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该干点啥呢(提前更求推荐票)
    砰!

    沉闷响声爆发,现场大屏幕定格在了楼成与莫子聪碰撞的拳头处,那里似乎能看见一圈又一圈的冲击在往外扩散,这让部分观众遗忘了孙剑被打下擂台时的心慌,专注地凝视过去,忘了喝彩,忘了助威。

    交击只是刹那之事,可莫子聪却像渡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防备着震荡影响的他只觉滚滚寒流随着对方的力量灌输入了自己体内,瞬间便冻僵了胳膊,蔓延至身体各处,让自身像是在零下几十度的冰天雪地里赤身*裸*体熬夜。

    他不由自主颤抖了起来,嘴唇一下就变得青紫,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在回荡:

    “好冷!”“好冷!”

    楼成也并不轻松,冰霜劲非是提升力量的绝学,而莫子聪天生力大,即使在所有职业九品里,这方面也能称得上出众,顶多次于叶悠婷这种怪力超人,另外,他修炼的还是以提高力量著称的“掷象功”,全力一击出手,几乎有红罗武馆蒋国生爆发时的威力。

    蒋国生爆发时的威力则号称有几分丹境的味道!

    所以,楼成当即感受到了一股能提起大象扔出去般的可怕力量袭来,不敢硬抗,怕因此伤到了右臂,判断出光靠后撤步卸力也差了少许后,腰背一弹,重心主动往后一荡。

    蹬蹬瞪,他连退三步,从最开始的踩裂青砖,到地面完好无损。

    直到这个时候,莫子聪才听到了自己的心脏在强劲有力的跳动,咚咚咚,咚咚咚,它不断喷薄出热血,缓解着身体各处的寒意。

    这是什么武功?

    竟然完全没法抵御,完全不能防备!

    他愕然看向了楼成,想要追击而去,可他的身体颤抖着,双腿僵硬着,仅仅迈出一步都显得艰难,只能寄希望于鲜血的温度可以尽快抚平这些。

    这到底是什么武功?

    …………

    察觉到楼成扑向莫子聪后,祝韬不再犹豫,脚下一踏,往前一步,便赶上了踉跄退后的严喆珂,要趁她重心尚未恢复,难以发力,将她打败。

    啪地一声,他右臂一抖,直来直往地打了出去,打向了对手的脖颈之处,严喆珂眼见着无法抵挡,干脆就要放弃重心,后仰背,高踢腿,接懒驴打滚。

    而这个时候,李懋和林桦及时赶到,一个大腿肌肉绷紧,啪地抽出了一记鞭腿,激荡着风声,从后面踢向了祝韬的两腿之间,一个沉腰坐胯,劈拳下打,从侧面攻向对手的太阳穴。

    都是要害,都未犹豫!

    当此局势,祝韬却像是早有预料,腰背一弹,泛着青黑的皮肤鼓胀,竟硬生生往左侧移了一小步,让李懋的脚背踢中了自家大腿,让林桦的劈拳打中了右边的肩膀。

    噗!噗!两人的攻击如中层层败革,没能穿透敌人的铁布衫。

    而祝韬反倒借了点力量,藉此往前一扑,在与严喆珂擦身而过时,伸出双手,拿住了她的右边胳膊,顺势往前一摔,将她扔了出去,扔向了擂台之外。

    严喆珂顿生腾云驾雾之感,强行冷静,于半空中细微调整了身体,部分掌控了重心,然后脊椎弹动,腰部发力,一个鹞子翻身,轻盈灵动地落下,稳稳站住,没有跌倒,唯一的问题在于,她所处的位置在擂台之外了。

    “好气哦,但还是得保持微笑,不能影响橙子他们……”她抿了抿嘴,边看着场上的比赛,边绕着擂台,走向了主队席位处。

    再多的准备,再多的分析,到了千变万化的实战之中,经常都会嫌弃不够!

    一招得手,祝韬心头大石落地,前踏几步,借势转身,反扑向了李懋和林桦。

    这一次,他不需要再担忧被围攻了!

    两个业余武者能叫围攻?

    …………

    这个时候,楼成卸掉了大部分力量,将剩余借到,贯注入脚底,换来一声青砖碎裂的喀嚓和一个更加凶猛的前扑。

    不管是现场的同学,还是电脑电视机前的观众,都诧异于莫子聪竟然没抓住楼成失去重心踉跄退后的机会,不过闫小玲和幻梵等人想到上一场的彭承光,又什么都懂了一样地点头自语:

    “嗯,震拳!”

    只有山北大学武道社办公室里的彭乐云微微皱眉,盯着莫子聪从青紫褪成了苍白的嘴唇。

    扑向还未完全缓过来的对手时,楼成飞快调整着“天寒地冻图”对应的身体微妙变化,让部分肌肉、筋膜和关节处在了预备的状态,而由于他的“雷音震禅”内练法才开始修行一个多月,武功还没炼进骨子里,炼进身体内,只能靠吐纳法来间接影响内脏,所以打出“冰霜劲”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难以一蹴而就。

    并且由于他今天才初步练成这门劲力,还不能与“雷音震禅”结合,没法打出后者的压箱底绝招“当头棒喝”。

    两步之间,楼成扑到了莫子聪身前,他的身体已调整完毕,做好了准备,脑海内也再次观想出了水色浑浊浪花激荡的大江。

    喀嚓!脚步一踏,彻底踩碎了刚才裂开的一块青砖,楼成踝关节一弹,膝盖一挺,腰背打直,肩膀一甩,打出了一记看似平凡无奇的冲拳。

    可在他的体内,先前酝酿的力量同时爆发了,它们叠加了波动,制造出了一股冷冽之意,让冰霜异能的力量陡然放大,化成了寒潮,滚滚涌向了拳面。

    观想之中,冰寒来袭,蕴含着恐怖动能的大江瞬间冰封,布满了冻层,飞散于半空的浪花也没有例外,像是一个个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受此刺激,楼成身体的肌肉、脏腑和筋膜再生微妙变化,再有奇怪波动,将奔向拳面的寒意一下凝实,化作了冰意。

    冰霜之意,冰霜之劲!

    啪!楼成打出那一记冲拳之时,拳头四周都似乎有白气在缭绕,像是冬日酷寒时哈出的那种。

    这是他冰霜劲还不够熟练,劲力有所外泄的表现,真正小成的标志是一拳出,无异状,所有劲力尽数内敛!

    面对这一拳,想到刚才的体验,莫子聪是真不想出招阻挡,免得又遭一回寒冷的地狱,可他没有办法,双腿的冻僵感才刚有消解,仓促躲避只会让楼成抓住机会来一记狠的。

    他猛地深吸了口气,腹腔内再次发出低沉的象鸣,可声音却充满了颤抖,像是热带的动物来到了极北。

    腰背一沉,莫子聪鼓起还显得僵化的两臂肌肉,将双手交叉挡于了身前。

    砰!

    一拳正中,冰霜寒流灌注入了莫子聪的体内,让他再次尝到了身体被飞速冻僵,连知觉都失去了的恐怖感受。

    “冷!冷!冷!”

    他牙关不由自主地得得碰撞,只觉身体的温度在急速流逝,心脏的跳动猛地剧烈了起来,抗拒着寒冷的侵袭。

    “冰霜劲……”山北大学武道社的办公室内,彭乐云低声自语了一句。

    “冰霜劲?”许万年愕然看向了身边的彭师弟,

    两人面前的电脑屏幕一下闪过了雪花,发出了兹兹兹的声音,似乎受到了什么外在电磁场的影响。

    …………

    在严喆珂被摔出擂台的时候,正不断压缩着邓华游斗范围的林缺忽地顿住,像是陷入了某种“静”的状态。

    他吸了口气,劲力、精神和气血都仿佛随之有所回收,压到了一定程度后便霍然爆发,往外喷薄!

    喷薄之中,林缺猛地往前一扑,像是终于抓住了狩猎机会的豹子。

    邓华自认为的安全距离和反应时间,在这一扑之下荡然无存,还没来得及闪避,就被林缺欺到了身前!

    丹境的感觉……他悚然一惊,吸了口气,想都没想便将双臂快速往前一架。

    他刚摆出防御的架子,林缺的拳头就像流星般打了出去,快得超乎寻常,夹杂着之前残留的喷薄之意。

    砰!

    两者刚一接触,邓华便感觉自身被一枚炸弹轰中了,冲击波呼啸而来,震荡遍及了全身,让自家每一根骨头都在晃动,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每一处气血都在翻滚!

    并且这还勾动了他上一次强压下的残余影响,让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波及,使得他异常难受,恶心想吐。

    于是,他试图运转法门抵消部分震荡的努力慢了半拍,眼睁睁看着林缺又是一拳打来!

    …………

    面对祝韬的反扑,李懋压住心里的紧张,不做正面的抗衡,脚步一滑,闪到侧方,配合着林桦,一打咽喉,一打太阳穴。

    祝韬仗着一身铁布衫横练,脑袋忽地一缩,身体微矮,侧身就迎着李懋的拳头撞了过去。

    当!因着高度和方位的变化,他的额头被正正打中,发出一记手拍古钟般的响声,而林桦的拳头落在了他的肩颈处,被他吸气胀大的粗壮脖子弹了开来。

    砰!祝韬撞得李懋一个踉跄,让他往后做了一个撤步,才勉勉强强稳住。

    紧跟着,光头恶汉依靠铁布衫和准确的预判,硬顶了林桦的脚踢,大步赶上,双手抡开,啪啪啪就是一**击。

    李懋闪避不得,挡了两下之后便已岌岌可危,此时林桦追上,脚背一绷,鞭腿一抽,再次踢向了祝韬的下*阴要害。

    关键时刻,祝韬竟没做硬挡,脚步一滑,身体一旋,灵巧地闪到了李懋的背后,拼着挨了一记马后腿,强行拉近了距离,一拳轰在了对手的脊椎处。

    他一粘就走,没有发力,但裁判已是拉开了李懋,让他退出擂台。

    不过短短的时间,四位业余武者只剩下了林桦一人,看见祝韬来袭,她本能就选择了游走闪避。

    祝韬心满意足,知道自己这边已是稳操胜券,莫子聪和邓华只要不在几招之内败北,事情就简单了。

    他的眼角余光望向了另外两处战场,只见莫子聪雄壮魁梧的身材屹立在那里,让人一看便感觉安心,他此时正双手交叉,抵于身前,挡住了楼成的拳头。

    挡住就好,我马上就来夹击!祝韬念头刚现,目光却忽有凝固。

    因为楼成已收拳转身,竟不再看莫子聪一眼!

    他傻了吗?

    祝韬脚步一顿,就想目睹莫子聪在楼成背后给他来一记狠的,可却只见到往常被称作“大象”的队长身体在明显颤抖,脸色诡异地泛着青白之色。

    怎么了?祝韬忘记了自己还要追赶林桦,愕然顿住了脚步。

    楼成身体一弓,目光锁定了祝韬,他的背后,莫子聪推金山倒玉柱地往后跌落于地,激起了好大响声,溅起了少许碎石。

    鲁智深三拳打死了镇关西,这是擂台赛,我只打两拳!

    就这样把“大象”干趴下了?祝韬惊愕之中,又听见了一道倒地的声音,他扭头看去,只见邓华躺在了擂台之上,做着干呕之状,林缺则转过了身体,与楼成一样,用视线锁定了自己,目光冷漠而内敛!

    一左一右,一边是楼成,一边是林缺,他油然而生了浓浓的绝望。

    这TM到底是怎么了?

    林桦也注意到了局势的变化,她立在不远处,有些为难地看着祝韬。

    等下林缺和楼成夹攻他的时候,肯定拳脚凶险,不便靠近,我贸然加入,反而是累赘,既然如此,还留在场上的我也就无所事事了。

    我该干点啥呢?

    她认真地考虑起这个“艰难”的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