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机智的施老头
    施老头刚一宣布,楼成就感觉旁边的严喆珂霍地坐直了身体,明眸熠熠生辉,似乎有点兴奋有点激动又有点紧张。

    万一谁临时身体不适,她就能顺位登场了!

    见此情状,楼成半是捉弄半是疑惑地道:

    “师,施教练,我只是右臂受伤,一样能打啊,欺负欺负业余武者还是不成问题的,遇到职业九品,也能镇得住场子啊。”

    他之前全身心都在无惧战队这个强敌身上,没去关注后面两轮的对手,想着他们再弱也不会弱到哪里去,怎么也得是业余一品的联合,否则参加选拔赛不是自取其辱吗?

    施老头呵呵笑道:“后面两轮的对手都比较弱,正适合给孙剑李懋他们磨练,就算输了也无所谓嘛,咱们是来增加实战经验的,又不是奔着出线去的,你总得给其他人成长的机会是不是?再说,以你的性子,以你对胜利的渴求,真上了场,关键时刻,你会忍得住不用右手?”

    这话说得楼成一阵心虚,只能干笑以对。

    施老头继续讲着,语重心长:“而且经过了两周五场高水准的实战,你也需要一定时间沉下去好好消化消化,避免变得浮躁。”

    “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你处在武道风格还未定型的阶段,每一次的激烈实战都会给你带来极大影响,让你养成某些战斗习惯,而对武者来说,没习惯才是最好的习惯,这就需要你在短时间大量累积后,沉下心来,离开战斗一段时间,从另外的角度审视自身,分析问题,克服习惯。”

    他连用了两个“沉”字,听得楼成深感有理,只觉有好师父的武者,在成长途中真的会少走很多弯路。

    这番话语让严喆珂等人亦是若有所思,联系自身,各具体悟。

    走得太急未必好!

    见大家都在回味自己的教导,施老头得意暗笑:

    “臭小子,今天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姜是老的辣!”

    “再任由你们上场,小组出线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真搏了一个赛区资格出来,进入下半年的选拔赛第二阶段,怎么办?不是打老头子我的脸吗?”

    车厢内安静了一会儿,眼见距离益陌动车站越来越近,大家又回味起了刚才的比赛,以及那真是来之不易的收获。

    “我们拼掉了两个主力,才勉强从益陌拿走了胜利,真的好惨烈好艰苦啊。”李懋忍不住感慨道。

    郭青附和着点头:“可不是吗?林缺和橙子都杠杠的,硬生生把不可能的事情给干成了!就是,就是最后咱们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

    “不能这么说!”孙剑当即反驳,摆出唱戏的姿势,“咱们这叫长坂坡里逞英雄,百万军中七进七出,杀了个通透后从容退走!”

    他的话语顿时引得众人一阵哄笑,气氛随之欢乐,充满了胜利的喜悦。

    …………

    电视台直播间内,本地主持人脸如死灰,怎么都无法掩饰自身的沮丧和失落,只能僵硬着笑容道:“小伟啊,你能给我们分析一下最后的平局吗?”

    贺小伟兴高采烈地道:“这是我的正名之战啊!”

    “有的人不是传我毒奶吗?你们看,今天无惧战队不也输了吗?我可是提前预测过了,他们百分之九十九会输!所以说,封建迷信要不得啊,再传谣言小心被雷劈!”

    “好了,言归正传,我们看下最后那段的慢动作,双方是不是很同步?他们都不顾后果,使用了受伤的那只手,造成了两败俱伤的结果!”

    “但是,我要说,他们两个看似一样的举动其实是有区别的,邱阳是主动地制造使用左手的机会,而楼成则是被动地灵机应变,也就是说,邱阳从登场开始,就以自身的伤臂精心设计了一个陷阱,等着楼成来踩中,可是,呵呵,正因为他太自信得意于这点,反倒忽视了对方冒险拼命的可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偷鸡不成蚀了把米。”

    “最初面对松大武道社的挑战时,我敢打赌,无惧战队肯定是很轻视的,肯定想着我们有堂堂八品丹境,有两大职业九品的高手,还会怕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孩不成?让你们一个邱阳也没什么!”

    “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即使加上了邱阳,他们也败给了松大武道社,丢尽了颜面,当然,这也不能全怪他们,谁能想到松大的楼成体力这么变态?有他一个,就相当于两个,三个,四个,五个的职业九品,或许还会更多,反正我是没看出他的极限在哪里。”

    “这让松大武道社相当于了弱化版的青龙战队,是本小组出线资格的有力争夺者,挑翻轻敌大意又提前火并了一场的无惧战队不算太匪夷所思的事情。

    贺小伟说得正爽,忽地发现旁边的主持人眼神不对,前面的导播、摄像师和灯光师们眼神也同样不对,都是那种很想抽自己踹自己的眼神……

    这是益陌电视台的大楼,这里几乎所有人都支持无惧战队,这里民风彪悍,随便拉几个路人都说不定有业余水准……

    我擦,就算爷也是一身十三太保横练,再说下去也估计走不出这栋大楼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他腼腆一笑,强行把倾向给掰了回去:

    “对无惧战队来说,这也不是世界末日,早受挫折比晚受挫折好,小组赛受挫折比淘汰赛受挫折好,他们只要能接受教训,收起轻敌的心思,以他们的实力他们的底蕴,依然是本赛区出线的热门队伍!”

    一口气说完,见导播和主持人微微点头,缓和了眼神,贺小伟悄然松了口气。

    还好爷机智,还好爷身经百战!

    电视机前的赌徒们已经一个个瘫痪在原地,喃喃自语着“上天台”“沙*县大酒店”之类的东西。

    …………

    楼成的私人论坛内,粉丝们已经疯掉了,兴奋地开始了版聊,不再找帖子回复。

    “哈哈哈哈哈哈,我只要保持微笑的表情就好了!”“长夜将至”闫小玲这个版主带了个坏头。

    “聂柒柒”紧随其后:“听我杠铃般的笑声,就能知道我有多兴奋了!以弱胜强,创造奇迹,就是让人这么激动!”

    “幻梵”更加喜形于文字:

    “让你们不要脸!让你们看不起我家偶像!让你叫什么疯狗,叫哈士奇多好!”

    “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赢了,才一个多月,偶像就能一穿三了……”

    疯狂的氛围里,“盖世龙王”竭力保持着理智,认真分析道:“不是说楼成就能横扫职业九品了,虽然他的战斗天赋真的很好,善于判断,善于把握机会,时常有急智,但最根本的原因是,他正处在突飞猛进的阶段,又属于武道新人,各方面都还没定型,几乎每次比赛都有新东西,新变化,让人没法通过以前的视频资料提前预测到,再加上变态到极点的体力,确实能让那些经验丰富的高手感觉吃不消。”

    因为是在版聊,他这么一大段话分了好几个帖子,以求在标题里便能够显示出来。

    “我们今天不听分析,我们只要庆祝!开车开车!刚才要开车的老司机站出来!”闫小玲起哄道。

    “一贯纯爱俊冈本”嘿嘿道:“马上开车,未成年少女回避,你们还是继续保持软萌吧!”

    “哼,在这个充满了老司机的网络世界,谁能一直保持软萌?值此楼成打败强敌的欢庆时刻,大家何不撕下假面具,裸*露,不,坦诚面对呢?”闫小玲很有自黑精神地回道。

    “那行,马上就发!”“一贯纯爱俊冈本”立刻应承了下来。

    少顷,他发了个帖子:“老司机开车了,美艳少妇与她的后宫!”

    “滴,萨瓦迪卡!”“贫僧法号乱来”抢了沙发。

    “嘿呀,学生卡!”闫小玲也出现于此。

    一层层的刷卡回复后,“盖世龙王”冒了出来:

    “去死!是葫芦娃第一集!”

    闫小玲紧跟着回复道:“你走!你不是真的司机!”

    过了许久,欢庆的余韵回荡之中,“幻梵”找到了“闫小玲”:“小长夜,我觉得我们要提防益陌的某些人来爆咱们论坛,他们的样子好激动……以前‘龙虎俱乐部’和‘上清宗’的粉丝就经常互爆论坛。”

    闫小玲“沉稳”道:

    “爱爆就爆,反正我们论坛没什么人,被影响一天半天的问题不大。”

    到时候找个软件来批量删除就是了!

    想归想,但还是好气啊,等我们家楼成一点点提升,越走越高,有了越来越多的粉丝,看谁还敢欺负我们论坛!就算想爆坛,也得考虑清楚需要承担的代价!

    …………

    益陌武道场馆的主队更衣室里,气氛压抑到可怕,没有谁敢说话,担心触到了疯狗的霉头。

    邱阳神情阴郁,不复往常的清爽干净,眼神里充满了危险的烦躁,似乎恨不得找人打一架来发泄,魏胜天则静静坐在长凳上,仿佛一座即将喷薄的火山。

    过了几分钟,魏胜天突地站起,叹了口气道:

    “今天失败的原因在我,是我轻敌了,小看了松大的楼成和林缺,安排老董打头阵就好了。”

    “出去吧,安抚安抚观众,接受接受采访,要是一场失败就能把我们打垮,那我们还练什么武,参加什么选拔赛,回家卖红薯好了!”

    “老董在急救室里处理伤势,别让他心寒了。”

    说完,他大踏步走向更衣室门口,直面失败。

    邱阳吐了口气,也跟了上去,他之所以就服魏胜天,不是因为他比自身厉害,还在于他自傲归自傲,桀骜归桀骜,该有的担当一点不缺!

    …………

    松城大学食堂内。

    楼成放下提着的药膏绷带和端着的托盘,看了看因包扎而鼓起的右臂,对严喆珂开玩笑道:

    “总有点不放心啊,一直感觉校医院都是群兽医……”

    严喆珂坐在他对面,单手支着脸颊,噗嗤失笑道:

    “你这不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吗?”

    “也是哦。”楼成左手拿住筷子,夹起面前的鸡丁,塞入口中,炫耀道,“虽然右手暂时不能做精细活了,但我左手也不差啊。”

    以他对身体肌肉的细微掌控,勉强用左手维持日常生活是没问题的。

    严喆珂姿势不变,眼波一转,抿嘴笑道:

    “我还说如果你左手不方便,就勉为其难帮你夹个菜,喂个饭的,既然你这么厉害……”

    呃……楼成顿时有了想撞墙的冲动,我怎么就这么傻呢!

    他扫了一眼盘子,故意用筷子去夹宫保鸡丁里的花生米,啪,没夹稳,落了下去,啪,又没夹住。

    “你看,只能夹点好夹的东西。”他眼巴巴看向严喆珂。

    严喆珂翻了个可爱的白眼,望着食堂天花板,忍着笑,“残忍无情”地道:“那就吃能夹得起来的部分,或者我给你个调羹?”

    “……”楼成一时竟无言以对。

    看到他的样子,严喆珂梨涡浮现,夹了颗花生米,递到了他的嘴边,目光不敢对视,只望着两只筷子。

    楼成欣喜浮面,张开嘴巴,咬了进去,细细咀嚼后咽下,赞美道:“比平常的美味一百倍!”

    这是甜蜜的味道!

    “太浮夸!”严喆珂笑骂道,然后薄红着脸,含着笑叹了口气,“以前刷微博和论坛的时候,每次看见别人说最腻歪情侣在食堂里喂饭,我都会点个赞。”

    “没想到,我也有这么一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