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八十章 定品之战(第二更)
    钱若雨他们有怎样的感受,楼成半点不在意,反倒挺好奇三角关系能维持多久,什么时候会出现狗血剧情。

    他的目光重新投回了场地之中,看见严喆珂终于凭借连续两次的拉回重心创造出了机会,借到了力量,展开了“暴雪二十四击”,以浩浩荡荡的大雪崩之势将张恒旺彻底压制。

    张恒旺连续做出了两次努力,但都被女孩依靠“阴阳转”的部分技巧巧妙化解,“雪崩”不仅未遭打断,反而越来越猛,越来越恐怖,最后以吞没一切的气势硬生生冲开了对手的架子。

    抓住机会,严喆珂观想出“流星坠地”时的爆发,叠加了先前借来的所有力量,侧身沉肩一靠,将张恒旺直接撞飞,跌出了擂台,如果不是她最后收力,一弹一抖,对手至少得断几根胸骨。

    “严喆珂胜!”裁判收回了试图阻止的手。

    呼,严喆珂吐了口浊气,只觉身体空乏,双腿肌肉都有些不受控制地在颤抖。

    这是一场苦战,对方虽然一开始就处在了下风,但依靠丰富的经验和不错的实力守得滴水不漏,时而还能反击一两下,而最后的“大雪崩”狂攻之中,他也差不多坚持了一轮,真是一个顽强的敌人,让自己消耗极大。

    无视了张恒旺捂着胸口站起,试图搭话的想法,严喆珂扭头望向了看台,与楼成四目相接,展露了笑颜。

    不管如何,小组出线了,距离业余二品只剩下最后一战,再咬紧牙关熬一熬就好了!

    她拿回手机,转身沿着过道往上,刚走了几步,秀气好看的眉毛忽然皱了皱,感觉到了腿部肌肉的发紧与颤栗,险些就膝盖一软,跌坐于地。

    她还没转过任何念头,眼前突地一花,看见楼成以老鹰扑击之势,直接从高层看台跃下,脚尖中途一点,改变了方向,以翱翔的姿态抵达了自己的面前,整个过程既有力量爆发的美感,也有举重若轻的潇洒之意。

    “没事吧?”楼成扶住女孩,关切地问了一句。

    严喆珂怔了怔,似乎还没回过神来,一脸的懵懂与茫然,直到身体被男友承受住,才一点一滴地绽放了笑容,眸光如水地望向旁边,隐藏住小得意和小欣喜,故作不甚在意地道:“没什么,就是消耗太大了,你刚才吓死我了,一眨眼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这不是看到你差点跌倒吗?”楼成看了看四周,发现还是有不少人注意到自己的壮举,充满了敬佩,竖起了拇指。

    真要色不要命!

    小菜一碟而已!楼成自得一笑,向女孩提议道:“我们直接回酒店吧,就不等他们了,抓紧时间理疗恢复,下午是最重要的一战,熬过了就好了!”

    “嗯。”严喆珂知道这是最好最合理的选择,也不矜持,斯文点头。

    她正待扶住男友迈步,却看见楼成蹲了下来,拍了拍肩膀道:

    “来,我背你!”

    严喆珂本来想说“这多不好意思啊”,可考虑到身体肌肉的发紧和男友不容拒绝的姿态,又咽下了这句话,眼眸灵动一转,打量起四周,做贼心虚般低下脑袋,打散发髻,让乌黑的秀发垂下,遮住了两旁各半边脸颊。

    我是鸵鸟,我是鸵鸟……她默默自语着,俯到了楼成背上,双手支着肩膀,不让胸口与男友的身体接触。

    知道女孩的害羞,楼成闲扯起之前的事情,以转移她的注意:

    “我刚才遇到钱若雨他们了,她还挺礼貌地邀请我暑假去她家武馆勤工俭学。”

    严喆珂果然有了兴趣,盯着男友的后脑勺,似笑非笑道:“那你要去吗?”

    “这不是得看你的安排吗?”楼成趁机问道,“珂珂,你暑假要回秀山吧?”

    “肯定啊,我都有点想家了呢~!”严喆珂语气变得轻快,“到时候最多抽一两个星期到外公那边玩。”

    “你都回秀山了,我待松城不是有病吗?”楼成脚下不慢,已背着女孩出了二号厅。

    严喆珂若有所思地问道:“橙子,你暑假的时候应该将武功练进骨子里练到身体内了吧?”

    也就是炼体境的巅峰!

    “不用暑假。”楼成言简意赅但自信十足地回答,可他马上又变得啰嗦,絮絮叨叨地给女孩说着自己的规划,“我想过了,要冲击丹气境,光靠那一万多块钱肯定不行,暑假的时候我得查查省内有什么小型擂台赛,抽空去弄点奖金,实在没有的话,就找同学帮忙,去武馆兼个职什么的……”

    严喆珂听见楼成早有安排和准备,细碎洁白的牙齿轻咬住下唇,让自身的笑意不那么明显,可神情间的温柔如水却怎么都遮掩不住,撑着楼成肩膀的双手不知不觉也环到了他的身前。

    感受到女孩轻轻靠了上来,楼成心肝一颤,体会到了那茁壮的挺拔。

    时值春暖花开之季,他气血又已相当旺盛,衣物穿得相当单薄,而严喆珂刚比赛完毕,正是发热之际,没穿那件粉白色小外套。

    楼成默念着满天神佛的名号,努力让自己像上次一样将注意力转移到更重要的事情上:

    珂珂一天半的时间连战四场,疲惫累积很严重,等下得好好给她理疗,至少让她恢复百分之七八十的体力……

    说起暑假,不知道五一期间会不会暂停特训,让大家喘口气,小明那厮的女朋友会来松城玩,我要不要约珂珂去周边景点旅游……

    他一边漫无边际地想着,一边和严喆珂闲聊,终于撑到了酒店。

    这一次,严喆珂吸取了经验和教训,学了个乖,先回自己和郭青的房间洗澡,免得火上浇油,让橙子兽性大发,而楼成也趁机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背着黑化肥会挥发之类的东西。

    可能是由于他昨天表现良好,关键时刻能克制得住自身,严喆珂今天对他多了不少信任,以忸怩的态度直接躺到了床上,配合楼成按摩的位置不断改变着姿势。

    看着她轻盈娇柔的身躯山峦起伏,无限美好,楼成扬了扬头,觉得绕口令已经阻止不了自己。

    “橙子,你在做什么?”严喆珂此时刚好背依靠枕。

    楼成苦笑道:

    “背心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严喆珂险些失笑,好不容易才强行忍住,身躯略有点花枝乱颤地道

    “好好背,我相信你哟~!”

    我不相信自己……楼成暗自哀嚎一声,吐了口气,观想出雷云,绷紧了少许肌肉,在按到女孩大腿时炸开了震荡。

    这是他昨天按摩后的灵光闪现,对“雷音震禅”新用途的构想:控制力度,以此舒发肌肉深层次的疲惫!

    严喆珂忽地“嗯”了一声,诧异道:

    “橙子,这是什么手法?”

    好奇怪!

    “震劲的日常用法,感觉怎么样?”楼成略带炫耀地说道。

    “雷音震禅”本来就是能用来内练骨髓与脏腑的武功!

    不过,让它变成“按摩手法”还是有点怪怪的,不知道师父会不会打我?

    “震劲?”严喆珂粉唇轻启,露出洁白的牙齿,一脸的呆萌。

    这可是能横扫绝大部分职业九品的震劲!

    就用来给我按摩?

    橙子真有创意!

    不过为什么会觉得好开心呢……

    “是啊,感觉怎么样?”楼成又问了一句,以确定最终的力度。

    严喆珂抿嘴弯眉,浅笑道:

    “再轻一点点。”

    要不然就会影响到肌肉之外的地方,不太舒服。

    接下来,全心全意控制着力度的楼成倒是没怎么胡思乱想了,只是在切换回正常按摩手法以恢复精神时,看见严喆珂全无防备地睡着,又有点蠢蠢欲动,不得不去卫生间自我冷静一下,来来回回足有三趟。

    等到严喆珂睡醒,看见楼成还在忙碌着给自己按摩,始终未变,心头顿时一暖,柔声问道:“橙子,你累不累?”

    他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

    震劲可不是什么低消耗的武功……

    “还行。”楼成强撑着道,“你感觉怎么样?有恢复多少?”

    严喆珂起身下床,缓慢打了个套路,又惊又喜地道:

    “和早上出门时的状况差不多诶!”

    “这就好,我去外面买点吃的,你再躺会儿。”看见女孩的惊喜,楼成觉得一切的辛苦都没有白费,而到了这个程度,剩下的疲惫只能自行恢复了。

    看着他匆匆忙忙出去,严喆珂依着靠枕,低眉浅笑,眸光如水。

    …………

    一点钟的时候,两人重返了赛场,从服务台领到了抽签情况:

    严喆珂VS何玲玲!

    楼成忍着精神消耗过度的疲惫和抽痛,快速查找着敌人的资料。

    “看起来比你上午的对手要强一点。”他边看边做出了判断。

    严喆珂也正看着手机,微不可及点头道:“她擅长龙形,修炼脊椎,以擒拿闻名。”

    “你不要想着放她擒拿,龙爪以撕扯为主,一不小心就会让你受伤……”楼成与女孩展开了讨论。

    良久之后,严喆珂心底基本有了底,这才叹息道:“我刚才看QQ,郭青说孙剑师兄虽然最后一场赢了,但还是没能小组出线。”

    “定品赛真的很靠运气,不过,我们家小仙女人品杠杠的!”楼成感慨道。

    严喆珂笑吟吟看着他:“你四月份就要参加职业定品赛了,觉得自己运气怎么样?要不要我的人品光辉照耀你~!”

    楼成低笑一声:“严教练,我能吹个牛吗?”

    “吹!”严喆珂眸光闪烁,好奇催促。

    “以现在的情况来说,我是衡量其他人运气的标准。”楼成笑眯眯说道,“没抽到我的算运气好,抽到我的只能说人品较差了!”

    他这番话说得自信又昂扬。

    初步掌握了雷音震禅,在四月底前又肯定能练成“冰霜劲”,要是连定品赛都没把握,那还是回去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

    两点五十分,严喆珂登上了擂台,面对了定品赛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个对手。

    这场赢了,之前的辛苦才有意义,这场输了,一切从头再来!

    何玲玲的身高和严喆珂相差仿佛,神色较为郑重,此时,她吸了口气,微笑道:

    “我还以为能轻松一点的……”

    “能从小组赛出线的,都不会好对付。”严喆珂没有中对方的骄兵之计。

    我不会有任何大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