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破山震(第三更求推荐票)
    一招打败强弩之末的李懋并不可怕,哪一个正当年的职业九品来都有可能办到,彭承光可怕之处在于表现得举重若轻,余力充沛,这就不得不让人望而生畏了,至于看台上的观众,多数只看个热闹,专业素养不足,更震撼于前后对比和秒杀的效果。

    李懋刚还与张颖战得仿佛火星撞地球,并凶猛地拿下了胜利,转头就被人一招搞定,换做任何一个不了解低品阶之间差距的人,都难免震惊失声,短暂无法回神。

    在今天比赛少见的安静中,楼成与严喆珂对视一眼,击了击掌,便迈开步伐,向着擂台走去。

    这个过程里,他看见李懋略显恍惚地回来,像是受到了不小的震撼,听见周围的加油声零零星星,透出几分难以言喻的压抑。

    如此环境之下,楼成隐约有种气势被彭承光占据了上风的感觉。

    他明明还没表现出真正的实力,没打出足以让全场静默的胜利,为什么就镇住了场子?

    松大武道社席位处,孙剑等人亦闻到了空气里的古怪,感受到了这不应该的氛围。

    穿着白底黑边武道服的严喆珂忽地站起,双手围到嘴边,柔细却高昂地喊了一声:

    “楼成加油!”

    声音刺破了安静,严喆珂突然清醒,当即坐下,摆出端坐秀美的姿态,无视了一道道望过来的目光,一副我什么也没干的若无其事样子。

    “楼成加油!”

    铭刻在脑海里的熟悉声音传来,楼成心头一暖,含笑回望了过去,只见严喆珂俏生生坐在原位,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自己,眨巴眨巴之中,她浅笑握拳,秀气挥了挥,仿佛在说:我文静,我乖巧,刚才那个疯婆子才不是我!

    楼成忍俊不住当中,两边的看台被唤醒了,一道道“楼成加油”的声音随之而来,从最开始的嘈杂无序,乱糟糟一片,逐渐开始整齐,最终化作了回荡于武道场馆四周的呐喊:

    “楼成加油!”

    这个刹那,楼成只觉本身是自带背景的男人,在密密麻麻的观众簇拥和欢呼之下,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了擂台。

    经过李懋的时候,他微微颔首,握起拳头,伸了过去:

    “打得很棒!”

    李懋握拳碰撞,吸了口气道:

    “我相信你能赢!”

    两者擦身,楼成登上了石阶,迎着彭承光的视线从容前行,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楼成加油”声里,站到了敌人的对面。

    我的地盘我做主!

    裁判没给两位主将对话的机会,举起右手道:

    “最终局,开始!”

    他话音一落,早就调整好身体状况的楼成晃动了重心,毫无征兆地画了个弧线扑向对手。

    与此同时,彭承光的大腿肌肉像是有了自己生命力般鼓胀蠕动,一弹一抖之间,便让他瞬间从静止变做了高速,冲向了楼成原本站立的位置,似乎想出其不意,让敌人没法运转“重心如汞”的技巧。

    一冲一闪,楼成来到了彭承光的侧面,身体微弓,双脚一踩,猛然爆发,打出了一记直奔对手腰眼的海底炮。

    这与他以往靠“重心如汞”缠斗强敌时的表现大同而小异,但实质却已然截然不同。

    这不是海底炮,这是“海底震”!

    而且楼成早悄然沉下了重心,要尽全力于一击!

    轰隆隆……他脑海雷云密布,暗响回荡,手臂和肩膀的筋膜肌肉紧紧绷着。

    彭承光刚站稳身形,便面对了这样一击,来不及侧踢,只好炸了肩膀之劲,挥动右臂,带起拳头,如锤斜擂。

    砰!

    两者刚一接触,楼成便炸开了压缩的力量,像是引爆了一枚炮弹。

    “雷音震禅”第一击!

    轰隆!彭承光脑海顿时嗡了一下,只觉自己打中了地雷,剧烈的震荡从右拳开始,迅速遍及了全身,摇晃了皮肤、肌肉、筋膜和骨头,翻滚了气血,影响了五脏六腑。

    震拳?

    楼成练成了震拳?

    他难受得想要干呕,发力都变得艰难,但知道胜负已在刹那之间,鼓起精神,身体微缩,旋即一张,双脚猛地往地面一抵。

    喀嚓!以他双脚为圆点,地面出现了纵横交错的细细裂缝,构成了一张蜘蛛之网,而借助这一反弹,彭承光小腿、大腿、背部、腹部、胸口、手臂和肩膀等地方的肌肉顿时“活”了过来,化作了一条条狰狞蛟龙,撑起衣物,齐齐“炸”开。

    紧跟着,他腰背一旋,将这股子劲绞成一道,发了一个凶猛的甩劲!

    楼成一拳得手,正待奠定胜局,忽然感觉面前的彭承光变成了一座爆发的火山,周身上下都在喷薄可怕的力量,然后他不由自主就被甩了出去,失去了重心。

    好恐怖的爆发……楼成心中一紧,快速调整着肌肉,第一步落下之时,他已基本恢复了平衡,但他并未就此止住,反而顺势多踏了两步,每一踏都在积蓄着力量,等待着彭承光的追击,给他回马一枪!

    两步之后,楼成已然转身,发现彭承光立在原地,长长吐了口气,并未趁势袭来。

    他顿时明白,彭承光在自己的“震禅”之下也不好受,怕是才刚稳住翻滚的气血,未曾追击,不是不想,实乃不能!

    四道目光再次接触,两人同时喊了一声:

    “好!”

    为自己的发挥喝彩,也为敌人的强势叫好!

    看台之上,蔡宗明、邱志高和赵强等室友早已到来,以楼成亲友团的身份。

    他们正专心致志地看着大屏幕,为刚才的碰撞倒吸了口凉气。

    之前那一击里,楼成的“雷音震禅”直指敌人,威势没有丝毫外显,看起来就远远不如彭承光踩碎青砖,蠕动肌肉,“甩”出对手来得可怕,让眼光不够高明的他们一时胆战心惊。

    “嘴王,橙子的对手很强的样子啊……”张敬业牙疼般说道。

    蔡宗明也是比较担忧,表面却老神在在:“再强能有八品丹境强?”

    “可上次是林缺先打……”邱志高下意识反驳了一句。

    蔡宗明呵呵一笑:“可彭承光也不是丹境啊,不就踩碎了几块青石吗,橙子一样办得到!再说,输几场擂台赛很正常啊,龙王武圣谁没输过?现代比赛那么多,谁能保证永远只遇上仅比自身强一点的敌人?”

    赵强对武道了解不多,见嘴王说得头头是道,也就放下心来,自语了一句亦可赛艇,又重新看向了擂台。

    楼成与彭承光已重新交手,这一次,他依然如抱汞团,晃动了重心,闪到了对手的左侧,打算佯攻一次,骗敌人先行出手,自己则提前闪到背后,抓住机会轰出“雷音震禅”。

    想到便做,他右臂一抖,似要打出,本身重心却是一晃,鬼魅地来到了彭承光身后。

    可是,这个过程里,彭承光纹丝不动,像是早就识破了他的诡计。

    楼成不敢停留,脚步一滑,重心移动,又闪到了敌人的右侧。

    根据观摩过的比赛视频,彭承光确实有点有激必应的味道了,这方面比我强三分,看来确实没法靠佯攻和重心如汞的配合,找到轰他“雷音震禅”的机会……转移之中,楼成念头一闪,明白了关窍。

    想到这里,他忽然灵光乍现,做了个反向的思考。

    彭承光又不是完整的“有激必应”了,只要真一点,说不定反而有奇效……

    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楼成突地吸了口气,让精神陷入了抱元守一的状态,观想出了皑皑白峰,万里积雪,并摒除了其他杂念,只剩下融入其中的部分。

    轰隆!

    闪电劈下,雪山崩塌,亿万钧积雪化作洪流浩浩荡荡而下,楼成右臂一抖,仿佛要将这股吞没一切的力量宣泄出去。

    这一刻,他的“大雪崩”形神皆备!

    就在他右臂抖动之时,彭承光大腿肌肉霍然绷紧,飞出破破烂烂的武道鞋,来了一记又狠又快又猛的侧踢。

    可是,楼成“大雪崩”将出未出之际,本人已晃动了重心,回闪到了彭承光的背后。

    抓住敌人侧踢尚未收回的机会,他沉腰坐胯,脚步一抵,将两条胳膊和两边肩膀的肌肉都做了压缩,然后双手交握,如抡巨锤,从右上往左下擂出。

    这是能当两记震拳的一击!

    这是“雷音震禅”的常规杀招,破山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