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校园突发事件(第三更求月票)
    回到七栋宿舍的时候,吹了一路冷冽夜风的楼成终于平静了一点,不再那么亢奋,不再那么激动,不再那么沉醉。

    头脑一醒,他忽然泛起了诸多担心,这样的进度对严喆珂来说会不会太快了?会不会让她接受不了,心理上出现抗拒?会不会使她觉得自己太性急,更注重肉欲而不是心灵层面的感情?

    这些事情他原本也想过考虑过,因此初吻计划更多是试探,真正得手了反而有点患得患失,怕败坏了自己在女孩心中的印象。

    但那一刻真的控制不住啊,面对的又不是别家女孩,而是心爱的姑娘,她含羞带怯,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自己能忍住那就禽兽不如了……

    楼成找了角落花坛坐下,吹着冷风,拿着手机,考虑着是不是该给严喆珂认个错。

    不行,亲都亲了再认错,那简直太没男人的担当了,会让女孩以为自己只是单纯地想占个便宜……

    嗯,要表现出负责任的态度,想对她更好的态度……

    虽然如今网上到处都是“女人不能娶”“男人不能嫁”“约炮多正常”的言论,但楼成觉得自己可能是个保守的人,也没经受过社会太多的挫折,拉了她的手,亲了她的唇,就会想着一生一世一辈子等词语。

    他念头纷呈间,qq滴的响起,严喆珂回了他之前的开心表情,“哼哼唧唧”道:“不和大色狼说话!”

    看见这样的回复,楼成不惊反喜,察觉女孩更多是娇嗔而不是生气。

    他松了口气,“可怜巴巴”回答:“我一时情难自禁。”

    “一时?”严喆珂发了个白眼望天的表情,“哼,我仔细回想过了,觉得你是有预谋的!老实交代,约我去湖边散步的时候是不是就抱着坏心思了?”

    这都被看出来了?楼成顿时老脸一红,心虚至极,庆幸着女孩没在身边,隔了手机。

    他想了想,决定坦白,将自己的想法原原本本告诉女孩,不做欺瞒:

    “是……不仅约你去湖边的时候想亲你,在电影院里也想亲你,就是看你太专注剧情,不忍心打扰,一直没找到机会……男生可能都比较冲动一点性急一点吧,总想着和你更亲近更亲密,而且,你之前接受表白的时候不是说还需要时间适应,还没做好生命里多一个人的准备,还没到特别喜欢我的阶段吗?”

    “我不是想给你压力,就是怕掌心中的你有一天会飘然离去,会告诉我还是回到原来的位置吧,所以总渴望着得到更多的笃定,更多的确认……”

    他发乎于心地打完了这段话,改了改其中几个词语,以求更加准确地描述自身内心。

    他始终记得小明同学的一句话,感情的世界里,坦白比藏掖着好,沟通比生闷气好。

    消息发出之后,严喆珂沉默了一阵,回了两个字:

    “笨蛋……”

    笨蛋?楼成被说得有点茫然不解,但旋即醒悟,似乎明白了女孩潜在的意思:

    笨蛋!我要是没适应没做好准备,会不反抗地让你亲吻?

    笨蛋!难道非得我亲口说真正喜欢上你了,你才会懂?

    笨蛋!不要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了!

    楼成又惊又喜,觉得自己触摸到了女孩的心灵,慌忙回复道:“是,我是笨蛋,大笨蛋!明明感觉得出来我们之间的变化,却患得患失,不敢相信……”

    “哼哼,明白就好。”严喆珂用“捶脑袋”的表情道,“原谅你一回,大色狼,以后不能再随便亲我!”

    呃,不随便就能亲了?楼成窃笑一声,恢复了情绪,连忙打字道:“是是是,绝不随便!”

    聊了一阵,确定了明天请室友们吃饭的时间和地点后,严喆珂见快到十点半了,忙催促楼成去洗漱,免得耽搁了睡眠,影响到明早的锤炼。

    哼着小曲回到寝室,楼成神采飞扬的样子被蔡宗明笑骂了一句“春风得意满脸荡色”。

    等弄好一切钻入被窝,拿起手机准备给严喆珂晚安时,他看见女孩在几分钟前发了三条语音。

    呃?楼成疑惑地点开,并将手机凑到耳边,切换成听筒模式。

    “呼,橙子,做一下我的垃圾桶吧,只听不要回答。”

    严喆珂柔细清澈的声音传了出来。

    她身边的环境似乎很空旷很安静,夹杂着些许风声。

    她在阳台……楼成做了肯定判断,继续听了下去。

    “我很害怕,当我放弃抵抗,选择彻底接受的时候,对以后,对未来,充满了不安……”

    “橙子,我们能一直走到最后吗?我们能牵着彼此的手,闯过那一重又一重的考验和磨难,直到头发全白,说话也不清楚,还依偎在一起吗?”

    “我好怕,怕自己投入了真心,投入了所有的感情,最后却被现实击败,只能痛苦惆怅地看着你远去,那样的话,我觉得自己的心会很痛,痛得跟死掉了一样……”

    “他们都说初恋走不到最后,我好担心,担心有一天和我结婚的那个人不是你,那该是一场怎样的噩梦……”

    “好了,负面情绪吐完了……我以前从来不会这样胡思乱想,患得患失的,都怪你!”

    楼成静静听着,只觉寝室里说话的声音全部远去,心灵一片澄清,眼眶微微发红。

    他吸了口气,没听严喆珂的话,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我也很害怕,也会恐惧于那样的未来,但如果我们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那不是注定错过吗?尝试过,努力过,才会有希望!”

    “我努力地练武,努力地强大自己,就是想能够把握住自身的命运,把握住那个机会那个希望。”

    “虽然以我现在的年龄说这样的话很好笑,但我还是得讲一句,我对自己有信心,我对自己的喜欢也有信心,这辈子注定是你。”

    过了一阵,严喆珂发了个喝骂的表情:

    “让你不要回!”

    “快睡吧,大色狼!”

    楼成微微一笑,当即道:“晚安!”

    “晚安,明天见~!”严喆珂似乎忘记了刚才的倾述和对答。

    “天天见!”发完这条消息,楼成耐心地等待着,预感女孩会有别的回复。

    足足十分钟之后,他终于看到了严喆珂新发的消息:

    “嗯,我也会努力的……”

    认认真真注视了这条消息几分钟,楼成勾起嘴角,噙着笑容,陷入了梦乡。

    …………

    翌日,他按部就班地晨练,特训,洗澡,换衣,然后跑到女更衣室门口,等待着严喆珂出来。

    天气反常降温,严喆珂穿得像只可爱的小熊,看到楼成便哼了一声,扭头望向了旁边,哼哼唧唧道:“色狼!大色狼!”

    楼成哑然失笑,伸出左手,拉住她的纤掌道:“是是是,我是你的专属色狼!”

    “这是什么话?”严喆珂没想到楼成的脸皮竟然变得这么厚了,一时竟无言以对,忙转移了话题,“我给你先说下另外两个室友,一个叫李怜彤,我们都喊她污彤……”

    说笑间,两人离开了武道场馆,走向教学楼群,打算穿过那里,登上长桥,回到宿舍区的步行街,去“学苑餐厅”与宗艳茹她们会合。

    走着走着,楼成和严喆珂发现前方围了一堆人,皆仰望着楼顶,于是好奇地跟随看去,意外发现一个不认识的男生站在了七楼窗户外,定定俯视着下面。

    “跳楼!”严喆珂握着楼成的手一紧,声音有点发颤地道。

    她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

    松城大学没使用新校区前,差不多每年都有一两个学生跳楼,搬到这边后,则已经大半年没出过事了,据说校长曾经感慨这里风水好,没想到,今天要有人完成第一跳了……

    楼成思绪电转,吸了口气,对严喆珂道:“你离远一点,我过去看看。”

    “嗯,你小心点。”严喆珂默契地明白了楼成的想法,叮嘱了一句。

    楼成刚有靠近,就见那男生脸色惨白一笑,决绝地纵身跃下。

    妈的……暗骂一句,楼成脚下发力,往前一扑,扑到了判断的位置,不顾右臂的伤势,在一片惊呼里,伸出了双手。

    啪!在严喆珂担忧的目光中,楼成接住了跳楼的男生,刚有触碰,他双脚忽然一个内抵,踩得水泥地面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狂暴的力量反弹,他腰背猛地挺直,双臂往下一沉,往回一缩,紧跟着往外一抖。

    直摔而下的男生被横抛了出去,丢在了不远之处,满脸的惊惧和茫然,似乎终于从噩梦中惊醒了。

    楼成吐了口气,觉得自己的运动鞋快报废了,而右臂的伤势又严重了一点。

    但不管如何,这些都没有一条人命重要。

    眼见老师保安等围了过去,眼见吃瓜群众们正怔怔看着自己与跳楼的男同学,楼成朗声道了一句:

    “连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说完,他转身便走,与严喆珂在二教外面会合,深藏了功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