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郁闷的解说
    周日下午,闫小玲还赖在床上,但已经改变了姿势,选择了靠坐,将笔记本电脑置于自家大腿。

    “梵梵,梵梵,你确定有?”她看了一眼电脑,拿着手机,飞快给幻梵发了条消息。

    “幻梵”以“滑天下之大稽”表情道:“反正那个‘葳蕤自生光’刚发帖说‘齐道视频网站’有直播,从松城电视台买的版权,她之前都弄到了预告片,这种小事应该不会错吧?好烦好烦,网站好卡,网速好慢,还没缓冲出来!”

    听幻梵这么一说,刚午睡醒的闫小玲继续一脸懵逼状在“齐道视频网站”找着直播,几分钟后,终于在“选拔赛”子页面的角落发现了“红罗武馆vs松城大学武道社”的字样,旁边还设置了电视台解说和本站解说两个入口。

    闫小玲手一滑,选择了“本站解说”,经过漫长得让人抓狂的缓冲,她终于看到了铺着榻榻米的武馆地面,看到了鱼贯而出,分别跪坐的松大武道社一行人,看到了领头的楼成。

    选拔赛第一阶段的转播版权由组委会卖给了各自赛区的电视台,而电视台又从视频网站回收了一部分资金,这些流向组委会的钱最终将变成参赛武者的保险费用、赛事的运行费用和赛区八强战的转播分成。

    ——因为报名没限制,所以也不可能一旦参赛就有分成,那样多的是滥竽充数者骗经费,只有经过七八场较量,走到赛区前八的队伍,才具备从选拔赛盈利的资格。

    “嘿呀,真有!”闫小玲欣喜地给幻梵发了消息。

    幻梵很快回复:“我也看到了,偶像越来越有范了!啊呀呀呀呀,我要把链接发到龙虎俱乐部论坛,让那帮人见识见识!”

    两小姑娘各自忙了一阵,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地重新看着直播,专注等待比赛的开始。

    …………

    蹬蹬瞪,三点之前两分钟,赵强、邱志高和张敬业总算战胜了周末堵车,及时赶到了红罗武馆,他们后面跟着四位学生气蛮重的女孩子,但穿着打扮都相当时髦。

    环视一圈,赵强看见了蔡宗明,欣喜指着他道:

    “我们去那里!”

    留给客队的“观众席”稀稀拉拉,位置还非常宽裕,蔡宗明热情打着招呼,帮忙安排女孩们就座,暗里则对赵强和邱志高吐槽了一句:

    “艺术学院的审美果然和我们正常人不一样啊,这个年纪不该穿点衬托青春气息衬托本来学生味道的衣服吗?这打扮得也太成熟了吧?真想穿,再过几年还怕没机会?”

    赵强偷偷瞄了两眼,矜持笑道:

    “我觉得挺好的。”

    他的黑框眼镜在窗外阳光照耀下反射出一抹明亮。

    蔡宗明嘿嘿一笑,没有多说,因为比赛即将开始。

    各自就座后,挨着张敬业的女孩拉了拉他的衣袖,笑吟吟道:“你说的厉害室友是哪个啊?”

    这女孩长着张可爱讨喜的圆脸,略微涂抹了粉底,穿着件相对没那么成熟的淡粉大衣,正是张敬业的准女友,艺术学院的吴倩。

    听到她这么问,另外三位女孩也好奇望向张敬业,等待着答案,这还是她们生活里第一次出现可以上电视台直播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张敬业指着跪坐在客队榻榻米第一列的楼成:

    “那个,看到没有?最左边那个,挺精神的那个……”

    吴倩伸长脖子,嘻嘻一笑:

    “看到了,还蛮有气质嘛。”

    另外三位女孩正待开口,却看见穿黑衣的裁判走入中央的青石地面,朗声道:

    “红罗武馆与松大武道社的第一场比赛。”

    “方同对楼成!”

    …………

    裁判刚一宣布,周围便响起了热烈的鼓掌与呐喊,虽然观众人数不多,但都属于亲友团,能多卖力就有多卖力。

    耳畔回荡着“红罗必胜”“方同必胜”的声音,楼成缓缓站了起来,先侧头看向了严喆珂,没做丝毫的掩饰。

    严喆珂大胆回视着他的目光,眼波如水,似藏星子,脸上因为激动、紧张和担忧等情绪泛着明艳薄红,她握着拳头,挥舞了一下,粉唇上下开合,似乎在比着加油的口型。

    楼成噙着微笑,从容弯下腰,穿好鞋子,在一道道不算友好的目光里,沿着过道,不急不徐地走向擂台,心中的力量一点点沉淀,积累了起来,等待战斗正式开启后的爆发。

    周围榻榻米上的观众估计也就一百大几十,绝大部分属于红罗武馆的外围学员,以及他们拉来的亲朋故旧,少量则属于参赛弟子的家属好友,与松大武道社场馆里的人山人海肯定没法比,但因为距离擂台很近,加油声和挑衅声等反而更有冲击力,就像被人堵在耳朵旁边吼叫一样。

    楼成也算经历过不小场面的武者,对此没有丝毫畏惧,穿过喝骂声,穿过激将声,穿过一道道目光组成的防线,踏入了由青石地面构成的擂台。

    这个过程里,他甚至还能思绪翩飞地想到一些琐碎小事:

    “这双鞋恐怕穿不了多久了,再来几次激烈的脚下发力,它就差不多废了,武道之路果然费钱……”

    擂台之上,裁判左手,方同已然屹立,根根寸发竖起,气势凶蛮,似乎一言不合就会暴起。

    他身材高大,一米八十五偏上,简简单单的赤红如火武道服硬是被他穿出了修身正装的感觉。

    “三分钟对话时间。”裁判看了下表,往后退了一步。

    方同虎视着楼成,轻蔑笑道:

    “你很得意很骄傲吧?”

    “只用半年就从无品阶的新手成长为职业九品水准的武者,确实有资格得意和骄傲。”

    “不过我最喜欢和你们这种号称天才的武者战斗,喜欢看着你们在我的攻击下手忙脚乱,喜欢看着你们无力而徒劳的挣扎,喜欢看着你们惨败后怀疑人生的眼神,喜欢看着你们面对我畏畏缩缩的样子,你知道吗,曾经有个十八岁九品的天才武者,被我活生生打哭了,哭了。”

    “嘿,你等下想哭就尽管哭吧,不要憋回去找你妈安慰!”

    楼成静静听着,脑海里忽地闪过了资料上的一行介绍:

    “方同,擅长垃圾话,很能激将……”

    他闭了闭眼睛,最后确认了一遍自己的打法:

    登上擂台就全力以赴,生死相搏般地战斗,不考虑留任何底牌!

    而自己生死相搏的经验不够多,仅有那么一次,只能依此为参照。

    此念一起,楼成脑海内便回想起了与那位暗部九品战斗的前后细节:一记鞭腿抽中太阳穴,两个带血的眼珠被挤压飞出;冲天炮起,下阴爆裂,血水尿水满地;精神气势秘法直袭脑海,撼动心灵……

    与暗部九品给人造成的惊恐相比,方同的垃圾话简直就像是小孩子在骂街……

    渐渐的,楼成无视了方同的垃圾话,只感觉遥远的地方似乎有呱呱呱的叫声传来,根本不能影响自身的回忆:

    精神气势秘法制造僵直,毒针劲带来惊恐,强行打开了自身架子……早有准备,舌尖轻咬……重心如汞,及时闪避……音功震耳,又是杀招……寸劲短打,火焰异能,抢到先机……

    他脑海内一幕幕画面闪过,最终定格在了暗部九品七窍流血,眼中神采迅速褪去,残留不甘的场景。

    画面定格,眼睛睁开,楼成双眸凝水如冰般看向了方同。

    “你这种还没断奶的家伙练得再厉害有什么用?真……”方同说得正起劲,被这么毫无威慑力地一瞧,却突地怔住了,不知为什么,他心底竟泛起了少许寒意,一时无法再成言。

    “开始!”

    就在这时,裁判挥下了右手。

    方同猛地提气,小腿、大腿肌肉齐齐鼓胀,竟撑得武道裤棱角分明,带动上半身衣物随之抽动,一块块肌肉相继显露。

    侵略如火,爆发如火!

    啪!他飞快靠近,一个跨步冲拳,将全身之力灌入了右臂,激荡着风声,庞大着肌肉,拉扯着皮膜,狠狠打向了楼成。

    这样一拳,普通人挨上,不死也得重伤!

    楼成沉腰坐胯,脑海闪电劈下,雪山崩塌,滚滚之力汹涌往脚底传去,浩浩荡荡不可断绝。

    他右脚打横,以一个半扭动的姿态往地面发力,轰然间便感觉反弹来袭,略成螺旋的力从脚到腿,从腿到腰,从腰到脊椎,以此为轴,汇流所过之处的一切力量,导向了右臂。

    右臂似有鼓胀,皮膜如被撑开,楼成握拳下捶,拦向了方同来袭之手。

    两者即将接触之时,他关节变化,筋骨拉伸,发出了个短促刚健的寸劲。

    啪!一层火焰腾空,覆盖于楼成手面,随之与方同的拳头碰撞。

    火焰异能vs火烧劲!

    砰!闷响之中,楼成只觉右手如被火灼,但他早有预料,借势就将右臂往回一甩,带来了反向的冲力,而方同脸色微变,右手本能往外一甩,要甩灭那灼痛之感,胸腹当即大开。

    主队榻榻米处,王辉,蒋国生和潘成云当即变了神色。

    楼成得势不饶人,腰背一拧,大腿绷紧,借助右脚的下踩之力和右臂的后甩冲劲,左腿像是一条软鞭,霍然绷紧,又凶又猛地抽向了方同两腿之间,而他还摆着跨步前冲的姿态。

    方同目光之中出现了惊恐,脑海内瞬间观想出大火烧身的景象,臀部不由自主夹紧,肌肉发力,逼迫尾椎,带动腰背一弹,勾动腿脚,往旁边急猛一扑。

    火烧身,人上房!

    仅仅一扑,方同便与楼成拉开了几米的距离,避开了那一记要命的鞭腿。

    而楼成不慌不忙,鞭腿踢空后当即下沉,调整肌肉,重重踩在青石地面之上,将脑海内源源不断的“大雪崩”和“电火桩”导向脚底。

    咚!地面如被撞击,楼成反弹而起,紧跟着方同侧扑,速度竟不慢分毫,他原本站立的位置,青石之上出现了浅浅痕迹!

    一前一后,如同两只老鹰在追逐,方同刚有站定,借力反弹回身,楼成便已抵达,侧过身体,沉下肩膀,肌肉鼓胀,发劲往前一撞,几有雪崩压顶之态。

    方同再无力躲避,只能仓促架起双臂,挡在身前。

    咚!方同双臂被撞得生痛,压到了胸前。

    一撞紧跟一挑一甩,楼成肩膀用力,方同便飞了起来,飞出了擂台,跌倒了榻榻米前方,险些就将几位观众给撞翻。

    裁判微微点头,对楼成最后的留情颇为赞赏,否则自己就得出手阻止了,以免造成死伤。

    他举起右手,高声道:

    “楼成胜!”

    几息之间,楼成胜!

    整个武馆,主队一方,鸦雀无声。

    …………

    闫小玲正懊恼地看着屏幕,因为刚才信号出现了中断。

    十几秒后,信号恢复,她看见了两人的碰撞,听到了解说的声音:

    “欢迎大家继续收看,比赛刚刚开始,没有怎么耽搁,就像我在对话时间介绍的一样,赤红武道服的方同是松城排在前列的年轻高手,三年多前就已经是职业九品……呃,他输了……”

    我t才开始解说啊!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