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昂首离开
    裁判喘了两口气,收回手问道:

    “你们有疑问吗?”

    邱阳已从茫然中摆脱,看了看自己与楼成还没放下的拳头和僵直在原地的姿势,脑海里念头纷呈,大概明白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在自己翻出陷阱的时候,也被对手抓住了机会!

    他很憋屈,很郁闷,很想发泄,很想怒吼,但事情最主要的源头还是自身犯了错误,沾沾自喜于精心设计的陷阱,却忽视了对方也能像自己一样,被他始终没用右手而麻痹。

    找不到怪罪的对象,也没有可以狡辩的理由,他恨不得狠揍裁判一顿,但也知道彼此差距甚大,委实打不过,只能憋着这口气,咬牙切齿道:

    “我没问题。”

    楼成同样也弄清楚了是怎么回事,一边暗叹于自身的思维真开始变得迟缓了,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一边忍着笑道:

    “我也没问题!”

    当然没问题,再打下去,自己就到脑袋发木反应迟钝的程度了,能拼个平局,拿下最终的胜利,简直完美!

    做人得有自知之明!

    说话的同时,他悄然YY了一下这其实算自己赢,因为自家的小腹藏有金丹啊,真被崩拳打中,它说不定会应激变化,让自身免于受伤。

    不过,这也止于YY,鬼知道金丹的应激变化会不会直接把自己烧焦冻裂,一如那条死翘翘的青鱼。

    与打败魏胜天时的情绪爆发,兴奋难遏,激动狂喜相比,楼成现在的喜悦显得很平缓,因为想兴奋都兴奋不起来。

    他身体未到极限,但精神已经疲敝,就像一般武者经过了马拉松式的艰苦战斗,哪还有那份力气那份激情去疯狂庆祝胜利?

    静静地享受就行了!

    这真是一场漫长的,艰苦的,惨烈的比赛。

    …………

    看台上的观众同样没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平局了,他们有的是被距离“事发地点”近在咫尺的裁判遮挡了视线,有的则是因为双方太近,出拳又太快,没看清楚。

    等到悬挂在武道场馆不同地方的大屏幕开始一遍又一遍地回放慢镜头,从各个角度回放,他们才醒悟过来,知道双方同时选择了催动伤臂,以抓住对方破绽,制造出了两败俱伤的局面。

    拳打小腹,不一定会死,也不一定会残疾,甚至武者能及时收缩肚子,避过最猛烈的伤害,但被打中后,当场瘫倒,蜷缩于地是一定的,裁判及时中止没有任何问题。

    但平局就意味着自家战队输掉了比赛,输掉了一场原本认为十拿九稳的比赛!

    观众们再一次陷入了沉默,极端压抑的沉默,只觉满腔的热情和期待付诸了东流,渴望的宣泄和狂喜都被狗给吃了。

    失望,恼怒和不甘等情绪在飞快酝酿。

    楼成享受着这种安静,觉得它不亚于主场观众的欢呼,然后听见裁判朗声宣布道:

    “平局,双方武者下场。”

    他吐了口气,看了一眼疯狂收敛,不甘涌现的邱阳,抱拳行了一礼,轻松转身,洒然走下了擂台。

    这货聪明反被聪明误,恐怕会因此懊恼很久。

    光是想到这点,就TM一阵暗爽啊,让你们上“替补”,让你们不要脸!

    哎,我终究不是圣人,对敌人的挑衅会愤怒,对辱及家人和心爱女孩的谩骂会记恨,会忍不住做出回击,会想要宣泄内心的情绪,也会对敌人的自作聪明幸灾乐祸。

    我就是这样的人,有着很多缺点的人,不够忍辱负重不够心胸宽广。

    嗯,检讨了一下,那就继续暗爽吧!

    哈哈,真的好爽!

    邱阳左臂垂下,右拳紧紧握着,深呼吸了两口才避免当场发疯,他咬着牙,走下了台阶,感觉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一时竟抬不起头。

    裁判活了下自己的老胳膊老腿,对松大武道社那边招了招手,朗声道:

    “第三位武者。”

    啊?孙剑还沉浸在平局的惊讶和最终拿下比赛的喜悦里,此时竟有点茫然,几秒钟后才猛地回神,指了指自己,高声道:

    “我还需要上场?”

    “嗯,规则这么定的。”裁判做了回复。

    好吧……孙剑从自家位置站起,走下台阶,迎着返回的楼成而去。

    眼见即将相遇,他举起右手,试图击掌庆祝。

    楼成本想回应,但刚动右臂,就有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不得不直接放弃,而左手位置不对,想要击掌很是别扭。

    于是,他只能苦笑看着孙剑。

    孙剑顿时醒悟,右手赶紧握成拳头,竖了竖拇指道:

    “厉害!我都对你心服口服了!”

    说得你以前好像不服一样……楼成腹诽了一句,含笑点头,调侃道:

    “你这也算是上场了吧?”

    孙剑顿时陷入了深深的迷茫,我这究竟算上场还是没上场呢?

    楼成回到松大武道社所在席位处时,严喆珂早就站起,迎了过来,又是欣喜又是担忧地问道:“没事吧?伤得怎么样?”

    “刚开始还行,现在好像严重了一点。”楼成老老实实回答。

    与此同时,他看见李懋、郭青和黎小文对自己鼓掌的鼓掌,竖大拇指的竖大拇指,就连林缺都微不可及地点了点头。

    严喆珂横了他一眼,眸光璀璨,情绪众多:

    “让你逞强!”

    她伸出双手,隔着衣物检查起楼成的伤处。

    楼成一边疼得呲牙裂嘴,一边压低声音道:“不逞强就输了……我快筋疲力尽了,邱阳忍一忍再出杀招的话,我就挡不住了。”

    严喆珂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好奇反问:“这就是你体力的极限?

    “精力的极限,光算体力,我还能再战一场。”楼成嘿嘿笑道,“说起来,董易和邱阳都输在不了解我上面,董易如果再撑一轮,我就压制不住他了,他本来没必要以大伤换小伤的,至于邱阳嘛,太急,再跟我游斗一分钟,我就熬不住了,可惜,他们都自觉等不到我的极限,采取了比较激进的做法。”

    这两场也有一定区别,那就是董易未必还能撑得过自己一轮“狂风暴雪”的打击,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而邱阳只要耐得住性子,不急着抢攻,输得肯定是自己。

    严喆珂抿嘴笑道:“信息不对称的优势也是优势啊,反正你还没表现出极限,将来还能再借此影响对手。”

    说完,她松了口气道:“骨头上没大伤,具体怎么样得问问施教练了。”

    施老头在旁边嘿嘿一笑:

    “你们两个卿卿我我完了?总算记得老头子我了?”

    严喆珂顿时闹了个大红脸,猛地扭头看向了旁边,洁白整齐的贝齿轻咬下唇,羞涩之中似乎还有点喜悦,楼成则只能干笑两声,无言以对。

    施老头满意于自己的风趣,看着楼成笑道:

    “你筋膜肌肉都有受伤,估计得静养一阵了,先这么着吧,回更衣室再做详细检查。”

    “师,教练,你这都看得出来?”楼成吓了一跳,这是透视眼吗?

    施老头没好气道:“没听说过洞敌冰心吗?你在我身边五米之内,又活动过右臂,牵扯动了那里的肌肉和筋膜,我要是没点感应,不白瞎了这么多年的武功吗?”

    哦,原来是“冰镜”的升级应用……楼成恍然大悟,对高品阶武者的能力愈发感到可怕。

    这时,施老头伸出手,快速拍了下楼成的伤处,吓得严喆珂和楼成都变了颜色,但又来不及阻止。

    一阵冰凉随着拍打钻入,楼成顿觉伤处的疼痛消解了不少,虽然还是难以发力,但至少比较正常了。

    “谢谢教练。”楼成忍住了喊师父的冲动。

    严喆珂醒悟过来,嗔了一句:“施教练,你怎么都不先打声招呼?”

    吓死人了!

    这个时候,孙剑站到了裁判手边,然后看着他举起右手道:

    “最终局,松大武道社胜!”

    这话听得孙剑又茫然又呆滞,忍不住想道:

    我上场就是摆个样子啊?

    比赛结果的宣布顿时让满场观众从沉默里恢复,有人在高声鼓舞自家队员,有人因极度失望而疯狂嘶吼,有人则恼羞成怒,不断谩骂,骂自己人,也骂松大武道社众人,场面一时变得杂乱,有点歇斯底里。

    不是谁都能大度接受失败的!

    见此情状,工作人员当即赶到松大武道社席位处,急声道:“你们快回更衣室,五分钟,只有五分钟,换洗一下,立刻坐车离开,趁他们还没出场馆!”

    楼成等人本来还打算在更衣室内庆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闻言皆是一惊,没有多话,等到孙剑后,立刻返回了更衣室,快速冲洗了一下,换上平常衣物,跟着工作人员从侧门离开,登上了早就等待的中巴车。

    直到车辆驶离场馆很远,他们才长长松了口气。

    这样的客场简直恐怖!

    而就是这样恐怖的客场,也被自己等人打到了满场静默!

    欣喜涌现的同时,孙剑苦笑道:

    “可惜啊,我还是没真正打一场。”

    施老头刚检查完楼成的伤势,嘿嘿笑道:

    “后面有的是机会,这两混小子没段时间好不了!”

    “林缺强行使用阴阳转,关节有受伤,体内有震荡,别说比赛了,接下来一周里,练都不能练,必须静养,至少三周才能彻底恢复,楼成嘛,呵,本来只用几天就能好的,最后强行出拳加重了伤势,得两周左右才能正常。”

    “下一场是我们主场,对手不强,孙剑,李懋和林桦主力,严喆珂和郭青随时准备替补。”

    PS:下午有事,傍晚那张在晚上十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