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自作孽(两章连更)
    保持微笑,保持微笑……舒蕤挂着完美无缺的职业笑容道:

    “那林缺同学你对自己这场比赛的发挥有什么评价?满意呢,还是觉得不够尽善尽美?”

    问完,她眨巴着眼睛,无辜地看着面前的林缺,祈祷这位小爷别再说“冷笑话”了。

    林缺沉默了十几秒,缓缓道:“刚及格。”

    “刚及格?为什么会做这样的评价呢?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解决掉一位同品阶的武者,无论以什么标准评价,都足够称得上‘相当出色’了吧。”舒蕤敏锐地抓住这点问了下去。

    林缺略显郑重地道:“第一记震拳的时候,衔接不够快,被他躲过去了。”

    他当时虽然以“阴阳转”卸掉了部分力量,借来了部分力量,但武功终究不是神仙手段,本身的境界水准也摆在那里,依旧有部分力量未能化解,只能靠肉身硬抗,正因为如此,他受到了一定影响,在“出腿横扫”接“流星劲”后,不得不缓了口气,慢了半拍,被邓华险险闪开。

    如果处理得更好一点,邓华说不定在第一次反扑时就被他击败了!

    “以炼体巅峰的身体素质,你能做到这种地步,已经很不错了,没必要耿耿于怀吧?”舒蕤眉眼舒展地说道,隐约觉得自己抓到了与林缺谈话的技巧。

    只要提具体的战斗细节就行了!

    “有不足就要找原因,身体素质不够就要努力提高肉身。”林缺沉缓回答。

    舒蕤转了转眼珠,嫣然笑道:“所以,林同学的意思是想尽快踏入丹境,打破身体的极限?”

    “嗯。”林缺没有谦虚也没有骄傲,就这么平平淡淡地点了点头。

    哈哈,这小爷也不是那么难搞嘛,摸清楚脾气,就是顺毛驴了!我果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记者~舒蕤心中自夸了一句,好奇问道:“你的震拳和楼成的震拳好像不太一样,卸力借力的技巧也和‘暴雪二十四击’有一定区别,能告诉大家它们的名称吗?”

    话音刚落,她心头又咯噔了一下,感觉自己问错了问题,林缺的答案似乎已经能够预料。

    果不其然,林缺淡淡回了一句:

    “保密。”

    神TM保密!舒蕤很想伸手捂脸,长叹一声,但在摄像机前,她必须保持好仪态,只能眼睁睁看着林缺微不可及地颔首致意,迈步离开了更衣室门口。

    收拾心情,舒蕤继续采访着从更衣室出来的一位位武道社成员,比如问施老头对选拔赛的最终名次有什么目标,比如问孙剑在“二次象鸣”之下脆败的想法,比如问林桦对最后时刻局势起死回生的感受……

    因为数目不菲的转播奖金即将化作现实,李懋等人都相当地兴奋,对采访也就非常配合,让舒蕤终于品尝到了轻松的滋味,唯一的疑惑在于,松大武道社的施教练似乎对选拔赛出线后的目标兴趣缺缺。

    “谢谢郭青同学配合。”接近尾声的时候,舒蕤笑吟吟说道。

    郭青一脸灿烂,忙不迭道:“客气啥,应该的,应该的!”

    舒蕤看了一眼几步外的更衣室大门,随口问道:“楼成同学还在里面吧?”

    “在。”郭青爽利地做了回答,紧跟着,她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补了一句,“舒记者,你要等着采访楼成?”

    “对啊,他可是今天获胜的大功臣之一。”舒蕤毫不犹豫地说道。

    郭青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只化成了一句意味深长地提醒:

    “可能会等比较久……”

    “没关系,这又不是直播。”舒蕤不太在意地笑道。

    先前对青龙战队的采访属于赛后直播,必须抓紧,可现在电视台已经切换到了备播的某场,对松大武道社的采访也就被放在了最后的最后,换句话说,这不是即时性的直播。

    既然不是直播,我当然等得起!

    他再磨蹭能有多磨蹭?

    郭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再多说,离开了武道社。

    …………

    更衣室内,楼成还在给严喆珂的手臂涂抹药膏。

    之前的比赛里,严喆珂其实没做太激烈的碰撞,也就双臂因硬架了祝韬一捶而有所淤青,另外,被扔出去时,她胳膊还残留了对手指印,略微扯到了筋膜肌肉,但总共也没几处地方需要处理,而楼成更是清爽,整场战斗也就拳头与莫子聪交击了两次,脚底踩碎了几块青砖。

    以他们这种强度这种数量的“暗伤”,涂抹药膏,揉开效力,顶多几分钟的时间,可洗完澡后,楼成磨磨蹭蹭,足足十几分钟还没弄好。

    眼见着更衣室越来越静,其他人已经全部走光,他才陡然加快了进度,完成了揉捏。

    “该你帮我了。”他笑眯眯将药膏递给了严喆珂。

    严喆珂娇俏地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道:

    “你太慢了!”

    楼成之心,路人皆知!

    她话虽这么说,但还是接过了药膏罐子,挖了一块出来,完成着涂抹。

    不到两分钟,一切搞定,严喆珂正待收回手,却听见楼成低笑道:

    “我还有一处伤势……”

    “哪里?”严喆珂眨了眨眼睛,又茫然又关切地问道。

    “这里……”楼成张开嘴巴,将舌尖抵到了牙齿缝隙处,“对抗‘象鸣’时咬伤的!”

    得严教练亲一亲才能痊愈!

    严喆珂又好气又好笑,抿着嘴巴,噙着酒窝,用小手指挖了一点点药膏道:

    “来,我给你涂!”

    橙子真是越来越厚脸皮了!

    说话的同时,她的手已经伸了过去。

    楼成噗地失笑,当即道:“我错了,严教练,不要这样……”

    他的右手探出,画着美妙的半弧,抓向了女孩的手腕,做出制止的模样。

    严喆珂顿时来了兴致,炸了肩膀之劲,肘关节一弹,手腕一抖,加速冲过了楼成的擒拿,要将药膏涂到他的嘴上。

    楼成的大小缠手哪会如此轻易被破,肩膀一抖,右手便弹甩了出去,抓向近在咫尺的女孩小臂。

    严喆珂咬着下唇,明亮着眼眸,左手加入,与楼成对练起擒拿功夫。

    一时之间,两人中央风声激烈,手来指往,好不热闹。

    最终的结果没有意外,只粗浅修炼过擒拿武功的严喆珂被楼成分别抓住了两只手腕。

    “你竟然都不让我~!”严喆珂喘了口气,“义正辞严”地笑道,一张瓜子脸因运动而潮红,额头微微见着薄汗。

    这样暗藏了对练的打闹真是太有意思了!

    她语气轻快地说完,却发现楼成没有回答,只是目光专注而灼热地看着自己。

    “你,你在看什么?”双腕被楼成抓着,脸庞又被他这样瞧着,严喆珂忽然有些莫名的慌乱。

    楼成吞咽了口唾沫道:“珂珂,你舌尖也在疼吧?”

    “嗯。”严喆珂的眼神有些忽闪。

    “我来帮你……”楼成低语一句,手上用了巧力,一下就将女孩拉了过来,拥入了怀中,然后放开手腕,抱住了她的肩膀,低下脑袋,吻了过去,亲在了娇艳的唇瓣之上。

    严喆珂的双手轻轻捶了他肩膀一下,然后便闭上了眼睛,搭住了他的肩膀。

    亲吻对他们已是轻车熟路之事,楼成勾勒完唇线,吃掉了诱人的甜味后,伸出舌头,探入了女孩的口中,触碰那娇羞滑腻的香舌,舔舐着它被咬疼的地方。

    短暂的躲避后,随着楼成吻得越来越深,越来越热情,严喆珂也开始婉转相就,只残留着少许青涩,搭在男友肩膀上的双手不知不觉变成了搂抱。

    吸吮着甘甜中,楼成还不觉得满足,又一次勾住了女孩的雀舌,想要将它吸入自己的嘴里。

    严喆珂挣扎了几下,感觉到男友越来越强力越来越激烈的尝试,身体微微颤栗,脑袋忽地一阵迷糊,莫名就闪过了“随他吧随他吧”的念头。

    香舌一静,楼成抓住机会就把它吸了过来,轻怜蜜爱,短吮长吸,感受着每一处的滑嫩和芳香。

    严喆珂的身体颤栗得越来越激烈,忽然,她推了楼成一下,将雀舌收了回来,勉强坐直了身体,睁着迷蒙的眼睛,红着粉嫩的俏脸,喘着急促的气息,美丽到了极点,也诱人到了极点。

    楼成如被击中,猛地又亲了过去,女孩香舌暗吐,与他拥吻到了一起,激烈地交换着彼此的味道。

    激烈亢奋的感觉让楼成放在女孩背后的双手开始了游走,从上面抚摸往下,从左边摩挲向右,感受到了女孩背部线条的优美,触碰到了那根胸衣的带子,也揉乱了严喆珂的武道服,让它的部分下摆从裤子里脱了出来。

    唇舌缠绵,香津暗渡,楼成只觉女孩的呼吸越来越急,越来越促,化作一阵阵湿暖的芳香,喷薄在了自己脸上,让自家体内的欲潮愈发汹涌。

    他右手往下一滑,就要钻入严喆珂武道服的下摆,最真切地感受那细腻的肌肤。

    就在这时,更衣室大门处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咚咚咚!咚咚咚!

    严喆珂似乎终于清醒,一把推开了楼成,低下头,喘着气,飞快整理着衣裳。

    楼成相当懊恼和不爽,控制着语气,沉声问道:

    “谁啊?”

    这种时候敲门会遭天谴的!

    更衣室外,一道好听的女声传入:

    “楼成同学,我是松城电视台的记者舒蕤,你方便接受个采访吗?”

    不方便!楼成很想这么回答,但考虑到学校宣传部门再三叮嘱,而自己和严喆珂又刚做了“坏事”,被人堵在了更衣室内,于是吸了口气道:

    “那你等几分钟。”

    这是不得不等的几分钟,因为武道裤宽松,一被顶住就会张露明显的轮廓,自己下半身的帐篷如今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

    真要就这样走出去,一顶“色情狂”的帽子是最基本的,搞不好还会把脸丢到松城上千万老老少少面前,丢到自家论坛的粉丝面前……那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好的。”舒蕤忍着不耐烦回答。

    楼成怎么能这么磨蹭?这都多久了?他到底在更衣室里做什么?

    等一下,他那个漂亮女朋友似乎也没出来……

    楼成平心静气,观想着凝水桩,可下半身依旧倔强,没给他一点面子。

    “只能洗冷水澡了……”他咬了咬牙,顶着帐篷,冲向了洗浴隔间,快速褪掉衣物,拧开了水龙头。

    坐在长凳上的严喆珂偷瞄着这一切,早已笑得直不起了腰,她轻捶着身边的位置,又羞又乐地低语道:“自作孽,自作孽!”

    与此同时,她脑海内还闪过了一句网络语言:

    “叫你浪!”

    洗完冷水澡,平复好帐篷,楼成穿上衣物,看了严喆珂一眼,拉开更衣室的门走了出去。

    哐当!随手关门好孩子!

    舒蕤忍着笑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主要是那边备播的比赛进行一大半了,我得尽快完成采访。”

    哼,姐姐也是上了大学有着男朋友的过来人,还会猜不到你在做什么?

    “不用这么客气,你问吧。”木已成舟,楼成的恼怒只能化作深深的无奈。

    舒蕤有种抓住了别人小辫子的窃喜,笑吟吟道:“楼成同学,你今天打莫子聪的那两拳好像很特别啊,和你以前用过的所有武功都不太一样,是新练成的撒手锏?”

    “是的。”楼成坦然回答。

    只要仔细看了比赛的人,都会注意到这一点,自己没什么好隐瞒的。

    舒蕤满意颔首,继续问道:“我采访莫子聪的时候,发现他还在打着摆子,脸色还显得发青,像是受到了强烈寒冷的伤害,这是不是意味着你练成了一门源自‘冰部’绝学的劲力?”

    “不能算练成,只是初步掌握。”楼成这不是谦虚,是实话。

    真正大成的冰霜劲可是一拳就能把莫子聪冻住,让他体表短暂结出白霜的。

    自己的“雷音震禅”和“冰霜劲”都练成得太快,掌握还只限于粗浅层次,比不得“暴雪二十四击”已然登堂入室。

    看看!看看!人家这回答,多诚实!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比较起某人,舒蕤顿生握拳流泪的冲动,分外感激地看了楼成一眼,看得对方莫名其妙。

    “据我所知,即使丹气境,练成的类似劲力也多有不足之处,炼体境要初步掌握,打出如此强烈的寒意,恐怕必须有对应异能或者特殊天赋吧?”舒蕤循着这个话题,又问了一句。

    楼成笑了笑道:“我可以选择保密吗?”

    让别人猜猜我到底是什么状况!

    舒蕤感动得想要流泪,看看人家,说个保密都这么有礼貌这么客气!

    “当然可以。”她勾勒着浅笑回答,然后转移了话题,采访起别的事情。

    没用多久,采访结束,楼成当即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跑进了更衣室。

    哐当!

    听到更衣室之门关闭的声音,舒蕤愣了愣,忍不住从摄像大哥那边取回手包,拿出一面小镜子,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照着自家脸庞。

    难道最近熬夜太多,我的颜值下降了不少?

    要不然为什么一个像躲怪物一样就跑了,多余的话都不说一句,一个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始终面无表情,能用两个字,绝不说三个,经常一句话就堵得自己开不了口?

    作为一位出众的美女,舒蕤自眉眼长开以后,就时时能感受得到社会的善意,坐动车只买到站票没关系,多数情况会有男生“见义勇为”,让出位置,偶尔忘记带零钱没关系,向别人借一点的成功率相当高……

    “没变化啊……”舒蕤反复看着,做出了结论,转眼就将刚才的事情抛诸了脑后,领着摄像大哥,匆匆忙忙离开了武道场馆。

    更衣室内,楼成看见严喆珂已收拾好了物品,正俏生生地等着自己。

    “这就回去了啊?”他原本还有点期待的。

    严喆珂横了他一眼,忽地柔声道:“你都那么累了,还是快点回去睡会儿吧。”

    “你看得出来?”楼成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成功。

    不太熟稔的情况下,打出两记冰霜劲确实很累……

    “当然,我可是名侦探~”严喆珂抿嘴一笑,走到楼成面前,抬高胳膊,伸出双手,温柔地帮他按捏了几下太阳穴。

    正当楼成享受着胀痛得到缓解的舒服时,女孩忽地垫了垫脚尖,粉嫩的双唇飞快啄了他的嘴巴一下。

    紧接着,严喆珂转过身,背着手,故作寻常道:

    “出发~!”

    “好的。”楼成不知不觉展露了笑颜。

    …………

    回到宿舍,楼成刚想走向小寝室,背后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上楼声。

    这脚步是如此的熟悉,让他下意识就停顿等待。

    很快,大门打开,“嘴王”蔡宗明同学哼着小曲,脚步轻快地走入。

    “情圣,你才回来?”楼成带着些许诧异地笑问道。

    自己和珂珂耽搁了那么久,比赛完就离开了武道场馆的小明同学竟然还与自身前后脚?

    这是跑到哪里浪去了?

    蔡宗明啧啧笑道:“橙子,我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丫想先听哪个?”

    “坏消息吧。”楼成不甚在意地回答。

    看嘴王藏不住喜意的表现,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蔡宗明嘿了一声:“今天在武道场馆看到你两拳打败了一位强力的职业九品,我TM深受刺激了,心里不安稳了,一时冲动,赛后就跑到湖边站桩去了!”

    “这是好消息吧?你丫还真是不受刺激不发奋啊!”楼成学着蔡宗明的口吻笑道。

    “我什么时候没发奋了?每天都被猩猩蹂躏几遍,我容易吗我?”蔡宗明一脸往事不堪回首地反驳道。

    “行行行,你努力你勤奋。”楼成故意敷衍地回答,“好消息呢?”

    “好消息啊?”蔡宗明忽地拔高了声音,“我刚才成功入静了!”

    “哈哈哈哈,我果然是天才!”他学着某位漫画人物大笑道。

    楼成一阵惊喜,绕着蔡宗明转了半圈:“看不出来啊,这就入静了?”

    “什么叫这就?”蔡宗明好笑道,“你丫这种变态明白不了我苦练好几个月才成功入静的辛酸!”

    不愧是被师父提过有点天赋的嘴王,只要认真起来,还是很厉害嘛……楼成暗自为好友高兴,嘴上却打击他道:“你要有这段时间的觉悟,寒假前就该入静成功了!”

    蔡宗明对此没半点介意,嘿嘿笑道:“橙子,我现在脑子里回闪着一堆成语。”

    “哪些?”楼成好奇问道。

    蔡宗明咳嗽了一声:

    “一鸣惊人,一飞冲天,鱼跃龙门,吴下阿蒙,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金鳞岂是池中物……”

    “呵呵。”楼成做出了回答。

    “作为武道社第四个掌握了入静的人,这学期结束之前,我要冲击业余前三品,下学期开学时,至少业余二品!”蔡宗明意气风发地畅想道,也不理楼成,拿出手机,闪到了阳台,给女友报喜。

    不错!看着他的背影,楼成由衷绽开了笑容。

    自己在变得更好,朋友也在变得更好,真是让人开心啊!

    明年的大学武道会,嘴王说不定都能竞争一下替补席的排位了……

    …………

    回到小寝室,楼成脱掉衣服,躺上了床铺,和严喆珂聊了几句,正待补个午觉,忽地看见一条消息弹出,来自“云の彼端”。

    这是他小姨家大女儿齐云菲的QQ昵称。

    “楼成哥哥在不在?”“云の彼端”问道。

    楼成回了个笑脸:“菲菲,什么事?”

    他和表妹堂哥这些人经常会在QQ上聊几句,还有一个专属于兄弟姐妹的群。

    “楼成哥哥,我听大姨说你在松大参加了武道社,还练得有点厉害?”齐云菲用活泼跳跃的表情问道。

    噗,老妈那张嘴啊……楼成忍俊不住,腹诽了一句,谦虚回道:“还行吧。”

    老妈看起来不太喜欢自己练武,结果还将这事炫耀得表妹们都知道了!

    齐云菲弱弱道:“我有个事想请教楼成哥哥你。”

    请教?好正式……楼成愣了愣,大方回应道:“说吧。”

    “我,我男朋友不想考高中,想去武馆学武,楼成哥哥,你觉得怎么样?”齐云菲“忽闪着水汪汪的眼睛”道。

    怎么样?楼成斟酌了下语气回答:

    “这就得看他是真的喜欢,还是单纯逃避读书了,即使真的喜欢,也要看他有没有毅力,能不能坚持,如果可以办到,学武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嘛。”

    至于天赋,只要普通,练到业余一品还是有希望的,到时候在秀山宁水这些地方找份中上水准的工作不难。

    齐云菲沉默了一阵道:“他确实挺喜欢的,有没有毅力,能不能坚持,我现在又看不出来吖……我好怕他被那些不靠谱的武馆给骗了……”

    “他想去哪家武馆?说给我听听,我托人打听一下。”楼成轻松地回了一句。

    他自觉在秀山武道圈子这一块也算有点人脉了。

    秦锐所在的古山武馆好歹也是秀山最顶尖的那一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