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八十二章 点滴喜乐(两更合一)
    擂台比赛,必然一个失落,一个振奋,何玲玲和严喆珂就分别诠释了这两个角色,展现了人生的悲与喜。

    直到宣泄完大部分的情绪,转身走向比赛监督,严喆珂才察觉自己肌肉发紧,腿脚酸软,竟比上场比赛的消耗还大。

    刚才那波攻击如果没能拿下何玲玲,失败的多半就是我了……她颇有点庆幸和后怕地想着,双腿略显颤抖地站在场边,等待比赛监督填写最终赛果的确认表格并盖上印章。

    等待的过程让她稍微恢复了点体力,能较为平稳地走向高层看台,和楼成会合。

    “是不是很开心很兴奋?”楼成扶住女孩,笑眯眯递过了已拧开瓶盖的功能饮料。

    “嗯!”严喆珂用力地点了下头,接过饮料,咕噜咕噜喝着,额头隐见汗水。

    楼成压低声音,半开玩笑半期待地道:

    “那是不是激动地想亲我一下当做庆祝?”

    我不介意当这个道具的!

    噗!严喆珂喷出了口中的饮料,喷了旁边的楼成半张脸,好气又好笑地白了他一眼,一字一顿地脆生生道:

    “大,色,狼!”

    楼成哭笑不得,拿着手中预备给女友擦汗的纸巾,先抹干净了自己的脸:“不亲就不亲吧,干嘛还喷我一脸?”

    “哼,难道你想呛到我?”严喆珂看着男友拿出新的纸巾,小心地帮自己擦着额头和脸上的汗水,于是娇嗔了一句,眯起了眼睛,享受着这细腻的温柔。

    楼成失笑道:“那还是喷我一脸吧!”

    擦干汗水,休息了几分钟,两人来到了一号厅旁边的武道协会办公室,将表格递交给了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调出对应的比赛视频,经过核实,将结果登入了电脑,然后在表格上又盖了一个印章,让严喆珂去隔壁照相制证。

    经过一番忙碌,严喆珂当场拿到了有唯一编号的“业余二品”证书,在武道协会的全国官网上也能根据她的姓名和编号查到品阶情况了。

    她是真正的业余二品武者了!

    楼成像是自己拿到了武道品阶的证书,爱不释手地翻看着,末了赞美道:“珂珂,你证件照也好美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证件照也能拍得这么好看的,嗯,天生丽质难自弃,怎么拍都好看!”

    严喆珂似喜似恼地横了他一眼:“橙子,我以前看小说总是不明白一件事情,现在终于懂了,懂她们为什么要用那个词语来形容男生了!”

    “什么词语啊?”楼成好奇问了一句。

    严喆珂假作咬牙切齿道:

    “油嘴滑舌!”

    “呃……”楼成有点不好意思了,因为他直接就想歪了,但那种话题就没必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了。

    他噙着笑道:“我这是真心诚意的赞美!你看我的眼神,多真诚,多坦荡!”

    严喆珂忍着笑,拉了他一把:“好啦好啦,我相信啦!不要在人家门口表演你浮夸的演技!”

    “我们现在去哪里?”楼成见好就收,转移了话题。

    严喆珂从披着的小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道:“阿青应该快打完了,我们等下她吧。”

    “好!”女友成功拿到业余二品之后,楼成一颗心放回了肚中,终于有闲情逸致去给别的队友加油了。

    郭青很有点天赋,力量比同品阶的男生都还强一点,本身底子打得也是不错,所以,修炼了“搬山拳”这门适合的武功打法后,她的进步非常明显,在争夺业余四品的队伍里,几乎可以称得上最强的那一小撮,三下五除二就打败了对手,以全胜的战绩昂首出线,只等晚上的最后一战了。

    “小文姐她们的比赛在四点半,咱们先回酒店吧,抓紧时间休息,累死我了!”与楼成严喆珂会合后,郭青大大咧咧地说道。

    她再是身体健壮,技压对手,两天打了五场比赛也是累得够呛,只想着能多恢复一点是一点。

    晚上还有最重要最关键的一场!

    不过,这样的赛程安排还算公平,因为她的对手也打了五场小组赛。

    严喆珂之前专注于自身的定品,对其他场次关注不够,只知道孙剑惨遭淘汰,闻言好奇了一句:“小文姐她们的出现希望大吗?”

    上午的比赛,她们好像都遇到了强手,输掉了战斗。

    “挺大的,珂珂,你不知道?业余四五六七品参赛的人少,给的名额多,小组前两名都能出线。”郭青回答道。

    这是武道协会对低层次选手的鼓励之举,让更多的爱好者有信心有动力去追逐较高的业余品阶,就像今年的业余四品赛,报名人数二百九十六人,名额给了足足五十个,分成五十个小组,每组前两名出线,交叉对决,赢者定品,接近百分之十七的比例,与它相比,业余二品只有不到百分之十的概率!

    黎小文、吴猛和姜浮生他们虽然没有天赋,但胜在刻苦,坚持参加了每天的武道特训,光是这一点就强过了报名这个品阶的大部分武者,再加上“暴雪二十四击”也不是什么平凡无奇的打法,他们只要不是运气特别差,一次不行,两次三次也肯定能拿到业余四品证书的,不过,再往上走,有了武馆弟子和武道学校学员的参与,难度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这样啊……”严喆珂眉眼舒展,由衷地为师兄师姐们高兴。

    自己快乐了,肯定也希望别人能快乐!

    李懋和林桦则比严喆珂更早打完,分组运气不错,都以全胜战绩出线了。

    回到酒店,看着郭青先行回房,楼成拿出房卡,一边开门,一边习惯地对严喆珂说道:

    “珂珂,你快去洗个澡,早点按摩,早点恢复,免得留下暗伤。”

    这句话刚一说完,他心里突地就冒出了几个念头:

    等下又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共处有着两张床的酒店房间……

    这一次,珂珂已经成功定品,没有后面的比赛了……

    咚咚咚!他的心跳不知为什么忽然加快,只觉嘴唇都有点发干,似乎在期待着什么,渴望着什么。

    他略微变重的呼吸声里,严喆珂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点颤栗,她低下了脑袋,看着侧方的地毯,细弱蚊蚋道:

    “橙子,橙子,还是,还是你到我们房间来吧……”

    啊?楼成先是一愣,旋即明白了女孩的意思,她希望在有郭青的场合按摩,不再孤男寡女!

    一阵失落袭来,他转头看向了严喆珂,只见女孩正悄悄抬眼瞄了自己一下,接着又迅速垂下了目光,像是一只躲闪的小鹿,有点害羞又有点莫名的害怕。

    好可爱……她还没准备好……楼成念头一闪,吐出了一口浊气,微微笑道:

    “那行,你洗好澡给我发个消息!”

    严喆珂的酒窝一点一点地绽开,眸光闪烁着璀璨地看向楼成,低低喊了一声:

    “橙子~”

    “什么?”楼成茫然反问。

    女孩噙着笑,没有回答,优美转身,挥了挥手,脚步轻快地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等到房门合拢,楼成的手机滴地一声响起,收到了一条消息。

    他拿起一看,只见严喆珂发了个红脸的微笑:

    “你真好!”

    橙子~你真好……楼成将两句话联系到了一起,失落全消,笑容重现,幸福又满足。

    回到房间,他打开水龙头,洗了个冷水脸,以缓解脑袋的抽痛和浓浓的疲惫。

    “雷音震禅”用在按摩之上同样会极大地消耗精神,而他还是以切换成正常按摩手法来进行恢复,那么久的理疗后,早已达到了极限。

    看着镜中意气风发但疲惫难掩的脸孔,楼成吸了口气,做了个检讨,自己刚才的心态有点不对。

    或许是这两天的亲密和刺激影响,在珂珂拒绝了孤男寡女后,自己竟然会那样的失落,险些就溢于言表。

    男孩子有这方面的欲望,对心爱的姑娘总想着更进一步,更加亲密,没有任何错误,但不能表现得只想着类似事情,表现得太急太猥琐。

    而更重要的是,尊重女孩子的想法!

    珂珂属于保守的女孩,又是第一次谈恋爱,和自己的交往满打满算也才一个月出头,刚开始的时候还因为告白的仓促需要调整心情,逐渐接受,对类似的亲密心存畏惧,想一点一滴适应,实属正常。

    目前能到热吻的程度,都算自己表现够好,她大发善心了!

    默念了不知多少遍的尊重之后,楼成收到了严喆珂的消息,让他可以过去了。

    因为有郭青这个闪亮灯泡的存在,楼成虽然在按摩肌肉,揉散淤青时依旧会心潮起伏,心神荡漾,但好歹能够忍住,无需再去卫生间“冷静”了,严喆珂则含着浅笑,看着他忙碌,并关切地叮嘱了一句:“这次就不要用震劲了,反正施教练说明天让我们以恢复为主。”

    不用深层次缓解疲劳!

    楼成目前是想用也用不出来,当即答应了一声好,然后继续着先前的忙碌,目光专注,手法熟稔。

    “你们两个是要刺激死我这条单身狗是不是?”郭青看了一阵,忽地将靠枕压在了自己的脸上,哀嚎着说道,“我只能等小文姐回来互相理疗了。”

    严喆珂窃笑道:“那你也快点找个男朋友啊~!”

    “可老邱不喜欢我……”郭青有点闷闷地回答。

    严喆珂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道:“要不等下我帮你按一阵吧?小文姐回来都好迟了!”

    “你不陪橙子了?”郭青拿开靠枕,疑惑地问了一句。

    严喆珂哼哼道:“我们又不是每时每刻都得黏在一起!”

    “橙子,我就借你女朋友十几分钟~!”郭青双手合十,可怜地请求道。

    她也想早点按摩,早点恢复,以相对更好的状态面对最后一战。

    楼成笑了笑道:“特殊情况,勉强答应你吧。”

    快到四点的时候,按摩结束,严喆珂眼巴巴看着楼成,凑到他耳边,小声道:“等我给阿青按一阵就来找你~”

    “好!”楼成真心地笑道。

    回到自家房间,他又用冷水洗了把脸,免得自己因为太疲倦而睡着,起不来给女孩开门。

    刷了不到二十分钟的论坛和微博,他听到了期待的敲门声。

    打开房门,他忽地愣住,有种眼前闪过了光亮的感觉。

    严喆珂已换了一身打扮,穿着白色及膝的棉裙,披着粉色小外套,脚踏一双可爱的帆布鞋,双腿套着肤光丝袜,显得又长又直又朦胧。

    她的乌发如缎垂下,黑细好看的眉毛将眸光的璀璨如星子完全衬托了出来,可爱的鼻子挺立而娇俏,粉嫩的嘴唇润泽而诱人。

    看见楼成惊艳中又略显呆愣的眼神,严喆珂有点忐忑地上下打量着自己:

    “这样穿袜子是有点怪,本来想配船袜的,天气不是还有点凉吗?腿上又还有点没散的淤青……”

    说着说着,她发现了楼成眼光中的灼热,顿时明白过来,娇羞地看向旁边,低声哼道:

    “大色狼!”

    楼成老脸一红,艰难收回了目光,咳嗽了一声,正想厚着脸皮说几句赞美的话语,严喆珂却望着自身的脚尖,眼神忽闪,脸蛋薄红,故作轻松地道:

    “我能请你约个会吗~”

    她早就想好要以主动提出的约会表现自己这两天积累的心意。

    “约会?去哪里?”楼成惊喜交加地问道。

    严喆珂抱着小小的得意道:“海洋水族馆啊~你不是心心念念吗?”

    “噗,我哪里心心念念了?”楼成脑筋转动了起来,“现在过去不到四点四十,那边五点半停止售票,六点闭馆,逛一个多小时够了……走吧!”

    严喆珂正要转身,却瞧见了楼成眉眼间的疲惫,当即心疼道:

    “橙子,你看起来很累啊!”

    “还行!”楼成强撑着道。

    严喆珂想了想,浅浅笑道:“要不你休息会儿再走?赶五点就行。”

    说到这里,她轻笑了一声:“按摩小能手还会帮你揉太阳穴哦~!”

    楼成审视了下自身的状态,怕等下什么海洋生物的内容都记不得了,只好笑道:“那好吧。”

    他侧身让开了进屋的道路。

    严喆珂刚走一步,便看见了熟悉的环境,想到了之前的按摩,心跳忽地加快了一拍。

    又是孤男寡女……

    晚上没比赛了,橙子会不会控制不住……

    他要是控制不住,对我使坏,我该怎么办,容忍他到什么程度……

    什么程度……

    严喆珂只觉自己的脸蛋有些发烫,心跳有些加快,脚步有些艰难,但还是迷迷糊糊走进了房间,她不敢看楼成,指了指靠窗户的那张床:

    “快躺好!”

    楼成用靠枕将脑袋垫高,尽量往里躺了躺,给女孩留下按摩太阳穴的空间。

    严喆珂按了按裙子,侧腿跪坐了上去,只留穿着帆布鞋的双脚于外,然后俯下身子,伸出手,一只留在原侧,一只从楼成的头顶绕过,同时揉捏起两边的太阳穴。

    太阳穴的胀痛得到缓解,女孩清甜芳香的味道丝丝缕缕入鼻,楼成心境一松,苦苦压制的疲惫便潮水般涌出,让他还没来得及多享受享受温柔,便已沉沉睡去。

    嗯,只睡十五分钟……

    严喆珂的心跳还有点慌乱,脑海里总情不自禁闪现出楼成一把将自己拉倒,吻了过来的场景。

    我该挣扎呢,还是不反抗呢……

    类似的念头刚有闪过,她忽然听见楼成的呼吸变得悠长而有节律。

    凝目一看,她才发现男友在短短几十秒内就睡着了。

    他这么疲惫了?

    严喆珂颇为惊讶又充满了心疼,作为武道世家出身的姑娘,她不是不知道震劲对体力和精神的消耗有多么大,但脑海里始终存在着楼成“体力无极限”的印象,所以即使看见了男友的脸色困倦,也下意识认为不过如此,认为距离他真的很累还比较遥远。

    而现在,当楼成的疲惫和劳累毫无掩饰地展露于她的眼前,她才忽地明悟,深刻认识到自家男友也有极限,也是会累会疲倦的人类。

    表哥的震拳只能打四下……

    他先前用震劲和正常手法交替为我按摩了一个多小时……

    他不是真正的体力无极限,我就是他的极限……

    严喆珂微红了眼眶,流转了眸光,轻咬着唇瓣,噙着不自觉的笑意,伸手摸向了楼成的眉头。

    这傻瓜,睡觉都不安稳,还皱着眉头,梦里面还挂念着什么事情吗?是担心睡过了头,赶不上去海洋馆的约会吗?女孩出神地想着,等看见楼成的眉头因自己无意识的抚平动作有所舒展,顿时翘起了嘴角,勾勒出一抹调皮的笑容。

    她纤细白嫩的手指弹奏音符般跳动,一点一点地抚平了楼成的眉头,等看见他睡得安然而平静,褪去了苏醒时的成熟,才满意点头,让手指下滑,轻柔地勾勒着那张脸庞的一道道线条。

    勾勒了一阵,她嘴角的笑意愈发明显,手指舞动,活泼地在楼成两边的脸颊各自书写了一个字。

    “笨”“蛋”!

    “笨蛋……”无声默念了几遍,严喆珂笑得像只偷到了母鸡的小狐狸,手指继续往下滑动,摩挲着男友新长出的点点胡渣,擦过了他的嘴唇。

    “就是这个坏蛋老欺负我……”女孩盯着那里,目光忽地晕开。

    她一下就想到了楼成往常对自己唇瓣的吸吮舔舐,想到了他仿佛品尝人间美味般的饥渴表现,想到了他上午忙忙碌碌的身影,想到了他早上出门时就藏着疲惫的神情……

    严喆珂的眼眸不知不觉有了醉意,看着熟睡的楼成,粉唇轻启,无声宣告了一句:

    “睡美人,我是你的王子~!”

    她撩了撩发丝,一点一点地埋下了脑袋,心跳噗通噗通作响,俏脸一寸一寸染红。

    缓慢地,女孩的粉唇落到了楼成的嘴上,她学着对方,小心翼翼地开始了摩挲和吸吮,然后伸出怯生生的小舌头,做贼心虚地飞快勾勒了唇线。

    做完这一切,她猛地抬起头,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有点茫然又有点诧异地想道:

    “他的嘴巴怎么是甜的……”

    目光下移,严喆珂看见楼成的嘴上满满的都是自己润唇膏的光泽。

    “难怪味道好熟悉……”

    她低笑了一声,眼神迷离而动人。

    此时,云层移动,太阳露出,光芒从窗户照入,洒在了熟睡的青涩大男孩和俯身看着他的娇羞少女身上,亮亮的,静静的,暖暖的。

    …………

    楼成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昏暗,严喆珂则在桌子那边点着台灯,沐浴着温暖的橙黄,专注地翻看着之前忘了从袋子里放回书架的课本,背影纤细而婀娜。

    “几点了?”楼成茫然地问道,拿起了旁边的手机,脑袋还有点发胀发空。

    严喆珂闻言回头,可刚看了他一眼,又猛地扭了过去,晕红着脸蛋道:“六点十分了。”

    “六点十分……”楼成手机显示的也是这个时间,上面还有来自孙剑的两个未接来电。

    呆了十几秒,他忽地清醒,懊恼自责道:“我,我睡过头了!”

    心爱女孩主动邀请的约会,自己竟然睡过头了!

    严喆珂侧过脸,咬了咬嘴唇,噙着清澈开心的笑容道:

    “我故意没叫醒你的,看你太累了~以后还有很多很多很多的机会嘛~”

    听着她轻快的语气,楼成一下就被逗笑了,心情好转了过来:

    “也是,还有好多好多好多机会的!”

    他下了床,穿上鞋,打算先去洗把脸,彻底清醒一下,然后再回孙剑师兄的电话。

    严喆珂偷偷地,偷偷地看了他的嘴唇一眼,在他擦身而过时,慌忙回头,一本正经地望着课本道:“可能该退房了。”

    他们的房间明天才到期,但等下就得去吃晚饭,去武道场馆为队友加油了,之后则一起返回老校区。

    楼成此时刚走到卫生间外面,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了一阵敲门声,紧跟着便是孙剑的喊声:

    “橙子,在不在?”

    “在在在!”楼成连忙高声回答,拧住了门把手。

    他身后刚收拾好课本等物品的严喆珂俏脸一红,脱口而出道:

    “不要……”

    她的“不要”戛然而止,楼成已拉开了房门,疑惑地侧头看着她。

    孙剑立在门外,笑呵呵道:“橙子,睡着了吧?给你打电话都没人接,该退房了,等下直接去武道馆那边给他们加油。”

    “好的。”楼成回过脑袋笑道。

    这个时候,孙剑目光一凝,瞬间愣住,接着露出一抹调侃的笑意道:

    “橙子……”

    “嗯?”楼成应道。

    孙剑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沉重地说道:

    “吃了记得擦嘴!”

    “什么啊?”楼成茫然以对。

    孙剑挑了挑眉毛,一副我懂的表情,他也不多问,哼着流行歌曲,迈步走向了电梯那边。

    郭青刚才说了,严喆珂没在她那个房间……

    什么跟什么啊?楼成一头雾水,转身走向了卫生间,而严喆珂怀抱着课本,低着脑袋,露出若隐若现的酒窝,语速飞快地道:“我先回房收拾一下~”

    她蹭蹭蹭就从楼成身边跑过,跑出了房门。

    “奇怪……”楼成摇了摇头,走入了卫生间,下意识往镜子看了看。

    这一看,他顿时愣在了那里,因为自家嘴唇满满的都是熟悉的润唇膏色泽!

    怎么会这样?他一下醒悟,好气又好笑地拿出手机,以“震惊失色”的表情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

    “你这个女流氓!”

    发出消息之后,他脸庞洋溢着笑容,将嘴上残留的女孩味道又细细品味了一遍,清理了干净。

    嗯,水蜜桃味的……

    严喆珂很快回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不关我的事!都是你这只大色狼,睡着了也要使坏,我给你揉着揉着,你就把我给按倒了,还迷迷糊糊地亲了我一下!”

    “真的?”楼成以“头顶冒着问号”的表情道。

    自己睡着了也会本能地亲严喆珂?

    这还真是一项本事啊!

    严喆珂“一脸正气“地回答:

    “假的~!”

    哼,要不是当时用纸擦差点弄醒你,我才不会残留着证据!

    噗……楼成失笑出声,明白自己真被女孩趁睡着给偷亲了,只恨当时没醒,没能直接感受到那种美妙,没能抓住机会反亲回去!

    …………

    晚上的比赛,姜浮生遇到不错的对手,失败在最终考验,郭青、黎小文和吴猛顺顺利利过关,拿到了业余四品的证书,李懋则运气不错,最后一关的敌人在先前比赛里受了点伤,被他抓住机会一波拿下,因此,他也成为了业余二品的武者。

    而林桦平时不声不响,这次却以生猛的姿态连闯六关,定了业余三品,让她的男友孙剑颇为羡慕。

    翌日清晨,楼成继续观想着“天寒地冻图”,一点一滴地记忆着肌肉、筋膜和脏腑的微妙变化。

    这是水磨功夫,他并不着急。

    等到武道特训时,施老头拍了拍掌道:

    “这次定品赛,大家的表现都还不错,没丢老头子我的脸,今天做恢复性训练。”

    说到这里,他看了楼成、林缺和严喆珂等人一眼,嘿嘿笑道:

    “对了,青龙战队申请了特殊赛制。”

    “啊?”楼成等人顿时有点懵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