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九十章 什么仇什么怨(两章合一求月票)
    齐云菲当即“欢呼”道:“好吖好吖,我去问问他!”

    等待她回复的时候,楼成找到了秦锐的QQ,发了条消息过去:“秦锐,在不在?有点事想问你。”

    不到一分钟,齐云菲就“眼巴巴”地道:“叫耀宁武馆!他说在宁水算很不错的武馆了,楼成哥哥,你快去问一问~~”

    “嗯。”楼成见秦锐的QQ并没有反应,干脆调出了通讯录,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经典的铃声之后,手机接通,秦锐又惊又喜地道:

    “橙子?怎么突然想着给我打电话了?回秀山了?”

    “没,有个事情想问问你。”楼成含笑回答,“听说过耀宁武馆没?”

    “啊?知道,认识,怎么了?他们惹到你了?”秦锐有点诧异又有点茫然地问道。

    楼成想了想该如何描述双方的关系,斟酌了下道:“有个亲戚家小孩不想考高中,打算初中毕业以后就进耀宁武馆,呵呵,我这不是来找你打听他们家具体情况了吗?”

    “耀宁武馆,怎么说呢……还行吧,馆主我见过几面,业余一品的水准,几个弟子也算不错,教导学员也都比较尽心,在宁水算是最好的几家武馆之一。”秦锐边思索边回答。

    楼成松了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

    这时,秦锐嘶了一声,轻笑道:“放心什么?真要学武,干脆来我们古山武馆啊!我们不敢说秀山数一数二,那也是必然前三的,哪方面不比耀宁强?放心,有我在,肯定能报上名,到时候我帮你看着他,好好指导他!”

    从学员身上收取到的费用是武馆的主要经济支柱之一,按理来说,面对他们,武馆应该是来者不拒的,但实际并非如此,这牵涉到一个很重要的数字,定品赛通过率。

    一家武馆的教练人数是有限的,他们能够尽心尽力指导的学员数量也是有限的,如果盲目招生,超过这个限度很多,就会造成教学质量的严重下滑,让定品赛通过率变差,而这容易让武馆陷入恶性循环:通过率持续下降,好苗子选了别的武馆,没有好苗子,通过率继续变差……

    正因为如此,所有的武馆都知道设定门槛,适可而止,这就造成一个地区最好几家武馆的名额往往供不应求,让有心者趋之若鹜。

    听起来是更好啊……楼成嘴上谦虚了一句:“这会不会让你太难做?”

    “有什么难的?咱们谁跟谁啊?”秦锐几乎在拍着胸口说道,“你把我的手机号给他,让他直接和我联系,就不麻烦你中间再转一道了。”

    “那行!我暑假回秀山请你吃饭!”楼成感激了一句。

    他没问秀山几只队伍参加选拔赛的情况,因为根据秦锐平时发的说说心情等东西,可以明显判断出成绩都不好,早就没了出线的希望。

    至于秦锐本身,和业余一品还有段距离,也就没打算参加上半年的两次业余定品赛。

    寒暄一阵,楼成挂断了电话,“微笑”给齐云菲道:“你问下你那谁,想去古山武馆吗?”

    “吼吼吼!”齐云菲对这方面没什么了解,随手就做了回复。

    几分钟之后,她发了个“大吃一惊”的表情:“他说能去谁不想去,楼成哥哥,你真有办法?”

    据男友的描述,古山武馆的名额似乎特别抢手,自家表哥又才读大学,哪有什么能力和关系?

    难道姨爹认识古山武馆的谁谁谁?

    楼成将手机号码发了过去:“让他打这个电话,秦锐,古山武馆的内弟子,可以帮他报上名。”

    “真的?”齐云菲不太敢相信了。

    秦锐要是敢骗我,还想不想活了?楼成暗笑一声,“正儿八经”道:“真肯定是真的,至于他会不会诓你那谁的钱,我就不敢保证了,让他小心一点。”

    “明白了!”齐云菲没用表情,似乎急着让男友打电话。

    等待后续的过程中,楼成忍着睡意,开始浏览松城周边的旅游项目,想挑出严喆珂可能会喜欢的路线,做出详尽的攻略,免得给女孩留下不好的印象,心里又期待又憧憬。

    他不是激动于可能会有的更亲密接触,而是觉得一起旅游,一起经历新鲜有趣的事情,一起将以往因处在熟悉环境而压抑的某些方面展现出来,会让感情更稳固,也更让人觉得自在。

    根据嘴王语录,感情是需要经营的,不是到手之后就可以什么也不做的,而总是拘谨地,小心翼翼地相处,迟早会疲惫。

    比较分析各条路线的时候,楼成还专门开了淘宝,把购物车里存着的几样东西买了下来,有给严喆珂的零食,也有他用来挣表现的事物。

    过了一阵,齐云菲回复道:“楼成哥哥,他说是真的,他知道那个锐哥,说他是古山武馆的核心弟子,是相当厉害的一个年轻武者,肯定能帮到忙!”

    “真的就好。楼成回了个微笑。

    齐云菲发了个崇拜的表情:“楼成哥哥,你真牛逼,认识这么厉害的人!”

    这话得反过来说吧?应该是秦锐真牛逼,认识我这么厉害的人……楼成吐槽了一句,不甚在意地道:“他是我高中同学嘛。”

    “难怪!”齐云菲恍然大悟,没再多问。

    楼成饶有兴致地道:“菲菲,你对你男朋友挺用心的嘛。”

    “那是~毕竟是我真正意义上喜欢的第一个男孩子。”齐云菲“嘻嘻”笑道。

    “真正意义上?”楼成有点不解了。

    齐云菲用挠头不好意思的表情道:“我以前有过男朋友……”

    以前?妹妹,你才读初三啊!楼成真地吓了一跳:“以前是什么时候?”

    “就小学五六年级和初一初二。”齐云菲“理直气壮”地解释道,“那时候小孩子一个,什么都不懂,觉得好玩就试了试,都怪他们起哄配对!但也就是牵了牵手,感觉就跟在玩过家家游戏一样,我觉得不算真正的谈恋爱吖!”

    楼成抹了把并不存在的冷汗道:

    “你现在也还是小孩子一个!”

    看看人家,再想想自己的小学和初中,简直懵懂得像她弟弟!

    受到惊吓的他没劝说齐云菲什么,聊了几句就退出QQ,自顾自地补起了午觉。

    …………

    之后几个星期,施老头没有强行制造挫折,在面对小组排名倒数的两个对手时,分别让楼成和林缺坐镇最后,轮流派李懋严喆珂,孙剑林桦的组合上场实战,而最终的结果毫无疑问,都是松大武道社拿下了比赛,以全胜的战绩昂首出线,等待五月份分配转播奖金和抽取八强战的对手。

    转眼间,四月份进入了倒数第二个周末,而清晨七点半的时候,楼成和严喆珂就已经坐在了前往老校区的校车上。

    “想不到我第一次武道特训请假就是因为你……”严喆珂似叹息似甜蜜地说了一句。

    今天是楼成参加职业定品赛的日子!

    作为女友,她觉得自己不应该错过,所以专门请假,以“严教练”的身份陪同。

    当然,她也不会因恋情而松懈武道,特意早起,做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晨练。

    楼成对此相当的欣喜和感动,嘴上却笑道:

    “其实你可以等下个星期天再请假的,小组赛我肯定能出线。”

    职业九品是划分业余和职业的门槛,比赛的设置更强调减弱偶然性因素的影响,让足够实力的武者哪怕马前失蹄了一次,也能有重整旗鼓的机会。

    所以,小组赛是前两名出线,武者们不至于失败一场就多半会被淘汰,楼成再不自负,也不会认为自身连小组第二都争不到!

    听见楼成口是心非的话语,严喆珂当即手臂一扬,欢快开口:

    “那我回武道社了?”

    ……楼成险些无言以对,深感做人不能虚伪,立刻厚着脸皮笑道:“还是需要严教练坐镇的,我怕我人品太差,分到了死亡小组!”

    严喆珂笑吟吟横了他一眼:“算你有自知之明!”

    说完,她有所感叹道:“我是真挺担心的,要打那么多场,说不定会出现什么……”

    她忽地抬起手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意外”两个字吐出。

    差点就乌鸦嘴了!

    由于有小组前两名出线的设置,通过比例又较为固定,职业九品定品赛的赛程也就相应增加了,往往会占据两个周末,足足四天,就像这一次,通过了报名审查的人数是一百五十八人,名额是十五个,分成十五个小组,每组十到十一人,单循环赛,前两名出线,按照一天最多三场的节奏,得到下周周六或者周天上午,才能进行完全部小组赛。

    ——因为只要一步就能成为职业级,各方面的待遇都有本质提升,所以业余一品们只要身体素质还没下滑,也没别的事情耽搁,往往都会选择来撞一撞运气,万一遇到了好的分组和好的淘汰赛抽签呢?

    这让职业九品的定品赛报名人数相当得多,不做限制的话,通过名额将超出限定,造成泛滥,因此会有一个资格审查,报名者得提交过去一年内击败了至少两位业余一品武者的证明资料,楼成直接发了个打败职业九品的视频就顺利通过了。

    看见女孩惊慌捂嘴的模样,楼成正待开句玩笑,却瞄到“眉毛会飞”的大猩猩陈长华背着行囊,踏上了校车。

    “陈社长,我以为你昨晚就住到赛场附近了。”他打了声招呼。

    陈长华名义上还是武道社的社长。

    “哎,我有几个朋友住那边,怕被他们拉着去放松。”陈长华苦笑一句,找了位置坐好,不再言语,闭目养神,相当地慎重。

    和他这么一比,楼成忽然觉得自己会不会太轻松了?

    当他们抵达松城武道馆一号厅的时候,这里已是人头攒动,有参赛的武者,有加油的亲友团,也有专程来看这种准职业级比赛的观众。

    排了几分钟的队,楼成领回了分组资料,与严喆珂头挨头地看了起来。

    “赵宝森,普陀武馆……”

    “刘鑫,松城警察局滨河分局……”

    ……

    “似乎都还挺强的。”浏览完一遍,楼成微笑道了一句,眉眼之间没有任何为难的情绪。

    …………

    一号厅另外的服务台处,精壮彪悍的赵宝森也拿到了分组资料。

    他仔细一看,目光突然凝固,脱口而出道:

    “楼成!”

    松大武道社的楼成!

    …………

    换下了警服的刘鑫老神在在,领到分组资料后没急着看,慢悠悠晃荡到僻静处后,方才拿起纸张,习惯性地先扫了一眼。

    “楼成,松城大学武道社……”

    哗啦,刘鑫握着纸张边缘的手指变得如同铁钩。

    …………

    “赵宝森练的是八卦掌,又兼修了一门鹤形……”严喆珂声音清澈柔细地说着。

    楼成没敢大意,免得阴沟里翻船,认认真真和女友讨论了起来。

    就在这时,他听到广播在喊着自己的名字:

    “请松城大学武道社的楼成选手到服务台一趟。”

    呃?楼成与严喆珂对视了一眼,皆是一脸懵逼。

    收起手机,两人离开位置,找到了最近的服务台。

    “你好,我是松大武道社的楼成,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楼成礼貌地问道。

    工作人员是位圆脸女孩,她深深看了楼成一眼道:

    “你上午比赛的对手弃权了。”

    弃权?楼成愣了愣,还未来得及回答,又听见工作人员继续道:

    “你下午和晚上的对手也弃权了!”

    …………

    一号厅看台的角落里,赵宝森双手捂着脸,长长叹息了一声。

    作为一名武者,面对强敌不战而降,实在是让人觉得屈辱觉得憋闷的一件事情,但经过慎重考虑,他认为这是对自身最好的选择。

    松城大学武道社的楼成实力怎么样,大家都有目共睹,都清楚他在职业九品里也称得上佼佼者,都公认他已经锁定了一个通过名额,以还未迈入职业门槛的业余身份面对他,胜算有多低可想而知!

    在高密度高强度的赛事里,与这样几乎没什么希望的强敌战上一场,除了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还得冒着受点小伤,残留震荡影响的危险,既然如此,战略性放弃,节省点体力,与后面的选手争夺第二名,才是最理智最明智的决定!

    几乎同一个时间段,拿到分组资料的几位武者都冒出了相似的念头,以楼成的变态体力,无论他前面经没经过苦战,都不会有什么影响,自身不如早做决断,彻底斩掉后路,以行背水一战之事!

    …………

    弃权?楼成很难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不战而胜肯定是让人高兴的,但辛辛苦苦赶过来,认认真真讨论了一阵,结果对手却临场放弃,让自家捏足了力量的拳头落到空处,难免也有点遗憾和不爽。

    “他们弃权是指放弃所有比赛,还是只放弃和我的比赛?”他下意识追问了一句。

    他知道职业九品的定品赛出现弃权是很常见的事情,可这往往都集中在第二周的赛程中,有的选手会因高密度的战斗而受伤,有的则由于首周的比赛败了三场以上,觉得没什么希望了,懒得浪费时间再来。

    工作人员挂着职业性的笑容道:

    “只放弃了和你的比赛……”

    她话音未落,目光忽地扫到了面前电脑屏幕上弹出的新消息,顿时诧异了表情,以看怪物般的眼神看着楼成:

    “你,明天三场的对手也弃权了……”

    这算个什么事?

    自己来武道社工作三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光是报出名字,就能让一大堆武者自动放弃!

    严喆珂在旁边听得眼眸流盼,此时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橙子,我忽然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两句话。”

    “什么话?”楼成收敛住那点点失落,好奇问道。

    “‘让敌人望风而逃’和‘某某之名,可止小儿夜啼’。”严喆珂笑吟吟回答。

    楼成吐了口气,哭笑不得道:

    “好像有这么点感觉,不过,这就赢了,还有点不适应呢……”

    他顿了顿,望向女孩道:“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严喆珂一本正经,义正辞严地回答:

    “当然是回武道社特训!”

    “啊……”楼成一脸呆滞。

    严喆珂噗嗤失笑:

    “既然你不想回去,那本教练就邀请你去约会吧~”

    总之,才不会和你去酒店休息,你又不需要休息!

    “好!”楼成转呆滞为欣喜道。

    而他的心中颇有点心痛,因为退掉定的房间要收一部分钱……那群家伙没事弃什么权!

    虽然即将有两万块到手,但经历过苦日子的他还是能省则省,只对女友大方。

    确定了行程,他转头问了工作人员一句:

    “下周的比赛能提前通知我对手弃权没有吗?”

    免得周六又白跑一趟!

    虽然这能多出和珂小珂的约会时间,但老是让她请假,耽误武道和学习,自己心里也是比较有负疚感的,这无需太后给压力。

    “对不起,我们也没有办法,总得别人提出弃权,才能通知你吧?”圆脸姑娘委屈地回答。

    到了下周,弃权的人数虽然会变多,但楼成未必不会迎来愿意挑战他的小组赛对手,毕竟到了最后关头,有的人或许就差一个胜场便能出线了,也有的人则出线无望,乐意与强敌打一打,以增加经验。

    “好吧。”楼成只能无奈地接受这个现实,挺让别人向往的现实。

    …………

    四月最后一周的周六,楼成因为提前接到通知,说上午和晚上的对手都弃权了,所以参加完武道社特训才前往比赛场地,等待了近两个小时,花费了一分多钟,轻松解决了一位挑战者。

    第二天上午,他的对手因前面的比赛受伤,早已放弃,让他同样做了低强度的锤炼后才和严喆珂赶到松城市武道场馆一号厅,等待着抽签的结果。

    再打一场,他就是有证书的职业九品了!

    等待的过程里,他们看见了疲惫怎么都掩饰不住的陈长华。

    “没事吧?”楼成问了一句,他在上午就恭喜过这位即将成为前社长的队友以小组第二的身份出线。

    陈长华吐了口气,表情前所未有的肃穆:

    “有事也得忍住!”

    “再说,你看其他人,大部分都和我差不多状态,运气不太差的话,应该不会辜负这大半年的苦练了……”

    察觉到陈长华的认真和期待,楼成不好再说什么,免得影响别人的心境,于是收回目光,握着严喆珂的手掌,看着大屏幕,等待着它翻滚出抽签的结果。

    下午的抽签是在十人组之间进行,同组回避。

    少顷,一行行对阵显示了出来,严喆珂小声念着楼成的部分:

    “松大武道社楼成对阵红罗武馆潘成云……”

    潘成云?楼成微微一笑,颇感巧合。

    …………

    “松大武道社楼成对阵红罗武馆潘成云……”

    旁边的角落里,潘成云看着对阵表,脸色陡然变差。

    费尽心神从小组赛出线,竟然当头撞上了这家伙!

    PS:两章合一求月票,今天开完会回家,明天恢复三更!

    还有,我威信wuzei1985在搞元旦活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