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有没有那么一种永远(第一更)
    楼成失神微笑的时候,严喆珂歪着脑袋,疑惑看着他道:

    “橙子,你的表情怎么这么奇怪?”

    “啊?”楼成猛地回神,知道自己刚才一不小心自我感觉良好了一番,于是幽默道,“看见你的笑容,我就想啊,能在地球几十亿男人里面,被这么好的严喆珂姑娘挑中,我肯定也是非常特殊非常独一无二的。”

    “噗……”严喆珂当场失笑,好不容易才忍住身体的颤抖,摆出委屈的模样道,“橙子,你变了!”

    “我变了?”楼成下意识反问。

    严喆珂轻咬下唇,可怜兮兮地道: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我以前是怎么样的?”楼成好笑问道。

    严喆珂脸颊梨涡浮现,眼睛往上看了看,“委屈”道:

    “最早你和我说话的时候都会紧张都会磕巴的!后来的肉麻话也只敢通过QQ讲,现在都能脸不改色地在我面前说了!哼,说!是不是外面有狗了?天天都在练习……”

    说到这里,她实在装不下去了,左手捂着嘴巴,笑得眼眸里都仿佛泛起了一阵波光。

    楼成也被逗笑,坐到了她身侧,挖了块药膏,拿起手腕,继续涂抹着女孩右臂的淤青,等到严喆珂笑声止住,他才回了一句:“我只是突然有感而发……”

    这时,他听见李懋洗澡的水声停息,忙转移了话题道:“其实吧,我今天给你说的都是新人初登场应该注意的基本事项,虽然是我的经验教训总结,但换了别的教练,估摸也会这么提点你。”

    严喆珂眉眼含笑道:“可你第一次打擂台赛的时候,也没谁提点啊?”

    “对哦……”楼成愣了愣道,“施教练怎么能不管不问,任由我自生自灭?”

    他当时以为所有的师父对弟子的初次擂台赛都是这种态度的,直到今天指导严喆珂,才察觉不对!

    …………

    施老头回到教师公寓,毫无形象地躺在了沙发上,并将双腿搭于了茶几。

    他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

    “臭小子有奇遇有心性有毅力,太顺风顺水了,得给他点挫折教育……”

    …………

    漫无边际的闲扯之中,楼成揉完了严喆珂双臂和手上的淤青红肿,离开了座位,蹲到了女孩面前,指着她的小腿道:

    “这里应该也有吧?”

    严喆珂咬了咬嘴唇,低低“嗯”了一声。

    楼成挽起她的裤腿,小心翼翼地往上褪着,怕触碰到了女孩的疼痛之处,然后偷瞄了一眼她线条优美皮肤白嫩的腿部,分辨了淤青,一手扶住小腿,一手力量适中地揉开药膏,只觉女孩腿上的肌肤触感温润细腻,如同凝脂,竟舍不得就此放开。

    看着他非常艰难的蹲姿,感受到他的温柔和呵护,严喆珂眼波晕开,想着是不是该换个姿势,让他更方便一点。

    将脚踩到长凳上?不行,这个姿势好难看好粗鲁啊……

    把脚放到橙子的膝盖上,抬高小腿,这样他就不用弯腰了?可是,可是,鞋底多脏啊,真要这样做,就得脱掉鞋子……

    严喆珂突然一阵羞不可仰,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打算采用抱膝而坐的姿势,她正待开口,却听到洗浴间的门打开,李懋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于是忙撩了撩垂下的发丝,摆出正襟危坐的样子。

    李懋对两人的秀恩爱已经习惯,看了一眼道:

    “橙子,严喆珂,等下六点半见!”

    “好的,等下见!”楼成回身挥了挥手,目送李懋拉开大门,走了出去。

    哐当!更衣室大门自行合拢,重新隔绝了内外。

    “好了,换一只。”楼成将严喆珂左腿的裤管一寸寸放下,避免粘到药膏。

    紧接着,他才挽起女孩右腿的裤管,细微调整着身体的重心,保持着让自身都感觉别扭的蹲姿,细心又缓慢地涂抹药膏,揉散淤青。

    揉着揉着,他只觉四周异常的安静,更衣室外的声响远得像是从天边传来。

    更衣室里面只剩下我和严喆珂了?

    只有我们两个了?

    醒悟了这一点,听见女孩细细长长的呼吸声,楼成愈发感觉到手下肌肤的嫩滑细腻,顿时就有些心猿意马。

    安静到仿佛被世间遗忘的更衣室里,他忽然被一道略显粗重的呼吸惊醒,仔细回味,才发现是自己的!

    而女孩的气息似乎被自己影响,也隐约加快了少许。

    呼吸相闻,一点一点的莫名气氛在酝酿,楼成又一次口干舌燥,奇怪紧张,只觉女孩腿部的肌肉看似柔软,其实蕴藏着惊人的弹性,这是长期武道锤炼带来的收获,每一次按下,都是美妙的享受。

    他听见严喆珂的呼吸愈发低细,像是在极力克制,但越是如此,越是像一根羽毛,轻轻地,不断地,撩在自己心头。

    楼成的双手也不知什么时候放缓了速度,变得不像是在揉散淤青了。

    四周的空旷无声里,严喆珂忽地低低喊了一声:

    “橙子……”

    这有点抖动的呼喊,让楼成心头一颤,猛地抬起了头,看见女孩眼波似水,脸颊晕红,顾盼之间,中人欲醉。

    “什么……”楼成不知为何艰难地吞咽了口吐沫,感受到严喆珂的身体在轻轻颤栗。

    在他说话的时候,严喆珂将双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弯下了腰背,绯红着一张脸,凑到近前道:

    “我不是在谢谢……”

    她话语未落,忽地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往着楼成的嘴角啄了一下。

    楼成呆了呆,看着女孩带点小得意地娇羞往后,像是一只受惊的白兔在试图躲避,顿时热血上涌,腰背打直,扑了过去,一把抱住,往着严喆珂的娇唇就亲了过去。

    严喆珂本能挣扎着,脑袋左右闪动,让楼成只亲吻到了脸颊。

    但就是这亲亲的一碰,她忽地安静,闭上了眼眸,双手无力下滑,抓住了楼成的衣服。

    楼成吻了一下女孩的脸颊,又吻了一下,再吻了一下,只觉弹滑柔嫩,竟胜过手臂和腿上的肌肤很多。

    他干着嘴唇,一个接一个地落下亲吻,往严喆珂泛着水光的粉润嘴唇移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终于,他忍耐不住,一口吻了上去,将上下唇瓣都含入了口中。

    严喆珂抓着他衣襟的手忽地僵直,喉咙里似乎有细细的叹息发出,然后软下了身体,靠向了楼成,睫毛轻轻抖动。

    楼成觉得女孩的嘴唇就像是皮薄水甜的桔瓣,时而吸吮,时而以舌头勾勒唇线,不放过每一点美好的滋味,吻得如痴如醉。

    他偶尔也会分开女孩的唇瓣,细数着她的贝齿,品尝着些许甘甜,但没有再用巧劲强行分开,而是在感受到女孩牙关紧咬后,主动放弃,等待有一天她自行“开门”。

    不知过了多久,严喆珂忽地收回了嘴唇,喘着气,又娇又媚地横了他一眼:

    “你想憋死我啊……”

    两人脸颊贴着,楼成体会到了什么叫吐气如兰,一边因激动未复而喘息,一边笑道:“你都不会用鼻子呼吸了吗?”

    这不是本能吗?

    “哼,谁像你这么色!”严喆珂哼哼道。

    我就喜欢屏着呼吸亲吻怎么了!

    看到她眼睛水汪,她脸颊酡红,粉唇蒙着一层艳丽水光的样子,楼成忍不住又吻了过去,再次含住了那两瓣诱人的嘴唇。

    这一次,他不再狼吞虎咽,细细品尝着女孩的点滴滋味,双手放到了女孩背部,轻轻的抚摸游动。

    分开又吻,分开又吻,一次两次三次,严喆珂终于推开了他,喘着气,义正辞严道:

    “我们该回去了!”

    再这样下去,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回去?”楼成有些失落地道,“这里多好,多清净,又没别人看着。”

    难得才有这样的约会场地!

    严喆珂抹了抹嘴唇,扭头看向旁边道:

    “哼,不给大色狼犯错的机会!”

    说到这里,她眼角余光看见了楼成的失落,顿时放柔了声音道:

    “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的,作业可以放到晚上,但得趁今天太阳好晒晒被子,洗洗衣服,整理整理寝室。”

    “好吧。”楼成感受得到女孩的怯意,不再强求,能吻这么多下,自己简直心满意足了!

    他看了严喆珂一眼,忽地低笑道:

    “不过不能立刻回去,还得等一下。”

    “为什么啊?”严喆珂呆萌问道。

    “你现在的样子……”楼成笑眯眯提醒了她一句,目光里有藏不住的喜爱。

    严喆珂疑惑地掏出手机,以屏幕为镜子照了照,只见黑暗的色调之下,自己的嘴唇都红艳水光得吓人,脸颊的晕红清晰无比,一看就是被好好“疼爱”了一番的模样!

    “大色狼!”她羞恼地捶了楼成一下,“对了,你还没揉完呢,继续!”

    楼成噙着笑容,重新蹲下,再次给严喆珂揉着右腿的淤青,时而抬头望向女孩,只见她始终咬着下唇,静静地羞羞地看着自己,虽然没有说话,但黑白分明的美丽眼眸里蕴含着很多很多。

    更衣室内再次安静了下来,但与刚才粉红色的安静不同,这一次就像夜色下的平湖,安宁而静谧。

    楼成忽地想起了一首歌,记起了一句歌词:

    “十七岁的那年,吻过他的脸,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在十九岁的人生里,他第一次有了永永远远的感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