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姜是老的辣
    掌心捏了把冷汗的观众们纷纷松了口气,全场欢声雷动,为这处武道场馆久违的胜利而沸腾,虽然他们没有预先准备小喇叭等事物辅助,但依然创造出了足够热烈的氛围。

    钱若雨置身其中,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心里很委屈很憋怒,想就这么拂袖而去,不再多待一秒。

    “我是成年人了,不是被宠坏的孩子,自己挑头做的事必须自己来承担责任……”她洁白整齐的牙齿轻咬下唇,暗自做着心理建设,没扭头便走,等待着江定一的归来。

    江定一此时也相当郁闷,输得很是不甘,他入静功夫不深,还达不到掌握身体肌肉细节的水准,没办法在关键时刻强行拉回重心,做出闪避,本身的打法又非游斗型,被孙剑逼到近身肉搏后,左肩的酸麻疼痛和气血不畅问题便遭放大到极限,于胜负刹那间的环境下铸就了败因。

    “如果没大意被李懋撞中就好了……”他懊恼地想着,只觉无颜面对钱若雨,回归的步伐都变得缓慢。

    等到他走回梦想战队席位处,钱若雨深吸了口气道:

    “今天失利的主要原因在我,定一,少坤,你们如果以全盛的状态面对孙剑和李懋,胜面肯定都在百分之八十以上,是我太轻视敌人,输给严喆珂太快,让你们不得不提前有所消耗,才导致了失败,我的错,我给大家道歉。”

    听见钱若雨这番话,不仅江定一和冯少坤,就连虞桥等替补成员都愣了愣,没想到骄傲的小公主竟然没发脾气,没迁怒他人,反而做起了自我检讨。

    这是成熟了一点吗?

    冯少坤回过神来,当即宽慰道:“若雨,这不是你的错,我们主要失败在信息的不对等,松大武道社的严喆珂藏得太深了,谁也没想到她已经入静小成,暴雪二十四击登堂入室。”

    “对,我们大家都没有预料。”江定一跟着说道。

    钱若雨心里好受了一点,又有些感动,眼眶红红得想要流泪。

    她深吸了口气,稳住了情绪,指着擂台另外一边道:

    “输人不输阵,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吧,免得别人说我们家教不好。”

    一般而言,团队擂台赛整场战斗结束之后,双方得做个碰面,打个招呼,以示礼貌,但这往往又不会实现,胜利者固然乐得如此,失败者哪还有心情去做?

    楼成学着看过的职业武道赛,带领主队众人向着看台鼓掌示意,以谢支持,换来了一阵阵更加热烈的掌声与喝彩。

    这时,他看见了钱若雨等人过来,于是招呼了孙剑、李懋和严喆珂,迎了上去。

    钱若雨瞄了一眼清纯秀美的严喆珂,转而面对楼成,吐了口气道:

    “你们今天打得很出色……”

    楼成心情舒畅,自然变得谦虚,指着女友微微笑道:

    “主要在于我们有秘密武器,让你们出现了误判,否则鹿死谁手还很难说。”

    这是大实话,双方单对单比较的话,自家确实差了一筹。

    被表扬的严喆珂又是得意又是幸福又是羞涩,横了楼成一眼,扭头看向了旁边。

    她的神态瞒不过有心人,让虞桥和冯少坤等人暗自感慨了一句,美女果然都是有主的!

    对于楼成,十九岁的强职业九品或许还不会让人侧目,但仅仅用短短半年便达到这种程度,就让人不得不重视了,所以,他们也没有什么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的感觉,只觉果然如此,理应如此!

    听见楼成的实话,钱若雨的心情缓解了不少,自责也消褪了许多,露出浅淡的笑容道:

    “以你们目前的表现,真有希望小组出线,祝你们越走越高。”

    楼成也笑着回道:

    “那我们祝你们越打越好,每场比赛都有提升。”

    钱若雨顿时觉得这人不坏,恢复了几分昂扬,道了一句谢谢,然后领着梦想战队一群人走回了客队更衣室。

    严喆珂看着她们的背影,眼珠子转了转,感慨道:“没我想象得娇气……”

    说到这里,她噗嗤失笑:“也没我想象得暗流汹涌……”

    她隐约有点遗憾,为没有看到现实版的狗血感情纠葛而遗憾。

    “是啊……”楼成侧头看向她,也颇为惋惜。

    孙剑和李懋对梦想战队的八卦毫无了解,听到严喆珂的话语后当场一脸茫然,等看到她与楼成默契对望,相视一笑,似乎有着共同的小秘密,才撇了撇嘴,扭头便走。

    “回更衣室吧。”楼成笑眯眯拉过了严喆珂的小手,在上千人的注视下宣示着主权。

    严喆珂薄红了脸,但还是大大方方让他牵着,想以此消弭可能因今天比赛而来的追求,那实在太烦了!

    作为管理较为严格的学校,松大内部虽然不乏情侣亲近,但都是在湖边林中,步行街上,还从未有人于万众瞩目的场合下牵手,看到这一幕,不少同学顿生起哄的心思,吹口哨的吹口哨的,高声呼喊的高声呼喊,场面顿时变得好玩。

    严喆珂羞得低下了螓首,加快了步伐,匆匆走向了更衣室,快到门口的时候,她发现身边的楼成突然停顿。

    咦……她抬起头来,看见了门口喝着小酒的施老头。

    “师,施教练,您怎么来了?您不是临时有事吗?”楼成同样的诧异。

    施老头嘿嘿笑道:“我不临时有事,哪有你出风头的机会?我要是在这里,李懋还不知道紧张成什么样子!”

    “再说,我老了,脱离你们年轻人太久了,真不知道该怎么给你们鼓劲了。”

    楼成和严喆珂顿时恍然,明白了施教练的一片良苦用心。

    “借你男朋友几分钟,老头子我有事和他说。”施老头笑眯眯看向严喆珂。

    严喆珂被长辈打趣,又羞又恼,松开了右手,头也不回地跑进了更衣室。

    楼成跟着施老头往旁边走了几步,来到更衣室拐角的僻静处,轻松自在地笑道:“我还真以为师父您临时有事的……”

    以为他们找到了龙虎真人的遗府!

    施老头笑了一声,看着楼成道:“你以为我有什么事情?”

    “呃,上次您不是提过有朋友远道而来寻找龙虎真人遗府的事情吗?我以为他们终于找到了,邀请您去做帮手。”楼成心头一动,想趁此机会打探。

    施老头喝了口酒,轻笑道:“确实找到了,昨晚就邀请了为师我一起去召山湖探索,结果只是一座别府,没什么东西。”

    召山湖?不是微水湖吗?楼成愣了愣,感觉师父他们误中副车了。

    看见他的样子,施老头嘿了一声:

    “听到这个,你是不是轻松了不少?”

    啊?楼成先是一愣,接着通体汗毛齐齐竖起,全身前所未有的紧绷。

    师父是什么意思?

    他知道我得到金丹了?

    施老头呵呵笑道:“臭小子,别紧张,人呐,除非真的天赋数一数二,否则谁都是有点际遇才能成长起来的,区别只在于什么阶段获得,就像金鳞,也要遇到风云才能化成真龙,为师我活了大把年纪,什么没见过,什么没经历过,会在意你的一点小奇遇?”

    呃,小奇遇?楼成怔了怔,稍微缓了下来道:“师父,您什么时候知道的?”

    “为师我也是昨晚才猜到的。”施老头得意一笑,“半年前,武道社迎新那天,为师就感觉微水湖边有奇怪的力量波动,可惜距离隔得有点远,过去的时候什么都没发现,而之后,你表现出了超强的入静天赋和似乎没极限的体力,打出冰霜劲却觉醒了火焰异能……这些东西单看没什么,联系在一起也没什么,世界上较晚觉醒天赋的武者比比皆是嘛。”

    “可昨晚我们探索了龙虎真人别府后,为师从部分遗留记载里发现他以冰火仿阴阳成丹,顿时就明白了过来,妈的,也只有这样才会打出冰霜觉醒火焰了,于是将所有的事情都串了起来,又独自去探了探微水湖,发现了这个东西,嘿嘿,臭小子,为师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你以为真瞒得过我?我一个外罡武者,修真的东西对我来说也就是个参考,你有什么好怕的?”

    施老头从兜里掏出了条半边烧痕半边冰冻的白骨青鱼,随手一抖,将它震成了粉末。

    果然姜是老的辣啊……楼成听得一阵佩服一阵后怕,坦白道:“师父您猜得很对,我当时在湖边锻炼,偶然遇到了这条青鱼,从肚中得到了龙虎真人的一点遗留。”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问了一句:“师父,我靠龙虎真人的遗留才有现在的突飞猛进,你会不会,会不会很失望?”

    “还好,你这半年来表现出的毅力,心性和战斗天赋,老头子我都看在眼里,还算满意,不是那种得到奇遇就轻浮不着地的。”施老头微微颔首道,“我在微水湖里没发现龙虎真人的遗府,看来那里多有蹊跷,等你彻底消化了遗留,再考虑这件事情吧。”

    楼成想了想,主动问道:“可消化它很危险,每觉醒一次就会遭受反噬,师父您有什么办法?”

    他默认施老头知道自己获得金丹了,见师父态度和蔼,并无贪婪,半年来心中潜藏的忧虑阴霾顿时消散了大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