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林缺的冷幽默
    就在严喆珂怀疑周围的一切声音都消失了的时候,她的手机又振动了一下,跳出来一条新的消息:

    “我给她说你是因为烦谢天阙的纠缠,随手抓了个来看望我的男同学当挡箭牌,你自己对好台词。”

    呼!严喆珂吐了口气,放松了下来,听到了自己心脏的急促跳动,感觉到血液被强有力喷薄而出,涌上了脸部。

    “哥!你就不能一口气发完吗?吓死我了!”她用文字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林缺很快做了回复:

    “接到你妈电话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心情。”

    所以让我也体会一下?严喆珂哭笑不得,只觉自家表哥的冷幽默还真不是正常人能够承受的。

    “……”她用六个省略号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林缺自顾自说道:“你妈如果特别重视这件事情,可能会直接飞过来看你,你要注意和周围的人统一口径,也不要在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和楼成亲近。”

    “真有可能诶……”严喆珂想了想自家老妈的性格和作风,险些就倒吸了口凉气,“哥,你很有经验的样子耶,这都能想到!”

    林缺只回了她三个字:

    “我聪明。”

    严喆珂的嘴角抽动了一下,飞快打着字:“可我也不笨啊,每次智商测试的分数都比你高!”

    “恋爱让人变傻。”林缺言简意赅,然后将手机塞入了口袋。

    “……”严喆珂收敛了心情,脑海里思忖起对策,有些后怕有些庆幸也有些沮丧。

    过了一阵,楼成养好精神,睁开了眼睛,起身演练套路,将肌肉筋膜等一点点活动开,让它们逐渐处于最佳的状态。

    看着男友舒缓有致的动作,严喆珂突地有点惆怅。

    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橙子呢?

    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坦诚和沟通,瞒着他好像不太好……

    但如果告诉他,他肯定会自责,会认为自己做得不够,提议了去天通观约会,而且这会加重“地下恋情”的感觉,他心里多半会不舒服……

    犹豫挣扎之中,楼成做完了热身,回头看了过来,略感疑惑地低声道:“珂珂,你,在想什么?”

    严喆珂将所有的心绪都压入了底层,浅笑倩兮道:“想你的坏事~!”

    “我有什么坏事?我这么老实巴交的孩子。”楼成笑着坐到了女孩的旁边。

    “脸皮越来越厚算不算?”严喆珂低笑一声道。

    与橙子这么说上几句,我的心情都似乎好转了……而且对父母只隐瞒不撒谎的我,竟然第一时间就在考虑谎言了……我是不是越陷越深了……

    楼成与严喆珂说笑了几句,才发现林缺已经来了,颔首打招呼的时候,忽然察觉大舅哥与以往好像有点不同了。

    之前的林缺是沉默的,内敛的,冷峻的,而现在的他,多了一分“静”的味道,沉静,平静,宁静!

    他摸到丹境的边了?楼成若有所思猜着,既为大舅哥感到高兴,又有了更多的奋发之意,可不能再被他拉大差距了!

    身为武者,岂会没有争雄比较之心!

    他念头转动之间,施老头起身拍了拍掌:

    “好了,出去吧!”

    “去等待我们的对手吧!”

    楼成与严喆珂、孙剑等人对视一眼,熟稔地伸出手搭在一起,然后齐齐喊道:

    “必胜!”

    …………

    踏出更衣室时,他们的耳边忽地爆发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呼喊:

    “松大!”

    全场两三千道嗓音的叠加,制造了回荡于场馆内的风暴。

    楼成的身体因兴奋和激动颤栗了,然后听到了新的一声呐喊:

    “楼成!”

    楼成……他们都知道我的名字了?楼成与严喆珂对视了一眼,忍不住的心潮澎湃。

    紧跟着,新的山呼海啸来临了:

    “楼成加油!”

    涌入武道场馆观战的同学,只要不是被人拉来的那种,或多或少都会事前查下相关的资料,从打完的几轮选拔赛结果里,他们意外发现武道社多了位主力,多了根顶梁柱,多了个战绩彪炳的无品阶高手,此时自然忍不住呐喊出口。

    今年的武道社有戏!

    不管是选拔赛,还是下半年的大学武道会!

    声音入耳,楼成头皮一阵发麻,爽得无以复加,只觉自己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恨不得立刻冲上擂台和彭承光大战三百回合。

    士为知己者死!

    他“矜持”着挥了挥手,换回来更加汹涌的呼喊,更加热烈的欢迎。

    喝酒微醺般的感觉中,他和严喆珂等人坐到了主队席位处,听见施老头道:

    “明威武馆出场的顺序没变,还是高饶打头阵,张颖第二,彭承光镇场。”

    高饶是业余一品的武者,张颖有业余二品,他们拳脚功夫都算不错,但碍于九阳拳本身很普通,也就没什么压箱底的手段或者短暂爆发的本事,整体称得上“平庸”。

    看到裁判对这边招手,孙剑站了起来,对楼成等人笑道:

    “今天不用一直提心吊胆,怕上不了场……”

    说完,他扬了扬拳头,给自己鼓了鼓劲,迈步走向了擂台。

    这个时候,因着大屏幕上显示出的名单,武道场馆内重新回荡起新的四个字:

    “孙剑!”

    “加油!”

    孙剑听得也是热血翻滚,肾上腺素都似乎开始了分泌。

    他本能就想回忆起上次比赛“干死丫挺的”那种挑战大魔王感,以此找到最好的状态,但有的东西真的是特定场合特定环境特定条件下才会爆发,如今再想尝试,已时过境迁,难以重现了。

    不过,他比以往还是多了几分野蛮,多了拳脚说话的不讲道理,步伐越来越快,已是登上了石阶。

    另外一边,高饶离开了席位,沿着“光辉之路”走向了擂台,快抵达石阶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看向沉稳端坐的大师兄。

    这一次,我不会再拖后腿了!他暗自握拳,咬牙切齿。

    前面三轮比赛里,他三战皆墨,哪怕对阵梦想战队时,也输给了冯少坤,心里一直充满了自责,不愿意再成为拖累大师兄的包裹,想要来一次爆发!

    登上擂台,孙剑和高饶相对而立,裁判脸色一肃道:

    “选拔赛第四轮,松城大学武道社迎战明威武馆。”

    “第一局,孙剑对高饶!”

    “三分对话时间开始。”

    高饶闭上了眼睛,调整着情绪和身体,打算对敌人的话语充耳不闻。

    孙剑本身就属于斯文型,家教严谨,脏话修为估计在武道社能排到最后几名,此时见对手不想搭理自己,乐得省心省力,推敲起等下的抢攻打法。

    滴答滴答,时间很快流逝,裁判举起右手,用力挥下:

    “开始!”

    刚一闻言,早有准备的孙剑大腿肌肉鼓起,往下一弹,借力前扑,像是一头矫捷的豹子扑向了猎物。

    刚有靠近,他肩膀一抖,送出右臂,五指张开,猛禽般抓向了高饶。

    分花拂柳手!

    高饶谨慎以对,不给对方擒拿的机会,左边身体往后侧了侧,右手握拳,啪地横捶打出,拦腰格挡。

    可就在他与“分花拂柳手”触及之时,孙剑的左拳却像蓄势已久,肌肉膨胀,电射而出,毒蛇般蹿向了高饶的腹部。

    右手抓是虚,左拳打为真!

    这是孙剑设计了好几天的抢攻之法!

    高饶姿势别扭,只能勉强回舞左臂,握拳下捶,匆忙阻挡。

    砰!

    他这一挡发力不够充分,被孙剑的拳头打得往后一弹,若非即使缩了小腹,怕是会更加狼狈。

    而孙剑借了这可以掌握的反弹之力,抽动大腿,啪地踢出了右脚,展开了暴雪二十四击之“狂风暴雪”!

    看到这一幕,彭承光叹息道:

    “小饶心里的负担太重了,太想赢怕输了。”

    面对敌人的抢攻打得太保守,以至于落入被动了……

    张颖、曲玉和刘威听得一怔,明白大师兄不仅仅是在说高饶,还在提点自己等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