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那些美好(第一更和第二更求月票)
    灯光熄灭的电影院中,楼成的心里像是揣了一只兔子,怎么都安稳不下来,总是忍不住看向旁边的严喆珂,等待“神奇巫师”进入剧情相对平淡的阶段,好让自己在不打扰女孩兴致的情况下,送出礼物,完成亲吻。

    到目前为止,一切的发展很都符合自己的预期:背后的两排和周围的座位基本没人,不用担心遭遇异样的眼光,让女孩害羞和尴尬;电影的剧情也很棒,小细节处理得很温馨很有乐点,时不时便让女孩低声发笑,满是快乐的情绪;环境则昏暗而私密,适合发酵亲近的感觉……

    也就是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想着这些,楼成嘴巴有点发干,抿了抿嘴,伸手又摸了摸衣兜里的礼物。

    这是一条彩金的手链!

    自己综合了从网上看到的各种建议,从中选择了自认为比较有道理的那些,对情侣间的第一次礼物有了属于自身的看法。

    那种发现对方缺了什么或者正喜欢什么而送出的不论,第一次送恋人礼物肯定是双方交往不久甚至还没正式交往的时候,彼此之间远远谈不上足够了解,双方的审美观和喜好的事物还没有完全暴露。

    这种情况下,首选肯定是能勾起彼此美好回忆的那种,适用于双方前期认识比较长的,看到它便可以回想起往日的种种温馨。

    这能体现出送礼方对恋情的用心,对一点一滴的记忆,可楼成自忖与严喆珂真正认识才半年,交往刚十天,送类似礼物还缺少厚度与氛围,打算等恋爱纪念日的时候,再翻找自己的“小本本”,将某些话语和场景剪辑而出,制作成对应礼物。

    排除掉首选,当男生对女孩子的审美细节还很难把握的时候,绝对不要求小清新,求构思独特,求别出心裁,那样的话,以男人拙劣的审美,很大可能get不到女朋友的点,让她对礼物感动的同时又无力吐槽,回去以后便封藏于角落,只作为纪念。

    因此,这个时候中规中矩不是错,经典的未必不好,老套些至少不会让惊喜变成惊吓,礼物的价值也最好不要太便宜,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求最好——便宜有特点的那种可以等将来的机会,第一次总是有特殊意义的。

    斟酌再三,考虑到戒指的成双成对象征含义,以及女孩手指的寸号自己肉测不出,楼成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打算将来一起去买,转而选择了可以自行调教大小的手链。

    具体购买的时候,他认为黄金太俗,不适合年轻人,铂金镶钻的又买不起,最终确定了更时尚的彩金,以玫瑰粉为底,串了六颗小小的心形,一颗金黄一颗银白地间隔,相当的漂亮,价值近千元。

    当然,漂亮不漂亮只是楼成综合了购买评价里的女生意见和自我感觉得出的结论,可严喆珂终究不是别的女孩,她有自己的审美,她会不会觉得好看依然是未知数,只能说,这样一条手链,她不会觉得太丑。

    摸完手链,楼成又躁动地看向身边的严喆珂,只见大屏幕光芒“幽幽”照耀下,女孩多了些隐隐约约的美感,轮廓秀气到了极点,她嘴唇的粉润被昏暗掩盖,但更显出了本身的线条美好。

    看着严喆珂因浅笑而变动的唇线,楼成悄然吸了口气,靠了过去,左手缓慢从衣兜里伸出。

    就在这时,严喆珂却突地靠拢,怕打扰到别人地小声笑着:“好逗啊,刚才那只猫头鹰蠢萌蠢萌的。”

    楼成吓了一跳,左手又塞了回去,见女孩正眼眸晶亮地看着屏幕,专注于剧情,便对打断她泛出了强烈的罪恶感。

    再等等吧,等剧情没那么有趣的时候……他做出了决定,将头靠向了严喆珂,于她耳畔回应道:“是啊,那猫头鹰傻乐傻乐的。”

    近在咫尺,楼成闻到了女孩身上淡而馨的香味,感受到了她的发丝因自身呼吸的影响划过了自己的脸庞,顿时心神沉醉,享受起这种亲近。

    断断续续又相当小声地交流了一阵剧情,他鼻端口中都充满了女孩美好的味道,再也忍不住躁动,将左手塞入了衣兜。

    “好担心,他会不会死掉……”严喆珂忽地抓住了楼成的右手,紧张兮兮地看着屏幕,眼睛都没眨一下。

    这让我怎么好意思打断她?楼成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将手链又放回了原位。

    “呼,还好还好。”过了一阵,严喆珂吐了口气,侧头看向楼成,压低声音道,“橙子,你怎么怪怪的?”

    “我刚才也很担心。”楼成悲痛欲哭地回答。

    “是啊,我超级紧张的……”严喆珂赞同了一句。

    楼成享受着两人靠得很近的交流,一次又一次地寻觅着机会,但这部电影竟然全程无尿点,让严喆珂一直专注地看着,非常认真。

    下次,下次得选没那么好看的电影!楼成默默握拳做着检讨,失望地放弃了亲吻的打算,专心致志体会着耳鬓厮磨的亲密。

    不知不觉,电影结束,开始放片尾曲和致谢名单,严喆珂试图坐直身体,等待亮灯。

    就在这时,楼成与她交握的右手微微用力,将她拉住。

    怕自己强行坐直会影响到楼成的伤处,严喆珂放弃了努力,睁着一双略显无辜的明眸,疑惑看向了楼成。

    楼成吸了口气,说出了反复练习过的台词:

    “美女,你掉了一样东西。”

    “啊?”严喆珂满脸的茫然,可爱的让楼成差点忘记拿出礼物。

    此时,灯光亮起,楼成将左手从衣兜里掏出,含笑道:

    “你掉了一条手链。”

    说话间,他右手松开,转为握着女孩的腕部,配合左手,艰难地将那条彩金手链给戴了上去。

    严喆珂先是一怔,及至看清,右手忽地抬起,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闪亮,眸光似水,又惊又喜。

    等看到楼成因右手不方便而显得笨拙的动作,她眉眼变得弯弯,笑意温柔而脉脉。

    “很漂亮……”她收回手,认真看了一下,低眉浅笑道,脸庞满是惊喜的潮红。

    楼成见女孩真的很开心,自己也变得很开心了,微笑道:“你喜欢就好。”

    严喆珂抿嘴一笑,脱口问道:“为什么会想着送手链?”

    话刚出口,她便懊恼,恋人间送礼物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必问得太清楚,免得失去那种朦胧的美好。

    怎么办,我刚才冒傻劲了……

    哼,一定是橙子传染我的,肯定是他传染我的!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楼成被问得一愣,不知该怎么回答,难道说只是觉得它比较漂亮,也比较合适?

    念头电转,他灵光一现,厚着脸皮笑道:

    “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这条手链就代替我牵着你。”

    严喆珂似喜似恼地白了他一眼,主动握住他的手,看着旁边道:“去吃饭吧,我好饿了!”

    见电影院内的观众正纷纷退场,楼成只好彻底放弃了亲吻的打算,拉着女孩,来到了就在附近的“石头鱼”店。

    这家店很有特色,鱼先行剖成了薄片,以鱼骨和非精华部位配合酸菜等佐料熬汤,接着给客人端上一个木桶,里面铺着特别挑选和清洗过的石头,并让它们烧得滚烫,然后将鱼片放置于上,再灌入鱼汤,经过短暂时间的等待便可以食用,鱼肉嫩而香,汤水酸而鲜,异常开胃。

    比较有特色的做法让严喆珂兴致盎然,等到做好,便迫不及待尝了一片,喝了口汤,对楼成炫耀般道:“真不错诶,汤特别好喝,嘿嘿,你是不是馋了?以你左手的灵活可夹不起这么薄的鱼片,求我啊,求我就给你夹~!”

    看着女孩的小得意,楼成当即摆出可怜的模样:

    “严教练行行好吧,发发善心吧,我快馋死了!”

    严喆珂得意点头,给他夹了好多片鱼肉,盛了满满的一碗汤,然后才开始满足自身的嘴巴。

    吃了一阵,楼成抬起头道:“我想吃饭了,这个汤泡饭肯定特别好吃。”

    “我也这么觉得!”严喆珂开心地像是找到了知己。

    两人足足吃掉了三个小木桶装的饭,才满意放缓了速度,交流起各种事情。

    “对了,你还不知道施教练叫什么吧?”严喆珂含笑问道。

    她右手总会忍不住去把玩一下手链,显得很是喜欢,不知是因为真觉得漂亮,还是由于送礼的人乃正确的那位。

    这看得楼成特别高兴,有种付出得到了回报的欣喜,他摇了摇头道:“不知道,那天受了伤,没主动帮施教练取票。”

    “我当时有提议帮他拿的,他死活都不肯,我怀疑他的全名有问题!”严喆珂摆出“我是名侦探”的样子。

    “难道施教练是通缉犯?”楼成脱口而出。

    “怎么可能?你有见过和警察部门关系那么好的通缉犯?而且校长也不会找底细不清楚的高手。”严喆珂否定了这个可能,笑吟吟猜道,“我怀疑他的全名特别土气或者特别搞笑,与他外罡强者的身份不符,这才不想让我们知道!”

    “有道理,难道他叫施二牛?”楼成乐滋滋地猜着。

    言笑不断中,两人吃到了快八点才离开,而这家店属于普通价位,以楼成的食量,他们才吃了两百多。

    为了赶上回新校区的最后一班车,楼成没提议在附近散步消食,陪着女孩等待在路边,等着网约车的到来。

    这时,他心念一转,记起几十米外有家花店。

    送了礼物,还得再送一束花才够完美啊……楼成看了看手机,见因为堵塞,网约车至少还有六七分钟才抵达,于是指着背后的日常超市道:“我去给你买点零食吧?”

    通过日常聊天,他确定严喆珂没有花粉过敏。

    “不用了,我那里还有一堆呢,都是你送的!”严喆珂摇头道。

    这都是楼成在网上买的,但他觉得不算正式礼物。

    “呃,那我去买瓶水吧,口有点渴,你在这里等着车。”楼成故意提议道。

    “好,你快点哦。”严喆珂浅笑点头。

    在她目送下,楼成进了日常超市,快速买了瓶水,趁严喆珂回头看网约车来没有的空当,撒丫子就跑向了几十米外的花店,速度之快,自觉不亚于擂台比武的扑击了。

    “十,十一朵玫瑰!”楼成边掏钱包边喊道,“包装简单点!尽快!”

    装上就好!有成品更好!

    付完钱,拿好玫瑰,他将花背在了身后,跑回等车的地方,严喆珂正疑惑地看着日常超市,觉得楼成的动作太慢了,怀疑他真去挑零食了……

    “你,你怎么从那边回来的?”见楼成靠近,女孩诧异问道。

    楼成顺过了气,噙着笑道:

    “美女,你又掉了一样东西。”

    “你的花!”

    他将左手伸到了前方,不给严喆珂猜测的机会。

    严喆珂嘴巴半张,眼波流转,失笑道:

    “我今天掉了不少东西的样子……”

    她伸出双手捧过了花,眉梢眼角都是喜意。

    楼成嘿嘿笑道:

    “是啊,你还掉了男朋友,要牵回去吗?”

    说话的时候,他将自己的左手递了过去。

    “哼,勉为其难。”严喆珂左手抱花,右掌握住了楼成。

    她首次主动地十指交扣。

    …………

    两人顺利赶上了八点四十五分的末班校车,因着女孩容光照人又手捧玫瑰,楼成牵着她走向后排空位时,感受到了不少男同学的复杂目光,而其中一排的两位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仿佛死灰。

    楼成暗自记住,拉着侧头看向了窗外的严喆珂,坐入倒数二排,压低声音道:

    “那两个男生是不是追过你?”

    严喆珂好气又好笑地捶了他一下:“你还问!”

    她沉吟片刻,小小声道:“我们学院的男生,其中一个追过我,被我拒绝了,人其实挺好的,但我就是不喜欢。”

    你喜欢我这样的……楼成暗自得意,微微笑道:“另外那个看起来也暗恋着你。”

    “不知道诶,反正他没说过……被直接看到也好,希望他们早点找到属于自己的女生。”严喆珂祝福了一句。

    那一排座位,两个男生彼此对视,齐齐叹了口气。

    …………

    两人回到新校区时,夜风微凉,清爽而冷冽。

    见还不到九点半,又对今日完成初吻未曾彻底死心,楼成尽着最后的努力道:

    “时间还早,我们去湖边散步消消食吧?”

    刚说完,他就想扇自己一耳光,这都找的什么借口,晚饭已经吃完那么久了,还消个鬼的食啊!而且这时间点怎么也不算早了!

    心虚地没敢看女孩,楼成通过交握的双手,感觉到严喆珂的脉搏忽地加快,微微有点颤栗。

    “冷吗?”他关切问了一句。

    严喆珂目光低垂,侧头看着旁边,声音柔细地回答:“不冷……嗯,散散步也好……”

    “好!”楼成一阵惊喜,没想到女孩真的答应了!

    看来今天约会愉快,让她心情不错,还想和自己多待一会儿!

    他拉着女孩拐入了通往湖边的道路,嘴上说着闲话,慢慢地,两人沿着湖边越走越远,周围渐渐无人。

    咚咚咚,从四下安静开始,楼成的心跳忽地加快,想着该找什么借口,创造怎样的机会。

    这让他口干舌燥,不知该说些什么,竟陷入了反常的沉默。

    严喆珂也没有说话,像是在享受着这份宁静。

    咚咚咚,楼成心跳越来越快,然而也“听”到了严喆珂的心跳越来越快,“听”见她的身体在止不住地颤栗。

    她是在害怕我使坏吗?还是不适应这夜黑风高的约会?

    楼成吞咽了口唾沫,艰难转头看向严喆珂,紧张地问道:“这里是不是太黑了?”

    说完,他又想扇自己了,路灯高照,哪里黑了!

    就在这时,他看见严喆珂螓首低垂,脸颊在灯火照耀下潮红了一大片,含羞而带怯,女孩粉唇轻启,细至无音地“嗯”了一声,像是一只小手挠在了楼成心头。

    楼成呼吸顿住,只觉女孩美丽到了极点,心潮涌动,一下将她拉了过来,拉入了自己怀中。

    抱一抱应该不会让她生气吧?之前都抱过了……

    严喆珂没有挣扎,柔弱无骨般靠到了楼成怀里,黑长细密的睫毛轻轻颤动,遮住了眼眸,泛着粉润光泽的嘴唇想张开说话又无力合上。

    闻着发香和花香,感受着女孩的娇躯,看着这幅诱人的场景,楼成脑海嗡了一下,热血上涌,缓缓地,缓缓地低下了头,凑向了女孩的唇边。

    别,别拒绝……他默默祈求着。

    严喆珂的眼皮眨了眨,慢慢地,慢慢地合上了,俏脸绯红到娇艳。

    肌肤接触,楼成感受到了女孩嘴唇的柔软与润泽,心跳得飞快,激动地含了上去,笨拙地吸吮着下唇瓣。

    严喆珂喉咙里发出一道细细的声音,身体先是紧绷,继而放松,彻底依偎在了楼成的怀里,手中捧着的那束花无力地坠落地面。

    楼成只觉自己像是含着块果冻,又弹又甜,美妙得难以言喻,吸吮了一阵下嘴唇后,又摩擦舔舐起女孩的上唇瓣,他生平吃过的各种美味,在这个时候都黯然失色了。

    吻了一阵,他脑海内闪现出各种读过的小说看过的画面,控制不住地分开了严喆珂的嘴唇,将舌头伸了进去,勾勒着整齐而细密的贝齿,试图将女孩的牙关分开。

    严喆珂咬紧着牙齿,身体不断颤栗,但没有推开楼成。

    楼成分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干脆用了巧劲,舌头一下就撬开了女孩的贝齿,灵活地钻了进去,触到了一样又柔又滑又甜又嫩的事物。

    严喆珂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触电般缩回了雀舌,猛地用力,将楼成推了开来,急促地喘着气。

    楼成看见女孩的脸颊一片酡红,眼波泛着水色,中人欲醉,正激动地要重新抱紧她,再次吻下,却被她投入了怀中,将脸紧紧埋在了肩膀上。

    “你这个大色狼!”严喆珂羞得不敢抬头,握起粉拳,捶着楼成胸膛与肩膀交接的地方。

    楼成喘着气,比打完魏胜天还累,心头却异常满足,精神亢奋地像是飞上了天,他享受着女孩的薄嗔娇打,低笑着不做回应,仿佛偷到了腥的老猫。

    嘿嘿,初吻真甜真美好!

    半天之后,严喆珂慢慢平复下来,依旧不敢抬头地道:

    “我们回去吧。”

    “再等一等,我想再抱抱你。”楼成温柔回答,表情却有点尴尬。

    不马上回去的真实理由是自己下面支起了帐篷,一时半会还未能消下去,如果迈步,立刻露陷,女孩肯定会认为自己是思想不纯洁的大流氓!

    他苦恼地想着,觉得自己真是冤枉,刚才明明什么都没想,一门心思都在品尝严喆珂小嘴的味道之上啊!压根儿没动歪念头啊!

    哎,我正是年轻人火力旺的阶段,又因为练武而气血旺盛到了一定程度,这才仅仅一个亲吻,就支起帐篷半天不消……

    他弯腰收腹,往后拱臀,不让下半身的异状被女孩察觉,心里莫名闪过了曾经看到的一句话:

    要懂得珍惜光接吻都会硬很久的年龄……

    为了不让女孩怀疑,他默念着满天神佛,借助金丹,抱元守一,观想起凝水成冰的画面。

    但这已经不是湖水,是开水了!

    …………

    严喆珂宿舍里,李怜彤、宗艳茹和施向阳三位女孩在学府电影院看完了“神奇巫师”,闲聊着剧情,回到了自家寝室。

    “咦,珂珂还没回来?”施向阳诧异道。

    李怜彤嘿嘿笑道:“约会嘛,除了看电影吃饭,肯定会有其他事情的,我昨天专门叮嘱过珂珂,告诉她男生最喜欢提议去什么湖边看风景,去什么林中散步,趁周围没人,夜黑风高,就使坏占便宜,让她不要信男生的鬼话,被拐去那些地方亲了小嘴,摸了身体。”

    “嗯嗯,有了我的提醒,她肯定会警觉的,不会让那小子轻易得手,哼,敢不讨好我们!”

    说话间,严喆珂推门进来,手捧鲜花,眉梢眼角皆有容光焕发之感,美得让人不敢直视。

    看见她潮红未消,眼波醉人,李怜彤担心又八卦地问了一句:“珂珂,你不会还是被那小子拐到湖边看风景,或者去林中散步了吧?”

    亏我苦心积虑教导了一番!

    严喆珂的俏脸刷得又红了几分,扭头看向旁边,斩钉截铁道:

    “没有!”

    就是没有,我们是去湖边散步,不是看风景!

    李怜彤狐疑地打量着她,忽然被她手腕上的彩金手链吸引了注意,好奇问道:“我记得你出门没戴手链的,他送的?”

    “嗯。”严喆珂松了口气,低头看向手链,眉梢眼角重现喜意。

    “挺一般的。”李怜彤怀抱双臂评价道,“不过以直男的审美,能有这种程度,也算可以了。”

    严喆珂摩挲着手链上的心形,噙着笑容,微微点头道:

    “嗯,我觉得还好。”

    她又无声自语了一句,反正我很喜欢,重要的是心意……

    宗艳茹跟着笑道:“不丑就行了,他的审美以后要靠珂珂你慢慢调教。”

    严喆珂抿嘴浅笑,没有说话,右手下意识摸了摸唇瓣,又回忆起了刚才的经历,脸颊再次滚烫,目光略微失去焦距,像是喝醉了酒。

    而楼成在送女孩回寝室后,先用手机登上qq,给她发了个开心的表情,然后迈着轻飘飘的步伐,边回味初吻的甜美边穿梭于步行街。

    生活真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