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家用型异能(第三更)
    啪啪啪,楼成只用左手,以寸劲与弹指交替,不断打出火焰,消耗着体内的热流。

    足足五分钟之后,他终于感受到了融合入身体细微处的火焰热流陷入枯竭,下腹的金丹开始膨胀收缩,缓缓转动,分化出丝丝力量。

    这股力量冰火平衡,迅速抚平了楼成的疲惫,但无助于火焰热流的补充。

    楼成清楚到了关键时刻,忍着身体不自觉的抽搐与奇怪的虚脱,继续催动异能,再次一抖左臂,往前挥拳,寸劲短打,

    啪!

    刚健急促的声音里,他脑海突地嗡了一下,自行陷入了内视的诡异状态,映照出了仿佛微缩星空的金丹。

    刷得一下,楼成看见“星空”表面飞出了一颗“恒星”,抖落出了一朵“火焰”,然后只觉手掌微烫,眼前满是火光,湖面翻腾起了一层赤红。

    赤红挣扎了几下,终于缓缓熄灭。

    与对阵叶悠婷那次不同,他如今是以异能的表现将金丹分化的力量毫无保留外泄,而不是通过观想出拳的内劲袭敌方式,表现得相对就比较夸张。

    翻滚的火焰一散,湖面再次风平浪静,只是少了部分漂浮的枯枝败叶,而楼成体内,金丹猛地一缩,再次甩出了一颗冰晶,以达到平衡。

    冰晶迅速膨胀成了寒流,肆掠于血管与经脉,顺便遍及了楼成身体的每个角落。

    这个刹那,楼成只觉自己完全冻僵,变做了冰雕,心脏都放缓了跳动。

    我擦,反噬还是这么可怕……他思维迟钝地想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地听见了咚咚咚的心跳声,它们就像告别冰冻,唤醒春蛰的响雷,让自身从思维僵化里缓慢恢复。

    紧接着,楼成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在有力跳动,不断喷薄出蕴含旺盛生命力的血液,并让它们游走于全身,消弭着冰寒,而骨头内部的髓质,则全力配合着这个过程。

    不到几十秒,楼成彻底从冻僵的状态解脱,感受到了肉身变强的好处,而且他也明确察觉到,随着这次的抵抗与融合“冰霜”,自家的身体素质隐隐约约又得到了一定提升。

    想来当初觉醒火焰异能时亦有这样的改变,只不过自己陷入高烧和虚弱,忽视了这一点。

    难怪之前一个月里,肉身变强的幅度超出了自己的预计!

    嗯,这也是很正常的,自家身体都能适应灼热的“火流”了,没点提升才不合情理!

    楼成念头一转,觉得身体依旧虚弱,骨子里源源不断地渗透出冰冷,让自身不断打着寒颤,只想要一层层地裹住厚厚的棉被。

    与上次快死掉的感受相比,这一次只是让他回想起了小时候生病的体验。

    转身取出准备好的羽绒服,楼成开始审视自身,看有没有觉醒冰霜异能,有没有出现冰霜与火焰抵消,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悲剧。

    审视之中,他突地咦了一声,又惊又喜。

    寒流和热流彼此交杂,形成了微妙平衡,融入了自身细微之处。

    吸了口气,楼成猛地抖出左臂,再次使用了寸劲,与此同时,他驱动了冰霜寒流。

    啪!

    他的拳面未见薄冰,也未见雪花。

    楼成没有失望,反倒陷入了思索,沉吟片刻后,忽地回掌拍向了最近的巨石。

    啪!他的手掌按在了巨石之上,然后缓缓抬起,露出了一片冰凉白霜,勾勒出他左手形状的白霜!

    看着白霜迅速消融,楼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大概弄清楚了冰霜异能的用法。

    它目前的强度还不足以支撑外放,但可以融入本身力量,让自己一拳一脚都带上冰寒,无需另外的“点火”动作。

    不同的异能,不同的特点。

    这样的冰寒,本身暂时不会有太大的实战用处,但楼成相信,它与冰部的类似劲力糅合后,会有让人惊喜的效果。

    呼,等下周手臂恢复,就给师父报告觉醒了冰霜异能的事情,嘿嘿,看他是什么反应,有什么方案……楼成紧了紧羽绒服,提上袋子,打着寒颤,走向了食堂。

    他急需一杯热腾腾的牛奶。

    至于第二波的觉醒,楼成暂时还不敢尝试,因为目前仅涉及金丹表面,再来一次失控的话,很可能就牵扯内部了,威能与反噬都将远超以往,还是等肉身到了某种极限,武道水准也踏入了丹气境界,再做权衡。

    食堂内,楼成端着热粥包子,鸡蛋牛奶,走到了自己与严喆珂平时经常一起吃饭的桌子旁边。

    那里背靠支撑柱,营造出了一片相对安静少人的环境。

    他放下餐盘,端起牛奶就喝了一口,只觉温暖顺着喉咙而下,抚慰了胃袋,减弱了身体的寒冷。

    “舒服啊……”楼成满足地赞叹了一句,端起热粥又喝了一口。

    就在这时,他眼角余光看见严喆珂也端着餐盘走了过来,上面有豆浆油条和白面馒头,女孩俏生生张望的身影就像是食堂的一道风景。

    “咦,橙子,你今天这么早就结束了?”这个点看到男友,严喆珂相当地惊讶,接着发现了楼成的状态不对,忙语带急切和关心地问道,“生病了?”

    “没有。”楼成的寒颤已缓和了不少,嘿嘿笑道,“告诉你一个秘密。”

    他对自己与严喆珂同时选择了这张桌子的默契备感温馨。

    能在几个食堂里,能在川流不息的学生中,就这样相遇了,靠得不仅仅是缘分!

    严喆珂放下餐盘,坐到楼成旁边,狐疑地打量着他:“什么秘密?你脸色很差诶,我陪你去看下医生吧?”

    楼成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道:“我今早想着锤炼下异能,就到湖边进行了尝试,快到极限的时候,忽然又觉醒了冰霜方面的异能,脸色差是因为反噬,但比上次轻多了,没什么大碍。”

    他看见在自己呼吸的侵扰下,女孩的耳朵渐渐浮上了红晕,晶莹而可爱。

    “你又觉醒了异能?”严喆珂粉唇半开,贝齿微露,黑白分明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诧异与茫然,一副呆萌的模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冰火平衡之道吧,以后多半没有再觉醒的事情了……”楼成解释了几句。

    老实说,每次对女孩撒谎,他都有点负疚,但金丹的事情牵扯到了自己的生命,告诉她反而是给她压力,让她不安。

    希望早日消化掉金丹,早日让力量真正属于自身,那样我就能不心虚了。

    严喆珂早在男友身上见过太多的“奇迹”,迅速便恢复了过来,脱口而出道:“你没事锤炼什么异能?就算要锤炼,也得在施教练面前啊,要是反噬太重,也不至于没人帮忙!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我……”

    说着说着,她眼眶忽地泛红,眸子表面似有波光浮动。

    楼成轻咬了下嘴唇,将手伸了过去,握住女孩的柔荑:“下次不会了,我一定好好爱惜自己!考虑得更周全!”

    这个刹那,他感觉到了责任,自己的人生不再只属于自己和亲人……

    严喆珂吸了口气,忽地甩开了他的手,哼哼道:“你想冷死我啊?手这么凉!”

    “是冰霜异能的残留,夏天的时候能帮你解暑。”楼成讨好笑道。

    严喆珂缓和了情绪,秀眉微动,好奇道:“不需要‘打火’了?”

    “冰霜异能不用,我想哪里冷,哪里就会冷。”楼成略显炫耀地说道。

    严喆珂将新鲜出炉的滚烫豆浆推了过来,抿嘴笑道:“那你给它降降温吧,太烫了,我都不好下口!”

    “好的~”楼成左手虚握住豆浆杯子,运转起微弱寒流。

    他的体内似有变化,正不断生出“冰霜”,与“火焰”保持着微妙平衡。

    少顷,楼成松了口气,将手拿开,只见豆浆杯子表面多了层冰霜,但转瞬即逝。

    “温度应该可以了……”他摸了摸杯身,拿给了严喆珂,等待着她的评价。

    严喆珂喝了一口,眉眼舒展地点头笑道:“刚好合适,你这异能挺有用嘛~!”

    楼成没想到自家的异能最先用到了这上面,但成就感半点不差,至少哄得女孩转嗔为喜了!

    “你喜欢就好。”他笑眯眯说道,“对了,你看完施教练昨天发的视频资料没有?”

    周末选拔赛对手的资料。

    “看完了,你呢?”提到这事,严喆珂顿时变得兴致勃勃,她可是顺位第一替补,有机会上场。

    楼成的寒颤已经结束,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他微微一笑道:“当然看完了,而且还打探到了别的事情。”

    虽然他上不了场,但因为关系到严喆珂,比自己出战还用功!

    “什么事?”严喆珂好奇反问。

    楼成嘿嘿笑道:“别看‘梦想战队’是业余级的队伍,但他们的选手都属于武二代武三代,尤其三位业余一品的主力,家里都有高品丹境的长辈,是松城武道圈子顶尖的那撮。”

    严喆珂对高品丹境的武者没什么畏惧害怕的反应,饶有兴致道:“然后呢?”

    她喝了口豆浆,咬了口油条,仿佛听故事的小孩般看着楼成。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他们组建梦想战队参加选拔赛是因为争风吃醋,江定一和冯少坤都喜欢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钱若雨,闹得几乎翻脸,而钱若雨态度很暧昧,始终不表态,最后拉着他们召集了朋友,组建了战队,说是看谁这次选拔赛表现更好。”楼成娓娓道来。

    严喆珂差点噗出了豆浆,伸手捂住嘴巴一阵才道:“有这么挑男朋友的吗,感觉还是个小姑娘啊……”

    “比你大整整半岁,你才是小姑娘。”楼成呵呵笑道。

    “哼,这是看心理年龄的!”严喆珂皱了皱鼻子,疑惑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们寝室有个本地人,消息比较灵通,我专门向他打听的。”楼成如实相告。

    为了“严教练”,他做足了功课。

    严喆珂眼睛弯起,梨涡浅现,侧头看向旁边道:“算你没忘记本教练!”

    楼成三下五除二吃掉包子,喝掉牛奶,继续道:“钱若雨家传的武功源自太极,与你外公家的比较像,江定一的祖父以刀法闻名,但因为擂台赛时,不到高品丹境不能使用兵器,他又自创了一门武功,以刀法入掌,冯少坤擅长虎鹤双形和现代炮拳……”

    “我看了视频,自忖都可以模仿一二,这段时间我给施教练说下,每天特训的最后给你做半个小时陪练,让你适应他们的打法。”

    严喆珂鼓了鼓腮帮子,薄红着脸看向旁边道:

    “好啊……”

    她没再反对日常特训时的陪练。

    两人说着话,吃着早饭,逐渐接近了尾声,突然,严喆珂看了下食堂的大钟,惊呼一声道:

    “快八点了,要迟到了!”

    “对啊……”楼成跟着望去,看见现在已经七点五十四分了。

    严喆珂恼羞成怒,轻轻拧了他一把:

    “都怪你,我平时不会迟到的!”

    楼成嘿嘿一笑,只觉甜蜜,拉着她的手道:“快,还来得及!”

    两人匆匆忙忙离去,跑向了武道场馆,还差几十秒的时候,终于抵达。

    严喆珂喘着气,看了楼成一眼,正好与他望过来的目光遭遇,顿觉温馨又甜蜜。

    哪怕只是一起做这种小事,也感觉好开心。

    …………

    接下来的几天,楼成按部就班地生活着,只是多了给严喆珂做陪练的事情,至于龙虎真人洞府相关,他再未听施老头提及,但又不敢贸然打听。

    转眼间,周六到来,松城大学武道社将在下午三点主场迎战“梦想战队”。

    因为只是实战练兵,这次又没了职业级主力,松大宣传部门对本次比赛没做任何推广,也没向全校师生告知,观众可以预计得很少。

    楼成小睡了一会儿,正待前往严喆珂宿舍楼外,与她一起去武道场馆,却突然接到了施老头的电话。

    “臭小子,为师临时有事,下午来不了。”施老头漫不经心地说道,“今天你当教练。”

    “啊,我当教练?”楼成吓了一跳。

    施老头嘿嘿笑道:“这种比赛,栓条狗当教练都无所谓,你怕个啥?好了,我挂了,你自己酌情安排出场顺序吧。”

    师父,别这么不负责任!楼成刚要开口,就听到了嘟嘟嘟的响声。

    我去,我好好的一个伤员,怎么就成教练了?他一阵茫然,忽地想到一事:

    师父临时不来,难道是他的朋友发现了龙虎真人的洞府,邀请他去做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