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楼成的“秘密咒语”(第二更)
    李懋不是严喆珂那样的漂亮女孩,也不像林缺般名声在外,看台上的同学们仅仅在意他是否取得了胜利,对他本身没半点好奇,没任何探究的想法,直到看见他哭得稀里哗啦,一米八几的汉子如同小孩一样流泪,才纷纷诧异了念头,勾动了情绪。

    “一场普通的选拔赛而已,至于哭成这样吗……”有观众又疑惑又茫然,觉得李懋的反应太夸张了。

    也有同学忽地回忆起了去年被自己等人诅咒唾骂的废物,认出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李懋:“诶,我认识他!去年武道社小组出线的关键时刻,就是他像个木桩子一样任人蹂躏,葬送了绝对优势,害得我都差点哭出来了……”

    “对对对,就是那个紧张哥!”一被点醒,部分同学当即恍然。

    直到此时,他们才明白李懋为什么会痛哭流涕,这是他与过去划清界限的标志,这是他心头卸掉的重重包袱,这是一路行来的辛酸艰苦,这是弥补了部分过错的欣慰,这是对同伴们不离不弃的感激。

    胜人易,胜己难!

    明白了原委的这部分同学心生感怀,有点暖暖的,也有点酸酸的,其中一位联想到了本身的怯场,举起了手,高声喊道:

    “你行的,李懋!”

    在满场观众惊讶于哭泣,忘记了喝彩的当下,这道高亢的声音刺破了沉寂,响在了不少人耳朵里。

    适才百感交集的剩余同学像是得到了号召,也纷纷举起了手,异口同声喊道:

    “你行的,李懋!”

    这一道道声音汇成了洪流,带动了全场观众,制造出几乎快掀飞屋顶的呐喊:

    “你行的,李懋!”

    这海啸般的助威回荡于了李懋的耳畔,让他眼中的泪水愈发模糊了视线。

    他伸手捂着脸,不断地低声呢喃: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冯少坤从地面爬起,有些迷茫地看着四周,不知道观众们为什么会突然爆发胜过之前的热情。

    对刚才的比赛,他心里是憋屈的,是不甘的,如果自身没有在前一场消耗过多体力,虎鹤合击的杀招后就不会突然感到空乏,出现了不该有的停滞,从而葬送掉唾手可得的胜利。

    而前一场为什么会消耗过多体力,是因为打法太过激进,没能发挥“鹤步”的优势,给了严喆珂从容施展暴雪二十四击的机会。

    打法之所以会变得激进,则是因为看见心上人脆败,想帮她报仇,帮她挽回面子……

    想到这里,冯少坤的憋屈与不甘就无处发泄,扭过头,直愣愣走下了石阶,不愿意多待一秒钟。

    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钱若雨凑到了江定一耳边,窃窃私语着什么,距离很近,态度很亲。

    他的心和脸同时沉了下来,看到江定一铁塔般站起,迎着自己走了过来。

    “若雨刚才给你说了什么?”两人快擦身而过时,冯少坤忍不住问了一句。

    江定一微微笑道:“她说李懋消耗不小,让我发挥力量的优势,逼他硬拼,速战速决。”

    发挥力量的优势……冯少坤低语了一句,眉眼间的阴霾愈发明显,有种自己被轻视了的愤怒,也有被心上人“嫌弃”的酸楚。

    回到座位处,看见钱若雨绷着张俏脸,紧抿着嘴唇,又紧张又期待,又有点郁郁寡欢,他的情绪忽地一软,柔声道:

    “有老江在,肯定能赢。”

    钱若雨转过眼眸,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希望吧,总不能连松大武道社的替补都打不过吧……”

    少坤有多久没叫过“老江”这个称呼了?

    此时此刻,她突然有些自责,因着自己的贪心、自私、虚荣和犹豫,从小玩到大的两个男孩形同陌路了。

    念头一闪,迅速被抛诸脑后,她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当前的比赛,前所未有地想赢。

    松大武道社一个主力也没上,连正牌教练都没来,自己等人要是还输掉了比赛,哪有脸见江东父老?

    自己组织“梦想战队”,绝不是为了享受簇拥,小孩子过家家,而是想证明给那些认为自己被宠坏了的人看,我也能行,靠自己也能行!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也有梦想!

    …………

    松大武道社所在的位置,楼成等“教练”和队员以人浪形式为李懋加油之后,各自松开了手,回到了座位。

    孙剑的屁股刚刚坐稳,忽地想起一事,猛然站起,走向了楼成,凑到他身边道:

    “橙子,不,楼教练!你刚才到底给李懋说了什么,传了他什么秘诀,竟然让他成功渡过了最初的紧张?”

    “我现在特别佩服你,觉得你有种神奇的魔力,先前给严喆珂悄悄说了两句,初登擂台的她就赢了,之后又悄悄给李懋说了两句,紧张过度的他也赢了!要不你等下也给我悄悄说两句?”

    看着孙剑好奇又期待的样子,感受到严喆珂转过来的目光,楼成低笑一声道:

    “我给李懋师兄说的是,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低重腿接轻拳……”

    “这是什么鬼?”孙剑脱口而出,一脸的呆滞。

    楼成看了看身边严喆珂懵逼的表情,嘿嘿笑道:

    “出招表啊,发大招的出招表!”

    “……别开玩笑了。”孙剑这才明白被楼成给耍了,而楼成的大腿则被严喆珂轻轻地拧了一把。

    楼成收住笑道:“其实也差不多,我判断冯少坤要抓李懋师兄的紧张,第一时间便会抢攻,而他的右手接连被珂珂打击,遭受了两次剧烈碰撞,虽然不至于受伤,但没什么恢复时间的情况下,发力肯定会有点影响,所以让李懋师兄什么也别想,直接左滑步,下踢腿,接冲拳,攻右边。”

    “这样几招打完,只要还没输,李懋师兄应该也缓过来了。”

    他说的严喆珂一阵自豪,脸颊上的甜美梨涡又若隐若现了。

    “原来是这样……倒是挺适合李懋的状况,不过前提也得是你眼光够毒,经验够老道,对冯少坤的心里把握够准……”孙剑感慨了一句,对楼成愈发地佩服。

    楼成谦虚道:“错了也无所谓啊,不会有更差的结果了。”

    严喆珂则对男友受到表扬感同身受,悄悄垂下右手,握住了楼成的左掌,被楼成反掌抓住,挠了挠掌心。

    “那你又给你女朋友说了什么?”孙剑好奇不减。

    让初登擂台的萌新在接连失误后竟然干净利落地取得了胜利!

    “我给她说,我会把我的力量借给她!”楼成哪会让别人以为严喆珂是靠了自己的指点才取得的胜利,一本正经地开始了胡说八道。

    这种事情女孩自己清楚就行了!

    严喆珂听得险些噗嗤失笑,又有了点感动,右手五指张开,与楼成紧紧交扣。

    “真的假的?”孙剑明显有些不信。

    楼成呵呵笑道:“当然是真的,这叫爱的鼓励,你和林师姐这种老夫老妻是不会懂的。”

    孙剑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将信将疑,严喆珂则羞红了脸,哼了一声,扭头看回擂台。

    这个时候,江定一已经站到了李懋对面,而裁判也举起了右手,孙剑干脆没回座位,就这样立在楼成身边看着。

    李懋快速擦开了眼泪,只觉心里沉甸甸的东西随着刚才的哭泣流逝得干干净净,让自己情绪一片澄清一阵轻松。

    “好好消耗他就行了!”他暗自做出了决断。

    刚才的比赛里,自己背负着沉重的紧张在战斗,消耗何止成倍,现在差不多也是强弩之末了。

    裁判挥下了右手:

    “第四局,开始!”

    江定一身高接近一米九,皮肤呈古铜色,看起来完全不像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此时,他两个大步便拉近了距离,右臂绷紧,往前做出了斩击的姿势。

    李懋应激而发,拧动腰背,抖出右臂,让拳头如同枪尖般刺向了对方,发出撕裂气流的刚脆之声。

    江定一右手的斩击忽地顿住,竟然是一个虚晃,骗得李懋先出手后,他直接以肩关节和肘关节的力量催动,快速再出手臂,急猛斩向了李懋的手腕。

    裂地掌!

    啪!李懋的手腕非发力的最强点,被江定一如此斩中后,顿时感觉一阵刺痛,像是触电般缩了回来,但他也借到了少许力量,脚步一滑,闪到了对手右侧,忍住还未消散的疼痛,向着江定一的腰眼就是一记凶猛的炮拳。

    江定一身体沉下,腰背后坠,右臂横肘打出,以“刀柄”阻挡的形式抵住了李懋的拳头。

    砰!沉闷响声里,江定一以肘部为支点,用手臂为刀刃,以掌部为刀尖,顺势就来了个斜斩。

    李懋一托肘部,腰背一弹,再次闪开,来到了对手的身后。

    正当他要攻击之时,江定一突然拧腰抽腿,往后横扫,顺势侧身。

    啪!江定一这一腿力量十足,不断炸响着空气,凶猛地抽向了李懋。

    李懋快速沉肩,架起右臂,挡在了这一腿之前。

    砰!碰撞之下,李懋只觉身体一阵发虚,力量没能接得上来,竟被扫得失去了重心,往着旁边就是一个踉跄。

    江定一收腿点地,正要抢攻,刚恢复了重心的李懋不求稳住身形,脚步一蹬,反扑了过来。

    我快接近极限了!必须消耗他!他此时的心里只有这个念头。

    面对这匆忙的反扑,江定一毫不避让,左臂抬起,往前一挡,架住了李懋的右拳,左脚顺势提上,身体一靠,右手仿佛握着口尖刀,凶狠“捅”向了对手的腹部。

    李懋左手贴身一挡,腹部收缩,腰背弹动,竟这样不管不顾顶着江定一的手就侧身前撞,撞动了他的左臂,撞到了他的左肩,试图以接近极限的强弩穿透城墙!

    砰!江定一忍着疼痛,抓住机会,拿住了李懋的身体,然后脚下一绊,将他提了起来,狠狠摔倒了地面。

    噗通!

    李懋被摔得七晕八素,一时难以站起。

    裁判看了一眼,宣布了结果:

    “第四局,江定一胜!”

    江定一揉了揉左肩,目光复杂地看着李懋,完全没想到对方打得如此狠如此拼,稍有大意就被撞中了,还好敌人力量已尽,没让自己受伤。

    看到这一幕,楼成叹了口气,凑到旁边孙剑的耳侧道:

    “孙师兄,你经验丰富,又不怯场,本来没什么好说的,但既然你强烈要求了,我就说两句吧。”

    “第一,猛攻左侧。”

    “第二呢?”孙剑好奇追问。

    楼成笑了笑道:

    “第二啊?”

    “干死丫挺的!”

    孙剑先是失笑,旋即沉住了脸庞,握拳低吼了一句:

    “干死丫挺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