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人力有穷(第一更求月票)
    林缺侧移,魏胜天撞空,两者处在了同一条横线之上,但刚好一个朝南,一个面北,彼此只能用眼角余光看到对方。

    而林缺这一记右臂单鞭潇洒随意,仿佛信手拈来,颇有以至柔催至刚的韵味,分毫不差地打向了魏胜天的后脑,看得益陌的观众们下意识握紧了拳头,出现了担忧。

    虽然他们对魏无敌充满信心,呐喊依旧不断,但面对这种处境这种攻击,人体本能地就有相应感受,嘴上不说,心里却很诚实。

    单鞭抽来,撞空停滞的魏胜天仿佛脑后长眼,有激必应,猛地吸了口气,让泛着些许青黑的皮肤陡然鼓胀,随之一缩,然后蠕动了脊椎,瞬间克服了惯性,大踏步往前,恰到好处闪出了攻击范围。

    咚!他刚避开单鞭,右脚当即一踏,踩得擂台都仿佛有所晃动,借此转身,拧腰抽腿,啪地踢出。

    与正常鞭腿不同,魏胜天将左腿当做了巨锤,正提着它,抡开膀子,横扫千军,凶猛又霸道,几有横刀立马之威,踢得空气爆出了一连串炸响,刺激得林缺汗毛刷地竖起。

    可是,他竟然没有选择闪避,反倒沉腰坐胯,摆出了架势,左手握拳,似搬似拦,挡向了这万钧横扫之捶!

    砰!腿中左臂,林缺身体一弹一抖,眼看着就要被抽得横飞,但他握拳的左手突地放开,整条手臂都变得柔和,借此往回一甩,化去了部分劲力,顺势推动侧身,右手由下往上抓出,要给魏胜天的左腿来一次分筋错骨!

    见此情状,魏胜天左腿不收反迎,正正撞中了林缺右掌,与此同时,他的腰背霍然夹紧,身体借力跃起,仿佛野马腾空,右脚顺势往前一踹,爆发力十足。

    兔子蹬鹰!

    林缺不敢再拿魏胜天左腿,右臂猛地回拉,抵向了这一踹。

    两者刚有接触,他的手臂便顺势回撤,以做化力,不过,他的回撤不是直愣愣往后,那样会正中自家胸膛,等同放弃抵挡,而是画了个小弧线,往上一翻,紧跟一抖,将魏胜天甩了出去。

    “好!”魏胜天双脚刚一着地便高喊出声。

    他刚才那一踹看似平常,实则暗藏杀招,林缺若是直接硬挡,他立刻就能借力,左脚紧跟着再蹬,又快又狠,连环不断,足有七次,挡不胜挡。

    在他未入丹气境前,曾经挑战某武馆,由于裁判水准差了一点,有位职业九品就在这一招下胸骨齐齐断折,虽然抢救及时,没有送命,但也躺了很久,一身功夫只留下四五成!

    而林缺连消带打,用劲巧妙,毫无烟火之气就让他后续的攻击化为了无形。

    骄傲如魏胜天,对此也忍不住赞了一声好。

    看到这一幕,施老头轻轻颔首,微笑对旁边的楼成道:

    “在借力方面,你入静大成,身体肌肉控制得很好,只比他差在‘阴阳转’本身的特殊,但连消带打的化力之上,你还是太粗糙,练武太短,见识太少,知道的小技巧也不多,难以像他这样举重若轻。”

    “这也是为什么让他打头阵的缘故,你要是遇到全盛状态的魏胜天,呵呵,不懂化,只知借,能挡三招就算不错,白白浪费了你变态的体力。”

    楼成微微点头,若有所思,看着擂台的目光愈发专注,他另外一边的严喆珂听见表哥被施教练赞扬,喜上眉梢,与有荣焉。

    借着“好”的高呼吐出浊气,魏胜天上步一跨,右手化作“撞城锥”,轰然打出。

    林缺两腿内抵,双手如同一扇门户,一推一顶,一挤一抬,硬生生将这一“捶”架了下来,而魏胜天不给他任何调息恢复的机会,左臂一抖,啪地如枪点出,直撺咽喉。

    林缺一个侧头,架住魏胜天右拳的双手猛地发力前推,借反弹之势往后一跃,灵巧如同山羊般连退几步,重新摆开架子。

    魏胜天腰腹用力,大步一迈,又赶了上去。

    啪啪啪!砰砰砰!两人不断交手又不断分开,每次都是林缺挡住一两捶后支撑不住,化劲借力闪避,两三分钟内,他带着魏胜天几乎走遍了擂台每个角落。

    施老头看得呵呵一笑:“有些想法嘛……”

    “什么想法?”不仅楼成和严喆珂好奇望向了他,孙剑和李懋等人亦是疑惑看来。

    施老头轻笑道:“林缺处下风而不乱,反倒借这个机会在锤炼自身。”

    “炼体境巅峰要想晋升丹境,一是自身修为练到骨子里,练到身体内,练到细微处,这是别人帮不了的事情,二则是掌握到‘收’的韵味,将周身劲力浑然如一,林缺懂得‘收’,但与真正能‘收’还有段距离,他在借助魏胜天的捶击,凝练纯粹着本身劲力,在外力压迫下被动‘内收’。”

    “这就像打铁,不断捶击,逼出杂质,百炼成钢。”

    楼成又惊又喜道:“这么说来,大,呃,林缺有可能临阵突破,体成大丹?”

    “没有可能。”施老头毫不客气否定了他的猜测,“就算他藉此掌握了‘收’,没有一定时间的打磨和体悟,没有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根本没法周身劲力如一,踏入丹境,突破是一个过程,不是节点,不是光靠临阵就能完成的。”

    说到这里,他嘿了一声:“而且魏胜天又不是瞎子,一次次碰撞后,还会听不出对手劲力的变化?看不出林缺真正想做什么?我要是他,马上就会爆发,全力以赴打断林缺,尝试结束战斗。”

    师父,您到底是哪边的……楼成默默吐槽了一句。

    他刚吐槽完毕,擂台之上的局势就向着施老头所言发展了,魏胜天再次靠近林缺后,精气神意和周身劲力突地收缩,仿佛凝结到了一点,让身体显得空空荡荡,失去了活人该有的感觉。

    紧跟着,那一点猛然爆发,力量喷薄而出,让魏胜天的脊椎如同一张弯弓,由拉到极限瞬间恢复,配合他脑海内观想的“提捶巨灵”,带动双脚往下用力。

    霍然之间,魏胜天似乎矮了一两公分,身体肌肉膨胀,青黑皮肤鼓起,右手化作巨锤,带着那一“点”爆发的浩荡力量,带着身体几乎所有劲力,以极快速度打向了林缺,封住了大部分角度,让他难以及时催动需要压缩的“流星劲”闪避。

    巨灵神捶!

    林缺的眼睛危险眯起,脑海内雪崩之势滚滚,涌入了双脚,撞向了地面。

    狂暴之势反弹,穿脚过腿进腰,经由脊椎弹动,灌入了他的左臂,啪地一个冲天炮拳,气势汹汹迎向了那一捶。

    砰!两者刚一碰撞,林缺身体颤抖,像是变成了一具木人,机械回缩左拳,既化又借,将恐怖的力量导入了自身体内,与刚才不断打磨不断压缩的精气神意糅合,凝成一团。

    木人一扳,林缺右半边身体往前一送,所有的力量霍然爆发,带动右拳崩了出去。

    阴阳转,流星爆!

    魏胜天不惊不惧,仿佛早有预料,右手的力量诡异“回收”,周身如为一体,左臂已然抡起,狠狠打下。

    疯魔之捶!

    砰!沉闷又剧烈的响声爆发,林缺和魏胜天保持着双拳交击的姿势,短暂停滞。

    啪啪两声,林缺的武道鞋四分五裂,只留下了踩在脚底的部分,魏胜天喘着气笑道:

    “要是你还能再出一击,我多半会输。”

    林缺低着头,黑发不断滴下着汗水,眼睛直视脚部,没有回话也没有移动身体。

    魏胜天硬碰刚才那一拳后,仿佛遭受了恐怖的爆炸,气血翻滚,五脏震荡,骨骼关节阵阵颤栗,难受得头晕眼花,不说发力再战,都有想吐出一口血的冲动。

    但他知道林缺的状态更差,自己全力的“巨灵神捶”哪是那么容易化力借力的?

    而最后的碰撞中,疯魔之捶的爆发同样可怕!

    林缺还能直直站着不倒,都让他颇为惊讶了。

    裁判观察十几秒后,举起右手:

    “第一局,魏胜天胜!”

    结果刚一宣布,四周看台顿时沸腾,一边疯狂喊道:

    “无惧!”

    另外一边热烈回应:

    “必胜!”

    无惧战队必胜!

    裁判对比赛监督招了招手,指着林缺道:“受了点伤,把他搀扶下去吧。”

    紧跟着,他看向松大武道社这边,朗声喊着:

    “第二位选手,楼成!”

    …………

    电视台直播间,嘉宾解说贺小伟拍了下桌子,笑呵呵道:

    “我就说嘛,丹气境打职业九品怎么会输?你们告诉我怎么输?”

    …………

    几位赌徒收看着电视直播,正在考虑要不要补最后结果的注。

    “大哥,这解说是有名毒奶,长了张乌鸦嘴,我们要不要反着买?”一位年轻小伙忧虑道。

    他大哥拍了下他的脑袋道:“你傻啊?我们下注是有技术含量的,是要分析两边实力和盘口的,哪能靠天吃饭?就算乌鸦嘴,也不可能事事都反着来吧?我们要相信自己的眼光!”

    “是是是,大哥说得对!”其他赌徒心悦诚服。

    …………

    楼成的私人论坛内,早就多了一张叫做“选拔赛第二轮直播”的帖子。

    这个时候,里面的最新回复瞬间多了几条,“长夜将至”闫小玲道:“楼成要上场了!要上场了!不过我好担心,那个丹气境好猛。”

    “幻梵”也可怜兮兮道:“楼成千万别被打伤了,输给丹境没什么丢面子的……”

    “盖世龙王”亦跟着回复:“现实就是现实,不会永远只遇到比自己仅高一线的强敌或者更差的敌人……”

    …………

    看着林缺被搀扶下来,楼成握了握严喆珂的手掌,脱掉外套,站了起来。

    严喆珂本来想让他小心点的,可又怕自己的紧张和担忧影响到他的发挥,最终将满腔话语化作了加油的手势和一句笑言:

    “橙子,我看好你哟~”

    熟悉的语气让楼成微微一笑,勇气点滴涌出,缓慢流淌,催动他迈开步伐,沿着道路走向擂台。

    擂台之上,魏胜天往前走了两步,脚上破破烂烂的武道鞋却留在了原地,因为它们镶嵌进青石地面里了,周围布满了蜘蛛网般的裂痕。

    这就是他刚刚为什么突然矮了一两公分的原因!

    魏胜天身体震荡残存,脸色较为难看,扬着下巴,俯视着走向擂台的楼成。

    楼成毫不畏惧,从容回视着他。

    四道目光交触,半空如有火花。

    就在这时,魏胜天对着楼成微微一笑,扬起了右手手臂。

    看台之上,观众们当即回以山呼海啸,热烈澎湃地快将顶棚给掀飞了:

    “益陌!”

    “魏无敌!”

    益陌魏无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