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磨合(五千字大章)
    楼成一边洗着杯子,一边正等待着女友因自己的细心和体贴而感动,完全没料到迎来的却是这样一番话语,一时又懵逼又委屈,又有点莫名其妙。

    我要是把你当成发泄欲望的工具,那每次辛苦煎熬地忍着是为了什么?

    我要是把你当成发泄欲望的工具,那每次都要试探你的态度才敢更进一步又是为了什么?

    他转头望了过去,看见女孩眼眸里的情绪复杂难以分辨,然后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心静气,不让解释变成争执:“我怎么可能把你当成那种,那种工具?每次不都是你不反对,我才敢继续吗?你要是不喜欢,可以告诉我啊,可以直接表现出来啊,我肯定能忍住,肯定不会勉强你的!”

    说到最后一句话,他觉得自己的情绪难以控制地有些激荡,于是不断默念着“冷静”“沟通”等词语。

    严喆珂似乎已经平静了下来,没有了刚才的那点激动,她鼻子有些堵,语气急切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每次我们单独相处的时候,你都表现得好像满脑子只有那种事情,表现得反应特别大,似乎总想着那方面的东西,表现得我们私下待一块的时候,互相之间就只剩下欲,欲望的味道……”

    她说的有些凌乱,眸光却没有躲闪,直视着楼成,抿了抿嘴又道:“有时候,我是不太乐意,可感觉到你很喜欢,很渴望,怕你失望,怕你不开心,还是会配合你……”

    说到这里,她顿住不言,吸了吸鼻子,眼眶更红了一点。

    老实说,楼成心里是有些失望和被伤害到的感觉,但听到严喆珂后面的话语时,感受到她的委屈,她的容忍,她的退让,心里的情绪当即消散了大半,认真地审视起自己这段时间的表现。

    好像,大概,确实总不自觉地让双方之间的单独相处充斥着荷尔蒙,弥漫着情欲的味道。

    他吐出刚才那口浊气道:“你的意思是不喜欢每次都那样,意思是我表现得好像心里只想着那种事情?希望单独相处的时候,能做点别的?”

    “珂珂,你要是不乐意,一定要表现出来,我虽然其他方面也算比较细心,但这种事情上,还是很迟钝,没那么敏感的,你不说,不反对,我就会以为你也很喜欢这样子……”

    说着说着,他有些好笑又有些感慨,因为想到了小明同学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有的时候,女孩子的乐意是喜欢,不乐意是不喜欢,但有的时候,她们的乐意未必是喜欢,不乐意未必是不喜欢。

    女生的心思果然很复杂,难怪情圣总说真正交往了才是最大考验的来临……

    “嗯。”严喆珂点了点头,发白的脸色多了抹红晕,似乎比较羞怯,但她还是坚持看着楼成,,身体微微颤栗地说道,“橙子,我不是不喜欢我们越来越亲密,也没有保守到必须等着结婚那天的程度,只不过你表现得太急,反应太大,这让我很害怕,很恐慌,你能不能一点一点来。”

    她顿了顿,吸了口气,眸光似水,娇弱害怕,却又坚定倔强地开口:

    “慢慢来,等等我……”

    慢慢来,等等我……看到这样的严喆珂,听到这样的话语,楼成心里残留的情绪彻底烟消云散,他抿了抿嘴唇,认真地承诺道:

    “我会控制自己的!”

    “我会等你的!”

    在电热水壶的声响里,他放下杯子,向前走了一步,拉住严喆珂的手,将她带向了自己的怀里,没有亲吻,只想静静拥着她。

    严喆珂回抱住他的背部,将脸埋在了他的肩膀,过了一阵后柔声细气道:

    “我定品赛的时候,看到你能够为我忍耐,我其实是很感动很开心的,不过你一直表现得老想着那方面的事情,让我有点胡思乱想,想着五一大姨妈在,可以趁机看看你的反应,看你是失望呢,沮丧呢,冷淡呢,还是别的什么,结果你早就知道,没一点失落,还尽心尽力地想照顾我,准备好了姜茶……”

    “我就有点自责和内疚,觉得误解了你,所以鼓起勇气,想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你,和你沟通,不要因为这些事情一点一点地伤害到我们的感情。”

    她将脑袋抬起,有些不好意思,有些说不出口,但还是抿了抿嘴,认真诚恳地看着楼成道:“橙子,对不起,我最先说的那句话有点重,不是,它不是我心里真正的想法,只不过刚才我考虑了好几个表达,都觉得要么太委婉,要么太像撒娇,不能明确地让你知道我的态度,怕你不当回事,所以才那么说,它不是我真正的意思。”

    “我们之间不用道歉……”楼成抚摸着她的秀发,想了想道,“我最开始是有点感觉受到伤害,不敢相信你竟然是这样看我的,但听到你的委屈你的退让后,又觉得这不算什么了……”

    而且还是女孩子大姨妈期间,完全可以理解。

    严喆珂秀眉舒展,终于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低下头,将脸埋回楼成的肩膀,低声说道:“这也不算什么,两个在一起不能只有单方面的付出和忍耐,我能感觉得到你的用心,所以我也想用心……”

    “以后你不乐意的时候,千万得表达出来,我很笨,怕领悟错你的意思,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该亲,什么时候不该亲了。”楼成有些苦恼地说道。

    严喆珂的俏脸压在楼成肩膀上,闷声低笑道:“笨蛋~气氛,感觉,明白吗?”

    不明白,什么叫气氛对了,什么感觉对了,没点量化标准……楼成一阵汗颜,正待再说点什么,却听见了电热水壶开关跳动的声音。

    他松开拥抱,等待沸腾声停息,用滚水又再烫了一遍杯子,这才撕开了包装,将红糖姜母茶放了进去,用水冲泡,最后,他运转了冰霜异能,让温度降低到热乎乎又不会烫到舌头的程度。

    居家型异能果然不错!

    严喆珂站在旁边,静静看着他忙碌,眼眸里闪烁着点点璀璨,嘴角勾勒着似喜似暖的弧度。

    “好了。”楼成将杯子递了过去。

    严喆珂双手接过,坐到床沿,闭上眼睛,深深地喝了一口,然后才浅笑着开口:

    “我一直都听说这种茶,就是不太喜欢姜味,所以每次犹豫后都没有买。”

    “啊,我挑错了?”楼成有些懊恼地问道。

    平时吃饭的时候,他都有注意女孩的习惯,发现她不会排斥菜和汤里有姜块,就以为她能接受姜茶,而这种事情又不能直接问,那样会被猜出来,就没有惊喜感了。

    严喆珂噙着笑容,又捧着杯子喝了一口,脸蛋因热气而变得红润,她的视线望着旁边,状若平常道:

    “我现在喜欢了……”

    我喜欢的是那个记挂着我生理期的男孩,喜欢的是他忙前忙后的细心,喜欢的是他包容着我倔强和任性的样子……

    “这就好。”楼成松了口气,坐到严喆珂旁边,想了想道,“珂珂,我得和你沟通两件事情。”

    “什么事情?”严喆珂眨巴着眼睛看向他,眼眶还残留着点红色。

    楼成斟酌着语言道:“你说我反应太大让你害怕,但这是来自本能的,我想克制也克制不住,你这么漂亮,在我心里是那么的诱人,我又气血正旺,又那么喜欢你,哪怕脑子里不想污的事情,很多时候也会忍不住出现生理反应,这不是我想怎么样怎么样,不是我只惦记着占便宜,希望你能够理解,反正我会忍住,会努力让它消下去,会尊重你意愿的。”

    “真的?”严喆珂咬了咬嘴唇,有些好奇宝宝的样子。

    楼成诚恳道:“真的,你可以请教你闺蜜她们。”

    “嗯。”严喆珂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第二件事情呢?”

    楼成笑了笑道:“其实就算你没来大姨妈,我觉得到了最后关头,我也是能忍住的,一是觉得自己现在还没有肩负起你将来人生的能力,而且当初还答应了太后,总感觉她的视线在远远注视着我,挺有压力的。”

    “二是异地恋最怕猜忌和没信心,我想表现给你看,哪怕面对最心爱的女孩,在没人阻止的情况下,我也能克制得住,更何况外面那些,呵呵,妖艳贱货,我希望能以这种方式给你信心,让我们的感情能一直走下去,呃,这会不会想得太久太远,显得比较傻?”

    严喆珂噗嗤失笑,眼波流转道:

    “不会……”

    我就喜欢你这幅傻样子,喜欢你为我们的将来想得很久很远!

    她捧着杯子,慢慢将红糖姜母茶喝完,吐了口气道:“感觉舒服多了。”

    “还出去宵夜吗?”楼成问了一句。

    严喆珂右手按着肚子,想了想道:

    “让我再缓一缓。”

    说到这里,她抿嘴扭头看向旁边,晕红着脸,哼哼道:“你今天让我情绪好激动,罚你给我揉揉肚子!”

    “好的!”楼成惊喜莫名。

    严喆珂脱掉鞋子,蜷缩着背对楼成,乌发覆盖于白色的枕头之上。

    楼成比了比姿势,小心翼翼地侧躺在了她的背后,左手环过腰肢,伸向了女孩的腹部。

    就在这时,严喆珂低哼了一声:

    “你压到我头发了!”

    啊……楼成慌忙抬起上半身,让女孩将头发拢了过去,然后才敢躺下。

    他的左手摸到了严喆珂的腹部,隔着T恤,轻轻揉动着那份柔软。

    揉了一阵,严喆珂忽然细细地道了一声:

    “你可以伸进去揉……”

    楼成愕然看向她,只见她依旧侧躺,没有回头,乌发如瀑,耳朵红得晶莹可爱。

    吸了口气,他小心掀开T恤,将手伸了进去,可先触摸到的却是纸质之感。

    “这是什么?”他下意识问了一句。

    严喆珂又羞又恼道:“姨妈裤!”

    “啊?”楼成一头雾水,他只听说过姨妈巾。

    “就是,哎呀,就是姨妈巾的升级版,不用怕侧漏啦……”严喆珂羞不自遏地解释了一句。

    哦,做出了裤子形状的姨妈巾……楼成恍然大悟,将手探入进去一点,触摸到女孩的小腹,开始用心揉动。

    闻着女孩的芳香,揉着她软绵又有弹性的腹部,楼成难免会有点生理反应,但很快就克制住了,不再东想西想,重新回顾起之前发生的事情,思考着女孩的一言一语。

    平时的珂珂是秀美斯文的姑娘,外在温婉,内心娇俏,知性成熟与可爱懵懂互相交织,但这就是完全的她吗?

    不,刚才的她有主见,有底线,有勇气,有坚持,难怪太后会说她骨子里很倔。

    而且她会思考什么样的语言更恰当,会在效果与语气里选择前者,比起一般女孩的委婉和含蓄,她可以在应该的时候直言不怕……难怪她拒绝过那么多男生,却没有什么绯闻,没有太多纠缠不休的追求者……

    揉着揉着,他听见严喆珂的呼吸变得绵长,抬头看去,发现女孩已沉沉睡去,生理期的折磨和情感的激荡让她身心疲惫。

    楼成静静看着,没有起一点旖念,在这种安静温馨的氛围里,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困,想与严喆珂的呼吸同步。

    睡半个小时吧……他揉着揉着就不自觉闭上了眼睛。

    等到他霍然醒来,拿起手机一看,时间已接近一点,于是强行把自己拔出温暖与芳香的被窝,小心翼翼下了床,将女孩踢出来的双腿又用被子盖上,犹豫了一阵要不要帮她脱裤子,但怕被误会,又忍了下来,关上房间的灯,蹑手蹑脚地向着门边走去。

    “几点了?”忽然,失去了背后温暖的严喆珂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

    楼成停在原地,回头说道:“快一点了。”

    严喆珂挣扎着爬起,按开床头灯光,睡眼惺忪地走向行李箱,从里面翻出了一套睡衣和一包东西。

    她路过楼成,进入卫生间的时候,低着头,细声说了一句:

    “你今晚就睡这边吧,来回折腾会睡不着的,而且,而且,你还能继续帮我揉肚子!对,揉肚子!”

    楼成愕然看了过去,只见女孩脸色殷红似血,哐当一声关上了卫生间的大门。

    和她一起睡?楼成愣了愣,旋即涌起了强烈的喜悦,虽然不能做什么,但总感觉很美好。

    严喆珂换好姨妈裤,洗脸刷牙完毕,走出了卫生间,不敢看楼成,只娇哼道:

    “快去洗,臭死了!”

    楼成嘿嘿一笑,忙碌了一阵后将自己收拾了干净,等他回到房间,严喆珂已重新侧躺,背对着这边。

    她的身体完全埋进了被子里,乌发如同云堆,将瓜子脸衬托得很小,昏黄的床头洒下,让一切是那样的温暖。

    楼成屏住呼吸,来到床边,犹豫了一阵要不要脱外面的裤子,但最终还是小心翼翼褪掉,拉开被子,钻了进去。

    一阵芳香袭来,他吸了口气,拘谨躺下,然后又听到女孩娇哼道:

    “你压住我头发了!”

    这……楼成一脸懵逼,怎么老有这种事情。

    以后票选男女躺一张床上说得最多的话语时,如果女方是长发,我肯定选“你压到我头发了”……

    他又抬了抬上半身,将严喆珂的头发归拢了过去,然后关上了床头灯,侧躺下来,将左手环过,伸到老位置,继续着之前的按揉。

    被窝里暗香袭人,女孩睡衣单薄,肌肤细腻,楼成又控制不住地有了反应,正当他要往后缩一缩身体,严喆珂却主动往他怀里靠了靠,不出意外地被顶住了。

    “我,我会忍住的,这是本能……”楼成慌忙解释了一句。

    严喆珂没有回头,闷在被窝里道:

    “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听到这四个字,楼成顿时觉得之前的努力和付出都值得了,眼眶一热,按揉得更加用心。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很快,严喆珂又坠入了梦乡,楼成抱元守一,很快也沉沉睡去。

    凌晨五点半,他自然醒转,只见外面微光洒入,照亮少许昏暗,而怀里娇躯柔软,鼻端芳香麝人,一副难以描述的美好画卷。

    他忍着悸动,艰难离开了温柔乡,怕吵醒女孩,打算回自己房间洗漱。

    就在这时,感受到他的离开,严喆珂下意识转身,结果扑过了空,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慢了半拍道:“你起床了?”

    “嗯。”楼成跪在床沿,将头埋了过去,轻轻啄了下她的粉唇。

    严喆珂双手抬起,环住了他的脖子,嘟囔道:“我还没刷牙呢……”

    听到这句话,楼成暗笑一声,再次低头,分开嘴唇,深深一吻,不染情欲。

    严喆珂收回手,又娇又俏地看着他:

    “你回来记得给我买份早餐~”

    “好的……”楼成穿好衣服,脚步轻快地离开了房间。

    行在昏暗的走廊上时,他感觉异常的满足和温馨,刚才那一幕似乎是自己梦想的很久很久以后的画面:

    结婚之后,每天清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