,播放起红罗武馆其他人的战斗集锦。

    见严喆珂看得认真,他悄悄地,悄悄地又伸出了右手,一把抓过了女孩放在腿上的纤掌,拉近了自己的身体,置于自家的大腿。

    严喆珂先是一惊,旋即好气又好笑道:

    “认真看!”

    什么坐一块研究战斗视频,什么请严教练指导,全都是借口!

    “嗯嗯,认真看。”楼成眼睛注视着手机屏幕,五指却与女孩青葱般的手指紧紧交扣,舍不得半点分离,鼻端若隐若现着那挠动心扉的香味。

    之后很久,两人研究视频,聊聊战斗,时不时漫无边际地瞎扯,看看搞笑的东西,不知不觉就渡过了两个多小时的光阴,而除了去洗手间,两只手没有分开过。

    脑海里回味着严喆珂刚才浅笑薄嗔的一幕幕场景,楼成只觉神仙般的日子也就是这样了,只可惜快乐总是短暂,夜晚终将到来。

    严喆珂忽然发现外面天色已经变暗,忙点亮自己的手机,看了下时间,略显惊讶地道:“快六点了啊……我们回去吧?”

    “要不吃过晚饭再回去?”楼成踩点过的美食可不止一家,趁机提出了建议。

    严喆珂眼眸往上看了看,俏皮道:“回学校吃吧,我请你吃食堂~”

    “那行。”楼成也不强求,第一次约会要懂得适可而止。

    他退出搞笑视频,开始约车时,严喆珂又喝了一口奶茶,满足道:“这家的奶茶味道挺正的,你随便挑一家都有这样的水准,今天的人品不错嘛。”

    嘿嘿,怎么可能是随便?楼成志得意满,含笑道:“不不不,是严教练你的人品带挈,我的人品都用在了别的地方。”

    说完这句,他故意晃了晃两人交握的手。

    严喆珂粉脸泛红,啐了一口,扭头看向了旁边。

    回到老校区,两人仿佛忘了松开,就这样你牵着我我牵着你,慢悠悠走过了种满银杏的道路,途经了古色古香的老教学楼,对来来往往行人的目光已是免疫。

    登上校车,坐了一阵,楼成见车辆开始前行,正待说话,却看见旁边的严喆珂眼帘垂下,又黑又长又密的睫毛仿佛两把小扇子,微微颤动,脑袋一点一点,竟然已是睡着。

    她锤炼了四个小时,没睡午觉就出来约会,玩到了傍晚六点,又不像自己一样体力变态,发困疲倦真是在所难免……楼成怜惜看着,紧握女孩的手用了一个巧劲,在不惊醒她的情况下,改变了她的倾倒方向,将她拉了过来,让她缓缓地,慢慢地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与此同时,他身体肌肉调整,感应着车辆的动静,一旦颠簸得厉害,就给严喆珂施加相反的力,做着抵消,务求让她睡得安稳,务求让她不往下滑落。

    肩膀是千娇百媚的螓首,鼻端是清幽麝人的香味,侧头是吹弹可破的肌肤,耳畔是女孩细细的长长的呼吸,楼成只觉心神宁静,平安而喜乐,但又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重量,感受到了想让她过得更好的压力。

    这或许就是老爸说的男人的责任吧……

    车辆行驶,抵达了新校区,楼成推了推严喆珂,低笑道:

    “快起床,武道特训要迟到了。”

    “啊……”严喆珂美丽幽黑的眸子一片茫然,神情懵懂得让楼成心颤,然后回过神来,哎呀一声,俏脸绯红道,“你快把头转过去,转过去!不要动!”

    楼成疑惑不解,但还是老老实实看向了过道,听见女孩打开了背包拉链,拿出了纸巾,在自己皮衣的肩膀上胳膊上擦啊擦。

    “原来……”他脱口而出,但话未说完就被女孩“恶狠狠”打断,“没见过别人睡觉流口水吗!哼!”

    “睡觉流口水的严教练好萌啊。”楼成忍不住赞了一句,发自内心。

    严喆珂哼了一声:

    “我不想和你说话了!”

    楼成笑容满面,拉着“气鼓鼓”的她下了车,走向食堂,一路行来,他始终观察着女孩的反应,如果她觉得在熟人较多的校区牵手还不太适应,自己就老老实实放开,但严喆珂除了脸蛋变得红彤彤以外,没有抽回手的迹象。

    进了食堂,严喆珂带着他先到了打饭窗口,拿出饭卡道:

    “两块三的米饭。”

    打饭师傅愕然看了两人一眼,似乎在观察他们是不是一堆人的代表,以便确定用几个碗来打饭。

    严喆珂一脸无辜道:“我旁边这家伙是个大肚子,特别能吃,不算菜都得两块的米饭!”

    噗……楼成险些失笑。

    敢情你把自己的饭量也加过来了啊?

    “看不出来啊。”打饭师傅感慨了一声。

    严喆珂听得窃笑不已,侧头瞄了楼成一眼,波光流转间有着几分小得意小俏皮。

    而楼成只觉秀色可餐,就想这么看着,饭都没心思吃了。

    一顿饭吃了好久,两人恋恋不舍来到了严喆珂所在的三栋宿舍门口。

    严喆珂伸手捂嘴,打了个哈欠,浅笑盈盈道:“没睡午觉感觉好累啊。”

    “那你快回寝室吧,洗漱完就上床躺着,困了就睡。”楼成关切道。

    严喆珂乖巧点头,然后俏脸一板,像个老妈子般道:

    “你回去以后也要早点休息,不要一直研究视频,得劳逸结合,免得明天精神不好,知道吗?”

    楼成听得心里暖暖的,窃笑道:“知道了,严教练!”

    严喆珂险些失笑,抿嘴挥手:

    “橙子,明天见。”

    楼成学着她以往的话语,认真道:

    “天天见!”

    闻言,严喆珂捂嘴轻笑,转身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回过头,害羞带怯地笑道:

    “橙子,我,我今天,过得很开心。”

    说完,不等楼成回答,她脚步加快,像是一只灵活的白兔,似走似跑地进入了宿舍,临进单元门洞时,才又转身望了一眼依旧呆呆看着的楼成,盈盈一笑。

    直到严喆珂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楼成才笑容温柔地低声说道:

    “我也很开心,一百倍的开心……”

    …………

    红罗武馆二楼的某个房间,白发泛着几分银色的馆主王辉问着身边的三位男子:

    “你们找到松大武道社楼成的资料没有?没品阶那个。”

    蒋国生练武多年,居移气,养移体,不算出众的容貌也有了几分阳刚味道,他端正跪坐道:“我们查过了,确实不是泛泛之辈,他参加过凤凰杯小武圣擂台赛,打进了前八,练武才半年便能击败职业九品,足见天赋和实力,目前不比林缺强,但也绝对不能小视。”

    王辉轻轻颔首,微笑看向了另外一位男子:

    “成云,你遇到对手了,松城很大,但也很小,有潜质的年轻人,仔细算算,也就那么几个。”

    蒋国生也跟着望了过去,看着那位眉眼凌厉的年轻人。

    这是自家师父爱才心切,多年不收徒之后的关门弟子,潘成云,刚满二十,练武不过两年,早已是业余一品,但根据平时的对练,自己相信他已经有职业九品的水准,就等着定品赛了。

    这一次的选拔赛,他是自家武馆的秘密武器,将给松大武道社一个“惊喜”。

    三位职业九品的队伍,有能力争一争赛区出线的名额了!

    潘成云冷静如冰道:

    “我看过他的比赛视频,弱点和长处一样鲜明,属于发挥得好了,可以击败职业九品,一旦被克制,连业余一二品都能输的那种。”

    “我有足够的把握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