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观想图(第三更)
    正当楼成看着彭承光比赛视频时,严喆珂发来了消息:

    “橙子,在看资料?”

    “是啊。”楼成“窃笑”道。

    “我也是……”严喆珂同样“窃笑”道。

    无需多余的言语,短短的对话里,楼成就感觉到了一种心有灵犀般的默契与那让人回味的淡淡温馨。

    他的QQ聊天窗口刚好和比赛视频窗口各占屏幕一边,像是早就调整好了一样,此时,他手指飞快弹动间,发了个“端坐听讲”的表情:“严教练,你对彭承光怎么看?”

    严喆珂用她喜欢的双手交叉支住下巴的沉思表情道:“彭承光正处在炼体境最巅峰的一段时期,身体没有丝毫的降低,气血也没有一点衰败,力量、速度、技巧和经验等方面更是毫无短板,足够冷静足够成熟的同时又不缺乏血气之勇,抓住机会敢于冒险,而且拳脚之间开始体现出少许‘收’的味道了。”

    “他的问题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传承的武功打法太普通了……”

    “是啊,九阳拳和九阳神拳虽然只差了一个字,但本质却一个地下一个天上。”想到这事,楼成就忍不住“捶地大笑”。

    “明威武馆”确实太小太普通了,从叫这个名字的武馆比比皆是就能看出,楼成记得“秀山”便有一家。

    彭承光是“明威武馆”老馆主收养的孤儿,以师徒相称,在老馆主因一场擂台赛受到重创英年早逝之后,以十六岁少年的稚嫩肩膀挑起了武馆的重担,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仅仅依靠九阳拳和收购来的入门静桩法,便成为松城炙手可热的炼体境强者。

    这些年里,不乏大武馆和武道世家看重他,有的想收他为徒,有的打算请他加盟,但都被他一一拒绝了。

    他被很多人认为是下个“梁一凡”,就等着风云起时,抓住一个机缘,化龙冲天!

    楼成对九阳拳的山寨感笑归笑,却不会轻视彭承光半分,一边看着对方的比赛视频,一边与严喆珂讨论着种种细节之处。

    等到快入睡的时候,他终于确认了一点:

    除开魏胜天这丹境强者,彭承光恐怕是自己遇到的最强对手了,而这一次,没有林缺帮忙分担!

    …………

    翌日清晨,天还未亮,楼成就已经到了微水湖边的老地方。

    施老头比他迟五分钟出现,一如既往地哼着难听又走调的戏曲。

    “看过资料了?”他嘿了一声。

    “看过了。”楼成老老实实回答。

    “有没有信心打败彭承光?”施老头语气悠然地问道。

    楼成对这场比赛期待归期待,有战意归有战意,却不会盲目自大,他沉吟了下道:“他如果连续硬抗‘雷音震禅’,那我有信心打败他。”

    很显然,彭承光不会这么傻,以他的经验和身体素质,挨上一记震禅后未必会出现明显僵直,而且他过去又不是没遇到过类似的武功,如今未必没办法强行止住震荡一两次。

    自己的身体素质还是逊色大舅哥不少,在这种依靠紧绷肌肉瞬间爆发而不是腿脚反弹全身推动的武功上,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的。

    “嘿,等于没说!”施老头没好气道,然后随手掏出了两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张,递给了楼成。

    楼成接过来一展开,发现竟然是两张“观想图”!

    入门的凝水、电火等静桩和“狂风暴雪”“大雪崩”等打法观想,都相对容易,光靠平时的见识和施老头的讲解,自己都能很快勾勒,具备雏形。

    但更高深的观想法,仅有这些是绝对无法掌握的,要么有观想图,要么感悟了对应自然,除此之外,别无他路!

    楼成手中的观想图,一张是“冰雪覆盖”的平原,以写意手法绘出,但他刚一看到,就自生冰冷彻骨,白茫无边的感觉,另外一张是大河冰封的场景,工笔细绘,连波浪凝结成冰的点滴线条都一一呈现了出来,让人油然体会到其中蕴含的奔腾之力和更加恐怖的冰封之意。

    有那么瞬间,楼成只觉双手冰凉,像是直接触摸到了万载寒冰,险些就抖动手臂,将观想图扔了出去。

    咳!随着施老头的咳嗽,他幻觉顿消,再没有寒意刺骨之感。

    “先看‘天寒地冻图’,把握神髓和韵味,在静桩观想里记下它牵动了哪些肌肉,哪些筋膜,哪些内脏,记下它们都有怎样的变化,然后不做观想的情况下,将它们重复掌握,等到实战时,脑海内观想‘大江冰封图’,以此推动你的冰霜异能,糅合掌握的那些身体细微变化,就能打出冰部‘冰霜劲’了。”施老头讲解道,“当然,与为师的‘冰魄劲’还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说到这里,他嘿嘿一笑:“你也别瞧不起,觉得很简单,这可不好练,光是掌握观想图的神髓和韵味这点,没有长时间的感悟,就算你入静大成,能够内视,也办不到,慢慢来,不要急,争取半年内练成‘冰霜劲’,到时候为师就能教你两手弱化版的外罡招式了,呵呵,没有‘冰霜劲’,林小子的‘流星劲’也没大成的话,你们即使踏入了丹境,也不是彭乐云的对手,他的‘惊雷劲’可不是吃素的。”

    楼成知道“冰霜劲”、“惊雷劲”和“流星劲”都不是“火烧劲”那种威力不大的秘传,难练是很正常的,但对于师父说的光观想都难以入门,就有点不信邪了。

    “冰镜”那种两三年才能入门的武功,自己依靠入静大成的能力,都隐约有些体悟了,何况这个?

    然而,过了一阵,他不得不承认师父说的很对。

    自己以前的观想确实不涉及神髓和韵味,不能体会勾勒出它们的艰难,此时尝试,真是千头万绪,难以把握,非一朝一日能够入门。

    再看了两眼观想图,楼成大概明白所谓的神髓和韵味是什么“东西”了,就像自己目前观想的“狂风暴雪”,只有外形,只有气势,风究竟有多狂,狂到了什么程度,雪究竟有多暴,暴到了什么程度,几乎没一点体现。

    按捺住急躁的情绪,他沉下了气,继续着今日的锤炼,只挤出了二三十分钟在体悟观想图上。

    而锻炼一完,施老头便收走了观想图,没让他带回去,足见其珍贵。

    …………

    时光飞逝,周末很快来临,松城大学武道社外面出现了川流不息的人群。

    上周的比赛给观战的同学们留下了极好印象,他们口耳相传,自发推广,让这次前来加油助威的人数足足翻了一倍多。

    这还是没有官方宣传的情况下!

    “松大的武道氛围不像传闻那么差啊……”一位虎背熊腰的男子双手环抱胸前,静静注视着场馆大门处,对身边的同伴感慨了一句。

    在天气还有点寒意的春日,他只套了件黑色T恤,两腿将牛仔裤撑得紧绷。

    他有三位同伴,其中一位留着让人印象深刻的莫西干发型,呵呵回答道:“这有什么?武道氛围再好能有益陌的气氛恐怖?”

    “你又没去过益陌……”另外一位留着络腮胡子的光头硬汉嘲笑道。

    “我只是打个比方啊,反正我们今天来的目的是观摩观摩楼成的战斗,摸摸松大武道社的底,等业余定品赛后,就该轮到我们来这里了,今年能不能出线,就看那一战了……”莫西干发型的男子笑了一声,神情很是轻松。

    他们四个人的脖子处都隐约露出一个青色龙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