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如来佛的掌心(第二更)
    纪明玉笑吟吟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单独请他吃饭……既然我女儿麻烦了人家,请所有特训成员的时候,我专门道个谢,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问题大了!严喆珂只觉自己头大如斗,绞尽脑汁道:“可周末大家都有活动,哪说聚就能聚得齐的?而且,妈,你不是要请我室友吃饭吗?”

    “对,今晚请你室友,明天中午请武道社的那帮人,到时候你们刚好特训完,不愁找不到人。”纪明玉含笑看着自家女儿,安排得滴水不漏。

    至于住宿的问题,松城这么大,还怕找不到好的酒店?

    严喆珂一时竟无言以对,感觉自己的道行在老妈面前还是浅了点,她克制住慌张沮丧和自暴自弃的情绪,眼眸往上看了看道:

    “那好吧,明天特训的时候,我给他们提一提。”

    再激烈反对的话,老妈一眼就能看出自己心头有鬼,反正只是吃个饭,怕什么?给阿青、林师姐她们叮嘱几句,让橙子装得若无其事一点,应该就没问题了!

    她刚回答完毕,旁边保持着安静的柳小琳忽然开口道:“小师叔,你明天还有安排,秦阳那边得出席签约仪式。”

    她是纪明玉大师兄的女儿,所以叫对方小师叔,不过,两人之间的年龄实际只差五岁,而她又嫁了严家世交,从那边论起,严喆珂喊她阿姨。

    “看我这记性!”纪明玉轻拍了下额头,惋惜道,“珂珂,不能请你们武道社的特训成员吃饭了。”

    不用惋惜……严喆珂默默吐了口气,然后突地醒悟,要是自己一直找借口阻挠这件事情,那它多半就会便成现实了,什么签约仪式肯定提都不会提了!

    妈,你套路真深!

    “可以等下次嘛,反正还没给他们说过。”她乖巧地回答,随口岔开了话题,“妈,你都这么关心我武道社的队友了,那对我们教练有没有什么了解?”

    橙子一直挺好奇这个问题的!

    纪明玉轻笑一声道:“我问过你外公,他只回答了一句话:一个老家伙。”

    老家伙,看来真是外公那一辈的外罡高手了,不过施教练和外公没什么交情的样子……严喆珂若有所思想着,将之前的套路抛诸脑后,重整了心情,带着自家老妈和柳姨逛起了校园,聊起了天。

    …………

    回到寝室,楼成将手机放在旁边,等待着严喆珂的好消息,自己则没加入蔡宗明、赵强他们的开黑,拿出课本,静下心来,认认真真复习着之前讲过的内容。

    大学每节课的知识量十倍几十倍于高中,经常一堂大课便讲完好几十页的教材,光靠课堂听讲和课后做一下布置的作业,不是天赋异禀的同学也就能粗浅掌握知识点,考试混个及格。

    因此,这就对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会自己看书,自己巩固,自己发散知识点,自己寻找相关资料阅读,成绩便会越来越下降。

    楼成忙于武道训练,课程将下午和晚上的时间挤得满满的,也就周末有空和严喆珂去自习一下,很多知识掌握得非常不牢靠,如今翻开书本,真是每一页都有收获。

    在他沉迷于学习的时候,天色不知不觉黑了下来,突然,他手机嗡了一声,发出强烈的振动。

    珂珂的消息?楼成心中一喜,放下了手中签字笔,但也没敢抱太大的希望,因为类似的场景刚才时有发生,都是些垃圾短信或者蒋飞陈启立他们的回复。

    拿起手机,无需解锁,他直接在屏幕上看到了最新的那条消息:

    严喆珂“放着鞭炮”道:

    “解*放了!”

    岳母大人的巡查结束了?楼成松了口气,喜上眉梢,解锁了屏幕,飞快回复道:

    “那我能请小仙女晚上散个步吗?”

    严喆珂站在校车站,目送着自家老妈和柳姨乘坐的大巴驶出了东门,一时有泪流满面的冲动。

    真是好辛苦!

    不过老妈离开得有点太轻易了吧?试探两下就相信我了?

    还是说,她原本就没多少怀疑,真是顺路而为?

    疑惑与疲惫当中,她掏出手机,看到了回复,脸上又绽放了浅浅的笑容,恢复了轻松和愉悦:

    “好啊~但再等一个小时吧,小仙女怕王母娘娘杀个回马枪!”

    我家小仙女被丈母娘吓得不轻啊……看见这条消息,楼成又心疼又好笑,而再等一个小时也正好,自己还没吃晚饭呢!

    …………

    月上柳梢头,人约天黑后,楼成刚一等到严喆珂从宿舍出来,立刻就迎了上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十指紧紧交扣。

    “去湖边散步吧?”周围人多眼杂,他笑眯眯提议道。

    严喆珂白了他一眼,眸光璀璨,宛若星子,抿了抿嘴道:“你可不能使坏!”

    大晚上的!

    自己的初吻就是这样丢的!

    楼成一脸正气地回答:“保证不使坏!”

    和自己女朋友亲热能叫使坏?

    牵着手,漫步到了湖边,楼成心疼开口道:“下午累吗?应付太后是不是特别辛苦?”

    “嗯!”严喆珂夸张地用力点头,“我不是吹牛,换做是你,三分钟就露陷了!”

    “哈哈,有这么厉害吗?”楼成有点不信了。

    严喆珂伸出揣在衣兜里的右手,扳着指头数道:“太后是过来人,经验丰富,太后纵横商场多年,眼光很毒,气场十足,太后智慧过人,套路一个接一的,太后生我养我,特别了解我……”

    “你真不容易啊!”楼成一边觉得女孩刚才的动作很萌,一边又非常怜惜她的辛苦。

    严喆珂侧过脸,委屈巴巴地看着楼成:“就是就是!你要怎么安慰我?”

    楼成盯着她娇嫩粉润的嘴唇道:

    “亲一下?”

    “哼,你这哪里是想安慰我,明明就是趁机占便宜!”严喆珂娇嗔道,扭头看向了旁边,转而又道,“橙子,老实回答,你为了下午的海洋馆参观是不是做了很多准备?”

    此时,他们越走越偏,周围已是无人,只有路灯时而出现,洒下一地光芒。

    “不算太多……”楼成谦虚回答。

    严喆珂回过头来,眼眸明亮,顾盼有神:“给我看一看?”

    看着女孩娇俏可爱地伸出手,楼成难以抗拒,将手机递了过去,解锁了屏幕,点开了图片库道:“就下载了图片,还做了个笔记……要不我给你设置个指纹吧,以后你随时可以开我手机,不用这么麻烦了。”

    “你不怕秘密被我发现吗?”严喆珂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在你面前,我没有秘密。”楼成肉麻了一句。

    严喆珂抿嘴一笑,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楼成下载的图片,一张,一张,一张……翻了好久好久。

    “这么多……”她低声自语,油然抬头望向楼成,眸光里似有水波在闪动。

    她很快又低下螓首,点来了记事本,只见里面密密麻麻都是海洋生物相关,分门别类,标明了重点,和自己高考前的复习笔记一模一样!

    严喆珂许久说话,始终看着手机,楼成有些忐忑地道了一句:“都是网上找的,没费什么工夫……”

    女孩乌发垂下,遮住了小半脸颊,但依稀能看得见甜美的酒窝:

    “我很开心……”

    “啊,什么?”楼成愣了愣,没听清楚。

    严喆珂抬起了头,在路灯照耀下,她的眼眶有点微红,哼了一声道:“没听到就算了~”

    楼成不是傻子,感受得出语气,也猜得出女孩多半是比较感动,于是低笑道:“我听见你说想亲亲。”

    “呸!不要脸!大色狼!”严喆珂啐了一口,晕红着脸看向了旁边。

    可楼成抓住她的手往自己方向一拉,她却像立刻失去了骨头,软软倒了过来,依偎于胸口,明眸半闭,睫毛轻抖,鼻翼翕动,嘴唇微颤,一副任君品尝的娇羞样子。

    楼成心潮澎湃,想也没想,就吻了下去,摩挲着女孩芳香的唇瓣,品尝勾勒着她的唇线,时吸时吮时而舔舐。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亲热,严喆珂已不会再闭住自己的呼吸,鼻端气息变得急促,如兰如麝,钻入了楼成的心底。

    按照试探一下没损失的习惯,楼成又将舌头伸入了她的口中,细数着她晶莹洁白的贝齿,尝试着分开牙关,如果女孩咬得很紧,他就主动退去。

    就在他舌尖一挑的时候,忽地感觉严喆珂的牙关松动了,露出了一条小小的缝隙。

    嗡的一声!楼成热血冲脑,顾不得被咬,将舌头挤过了缝隙,触碰到了那娇嫩的主人,感受到了那一抹惊心动魄的滑腻。

    严喆珂喉咙处发出细而压抑的声音,抱在楼成背后的双手一下变紧。

    寻觅着,追逐着,勾动着,楼成像是干渴已久的旅者,不顾一切地吸吮着甜美,与笨拙娇弱的香舌纠缠不休。

    他没有经验,但如何追逐美好却是刻于本能。

    这一刻,他完全忘记了周围的环境,忘记了白日的失落与紧张。

    不知过了多久,当他终于噙住那条嫩滑芳香的舌头,要将它吸入自己口中时,严喆珂忽地呜咽了一声,将他推开,把红彤彤的俏脸埋在了他的肩膀:

    “色狼,色狼,大色狼!”她的右手轻轻捶着楼成背部。

    楼成刚才似乎都忘记了呼吸,大口喘着气,心情畅快至极,意气风发地道:“这么算的话,所有的丈夫,所有的男朋友,都是大色狼了!”

    我对自己女朋友色,我自豪!

    “哼,不管,你就是第一号大色狼!”严喆珂娇羞回答,突然,她疑惑地“呃”了一声,“什么东西膈到我了?”

    楼成表情顿变,想要再收腹已是来之不及,女孩飞快低下了头,看见了那醒目的帐篷。

    刚才深吻太激烈,楼成觉得能用“剑拔弩张”来形容自己的下身了……

    “这个,这个……”他脑海飞快转动,想着借口。

    严喆珂顿生辣眼睛的感觉,猛地扭过头,又羞又气道:

    “流氓!”

    再也不和你玩么么哒了!

    楼成尴尬一笑,又将女孩拥入了怀中,认真解释道:

    “我要是没这样的反应,你就该担心了!”

    “哼,反正是大色狼大流氓!”严喆珂没有挣扎,“愤愤不平”地回答。

    楼成恢复了过来,不再尴尬,拥着女孩,听着她的娇嗔,回味着嘴里的甜美与芳香,恨不得高喊两声,以宣泄自己心中的喜悦。

    …………

    有了太后驾到的事情,之后的一周,两人的关系似乎更近了一步,楼成时不时便能成功深吻一下,美得每天都乐滋滋的。

    而他的修炼更加刻苦,心境也不再急躁,重新平稳了下来,经过又两次感悟金丹的冰寒意境,距离把握到观想图的神髓与韵味只差一层窗户纸了,比他预想得要慢,但也还在正常范围内。

    周六结束清晨的锤炼,他陪着严喆珂等人赶到了松城市武道馆。

    这是每年第一次的业余定品赛!

    松城市武道场馆很大,分有好几个厅,周围还有一圈商铺,供前来这里的武者与观众使用。

    “怎么办,我有点紧张了……”严喆珂拉着楼成的手,可怜兮兮地说道。

    楼成宽慰着她道:

    “不用怕,竞争二品的都是业余三品的武者,你有很大优势!”

    距离他们几十米外,有一间咖啡馆,它的落地窗位置正好能看见武道场馆入口处。

    而落地窗边,一身黑色商务装的纪明玉端着咖啡,静静地看着拉手的那对男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