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苦战(第三更)
    何玲玲闻言愣了一下,旋即轻笑道:

    “我还以为你这种受尽宠爱什么都顺风顺水的女孩子会比较容易自满和自大的。”

    什么叫受尽宠爱什么叫所有都顺风顺水……严喆珂只觉对方的话语看似在恭维自己,实则暗藏细针,心里颇有点不舒坦,但她打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懒得和敌人斗嘴,于是闭上了眼睛,调整起情绪,酝酿着最佳的战斗状态。

    半入静中,她只觉何玲玲聒噪的声音逐渐远离,心灵慢慢澄清,油然回想起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老妈默认了橙子的存在,不用再为这件事情担惊受怕,心存内疚和罪恶感了……

    趁这个机会,也将出国留学的事情告诉了橙子,得到了他的理解和支持,不用老是患得患失,英雄气短了……

    孤男寡女,独出一室,还有亲密的肌肤接触,橙子依然忍耐了下来,宁愿自己煎熬,也不让我受到丝毫的打扰,这证明他不是为了单纯的欲*望才喜欢我的……

    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么地让人开心,让人轻松,心头的负担被一层又一层地卸去,好自在,好满足……严喆珂睁开了眼睛,感觉自家神清气爽,思绪前所未有的灵动,脑海里种种杂念褪去,只剩下面前的比赛。

    最后一场了!

    当她有点迫不及待的时候,裁判举起了右手,挥舞了下去:

    “开始!”

    何玲玲蓄势已久,身体前俯,脊椎一弹,整个人便像是一条蛟龙般扑了出去,以极快的速度靠近了严喆珂。

    “龙形”,困龙升天!

    她这一招修炼到当前的层次,也能像楼成严喆珂一样靠脊椎强行拉回重心了,但还缺乏对身体肌肉的细微掌控,非常容易因此而伤到别处,等闲情况不会如此使用。

    而这招如果修至炼体境巅峰,脊椎一弹之下,全身大部分肌肉都会发力,震动激荡空气,与口中吐纳之声配合,能制造出宛若龙吟的低鸣,产生类似狮子吼的效果。

    眼见何玲玲一扑一进之间便到了面前,没重心如汞的严喆珂沉住气,观想出皑皑白雪滚滚崩塌的场景,右臂一抖,啪地打了出去。

    何玲玲的右手早就抬起,握成了拳头,侧击而出。

    砰!

    两者刚有相撞,何玲玲的五指便弹了出来,发出啪啪啪的一串寸劲响声,铁指如钩,抓向了严喆珂的拳头。

    “龙形”,龙爪撕扯!

    严喆珂对这并不陌生,始终按照着之前与楼成讨论的结果,以一沾就走,一触就退的方式战斗,如今借助碰撞的反弹,早已快速收回了右拳,险险躲开了龙爪,与此同时,她腰背一拧,大腿一绷,左脚啪地踢了出去,像是一根打直的软鞭,抽向了何玲玲的膝盖处。

    我就不信你的脚也会龙爪功!

    就在这时,何玲玲脊椎猛弯,身体一折,已是及时矮了下来,右手五指撕裂着风声,凶狠拿向了对手的脚踝。

    龙形,龙形,练得主要就是脊椎,就是这条“身体之龙”!

    严喆珂心中一紧,知道一旦被龙爪擒住,发力撕扯,以自己的听劲水准,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左腿便算是暂时废了,没有几周乃至几个月的治疗,很难恢复。

    ——类似的手段是擂台比赛时造成较重伤势的罪魁祸首之一,因为裁判很难及时做出界定,他眼光只要稍差一点,就难以知道接下来会跟擒拿还是撕扯,也无法提前判断被拿住的武者有没有手段应对,稍微慢上半拍,一旦发劲,结果就不可逆转了!

    此时此刻,严喆珂左脚刚抽向对手,似乎已难以变招,难以躲避,只能看有没有办法制造瞬间的爆发,以逃过龙爪的擒拿,形势一下岌岌可危。

    可突然之间,她身体诡异颤栗,左脚一顿,腰背反拧,整个人腾空飞起,带动右腿一弹,凭虚踢向了何玲玲的下巴!

    连环踢,“阴阳转”的技巧之一!

    这一招当真如神来之笔,完全出乎了何玲玲的预料,眼见着对手的脚尖已近在咫尺,她只能将腰椎往后一折,瞬息间完成了一个高难度的铁板桥。

    犹是如此,她下巴还有点火辣辣的痛,似乎被擦到了一下。

    以她掌控重心的能力,当前已无法像楼成那样保持平衡,干脆顺势倒地,懒驴打滚!

    而严喆珂强行使出“连环踢”,落地时也是无法维持重心,向着旁边跌撞了两步才算勉强稳住。

    一个鲤鱼打挺,一个借脚步反弹之力转身,两人又恢复了比赛开始前的对峙。

    看到这里,楼成才将一颗心放回了胸膛,长长吐了口气,他刚才关心则乱,差点以为严喆珂已无法抵御,只能认输。

    当然,异位而处,他自忖有十种以上的办法破掉何玲玲的龙爪。

    严喆珂略作调息,重新展开了进攻,这一次,她换了种打法,更贴近“八卦游身掌”的风格,脚步一滑,闪到了对手身侧,啪地就是一个劈拳。

    何玲玲来不及出龙爪,只能架起右臂,挡住这一拳,而严喆珂当即借力,身体一摆一荡,右腿凶猛抽出,踢不过膝!

    啪!何玲玲侧踢出右腿,挡住了这一击,顺势微侧,龙爪往前一送,五指如铁,撕裂了半空中的气流。

    严喆珂没做停留,一滑一迈,避开了敌人攻击的同时,再次闪到了她的侧身位!

    楼成这段时间天天做女孩的陪练,对这门武功并不陌生,它是纪家家传的一门掌法,叫做“九宫飞龙掌”,专讲侧面与背后进攻,林缺不是太喜欢,所以几乎不用,严喆珂如今使来,也不是完全照搬,步法是飞龙掌的步法,手上功夫与借力技巧却属于“暴雪二十四击”!

    眼见女孩身影飘飘,姿态优美,抓住机会就来一次“狂风暴雪”的越打越猛,可也绝不贪攻,一旦对手祭出龙爪,立刻游走,改变方位,楼成是微微颔首,表示了赞同,这让何玲玲陷入了下风,有力无处使,只能被动招架。

    “现在就看哪个更沉不住气了……”他低声自语了一句。

    他之所以不说看谁体力更早接近极限,是因为双方对彼此这方面的状态都两眼一抹黑,没有准确的了解,这种情况下,谁先急谁就容易暴露出问题,很有可能失败之后才发现对手已在极限,自身多招架几手便能稳操胜券。

    对此,楼成只能忐忑地祈求,希望自己的震劲按摩有用。

    严喆珂天生不足,体质弱于常人,虽然经过了有意识的弥补和针对性的锻炼,但与同水准的武者相比,也还是差上少许,所以越打越是心焦,越打越感受到体力的飞速下降。

    她几次想冒险展开“暴雪二十四击”,可又被骨子里的理智与逻辑压制。

    她相信何玲玲不会知道自身先天不足这点!

    所以,对手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可能会因为自身的沉稳而沉不住气!

    坚持就是胜利!

    又是一轮游走缠斗,何玲玲神情间逐渐多了几分焦虑,当严喆珂滑步闪到她身侧的时候,她脚下猛地发力,脊椎忽然往后一弹,整个人就平移倒退了出去,撞向了刚站稳脚跟的对手。

    “龙形”,飞龙撞石!

    严喆珂来不及躲闪,只好架起双臂,挡在身前,抵住了这一撞。

    一撞紧跟一侧,何玲玲脊椎起伏,像是一杆抖动的大枪,以躯体为枪杆,带动了左手拳头打出,在急近距离内爆发性轰向了对手的肩膀。

    “龙形”杀招,回身枪!

    龙形也是枪形!

    面对于此,严喆珂吸了口气,不仓促躲避,而是沉腰坐胯,观想出了积满万年白雪的山峰。

    一道流星划破天际降临,砸中了峰顶,制造出震耳欲聋的爆发,让亿万钧积雪恐怖坍塌。

    啪!

    她双脚内抵,腰背一转,右手以搬拦之捶往上打出。

    流星坠,大雪崩!

    砰!

    拳头交击,何玲玲的身躯晃动了一下,而严喆珂却仿佛失去了重心,跌跌撞撞往后,不过也因此避开了紧随其后的龙爪。

    她往后两步,已是稳住了重心,但按照对练时楼成指点的临场技巧,又退了两步,积蓄着力量。

    看见对手的重心被自己打散,何玲玲心中一喜,脚下用力,猛扑了上去,探出了龙爪。

    就在她以为自身即将得手时,严喆珂忽地顿住,两只脚仿佛两枚钉子,牢牢锲入了地面,身体向后一仰,紧跟着往前一荡,积蓄的力量与“流星坠”“大雪崩”一起轰然爆发,催动了一击浩浩荡荡干脆利落的“钻心捶”!

    砰!

    何玲玲的龙爪没法拿住严喆珂的拳头,被生猛的力量直接打开,而严喆珂借来反弹,左腿一抽,鞭子般抽了出去。

    等到对手仓促出脚抵挡,她又借势收腿,左右手握成拳头,啪地打向了敌人的两边太阳穴。

    双峰贯耳!

    何玲玲双臂一架,勉强抵住,已是感觉对手的力量超过了自己。

    严喆珂得势不饶人,右边大腿绷紧,啪地踢向了敌人,而何玲玲只来得及蠕动脊椎,慌忙抽腿。

    砰!

    何玲玲右腿被直接踢开,下盘变得不稳,身体出现了晃动,双手竭力要恢复重心。

    严喆珂跨前一步,右臂一抖,拳头啪地打出,停在了何玲玲的脖子处。

    裁判举起了右手,高声宣布道:

    “严喆珂胜!”

    严喆珂脑海先是略有空白,旋即被巨大的喜悦击中,失去了往常的斯文恬然,猛地转过身,望向了楼成,挥舞起了粉拳。

    我赢了!

    我是业余二品了!

    不知为什么,等看清楚楼成欣喜如狂的表情和比自己还激动的挥拳,她心里忽地冒出了一句有点奇怪的话语:

    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