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旅游记事
    洗过澡,换上白T恤,牛仔裤和深蓝色运动鞋,楼成照了照镜子,自觉虽然不算帅,但也干净精神,温润自信,眉眼间还有一股蓬勃昂扬的气势——后者是接近炼体巅峰,气血旺盛到一定程度带来的变化。

    “不知道会不会和珂珂情侣装?”他理了下头发,微笑自语,正待就此出门,想了想后又折返了回去,从背包里翻出了一件夹克式的薄外套。

    虽然自己气血旺盛,不惧山上温差,带件外套很是累赘,但珂珂正是大姨妈期间,气虚体寒,到了玻璃长桥,吹着穿过峡谷的大风,很可能会觉得冷,那个时候,这件外套就派上用场了!

    嗯嗯,做人就得有备无患!

    咚咚咚!他敲响了女孩的房门。

    没用两下,严喆珂拉开大门,抿嘴浅笑道:

    “再等一下下~”

    说到这里,她似乎觉得这有违了自己不让人等待的理念,又补了一句道:“气色比较差,不好意思就这样子直接外出,得弄弄脸!”

    和男朋友的第一次旅行,肯定会有合影之类的事情,不能马虎了!

    “好。”楼成笑眯眯进门,就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女孩在脸上涂涂抹抹,发现她的脸色确实因为失血而苍白。

    “你看什么看!去房间里坐着!”严喆珂娇嗔了一句。

    “这不是没见过吗?总觉得这是一门很复杂很神奇的手艺。”楼成含笑说道。

    自己平常压根儿就没注意过老妈会不会涂点霜啊什么的,呃,这是不是有点不孝?

    严喆珂用发夹将头发别在了侧面,显得特别可爱,此时横了男友一眼道:“我也就懂一点点,每次我妈教我,我都不太用心……”

    “天生丽质难自弃嘛。”楼成半开玩笑半真心实意地说道。

    严喆珂嘴角勾勒,酒窝浅现,没再说话,隐有点小得意,似乎感受到了男友的赞美发自内心。

    楼成这时才注意到女友穿得也是白T恤和牛仔裤,只是脚下踏着白色运动鞋,T恤上的东西也从昨天的字母变成了今天的黑色图案。

    “我们情侣装诶。”他很有点惊喜地说道,这与自己刚才的期望完全吻合。

    这是不是就叫心有灵犀一点通?

    “我早注意到了,就刚开门的时候,你太后知后觉了!”严喆珂语气轻快地回了一句,没好意思接情侣装这个话题。

    这不是先关心你的气色去了吗?楼成吐槽了一句,嘴上却笑呵呵道:“不愧是名侦探,观察能力真强!”

    “那是~”严喆珂扬了扬下巴。

    有了脚踏实地感之后,楼成少了点小心翼翼,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地道:“珂珂,你好像很多白T恤啊?”

    都差不多的样子,会不会觉得太单调了?

    “对啊。”严喆珂随口回答道,“不同的样式,不同的图案,不同的版型。”

    “很复杂的样子……”楼成只能这么回答了。

    此时,严喆珂差不多弄好了脸,嘴唇粉嫩娇艳,将气色补足了不少,看得楼成好想上去吻一口,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自己。

    “复杂?”严喆珂侧过头,轻笑一声道,“等你以后就知道女孩子的衣物有多复杂了!”

    “对了,我之前看过一个帖子,就是说这个事情的,说男生眼里都差不多的打底裤,其实会分成厚的,薄的,加绒的,不加绒的,不露的,半露的,以及它们随意组合的?”楼成光是想想就觉得这复杂得让自己头疼,但他喜欢严喆珂那句“等你以后”,有种天长地久的感觉。

    严喆珂抿着嘴,郑重点了点头:

    “就是这样!”

    说着,她轻快打趣了一句:“所以我才说你们大部分男生活得太糙~糙汉子你好!”

    一时之间,楼成竟无言以对,认真想一想,好像确实如此,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友披上外套,背上双肩包,做好出门的准备。

    “珂珂,我之前接到嘴王的电话,他说他女朋友很感激我对她男朋友的鞭策,想三号晚上请我们吃个饭,当面道个谢。”临近电梯的时候,楼成提及了刚才的事情。

    严喆珂点漆般的眼眸往上看了看道:“好啊,我还挺好奇他女朋友是什么样呢。”

    蔡宗明是武道特训队伍的成员,她并不陌生,而且自家男友时常会说到这位好友怎么怎么样,将对方曾经的糗事都抖得七七八八了。

    当然,楼成才会提自家的追求行动得到过小明同学的指点,这种事情将是烂在肚子里的秘密,直到双方白发苍苍,回忆以往,才可能说到。

    出了门,两人到了阳泰旅游集散中心买了票,乘坐专线车抵达了莫风山,沿着道路,一步又一步地上爬。

    顾忌女孩大姨妈的存在,楼成将进度压得很慢,他们走走停停,拍拍歇歇,呼吸着饱含负氧离子的空气,享受着陌生环境下的自在相处,直到快中午的时候,才看见那座横跨了峡谷的玻璃长桥。

    这里旅客不多,但也不少,排了十几分钟队,才轮上他们登临。

    作为男生,楼成自告奋勇,率先踏了上去,只觉脚下空空荡荡,一眼就能看见缭绕的云雾,奔腾而过的河水,以及因高度而渺小到仿佛蚂蚁的山脚建筑,让人顿生一跃而下的冲动,与即将摔成肉饼的恐惧。

    不到这里还真不知道我有点恐高……楼成暗自吐糟了一句,收敛心神,凝水成冰,将恐惧害怕等感觉一一平复。

    看了看周围两腿发抖不敢前行的游客,看了看吓得扒住两边护栏的男男女女,他生出几分好笑,回过头,将手伸给了严喆珂,要拉她上来,做好了保护住女友的准备。

    珂珂是会瑟瑟颤抖,腿脚发软,还是惊声尖叫,不敢迈步呢?楼成隐含期待地想着。

    那时候就是展现自己男子汉气概的机会了!

    严喆珂撩了撩被山风吹乱的头发,没抓楼成的右手,轻轻一跃,像是小鹿般跳上了玻璃长桥,饶有兴致地往下打量。

    她来回走了几步后,很有点兴奋地看向楼成道:“感觉很意思诶!”

    楼成目瞪口呆,脱口而出:“珂珂,你不怕啊?”

    “不怕!”严喆珂得意摇头,然后望着脚下让人胆战心惊的风景,解释了一句,“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身体特别差,经常生病,总觉得自己很快就会死掉,呵呵,那时候特别爱胡思乱想,等习惯以后,就感觉死这件事情好像没什么好害怕的,经常会想,人生在最灿烂以后死掉,应该就没什么遗憾了吧。”

    说着说着,她收敛起了自己的感慨,笑吟吟道:“连死都不怕了,还恐什么高?”

    她话音刚落,就听见楼成弱弱道:“严教练您说得很对,所以,能不能拉我一把?”

    呃?严喆珂抬头望去,只见楼成抓着旁边的栏杆,一副双脚发软,身体颤抖的模样。

    不会吧?橙子这么恐高?严喆珂忍住爆笑的冲动,正要走过去,探出手,美女救英雄,却看见楼成嗖得一下站直,脸色如常地笑道:

    “开玩笑的!”

    发现严喆珂“不怕死”的一面,他既觉得女孩很萌,又相当怜惜,想以此化解刚才的气氛。

    不出来旅游,不身在陌生之地,恐怕得很久以后,才能见到这样的严喆珂吧?

    当然,自己也确实有一点点恐高……

    严喆珂终于忍俊不住,捂嘴笑了一阵,临到末尾,她身心轻松,眼波流转道:

    “橙子,其实我特别喜欢你刚才等着我救你的害怕样子~”

    哼哼,这会让本大侠很有成就感!

    楼成赶紧抱着双臂,做出被调戏的良家妇男模样,瑟瑟发抖道:

    “那你快来救我啊!”

    严喆珂顿时笑得捂着肚子蹲了下来,免得失去形象,前俯后仰。

    一番欢快的打情骂俏之后,两人走到玻璃长桥中央,请了好心路人帮忙,要拍几张彼此依偎在蓝天白云之间的照片。

    喀嚓!

    美好定格,这是两人的第一次单独合影。

    …………

    午后,因为还要在附近游玩,楼成只能按照做好的攻略,挑了一家不那么坑的景区饭店,等到用过餐,两人手拉着手,心情愉悦而轻松地再次踏上了旅程,有去庙里上香,有去山里人家的聚居地参观,虽然没能见识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但两个人在一起,随便做点什么,对他们来说,就是最有趣的事情了。

    五点钟,他们准时回到旅游专线那里,乘车回到了阳泰城里,找到了预定的那家“阳泰鱼虾蟹馆”。

    “现在不是吃螃蟹的季节,不过他们家螃蟹最出名,还是点两只吧。”严喆珂翻看着菜单道。

    楼成诧异开口:“可你不是不能吃吗?”

    “你怎么知道?”严喆珂一脸呆萌地望向男友。

    “我搜红糖姜母茶的时候有看到女孩子大姨妈期间不能吃性寒的东西,举例里就有螃蟹。”楼成解释道。

    严喆珂眉眼一弯,微微扭头,看向了旁边:

    “给你点的啊~”

    过了一阵,蒸螃蟹端了上来并配有秘制的酱油。

    之前吃的螃蟹都是剁成块的,面对这整只的食物,楼成顿时有点手足无措,不知该从哪里下手。

    “我来吧。”严喆珂抿嘴一笑,将螃蟹拿了过来,熟稔地剥壳剔脏,就连大的蟹脚都弄得一口能吸出肉来。

    “你好熟练啊……”看着她专心致志的样子,楼成备感甜蜜,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江南那边爱吃螃蟹,从小就习惯了。”严喆珂笑吟吟装螃蟹的盘子推给了楼成。

    楼成拿起一块,沾了沾酱油,只觉味美而回甘,当即赞了一句:

    “不错,挺好吃的!”

    爱心食物就是要比平常好吃!

    他话音刚落,严喆珂忽地板起了俏脸:“回答错误,零分!”

    “啊?”楼成一脸茫然。

    严喆珂哼了一声:

    “你该说,剥得真好!这才是正确答案!”

    这还真是不一样的套路……楼成先是一愣,接着一阵好笑,原来该这样处理类似场景啊!

    …………

    晚饭之后,两人逛了逛阳泰的工艺品夜市,知道这里很坑,只是单纯地看了看,其中有几次楼成想花钱买点纪念品,但都被严喆珂心疼地阻止了。

    回到酒店,已是九点多种,严喆珂捂嘴打了个哈欠:

    “等下早点洗澡早点睡,明天跟着你晨练,不能荒废了。”

    楼成点了点头,心中有些不一样的期待,委婉地问道:“肚子还疼吗?”

    “好多了,第一天结束我就不太疼了。”严喆珂如实回答。

    楼成又追问了一句:“那还需要揉肚子吗?”

    严喆珂怔了怔,旋即醒悟了过来,脸颊飞红,啐了一口:

    “难怪污彤总说,大部分男人都厚颜无耻,得寸进尺!”

    橙子竟然今晚还想睡这里!

    楼成正想说“我会忍住不做什么的,而且也没法做什么”,就看见女孩酡红着脸颊,侧头望着旁边的地毯,哼哼道:

    “那你要好好表现!”

    “把,把东西拿过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