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信念并非无敌(第一更)
    擂台之上人影交错,高饶挡了一击又一击,只觉越挡越是艰难,而对手越打越是凶猛。

    他不是没看过松大武道社众人的比赛视频,不是不清楚对方“暴雪二十四击”一旦起势的恐怖,也不是未曾做过准备,未曾考虑过如何不让敌人借力,但先前的被动应对之中,手忙脚乱,只求自保,哪有能力再去发短劲用促力。

    而现在,对手已是起势,一拳重过一拳,一脚猛过一脚,打得自己摇摇欲坠,力量都落到了下风,只能以防御为主,这就没什么机会寸劲短打了。

    如果九阳拳这门武功再好一点,有类似现代炮拳的爆发或者熊形那样蛮横不讲理的招式,高饶此时还能藉此硬碰硬,强行打断对手狂风暴雪般的压制,可惜九阳拳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各种捶法,各种单鞭,各种炮拳,各种腿法,一应俱全,却少了画龙点睛之笔!

    “难道只能挨到他体力跟不上……但我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面对孙剑的海底炮接半步崩拳,高饶有点心焦,迫不及待地想要摆脱当前处境。

    要是再输了,那还有什么脸去见大师兄?去见那个为了保住武馆名头,不肯加盟其他势力的大师兄,去见那个为了师徒名分,不愿意拜入丹境强者门下的大师兄,去见那个庇佑着自己等人,从不说半句怨言的大师兄!

    我做梦都想帮到他!

    我不能再拖后腿了!

    高饶只觉心里燃烧起浓浓的战意和打破当前困境的冲动,再也不肯忍耐,腰背用劲,大腿鼓起,双脚忽地斜抵。

    力量反弹而来,他膝关节一挺,大腿绷紧,脊椎猛弹,腰背随之旋转,搅动了全身上下诸多肌肉,让右臂化作一根呼啸的钢鞭,啪地抽了出去,凶猛而刚硬地抽了出去。

    这或许是他能打出的最强一击了!

    孙剑得势不饶人,腰背一弹,身体前荡,夹杂着借来的力量,轰出了一记形神皆备的开山炮拳。

    砰!

    沉闷之响爆发,力量已经落到了下风的高饶身体晃了晃,好不容易才勉强保持住重心,而这时,他却看见孙剑往后踏了半步,像是即将踉跄跌倒!

    难道他只有空架子,下盘不稳?

    高饶心中一喜,正待稳住重心,转守为攻,但孙剑一踏之下,仿佛变做了弹簧,变做了流弹,与地面急促碰撞后,霍然反弹往前,他速度之快,让高饶只来得及匆忙架起双臂。

    弹射身法!

    孙剑刚近高饶的身体,右手已然张开,五指似利齿如凶爪,狠狠拿向了对手的手臂

    就在高饶要抖动手臂,甩开擒拿之时,孙剑脚下再踩,又是一弹,直接闪过了他的架子,来到了他的身后,并顺势转身,双手一搭,拿住了他的两边大臂。

    一拧一抬一剪,孙剑完成了擒拿,与此同时,他抬起右脚,踹到了高饶的膝弯处,让敌人想反败为胜的后踢戛然而止,再也站立不稳,单膝跪地。

    直到此时,高饶才突地清醒过来,明白自己着了孙剑的道。

    他旁边的裁判举起了右手,高声宣布了结果:

    “第一局,孙剑胜!”

    高饶脑海嗡了一下,心里了充满了懊恼和茫然。

    输了?

    我又输了?

    又拖大师兄的后腿了?

    等到孙剑松开手,他摇摇晃晃站起,失魂落魄地往擂台之下走去。

    果然,这不是动漫,不是拥有必胜的理由和必胜的信念,就一定能获得胜利的……

    不是回忆回忆以往,心里呐喊几句,就能打败强敌的……

    孙剑对敌人的想法敌人的情绪不感任何兴趣,预想的陷阱成功后,他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高兴和自得。

    胜利的滋味确实美好,拳拳到肉的热血同样如此!

    他回过身,对着松大武道社席位处,对着看台观众们,挥舞了下拳头。

    楼成等人纷纷含笑鼓掌,观众们则报以热烈的欢呼:

    “孙剑!”

    热烈的气氛里,高饶走回了客队所在的位置,几乎不敢抬头,不敢面对大师兄和师弟师妹们。

    “前面太紧了,而后面又太急了。”彭承光没有失望没有生气,简单地点评了两句,“回去之后再好好琢磨琢磨,等吸收消化完本届选拔赛的战斗经验,你有很大希望更进一步。”

    听着大师兄的宽慰与鼓励,感受到他对自己失败的云淡风轻,高饶反而更难过了,恨不得他狠狠骂自己一顿,抽自己两下,那样一来,自己才会好受一点。

    大师兄,我不是小孩子了!他很想这样吼回去。

    彭承光看向了旁边站起的张颖,低声叮嘱道:“掌握主动,不要被他带乱自身的节奏,不要被他抢到自身短打的机会,还有,沉住气,不要急,他是个比较有头脑的对手,很会设陷阱。”

    张颖点了点头,记住了大师兄的话语,转身走向了擂台,目光锁定了孙剑的身影。

    嗯,总结下来,这就是个斯文败类!

    她头发扎起,马尾一甩一甩,配合天生的娃娃脸,说是还在读高中都有人信,站到孙剑对面后,深深吸了口气,告诉自身要沉着。

    “第二局,开始!”裁判没给双方调整的时机。

    高饶是业余一品的武者,孙剑战胜他看似容易,实际却并不轻松,要不是开头就让对手落到了被动,趁机展开了暴雪二十四击,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

    而经历了这样激烈的一轮战斗,暴雪二十四又是特别消耗体力的打法,孙剑的状况可想而知,他此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逼得对手硬碰硬,给后面的李懋创造机会。

    啪!“开始”之声后,他跨步进击,右臂一抖,化作一根长枪,以炸响空气之势,“刺”向了张颖。

    张颖早有准备,右脚一滑,往旁边闪开,稳扎稳打,她大腿肌肉一绷,带动膝盖,抽出了一记撕裂风声的鞭腿。

    孙剑吸了口气,腰背一摆,裤面紧绷,左腿凶猛地侧踢而出。

    砰!两者碰撞之后,张颖借反弹之势,脚尖一点,再次改变了方位,重新发起了进攻,将比赛的节奏纳入自身的掌控。

    啪啪啪!砰砰砰!两人不断交手,又不断分开,张颖始终没给孙剑展开暴雪二十四击和近身短打的机会,把握着一沾就走的诀窍。

    连续的碰撞之后,她又觅得了机会,左手一挡一牵,右拳紧跟着轰出。

    砰!孙剑右手成捶,直贯而下,险险挡住了这一拳,身体随之出现了晃动。

    他到极限了?力量降到这种程度了?张颖心中一动,就要趁势展开狂攻,但大师兄的话语却霍然回荡在她的心头。

    沉住气,不要紧!

    张颖沉下心思,腰背微转,脚下发力,再次闪到了孙剑旁边,然后就看到他借晃动反弹之力,凶猛前扑,爆发出了堪比鼎盛之时的威势。

    呼,果然奸诈!差点上当!张颖心头暗怒,几步赶上,右手举起,沉腰坐胯,便要趁机来一击劈拳下打。

    就在这时,孙剑脚下用劲,身体一弹,自己跳下了擂台。

    跳下了擂台……

    跳下了擂台!

    张颖傻傻看着孙剑,怀疑他是不是打得脑袋糊涂了。

    孙剑站稳之后,赶紧理了理发型,暗赞自己机智。

    当蓄势已久的最后爆发没打中敌人后,自身已处在了极限状态,对手只要再来一下,就必然会落败了。

    既然都是落败,为什么还要傻傻地被对方打一下,撞一记,或者背摔于地,弄得狼狈异常呢?

    在那么多观众面前,我得保持风度!

    孙剑抹了下头发,脚步轻快往自家席位处走回。

    看见这一幕,李懋霍地站起,离开了位置。

    看见他脸色不如前面两次难看,身体也不是那么紧绷,楼成等人没有多说,以免适得其反。

    “慢慢磨,她肯定输。”孙剑与李懋即将相遇时,握起拳头,笑呵呵说了一句。

    这一次,李懋觉得自己紧张还是有点紧张的,但思考能力没有失去,闻言点头,伸出右拳,与孙剑碰了一下。

    沿着石阶往上走时,他轻轻吐了口气,调整着略微发紧的身体。

    就像橙子他们说的一样,当自己卸掉包袱之后,紧张会随着上场次数的增加而逐渐减弱,不是克服不了的绝症……

    我身体还有点僵硬,等下被动应对的话,很容易出问题,所以,最好是抢攻,把握主动,渡过开头的艰难后,我也就真正进入比赛状态了……

    李懋默念着“抢攻”“抢攻”,来到了张颖的对面。

    和以往相比,他对自身现在的状态相当满意,至少不会脑袋接近空白了。

    张颖则抓紧时间调息回复着体力,她刚才沉住气的游斗,将比赛时间拉长了不少,消耗自然不少。

    不过,拿下一局胜利后,她心里的负担减轻了不少,能冷静分析对手的状况了。

    这位叫李懋的武者,非常爱紧张,虽然经过上周战胜冯少坤的比赛,他的症状肯定没那么严重了,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还是有机可趁的。

    我要抢攻,抓他开场的手忙脚乱!

    “第三局,开始!”裁判挥下手臂。

    他话音刚落,李懋鼓动力量,本能跨步,张颖膝盖一弹,凶猛前扑,两道身影瞬间就近在咫尺了!

    到了这样的距离,谁再想闪避再想退缩,都已是来之不及!

    两人瞳孔同时收缩,于瞬息之间,靠着武者的本能,咬紧了牙关,拧动了腰背,齐齐轰出了拳头。

    狭路相逢勇者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