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通观(第二更)
    宽敞的更衣室内,身穿白底黑边武道服的少女,她双手支在两侧的坐姿,含羞带喜的安静表情,以及蹲在她面前,弯着腰背,细心给她涂抹着药膏的男孩,共同构成了一副叫做美好和青春的画卷,他们时不时的无声对视则是那点睛之笔。

    不知不觉,楼成揉散了所有的淤青和红肿,恋恋不舍地指了指女孩的左脚:

    “我记得你用脚面和冯少坤拼了一记,应该也有点淤青吧?”

    “啊?”严喆珂仿佛一下从梦中醒来,猛地缩回了脚,浅羞低头道,“不用了,那里我回去自己弄吧……”

    说完,不等楼成回答,她忽闪着眼眸问道:

    “我的样子正常没有?”

    楼成看了一眼,微笑道:“比刚才好多了。”

    他边说边温柔地放下女孩的右腿裤管,小心翼翼。

    严喆珂浅笑看着,拿起手机又照了照,恢复了活力般道:

    “那我们回去吧~!”

    你是恢复了,我还没消啊……楼成不敢站起,就这么蹲着笑道:“我一直有种错觉,就是你和晒棉被,洗衣服,大扫除等事情不该联系在一起。”

    小仙女就得远离凡尘俗务!

    严喆珂噗呲失笑:“哪个女孩子是活在真空里的?我不自己洗,难道穿一件扔一件?难道说你帮我洗?”

    “也可以啊。”楼成噙着笑,认真说道。

    严喆珂眼波流转,白了他一下道:“你这种糙汉子洗衣服多半就是随便搓几下,我才不放心拿给你洗!等以后教会你……”

    说到这里,她突地顿住,有了点娇羞和甜蜜。

    自己这是在许诺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

    微醺的感觉中,她忽然联想到了曾经看过的一个句子:年少总爱空许诺。

    年轻的时候不懂得岁月的漫长,时光的无情,不懂得世事的艰难,人情的易变,总觉得“一生”“一辈子”这样的承诺和誓言是可以轻易完成的……念头转动间,还没满十九岁的严喆珂一时有些多愁善感。

    “好啊!”楼成没察觉到女孩心思的百转千回,欣喜地答应了下来,总觉得哪怕是做家务,有严喆珂陪伴,也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严喆珂深深看着他,抿了抿嘴唇道:

    “那你要好好记住今天说过的话~!”

    “拿小本本记住的。”楼成嘿嘿一笑道,他始终坚信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感受了下那还没有彻底消去的“异状”,他赶紧又开辟了新的话题:“珂珂,明天下午去松城海洋水族馆玩吧?”

    然后就可以去自己踩过点的第三处地方享受美食了,两者相距不超过十五分钟车程!

    哎,正式交往后反而没什么时间去踩新的点了,一有空闲就恨不得腻在一起……真是忠孝不能两全啊,诶,这个词用得怪怪的……

    严喆珂眨了眨眼睛,有些歉意地道:“恐怕不行诶,明天下午我得去天通观。”

    “呃?”楼成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之前怎么没听她提过这事?

    “我也是刚才听我哥说的。”严喆珂抿嘴道,“他伤了之后,就搬到天通观去静养了,那里环境好,空气新鲜,主持道长又是我姨父当年在松城时认识的老朋友,正适合养伤,嗯,家里有位长辈知道他受伤了,正好要途经附近,就打算去天通观看看他,让我也过去聚一聚,海洋馆只能等下周了。”

    “其实,我不太喜欢这样的聚会,和不熟的长辈聊天总有点压抑。”说着说着,女孩有些委屈道,她更想和楼成待一起。

    楼成本来听得颇为失落,可看见严喆珂的委屈后,忽然灵光一闪,笑呵呵道:

    “那我明天下午也去天通观!”

    “啊?”严喆珂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楼成嘿嘿笑道:“就当是我们去天通观约会!”

    反正那边风景不错,观里的饭菜听说也还可以。

    “谁要和你约会?”严喆珂娇嗔道,旋即发出了疑问,“可我到了天通观就不能陪你了啊,让你一个人在那里乱转多没意思。”

    楼成胸有成竹回答:“你先进去陪你长辈和表哥聊一阵,然后找个借口就出来了呗,他们总不能拦着你上香逛庙爬山吧?到了晚饭,你再回去,我自己找个地方解决。”

    严喆珂正是热恋之时,哪舍得好不容易的周末就这样浪费掉,闻言颇为心动,斟酌了下道:“那好吧,反正表舅和我们年轻人有代沟,没什么话题。”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楼成抚掌笑道,“呃,你表哥怎么搬到天通观静养了?不用上课了?”

    严喆珂似叹息似无奈地笑道:“他说现在的课程内容靠自习也能弄懂……”

    直到此时,她才发现楼成一直蹲着,姿势非常别扭,顿时疑惑道:

    “你怎么不站起来?”

    刚才站起来的话,你就会骂我臭流氓了!楼成庆幸了一句,伸手调整了下裤子,慢慢起身道:“这不是聊得太入神,忘记了吗?”

    应该不明显了!

    严喆珂狐疑地看着他:“总觉得你有事情瞒着我,你刚才手在干嘛!”

    “裤子蹲得有点歪了,我调整一下。”楼成睁着眼睛说瞎话,伸出手道,“回去吧,免得某人老害怕我变身大色狼。”

    严喆珂被这话逗笑,将手交给楼成,任由他拉起,然后小小声道:

    “本,来,就,是!”

    …………

    与楼成分别之后,严喆珂提着袋子,脚步轻快地回到寝室,刚打开门,就看见李怜彤、施向阳和宗艳茹静静看着自己,一副三堂会审的架势。

    “你们,在做什么?”严喆珂诧异问道。

    李怜彤“冷笑”一声:“珂珂,你偷吃忘了擦嘴!”

    “啊?”严喆珂吓了一跳,忙伸手抹向嘴唇。

    橙子不是说正常了吗?

    我自己也照过了!

    李怜彤顿时大笑,对施向阳和宗艳茹道:“看见了吧?一诈就诈出来了,快,叫爸爸!”

    “你们在赌什么啊?”严喆珂羞恼道。

    “我赌你肯定和楼成亲得热火朝天了,她们不信,压上了自己的尊严,输了就叫我爸爸。”李怜彤得意笑道。

    施向阳和宗艳茹好笑又好气,先各自委屈地叫了声爸爸,才看向严喆珂,一脸崽不争气的样子道:

    “珂珂,你怎么能轻易让橙子得手呢!”

    严喆珂的俏脸粉红一片,嘴硬道:“我又没承认,就随便摸了下嘴巴!”

    李怜彤嘿嘿笑道:“就算不诈你,我也能肯定啊,我们不是去给你加油了吗?比赛完,想着找你这位大出风头的严女侠合影,就跑到更衣室门口等着了,等啊等,等啊等,等到其他人都走光了,你和楼成还没出来!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是正式的情侣,他只要还是男人,就不会不起坏心思,而如果你不配合,那肯定用不了多久就会出来,怎么可能整整十几二十分钟,也没见更衣室大门再次打开?”

    严喆珂被说得哑口无言,一张脸羞得滚烫滚烫的,恨不得立刻爬上床,钻进被窝,再也不和污彤说话!

    “看吧,承认了~”李怜彤摊了摊手,得意洋洋。

    宗艳茹见严喆珂羞不可遏,心头一软,忙岔开话题道:

    “人家和男朋友亲嘴天经地义,有什么好说的……”

    她话未说完,仅仅听到“亲嘴”两个字,严喆珂就一个滑步靠近,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娇嫩的脸蛋像块大红布。

    比起污彤,茹茹这两个字才更具杀伤力!

    几个女孩笑闹了一阵,施向阳喘着气道:

    “好了好了,不是要和严女侠合照吗?抓紧她还没换衣服的机会!”

    “我第一个!”李怜彤蹿到了严喆珂身边,挽着她的手,摆好了姿势。

    与此同时,她感慨道:“珂珂,你穿武道服打比赛的时候真有不一样的美诶,害得人家小心肝噗通噗通地跳,想着要不要从楼成手里把你抢回来!”

    严喆珂抿嘴一笑:“首先,你要打得过他……”

    “呃……”李怜彤“哀怨”道,“那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了,找个武功好的男朋友,那样感觉超有安全感。”

    “也不是,很多练武的人自持武功,性格比较差,脾气比较爆,会让你更没安全感,不要为了找男朋友而找男朋友。”严喆珂想了想道。

    李怜彤愣了愣:

    “我只是发个花痴,珂珂你不用这么认真……”

    “好了,一,二,三……”施向阳举着手机喊道。

    喀嚓!

    美好定格在了屏幕之上。

    …………

    她们一一合照的时候,楼成正漫步于街上,往着自家寝室走去,边回味着刚才细细品尝的美好,边又有点发自内心的叹息。

    他本来想着师父都知道自己金丹的事情了,不如趁机也向严喆珂坦白,但刚才一是开始时更衣室人多口杂,二是后来沉醉于亲吻,完全忘了这茬,没能找到机会说出。

    分别之时,再想鼓起勇气,他又觉得时机不对了。

    还是等初步消化掉金丹再给珂珂说吧……楼成如是想着。

    他心里隐约明白,这样的决定一方面是出于保密的念头,另外一方面是,自己太喜欢严喆珂了,太怕这是一场会醒来的美梦,有点心虚,不够自信,总觉得自身还不够好,有些配不上女孩。

    所以,还得努力提升自己,争取有一天能自信坦然地将一切告诉她。

    回到寝室,他坐在客厅,边和严喆珂聊天,边翻看着早就下载的一张张图片和对应介绍。

    “咦,橙子,你选修了海洋生物这门课?”蔡宗明从他背后经过,偶然瞄到了他手机上的内容。

    楼成眉眼含笑道:

    “没,为下周的约会做功课。”

    “切!”蔡宗明竖起了中指,以示心头的鄙视。

    …………

    翌日清晨,楼成欣喜地发现,因为觉醒了冰霜异能,身体素质短时间内得到提升的关系,自己右臂的伤势提前一天痊愈了,可以进行恢复性锤炼了。

    也就是说,自己可以将这几天心头反复磋磨的“雷音震禅”技巧付诸实践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