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蛮横不讲理(第一更)
    看见楼成仿佛神话传说里的巨人,抡起一柄“大锤”,从上往下擂出,几有居高临下,力量贲张之感,满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来自本能的惊呼,明威武馆席位处的高饶张颖等人更是直接站了起来。

    他们刚刚才目睹大师兄爆发全力,将楼成甩了出去,让他短暂失去了重心,险些就无法保持住平衡,不得不再拾老办法,游走缠斗以避锋芒,结果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局势就急转直下,大师兄被佯攻骗到,遭敌人抓住破绽,即将面临难以防御的开山破峰一击!

    怎么会这样?

    大师兄不是接近“有激必应”,不怕偷袭,不怕虚招吗?

    他们有些看不懂场上究竟发生什么了,只感觉美梦瞬间变成了噩梦,下意识握紧了拳头,绷紧了身体,满含忧虑和希冀地望着擂台。

    不仅他们看不懂,“青龙战队”四位职业九品的武者也是满头雾水,搞不清楚场上两位的应对。

    别人只知道楼成在依靠“重心如汞”避开锋芒,寻觅机会,他们却看得出实际上是彭承光在顾忌正面碰撞,面对楼成的进攻,他不是先做闪避,再行反击,就是靠着眼光、见识和判断,抓住时机,直攻要害,逼得对手放弃硬拼的打算。

    彭承光怎么会害怕和楼成硬碰硬?

    他之前才踩碎青砖,硬生生将楼成给甩了出去啊?

    从力量、速度、敏捷、技巧、经验和风格来说,他都不该害怕才对!

    几位青龙战队的武者面面相觑,隐约品出了一点不对。

    曾经打得自己等人不要不要的彭承光究竟在害怕什么?

    他将楼成甩出去之后,为什么没趁势追击,抓住机会一波带走?

    此时此刻,楼成完全遗忘了周遭的变化,压根儿听不见观众们的惊呼和他们醒悟过来后的呼啸叫好,他的眼里耳中只有彭承光的一点一滴动静,交握的双手以不破此山誓不还的气势威猛抡下!

    如果彭承光“蝎子摆尾”,那就顺势以“破山震”阻拦他的踢腿,反正“雷音震禅”只求有接触,没规定必须接触哪里,一旦炸开劲力,爆发震荡,不和打中要害比,效果都差不多……

    要是彭承光放弃架子,前滚躲避,那就及时收力,大步赶上,趁他没有支撑难以发力的机会,奠定胜局……

    后续种种变化在楼成脑海一闪而过,抡下的“大锤”愈发坚决。

    就在这时,彭承光侧踢出去的右腿没完全收回,反而藉此缩了脖子,往右做了个跳步,让楼成凶猛擂向他右肩的“破山震”变成了击打左肩的攻击。

    右脚刚一着地,他猛然就拉低了重心,突地来了一个沉腰坐胯,身体似有微妙蜷缩,力量和气血仿佛凝聚于了丹田一点,然后,那一点轰然爆发,往外喷薄,随着彭承光身体的“张开”,涌向了他的肩膀!

    脚下一踩,肩膀一炸,身体各处肌肉齐齐鼓胀,彭承光主动挑肩,以此迎向楼成的“破山震”!

    砰!

    两者刚有接触,楼成就炸响了脑海内的雷云,张开了紧绷的那部分肌肉,制造出炮弹轰击般的剧烈震荡,而与此同时,彭承光也急转腰背,肩膀一抖一甩。

    啪!彭承光脚下破破烂烂的两只武道鞋齐齐绷开,化作了一片片蝴蝶,飞舞于地面裂开的道道缝隙之上,而楼成就像断线的风筝,被凭空甩了出去,落到了几米开外。

    仅仅一个简单的沉腰坐胯,彭承光就在这种绝境之下,勉强挡住了“雷音震禅”的杀招!

    但他也并不好受,关节、筋膜和肌肉以肉眼可见的程度颤抖着,气血凶猛翻滚,五脏六腑出现了晃动,身体各处都在嗡嗡嗡的震颤,失去了控制。

    楼成甫一落地,往前连踏几步,既是调整肌肉,恢复重心,也是在蓄积力量。

    啪!他右脚用力,踩裂一块青砖,藉此转身,像是一只凶猛的老鹰,再次扑向了彭承光,要抓住他尚未从剧烈震荡中完全恢复的机会,再来一记雷音震禅!

    趁他病,要他命!

    一扑便是好几米,楼成右臂肌肉紧绷,腰背摆动,抖开躯干筋膜,即将弹射出一记轰轰烈烈的开山炮拳。

    “雷音震禅”第三击!

    彭承光身体的震荡尚未彻底平复,不敢硬挡,赤脚一踩,向后一掠,背心如有长眼,稳稳落到了几米之外。

    楼成得势不饶人,左脚跨前一踏,喀嚓碎裂了青砖,借助反弹,凶猛再扑,右手的震拳蓄势待发!

    彭承光又是一踩,继续往后掠走,又飞快闪到了好几米外。

    他这番闪避与林缺躲魏胜天攻击时的举止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后者似灵巧的山羊,他像是一只倒飞的大雁。

    楼成没有一点沮丧,目光坚定,头脑冷静,右脚一踏,继续追击,不给对手缓过气的机会!

    连退三次,彭承光已站在了擂台边缘,双脚忽地定住,像是堤坝般立在了洪水之前,身体霍然绷直。

    在第二次后退的时候,他体内的震荡便好地七七八八了,再退一次正是为了来一招回马枪!

    重心一沉,气血肌肉凝成一点,接近浑然如一,彭承光右手先是回摆,接着化作一根长枪,配合力量的恐怖爆发和周身条条如蛇肌肉的抖动,硬扎向了扑击而来的楼成,此势已尽的楼成!

    楼成毫不避让,以狭路相逢的勇气挥出了右臂,炸响了雷鸣,引爆了震禅。

    砰!

    两者碰撞,彭承光气血翻滚得头脑眩晕,胸闷难受,但刚才的爆发抵消了大部分震荡,让他的身体不至于剧烈震颤。

    楼成则连退三步,踩碎了一块块青砖,方才化去了那磅礴大力,稳住了身形。

    而这个时候,彭承光已反扑了过来,欺到了他的近前,半步一迈,崩拳打出。

    对他来说,爆发三次之后,自身已接近极限,再挨两三记震拳,估计就扛不住了,而对方还有形神皆备的佯攻之法,让自己没法提前判断,必须靠眼睛和耳朵等感官来辅助识别,这样一来,就难以以攻对攻,始终以博取要害来逼得对手自行放弃了。

    所以,必须近身,必须短打,不给敌人压缩肌肉施展震拳的机会!

    砰!楼成及时稳住,挥拳下捶,挡住了彭承光的崩拳,可对方左脚一靠,略微侧身,便是一肘,逼得他放弃借力的打算,炸了左肩之劲,以手相抵。

    啪啪啪!砰砰砰!两人在方寸之间不断碰撞,手,腕,肘,肩,膝盖,脚尖等部位此起彼伏,接连相击,将胜负置于了刹那之间。

    旁边的裁判都提起了一颗心,每年未能及时阻挡,造成伤害的案例,百分之七十都是这种近身短打的状况!

    拳脚之声不绝于耳,如此距离下的战斗,楼成不仅没机会施展震禅,就连以腿脚发力都变得仓促,力量上被彭承光压了一头,但他脑海凝水成冰,判断冷静,出招坚决,加上大小缠手灵活又凶猛,倒也没有手忙脚乱,而且他相信彭承光会越打越弱。

    战到酣处,彼此牵引,两人同时侧身,发力一撞。

    砰!彭承光身体晃了晃,楼成则似乎稍逊半筹,往后退了一步。

    机会!

    彭承光自知已没法久战,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变化,跨前一步,伸手一抓,拿住了楼成拖在后面的左边胳臂。

    他知道自己的听劲功夫比楼成差,故而也不擒拿,正要发力,完成撕扯,忽地察觉对方肌肉一绷,往内贴住,让自己的判断差了毫厘。

    与此同时,楼成脊椎一弹,腰背一摆,右半边身体回荡,拳头迅猛轰出,仿佛一枚等待很久的炮弹!

    砰!彭承光匆忙招架,只觉对方劲力当即炸开,比刚才弱不少但还是很可怕的震荡汹涌而来。

    他身体震颤,气血翻滚,眼见着楼成左臂挣脱,缩了回去,抡了起来,又是一击凶狠的锤击。

    雷音震禅!

    砰砰砰!楼成双臂抡开,连环攻击,打得彭承光五脏六腑难受异常,脑海嗡隆作响。

    看到这一幕,青龙战队的队长莫子聪忽然醒悟,脱口而出:

    “震拳!”

    “楼成掌握了震拳!”

    难怪彭承光要避免硬碰硬,难怪他之前没抓住机会追击!

    “震拳?”邓华等三位武者愕然低语。

    此时此刻,楼成又一次抡起了右臂,绷紧了肌肉,于脑海雷鸣回荡之中,蛮横不讲理地捶了下去。

    雷音震禅再一击!

    砰!

    彭承光勉强招架,身体晃了晃,眼眸里满是眩晕茫然的色彩,像是天生耳水不平衡的人玩了一圈过山车。

    楼成左臂一抖,如枪刺出,停在了他的喉咙处,而他连抬起双手都办不到。

    裁判松了口气,高声宣布道:

    “最终局,楼成胜!”

    楼成也吐了口气,诚恳笑道:

    “你很厉害,我差点就输了……”

    如果彭承光有好一点的武功,不说雷音震禅,流星劲这种,光是“大雪崩”类似层次的,都能让自己吃一场败仗。

    彭承光脑海轰鸣,身体难受,只看见对手嘴巴一张一合,却听不真切,难得不超越年龄的成熟,呆愣回答:

    “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