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闭嘴(第三更)
    楼成知道比速度,比敏捷,比重心如汞的灵巧,自己都完全被魏胜天克制,自然不会将战斗拉入对方擅长的领域,他打算学刚才的林缺,摆架子,连消带打,灵活应对,发挥自身状态完好和体力变态的优势,等待胜负天平发生变化的契机。

    魏胜天刚经历了一场激战,又被自己狠狠撞了一下,全力爆发也有三四次了,他还能维持现在的水准现在的力量多久?

    啪!空气炸响,魏胜天右拳捶落,砸在了楼成摆开的架子之上,打得他双臂颤抖,身体摇晃。

    就在这时,楼成腰背急转,借来捶击之力,身体的关节根骨齐齐发劲,一张紧跟一甩!

    这是他与蒋国生之战后学到的甩劲,经过自身摸索、施老头指点和几天的尝试,总算成功掌握,用在今日,要给魏胜天一个“惊喜”。

    魏胜天顿时感觉自身似乎被狠狠撞中了侧面,即将失去重心,跌撞离开。

    他重心一沉,脊椎如龙蠕动,双脚像是钉子,死死扎在了原地,上半身随势往侧面一晃,又弹簧般荡了回来,藉此拧腰出拳,又快又狠地崩向了楼成小腹。

    瞬息之间,他便破去了甩劲,竟显丹境之威!

    当然,这也是楼成初学乍练兼且身体处于劣势的关系,他早有心理准备,脑海内观想出狂风暴雪之势,借了甩不出对方而反弹回来的力量,重心一沉,压住双脚,右手紧握,贴身下捶,准确砸中了魏胜天的崩拳。

    砰!

    沉闷响声之中,楼成身体晃了晃,灵巧地顺势往后几步,学着林缺,试图再次拉开距离。

    他本来很担心魏胜天大步急赶,打乱自己的节奏,却发现对方的身体似有停滞,竟短暂僵在了原地。

    “流星劲”的残余影响?

    身体状态下降的表现?

    诸多念头一闪,楼成后踩之脚忽地用力,带来身体惯性的改变,凶猛地就是一个前扑!

    趁他病,要他命!

    楼成脑海雷霆一闪,银蛇打落,摇晃了万年层积的雪峰,制造出吞没一切的白色洪流,“它们”通过腰部的周转,双脚的内顶,涌入了左臂,喷气推动般打出了狂暴一拳。

    一拳刚出,楼成却看见魏胜天脸上浮现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他的精气神意,他的周身劲力,齐齐一收,抱成了一枚人体大丹,将所有的所有都凝聚在了一起。

    大丹喷薄,魏胜天周身肌肉鼓胀,将武道服变成了紧身衣,些许青黑的皮肤绷紧,宛若石头表面,整个人似乎化作了一尊高大威猛的巨灵神像,脚下青砖出现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缝。

    他握紧了右拳,猛地横捶打出,凝聚的力量与气势找到了宣泄的唯一口子,推动它疯狂进击,炸响了沿路空气。

    这看得楼成目光一缩,明白自己被魏胜天骗了!

    作为丹境高手,他对付自己竟然还要耍小手段,故意装作消耗到了一定限度,身体出现了状况!

    虽然卑鄙,但也不得不承认,他对自身的心态把握得很准,知道自己在等待这个机会。

    比武交手,没有卑鄙,只有胜负。

    赢者正义!

    自身攻击已经打出,楼成不可能临时中断,那样会更加可怕,就像某些时候,腿对腿的情况下,如果硬碰硬,双方顶多受点淤青红肿之类的伤势,而一旦哪方心存畏惧,不够坚决,出现撤力,那往往就是骨折的下场。

    砰!

    两人没有变招,碰撞在了一起,楼成只觉拳头疼痛,骨骼发响,不敢再硬抗,怕断掉手臂,只能选择顺势被那磅礴大力掀飞,遭狠狠抛向了不远之处。

    咚!他刚跌落于地,魏胜天就已跨步赶到,不给他任何调整恢复的机会。

    看到这一幕,严喆珂握紧的拳头反倒松开了,松大武道社众人则齐齐发出一声叹息。

    结果即将出现,楼成败,魏胜天赢,两大强势的职业九品靠车轮战也未能击败初入丹境的八品!

    全场观众当即发出了一阵欢呼,充满宣泄的欢呼!

    阴影笼罩了身体,楼成知道自己即将败北,但他没有任何放弃挣扎,就此认输的想法,一如生死相搏时谁会束手就范?

    不见阎王不掉泪!

    他调整肌肉,快速往后滚动,但身体翻滚的速度又怎么比得上魏胜天的跨步进击?眼见着就被赶上了,即将遭遇一腿抽来。

    就在这时,楼成的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硌了一下。

    刹那之间,他脑海灵光闪现,左手往地面一抓,对着魏胜天就是一扬。

    满把的碎石激射而出,直往对手面门!

    他确实来不及发力抓破地面,但这里却是林缺和魏胜天最后激烈碰撞的位置,地面早有破碎和裂开!

    有的时候,生活真的需要一点运气。

    而这也算林缺留下的“战果”!

    飞石打脸,乱沙迷眼,魏胜天就像回到了以前和小混混打架的岁月,但他不敢不闪,不敢不挡,因为眼睛不是明石功能够练到的位置,以楼成的力量,那些飞石足以洞穿眼皮,将他打瞎。

    为了一场选拔赛值得吗?

    魏胜天的身体本能一顿,左手快速一抬,挡在了面门之前,挡住了飞来的碎石。

    抓住这个机会,楼成团身往前,不退反进,没急着鲤鱼打挺站起,而是熟稔地一招左按右打“冲天炮”,直取对手双腿之间!

    魏胜天经验丰富,早有准备,身体一沉,右手急速下按,像是砸落的铁锤。

    砰!刚一碰撞,楼成借力挺腰,弹了起来,而魏胜天冷冷一笑,左臂已然垂下,崩拳打出。

    等的就是你试图站直!

    可是,楼成没有站,他直接腾空而起了,身体横向舒展,险险错开了打向自身小腹的崩拳,然后白鹤亮翅,双手拍击,临空打向魏胜天的两边太阳穴。

    魏胜天吸了口气,力量一“收”,双臂快速回拉,架在了脑袋旁边。

    双掌拍中,闷响未发,楼成变打为按,借力翻过了魏胜天的头部,落到了他的背后。

    刚一着地,楼成腰背弹动,蹬蹬瞪就是几个大步往前,再次避过了魏胜天的反身抽腿,并脚下发力,顺势转体,将局面又拉回了平衡!

    这番变化完全出乎了在场绝大多数人的预料,让他们看得怔怔出神,只惯性着还在呐喊,但声音已是逐渐变弱。

    严喆珂双手抬起,虚捂着自身的脸庞,又惊又喜,不敢相信。

    施老头咳嗽了两声道:“这混小子很有点战斗急智嘛……”

    他的话语惊醒了松大武道社一干人等,让他们齐齐发出了一声高喊:

    “好!”

    与此同时,观众们也清醒了过来,又是恼怒又是愤恨,爆发出了海啸般的谩骂,为楼成不要脸的飞沙迷眼和猴子偷桃:

    “傻X!”

    “干你X!”

    “有本事堂堂正正打!”

    对于他们的吼骂,楼成早就自动过滤,眼睛里只有对面的魏胜天。

    这一次,他没有再摆架子,而是直接踏着步法,凶猛地扑了过去,因为在刚才的两三下交手里,他“听”到了对手身体的不和谐,真切感受到了魏胜天暗藏的虚弱!

    打到这个程度,全力爆发了那么多次,又与林缺的“流星劲”狠狠碰撞过,魏胜天要是还没受到什么影响,楼成都要怀疑他进入丹境的非人阶段了,那可是职业四五品的水准!

    楼成体内的金丹此时正膨胀收缩,缓缓转动,分出冰火热流,抚平着他全身的疲惫,让他的体力保持着最佳状态,力量也是!

    面对楼成的反攻,魏胜天脸沉如水,不露怯态,腰背用力,同样前扑,做正面硬撼。

    喀嚓!双方刚有靠近,楼成脚下一踩,裂开了一块青砖,雪崩般的狂暴力量随之反弹往上,带着他的脊椎蠕动,制造出了一记凶狠的劈拳下打。

    啪!魏胜天脚下地面碎裂,右臂摆开,巨锤侧击。

    砰!

    碰撞之声里,楼成身体晃了晃,往后又是一个撤步,但这一次,他明显察觉到魏胜天的力量比最开始弱了不少!

    踩住地面,猛地发劲,他反弹往前,借力打出了一个海底炮,直轰魏胜天腹部。

    暴雪二十四击!

    砰砰砰!魏胜天半步不让,两人在方寸之间连续做了多次碰撞,楼成最开始还比较吃力,靠着撤步等小技巧才能勉强支撑,只觉自身如同一块锻铁,被巨锤不断打中,不断压缩,相当地辛苦,身体内部都出现了类似震荡的感受。

    但摇摇欲坠地支持了一分多钟后,他慢慢扳了回来,因为对手的力量真在减弱!

    满场的观众对此没有察觉,只看见魏胜天将楼成压制,以双乱捶披风急打,似乎随时能够获得胜利,于是再次爆发了呐喊,先是全场高吼:

    “益陌!”

    接着自问自答:

    “魏无敌!”

    益陌魏无敌!

    恐怖的主场气势之下,楼成只觉自己被魏胜天压制到了一定程度,身体的肌肉筋膜都在外力不间断的“打击”下被动绷紧,被动有了“收”和“压”。

    这……他眼睛一眯,循着这种感受,脑海内当即观想出雷云遍布,雷响震荡的画面与声音。

    轰隆!

    楼成体内似有霹雳之声爆发,右拳轰然打出,与魏胜天迎击之捶刚有接触,绷紧的肌肉筋膜等就齐齐炸开,像是点燃了火药。

    雷音震禅!

    被动的雷音震禅!

    当!

    魏胜天顿生自己是一口古钟,被狠狠敲了一下的感觉,身体表面一阵“波动”,“嗡嗡”之力入内,引来了骨髓血液、肌肉筋膜的震荡,让本来就不舒服的五脏六腑再起翻腾。

    他几乎吐出了一口老血,身体僵在了那里,而满场还在呼唤“魏无敌”!

    一招得手,勾动了敌人体内残留的影响,楼成当即不管不顾,往前迈步,侧身贴了过去,以雪崩之势疯狂撞击。

    砰!

    这一次,魏胜天再难收缩周身劲力应对,只能勉强架起双臂阻挡,被楼成狠狠撞开!

    楼成眼眸深处水凝成冰,不见丝毫情绪波动,略一反弹,又再前撞。

    咚!他仿佛撞中了石头,撞得魏胜天跌跌撞撞往后。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楼成跨步赶上,探手拿住了敌人的左臂,往回一拉,侧身又是一撞!

    他没有爆发全力,而是用了巧劲,顿时让魏胜天飞了出去,飞向了不远处的擂台边缘。

    “益陌!”

    “魏无……”

    观众们看着魏胜天一寸一寸下落,就像看着电影的慢镜头,声音渐渐止住。

    噗通!

    魏胜天着地,全场静默。

    裁判收住阻止的架势,举起了右手,高声宣布:

    “第二局,楼成胜!”

    听到这句话,楼成喘出气,心里种种情绪轰然爆发,回身望向了松大武道社那边,直视着严喆珂,握紧双拳,猛地往上一挥。

    赢了!

    真的赢了!

    严喆珂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同样地握拳欢呼。

    宣泄完战斗的紧张和压力后,楼成回想刚才,忽地竖起食指,抵在嘴前,傲然又缓慢地环视了全场观众一圈。

    闭嘴!

    统统给我闭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