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祸水(第三更)
    听完楼成的讲述,严喆珂本来满心疑惑于自己提及男友时语气是不是真那么骄傲和高兴,同时也想感叹一句太后果然道行高深,非我辈凡夫俗子能够媲美,但最后的那个问题让她一下沉默了。

    路灯光芒照耀中,她双手撑在楼成的肩膀上,眸光越过侧面的鬓角,从有别于往常的角度看着那半张脸孔,感受着身下沉稳里透出忐忑的步伐,抿了抿嘴道:

    “我最大的梦想当然是弥补好身体的不足,在武道这条路上不断地走下去,哪怕未必能走得很远,但每前进一步,我也会很开心很开心,不过,以当前的医学发展,这是没有任何希望的,而且十多年了,我也接受了这个现实,它也不影响我的日常生活了。”

    “我妈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情,我以前总觉得自己有数字和逻辑上的天赋,能一眼看穿事情的规律,哼,别笑,那时候我多天真无邪啊!于是,我就经常给我妈说,我肯定能继承好你的企业,小菜一碟嘛,但我不喜欢和各种陌生人打交道,不喜欢勾心斗角,不喜欢四处奔波,所以我要学习数学,学习经济,学习贸易,学习金融,做高屋建瓴的专家,藏身幕后,运筹帷幄之中!”

    “我当初报考松大,一是为了就近看着我哥,免得他出什么问题,二是我们学院和米国伊文大学有一个合作培养计划,大四的时候,经过考核,能去那边读研,有机会跟着全球最顶尖的学者学习,这大概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

    夜风送爽,女孩的声音细细钻入了楼成的耳朵,让他一时有点恍惚。

    这就是时间与距离的考验?

    小明同学异地恋都很辛苦了,更何况异国?

    他吸了口气,郑重又紧张地问道:

    “那你还会回来吗?”

    严喆珂噗地失笑,声音坚定地说道:

    “肯定会回来的,我的亲戚朋友在这里,深入我骨髓的文化和历史在这里,我喜爱的所有美食在这里,我,我喜欢的那个男孩子也在这里……”

    说到后面,她声音变低,渐如蚊蚋,但还是坚持着说了出来,心里则一阵庆幸,还好在橙子背上,不用直面他,不会被他看见羞不自胜的表情。

    喜欢的那个男孩子也在这里……楼成脸上浮现了笑容,长长吐了口气道:“那就去吧,去追寻你的梦想吧,让我看到更灿烂更美丽的那个你!”

    “噗,橙子,你是不是被我妈给吓傻了,说话都变得文艺了!”严喆珂轻笑一声,将双手环过了他的肩膀,交握在他的身前,语气飘忽道,“你就不担心吗?”

    “担心。”楼成老老实实回答,“我家小仙女这么漂亮这么可爱这么聪慧这么美好,不知有多少男人在打着坏心思。”

    严喆珂抿嘴浅笑道:“我对自己还是蛮有信心的,以前追过我的男孩子不少挺优秀的,我不也一样残忍冷酷地拒绝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就能始终如一地坚持下来,可以说很理智,也可以说心很硬,倒是橙子你,现在都那么多粉丝了,以后踏入丹境,进入职业武道圈子,肯定会有更多的女孩子喜欢你,甚至勾引你,没有我看着,真不知道你能不能拒绝得了!”

    “我妈常说,没几个男人能受得了这种考验。”

    楼成没有回头,微笑道:“我对自己也有信心,既然能每天坚持锤炼,那也能每天坚持与其他女生保持距离,我可是要成为外罡强者的人,没点超乎寻常人的毅力怎么行?”

    “橙子,你这话说得让我想起了小说里的一个名词。”严喆珂沉默几秒,忽地笑道,“禁欲系男生!”

    “噗,这是什么鬼名词?”楼成没深究这个词,思绪发散地说道,“其实异国恋也没什么啊,现在网路时代,交流多方便,只要协调好时间,一样能每天闲扯,而且我到时候应该是个比较厉害的丹境武者了,每个月飞一趟完全承受得了,只是有点心疼你独自在外,很多事情找不到人帮忙。”

    严喆珂听得眼波暗转,璀璨隐生,笑吟吟回了一句:“到时候我肯定是个职业九品的女汉子了,有什么是自己解决不了的?嗯,到时候我会专注学习,戴上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穿得像个修女,不参加任何派对,免疫所有骚扰,争取三年就回来。”

    “你这不是变成灭绝师太了吗?”楼成听得一阵窃喜,又叮嘱道,“千万要小心那种以同学老乡同胞套近乎的男人!”

    严喆珂顿时笑得仰起了头:

    “你这是在说自己吗?”

    “前车之鉴,不可不察!”楼成半是认真半是自黑地说道。

    严喆珂被他的乐观感染,有些惆怅的心情化开,噙着笑意,看着他的后脑勺,忽然想起了一句话:“那时年少,不懂得时间的无情,距离的残酷。”

    出国这件事情之所以没告诉橙子,就是因为相恋以后,我有些犹豫,有些害怕,不像以前那样义无反顾了,真正地考虑过要不要放弃。

    但一想到未来要做着不喜欢的事情,或者只有他这一个生活重心,又觉得实在太可悲了,不趁着年轻,还有冲劲,追逐一下梦想,以后肯定会很遗憾很遗憾……

    哎,真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嗯,我就是那个英雄……

    严喆珂勾住楼成脖子的双手紧了紧,身体靠了过来,凑到楼成耳边,叹息道:

    “你这个红颜祸水……”

    “啊?”楼成一脸懵逼,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严喆珂认真地想了想,重复道:

    “你这个蓝颜祸水!”

    楼成这才听懂,顿时失笑,转而道:

    “珂珂,太后都默认我了,是不是咱们算光明正大交往了?”

    “不行,你只是通过了我妈这一关,还有我爸,我外公,我姥姥,我爷爷,我奶奶,好多好多,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不会吧,我以为太后是最难那一关……”

    “谁给了你这样的错觉?我一直都觉得我妈应该是最能够接受的~”

    ……

    两人的笑语飘扬在风中,洒满了夜晚的道路,楼成背着女孩一直到了校车点,有点舍不得将她放下,想要一直这样走下去。

    还有三年,车到山前必有路!

    …………

    翌日清晨,楼成仿佛又成熟了一点,他站在那里,平心静气地体悟着那两幅观想图。

    这是自己安身立命保护恋情的唯一本钱!

    少顷,他闭上了眼睛,抱元守一,澄空心灵,于脑海内一点一滴地勾勒着“天寒地冻”图,与先前的每一天别无二致。

    在这个过程里,他逐渐将铭刻于心里的金丹冰寒意境与“笔触”糅合,让每一朵雪花都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为那空有其表的世界带来鲜明的冰凉。

    一朵两朵三朵,天地慢慢变得白茫茫,一股冻结万物埋葬生命的寒冷将出未出。

    楼成的精神本已疲倦,此时忽地明悟,知道自己经过好几天的积累和感悟,终于到了成功的边缘!

    他忍着空乏,勾勒出最后一笔。

    轰的一声,那副“画出来”的天寒地冻图一下膨胀,占据满了他脑海的每个角落,彻骨的冰寒化作了实质,冻住了生命冻住了天地。

    楼成的身体随之出现了微妙变化,部分肌肉或紧绷或抖动,细微处的筋脉或舒张或收缩,对应的五脏六腑或蠕动或起伏……

    正常而言,人体的每个动作,即使再是微弱,也会制造出属于本身的波动,只不过它们都太过弱小,转瞬就会消失,但此时此刻,这些波动巧妙地叠加在了一起,化作一股正常人能感应到的冰寒之意向着四周扩散!

    旁边神情悠然的施老头突地凝固了表情,望了过来,愕然低语道:

    “观想成功了?”

    楼成精神已至极限,再也维持不住,退出了守一状态,睁开了眼睛,欣喜地回答着师父的疑问:

    “嗯,终于成功了。”

    终于?施老头愣了愣,忽地呵呵笑道:

    “不错,有老头子我当初的几分风范了,今天到此为止,不要再强行尝试,免得伤了脑海,好了,接下来你自己锤炼吧。”

    师父当年这么牛逼啊,我有金丹辅助都比不过他……楼成心中一凛,收起终于观想成功的自豪和得意,认认真真地跑起了步。

    直到他远去,施老头才暗骂了一声:

    “妈的,我以为我当年一个月观想成功就够逆天了!”

    “难道他得到的龙虎真人遗物有助于感悟冰寒意境?可没这个先例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