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丹境的恐怖(第一更)
    中午时分,楼成打开电脑,登录了邮箱,下载着自家师父传来的“无惧战队”资料。

    他刚才请了参加武道特训的所有成员吃饭,既是庆祝昨天对红罗武馆的胜利,又是对自己拐走“镇社之宝”的“赔罪”,因着大部分是胃口惊人的家伙,哪怕食堂单锅小炒,也生生吃掉了六百多块钱,这还没算单独孝敬施老头的酒。

    饭后,孙剑李懋等人找到他,说请客只是开玩笑,AA搓一顿才是主要目的,要补钱给他,毕竟大家都是没稳定收入来源的学生,靠家里给钱过活,一餐吃掉半个月的伙食费委实不好。

    楼成有着小武圣擂台赛的奖金和压岁钱,又有老妈特意提高到两千的生活费,心领了他们的好意,说既然答应了,那就得真正做到。

    李懋和孙剑没事亦搜索过这位学弟的资料,知道他寒假打擂台赛收入不少,见他坚持,也就不再强求。

    经过这么一顿,楼成算是和高年级的师兄师姐们彻底熟悉了起来,而在他们的起哄之下,严喆珂脸皮逐渐变厚,不再动不动就含羞带怯,能傲娇地应对调侃了。

    这让楼成能时时亲近,不再担忧她畏惧别人的目光了。

    ——在某件事情上,当事人都觉得没什么以后,旁观者也就会失去起哄的乐趣。

    回想着严喆珂刚才的小傲娇,楼成带着迷之笑容,等到了资料下载完毕,他首先打开了魏胜天的介绍:

    “魏胜天,二十五岁,一年前突破至丹气境,定为职业八品,主修‘明石功’,擅长‘巨灵捶法’。”

    “明石功,肉身硬功,从能入静开始,不断通过精神观想、外部击打和药汤药膏来修炼,不如金钟罩、不灭绵体、淬玉诀等顶级肉身功法和金属化部分躯体的异能,但也不可小视,胜过无需观想的铁布衫不少,身坚如石,能有效减轻利器伤害,抵挡棍棒击打等……”

    看到这里,楼成若有所思点头,这么说来,“明石功”相当于警校神技“金玉体”了。

    快速浏览完介绍,他点开了魏胜天最近的一个表演视频,只见这位丹境高手捶捶凶暴,硬生生打碎了一块青石,而且在蒙上眼睛面对偷袭时,当真是对方刚有出手,立生感应,准确反击。

    “周身劲力浑然似一,如同人体大丹,有激必应……”楼成默默自语着这句话,对此有了更加清晰的认知。

    “丹气境”修到深处,武功不仅练进了骨子里和五脏六腑里,而且还练到了身体的每一个细微处,对皮肤毛孔等的掌控入微入精,真正让身体形成了一个整体,感应敏锐到非人般的恐怖,能做到“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等看似不可思议的种种事情。

    魏胜天初入丹境,显然还没到这种程度,但管中窥豹,亦能看出一两分味道了。

    到了他这个层次,因为从外到内的身体蜕变,本身的力量已经变得相当可怕,而且一拳一脚间还可以真正做到“全力以赴”,不像楼成和林缺这样,说是腰背为轴,掌控躯体,绞动全身之力,但真正调用发出的力量肯定达不到九成九,能占整体的六七成,在炼体境里,都算出类拔萃了,犹是如此,还得益于楼成入静大成,技巧纯熟,而林缺接近丹境,其他人想要办到,难之又难。

    “魏胜天本身还属于力量型,不像我在小武圣擂台赛见识过的姜兰更偏技巧和灵活,一拳间蕴含的力量光是想想就吓人……”楼成改看了战斗视频,有些呲牙咧嘴。

    唯一的利好是,他的身体远没到罡气凝聚,细微改变的高深地步,还属于“人类”,如果每一次进攻都发全身之力,负担不了多久,连续三四击就肯定会出问题,出现“过载”状况,因此,不到关键时刻,他舍不得这样打,正常都是普通进攻夹杂偶尔的爆发。

    而他的普通进攻几乎就有蒋国生第七八重爆发的威能,属于楼成拼尽全力才能挡下的那种。

    “师父骗我……光靠我和林缺车轮战,拿下他的希望也不大啊……这哪里是小目标!”“悲愤”摇了摇头,楼成又看起了董易和邱阳这两位职业九品的资料。

    前者家传“奔雷掌”,后者有“疯狗”的绰号,自家师父还专门点评了一句,说他的打法有些微死部绝学的味道。

    大致浏览完毕,楼成给严喆珂发了个“吓哭”的表情:

    “你看资料没?丹境好恐怖,萌新瑟瑟发抖中!”

    严喆珂回了个捶地大笑的表情:“来,哭给本教练看!”

    “哭了有奖励吗?”楼成厚颜无耻地问道。

    “有啊,奖励一巴掌~”严喆珂开过玩笑,摆出双手交叉支住下巴沉思的表情,“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什么?”楼成疑惑问道。

    严喆珂窃笑道:“据说无惧战队的邱阳在上一场选拔赛里受了点伤。”

    “他受伤了?施教练给的资料怎么没有?”楼成讶异反问。

    严喆珂用摊手摇头的表情道:“可能施教练看不上他们吧,懒得主动收集资料,我也是刚找了他们上一场的比赛看,才发现这点,快说严教练真棒!”

    “严教练真棒!”楼成当即回复,接着若有所思地问道,“坏消息呢?”

    只剩一个职业九品了?

    “他的伤势可能不重,对阵我们的时候很难说一定不上场。”严喆珂“笑哭”着回答,“反正也不用在意这个了,你们能赢一两局职业九品间的战斗,就不算失败了,毕竟对方有丹境高手。”

    楼成以“我好方”的表情道:“但施教练给我订了个小目标。”

    “什么小目标?”严喆珂“炯炯有神”问道。

    “他说如果我和你表哥都以最好的状态面对了魏胜天,就争取通过车轮战将他拿下……”楼成“握拳流泪”回答。

    “还真是小目标啊……”严喆珂目瞪狗呆,末了才坏笑着道,“虽然希望不大,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橙子,我看好你哟~”

    “我努力!”楼成“发奋图强”道,“反正我输了没人觉得奇怪,他输了会丢面子,谁怕谁!”

    接下来的几天,他修炼得异常刻苦,但无论冰镜,还是雷音震禅,都不是能一蹴而就的武功,不是爆爆种就可以练成的东西,只能说前者还需时日,后者越来越有所领悟。

    而与严喆珂的相处,因着彼此忙于武道锤炼和自身课程,能够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但可以常常四目相触,手机聊天,一起午饭晚餐,拉拉小手,偶尔散步,他也觉得很满足很幸福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周五下午,楼成坐在阶梯教室里,等待着一门与政治相关的公共课开始。

    这种公共课不涉及专业内容,期末一般又都是开卷,而且难度不高,绝大多数人都能轻松及格,不影响将来找工作的成绩单,所以旷课者比比皆是。

    楼成本来打算和蔡宗明一起来的,但他劳累了一周,想要放松一下,发出了“不逃课的大学生活不是完整的大学生活”的呐喊,选择了留在寝室。

    老实说,要不是严喆珂这堂课是专业课,用小教室,只有三四十号人听讲,不容易混进去,他都想逃课去那边陪女朋友了,而既然陪不了女朋友,在寝室做作业和在课堂上做作业有什么区别?后者更容易专心!

    他念头刚转到这里,忽地看见赵强挎着单肩包进来,于是扬手打了声招呼,让他过来坐。

    “阿强,你怎么来上这门课了?”楼成惊奇道。

    对他这种学习狂人,类似的课程都叫自习课,该去图书馆就去图书馆!

    赵强放下书包,呵呵笑道:“在哪里上自习不是上自习?在这里自习还不用担心点名!”

    “也是。”楼成摆出作业,打算用功,节省时间。

    而五个班两百多号人的大型公共课,来的人有没有一百都得打问号。

    “我估摸着得点名了。”赵强环视一圈,深具忧患意识。

    楼成跟着看了看,也点头道:“人这么少,教授该怒了……”

    “没办法,大家都想着人这么多,少我一个不少,还有同学可以帮忙答到,于是就都不来了,再说,今天还是周五……”赵强见怪不怪,拿出手机,打算召唤室友,让他们过来自习。

    楼成也解锁了手机,准备给小明同学打个电话。

    就在这时,负责这门课的余教授走进了教室,深深看了空荡荡的阶梯座位一眼。

    等到上课铃一响,他立刻转身,把前门给关上了,并吩咐同学锁住了后门。

    紧接着,在一双双茫然的眼睛注视下,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叠试卷,朗声道:

    “今天随堂小测,开卷考试,成绩占期末总分的百分之二十,题很简单,只要你们做了,都能拿到这二十分。”

    言外之意,没做这套题的,期末直接少二十分!

    “我去,还能这样……”楼成和赵强面面相觑,都有点庆幸之意,然后为嘴王他们默哀了一分钟。

    发出消息,尽到通知责任后,他们拿到了试卷,果然,题很简单。

    “余教授这是蓄谋已久啊!”楼成感叹道。

    赵强频频点头:“而且之前没露半点迹象!难怪听师兄说他是名捕之一……我们竟然没信!”

    说着说着,他怀恋道:“还是上学期教微积分的张教授好,从来不点名,而且做人特别正直。”

    “怎么说?”楼成好奇问道。

    “汤文不是挂了微积分吗?想着快补考了,上周周末跑去了老校区,打电话给张教授,准备送点礼物疏通疏通,让他漏漏题。”赵强八卦道。

    “张教授没收?”楼成恍然大悟。

    赵强嘿嘿一笑:“不仅没收,还让汤文在老教学楼等他,给他讲了一中午的微积分要点,讲得他头晕脑胀,只想哭一场。”

    “张教授挺好的嘛。”楼成感叹了一句。

    这样的老师不容易找啊!

    说话间,他顺手把“测试当点名”的事情分享给了严喆珂。

    严喆珂很快回复:“我们教授更变态,一堂课两小节,点五次名!但没有你们老师狠,一下就是二十分……”

    聊了几句,他放下手机,开始做题,因为没怎么听讲,翻找答案的速度很慢,而旁边的赵强却运笔如飞。

    楼成一阵惊讶,忍不住开口问道:“阿强,你认真看过书?”

    这门课的书?

    赵强严肃点头:“我是真的粉丝……”

    …………

    周六下午一点,松大武道社一行人抵达了益陌市动车站。

    来的过程中,施老头让他们抓紧时间午睡,恢复精神,免得下午出现恍惚。

    楼成帮严喆珂提着行李,并肩走出了车站,看见了略显灰暗的天空,闻到了若有似无的煤烟味雾霭。

    益陌是一座老工业城市,以煤炭钢铁联合体闻名,污染指数偏高。

    这里矿藏丰富,民风彪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