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悲壮(第三更)
    面对楼成紧跟过来的低踢,董易来不及再退,只能拧腰抽腿,以腿带脚,绷直踢出,来了个硬碰硬。

    啪!

    两脚刚有相撞,楼成小腿肚一紧,推动膝盖,将反弹的力量导向了大腿,再经由大腿,传入腰腹,挺直了脊椎。

    他以董易的脚部为地面完成了第二下的发力,右手摆拳轰然打出,快速而凶猛!

    经过一次次的实战,尤其今天与魏胜天激斗时的卸力化力,他对暴雪二十四击的掌握似乎更上一层楼了,竟然以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衔接了后续的攻击,当真有了狂风暴雪呼啸不断之感!

    董易本来想借势闪避,拉开距离,以自己最擅长的灵活缠斗打法应对,但他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楼成的攻击已接踵而来,疯狂而凶蛮,不给他留任何空隙。

    不得已,他只能匆忙架起左臂,回收右脚踩地,下沉重心,猛转腰背,震动关节,发了股甩劲。

    砰!拳头正中手臂,楼成身体不由自主晃了晃,但由于对方是仓促应对,他又有不少经验,右脚下踩,脊椎蠕动,腰背一挺,竟将身体硬生生拉了回来,并借反荡之势,左臂一抖,拳如枪尖,电射而出,逼得董易再次放弃闪避,出掌抵达。

    这让楼成打得很是酣畅,暴雪二十四击相继展开,不断借力,趁势又起,一拳重过一拳,一脚猛过一脚,越打越疯,越打越猛,让看台上观众的加油声渐渐沉寂,似乎提起了心,屏住了气。

    董易在狂风暴雪之下摇摇欲坠,心知再这么下去,自己就要被活生生打垮了,对方现在的气势真有几分摧枯拉朽之感。

    不能再等了!

    他腰背一转,双脚猛地一个内抵,往地面发了个狂暴的螺旋劲力,擂台当即颤抖,仿佛在雷声里震动摇晃的房屋,隐约有哐当之响回荡。

    董易鞋面崩开,双掌仿佛奔雷,凶猛而恐怖地推出,拍向了楼成。

    楼成不断借力,此时气势正盛,也不畏惧,观想出“电火桩”与“大雪崩”,重心往下一沉,脚弓一侧,顶住地面,以浩浩荡荡不可阻挡之势,挥动了右臂,打出了一记开山炮拳,以攻对攻,以硬碰硬,不退分毫。

    砰!

    一拳架两掌,楼成与董易的身体齐齐后荡,平分了秋色。

    就在这时,董易的腹部忽地蠕动,喉咙张开,平地起了一道惊雷:

    “疾!”

    霹雳炸响,雷声震天!

    楼成没想到董易竟能在这种状况下发出绝招,脑袋顿时嗡了一下,凝水成冰的心湖仿佛出现了一圈又一圈的波浪,绕成漩涡,不断破碎着冰层。

    这让他脑袋眩晕,喉咙几乎泛出了铁锈腥味,身体重心再也无法保持,向着后面跌跌撞撞。

    还好他一直没有轻视董易,始终保持着谨慎的姿态,关键时刻牙齿轻咬了一下舌尖。

    刺痛传来,楼成瞬间清醒,快速调整起重心,并且保持后退之势不减,以求拉开距离,躲避连环攻击。

    而董易连用杀招,也不好受,撤步一退后才重新上扑,脑海内观想出奔雷之迅,腰背弹动,几步赶上,闪到了楼成侧面。

    他右掌成刀,猛地砍出,劈向了对手咽喉之处。

    楼成刚恢复平衡,来不及做更多应对,只能抽动肩膀,抬起右臂,挡在了身前。

    砰!掌刀斩中楼成手臂的同时,董易的左手握成鸟嘴,悄无声息戳了出去,啄向了楼成腰眼。

    右掌引,左掌戳,无声之击!

    这才是最凶险的杀招!

    一旦啄中,楼成这边的腰子便算废了!

    此时,楼成心湖已重新凝冰,汗毛忽地炸开,似乎感应到了某种危险。

    他的“冰镜”虽未入门,但经过这么多天的苦练,也让他的凝水桩感应之力提升了不少,再靠着入静大成的优势,能模拟些许“有激必应”的感觉了。

    不过,些许终究是些许,楼成如今只得汗毛炸开的变化,没有敌人怎么袭击从哪里袭击的感应。

    他想都没想,右边大腿绷紧,啪地就是一个凶猛的侧踢,直踹董易下*阴,以攻代守!

    董易当然不会拿生命换楼成一颗腰子,见状放弃了“暗雷掌”,沉下重心,快速按落左掌,险险挡住了楼成这一踢。

    一踢收回,楼成顺势转身,扫出了左腿。

    啪!他的左腿如同软鞭般绷直,踢向了董易的膝关节,逼得对手不得不出腿拦截。

    碰撞反弹,楼成又是借力,顺势而上,再次展开了“狂风暴雪”般的攻击,将局面又拉回了刚才。

    从董易使用“霹雳炸”开始,到一切平息,重回轨道,满场的观众像是经历了一场跌宕起伏的大戏,他们为董易加油的呐喊和必胜的鼓舞,刚到喉咙,还未传至嘴边,便戛然而止,被生生憋了回去。

    松大武道社席位处的严喆珂倒是反应不大,有楼成与魏胜天之战的对比,刚才的凶险似乎不过如此。

    她内心深处仿佛笃定着楼成一定能化解危局。

    当然,担忧、紧张、害怕等情绪来自本能,没法完全克制,让她的身体微微颤栗,双手不自觉交叉握紧,似在祈祷。

    严喆珂的背后,孙剑和李懋等人发出了长长的吐气声,直到此时,他们才从刚刚的惊险里走出。

    酣战片刻,董易再次感受到了楼成越打越猛的恐怖,几乎生出对方永远不会停止的错觉。

    他猛地吸了口气,体内如有闷雷炸响,扯动了腹部。

    “开!”

    又是一声晴天霹雳,楼成的动作为之一缓。

    但与之前蓄谋已久的杀招相比,董易这一次的仓促爆发不够强烈,没有让楼成出现眩晕。

    他自身也清楚这点,不求伤敌,往旁边一闪,以惊雷步拉开了距离。

    楼成深吸了口气,腰背弹动,大步迈开,紧追而去,夹杂着打败魏胜天和刚才疯狂攻击的气势,展现出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威猛。

    董易速度快于楼成,但没有重心如汞的能力,转折处不如对手灵活鬼魅,而擂台范围又是有限,让他没法只跑直线,不得不眼睁睁看着自身每一次变向,每一次改换方位,都会被拉近一段距离,让双方越来越近。

    连新登擂台的我都开始感觉到疲惫了,他激战两场,竟然还没有力量变弱的迹象……董易心头一跳,自知摆脱不了,眼见追赶的楼成又威势赫赫,几如一尊霸道恐怖的神像,精神当即被夺,胆气为之一怯。

    一怯便是一慢,楼成大步赶上,左手举起,啪地一记劈拳下打,砸向了董易的脖颈之处。

    看到这一幕,满场的观众隐约察觉到了什么,再次变得静默。

    看到楼成一拳打来,董易的目光忽地一缩,竟没有出掌阻挡,而是腰背绷紧,脊椎弹动,硬生生往自家左侧移了一寸。

    与此同时,他左手快如奔雷地打出,戳向了楼成的右胸。

    这番变化发生于电光石火之间,楼成没料到董易居然完全放弃了防御,来不及中断惯性,避开这一击,只能顺势往左侧了侧身体,让对方的手掌擦着自身胸膛划过,戳在了右臂内侧,看得严喆珂一下跳了起来。

    钻心疼痛之中,楼成的左拳也狠狠砸中了董易的右肩。

    喀嚓!董易肩胛塌陷,骨骼折断。

    忍着疼痛,楼成坚决进攻,左臂借势反弹,猛地一抖,打向了董易的太阳穴,要分胜负于刹那,要看谁更狠更快!

    啪!一只手掌挡住了他的左拳,裁判看着表情痛苦放弃了抵抗的董易一眼,举起另外一只手,朗声道:

    “楼成胜!”

    直到此时,楼成才有空回味刚才的变化,回手捂住右臂伤处,有些不解地问道:

    “何必呢?”

    只是一场选拔赛而已,还不涉及出线的关键时刻,何必以肩骨骨折换自己的轻伤?

    何必呢?

    董易苦笑一声,似做叹息:

    “我只能发挥这点作用了……”

    看台之上的观众们终于明白了过来,忽地齐齐喊道:

    “董易!董易!董易!”

    他们的声音带着点悲哀,又有着强烈的感动。

    董易是在为最后出场的选手创造获胜的机会!

    “董易!董易!董易!”

    听着满场的呼喊,楼成这次没做任何手势,被充满悲壮感受的气氛所打动,但也享受着敌人的悲壮。

    能将嚣张的益陌观众“打”到悲壮而歌,自己相当满意。

    他好心地没有告诉董易,自家的精神消耗极大,即将抵达极限,他再坚持一轮,机会就来了。

    …………

    无惧战队席位处,谭明本能站起,茫然走向擂台。

    就在这时,他后面的邱阳喊了一声:

    “你去找比赛监督,报告你的伤情,要求更换选手,替补顶上。”

    谭明回过身,愕然低语:

    “我,我没伤啊……”

    邱阳已经走到他的面前,左手一扶,身体一侧,挡住摄像机,右手隐蔽地一拳打出,正中他的腹部。

    谭明弯下了腰,听见邱阳低低说道:

    “你现在伤了……”

    疼痛让谭明终于清醒了过来,记起面前这位大男孩在益陌有个流传很广的外号。

    “疯狗”!

    “疯狗”邱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