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百零一章 渊源(第三更求推荐票)
    宿舍楼内,李怜彤和宗艳茹正兴致勃勃地看着楼成的专访,这还是她们第一次在电视屏幕上见到认识的人——随机采访的吃瓜群众和简短的赛后感言不算。

    “和珂珂嘴里的橙子有点不一样啊……”李怜彤边看边笑。

    珂珂只要提到男朋友,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傻乎乎的!

    宗艳茹跟着点头道:“和上次请我们吃饭时的感觉也不太一样。”

    那次请客,双方交流的重点是小两口的恋情,楼成展现出了幽默风趣和体贴大方的一面,而正在播出的专访里,由于主要问题都是武道,是楼成最擅长也最有料的领域,他谈吐之间自信昂扬,沉稳温润,虽然还有点青涩和腼腆,但身上的那种光芒已是无法掩盖,让只见过他几面只看过他打擂台赛的半熟人感受到了对比,感受到了冲击。

    李怜彤张了张嘴,原本想开句污的玩笑,但最终却化成了一声感慨:

    “珂珂的眼光真不错……”

    “是啊。”宗艳茹回想往常对楼成的认知,回想和他几次见面时的印象,也忍不住附和了一句。

    …………

    闫小玲坐在教室第二排靠窗的位置,桌子上的书本已砌成了堡垒。

    她一只手托腮,一只手假装撩发,分别按住了耳塞,目光则以久经考验的姿态斜斜望着抽屉边缘的手机,正傻乐傻乐地观看专访。

    这是意外之喜!

    她原本只是想刷论坛看看抽签的结果,没对其他事情抱有任何的期待,谁知松城电视台弄了个“大新闻”,将预告了很久的那次专访播放了出来。

    “嘿呀,还是第一次看到楼成说这么多话。”闫小玲笑得见眉不见眼。

    整个专访和她预期的相差不大,可以明显看出,楼成不是那种性格特别鲜明的武者,个人风格显得比较模糊,似乎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早熟”男孩,虽然是很自信,是很沉稳,是很耀眼,但真要让人说一说他的个性特质,却很缺乏爆点。

    简单来说,闫小玲觉得楼成是那种“邻家男孩”,与她最初“很温暖很体贴”的印象基本吻合,没有让她感觉失望。

    想到这里,她给“幻梵”发了条消息,故意刺激道:“楼成好像没那种神秘的气质诶。”

    为此,她还专门配了个“哭唧唧”的表情。

    幻梵很快回复了她:“我早就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我家偶像什么样我都喜欢!”

    紧跟着,她又补了一句:

    “叫爹,没大没小的!”

    什么叫早就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这才三个多月而已!闫小玲吐槽了一句,正待按动屏幕键盘,忽然心中一紧,发现自家手机的光芒似乎蒙上了一层阴影。

    她不动声色将手机塞回了抽屉,双手重新捂住了耳朵,接着便用眼角余光看见窗外多了道黑影。

    神出鬼没的班主任!

    …………

    夜色之下,湖面倒映着教学区残留的灯光,随着略显清凉的晚风荡起一阵阵涟漪。

    “这个专访是情人节之前拍的吧?”严喆珂像荡秋千般晃动着自己与楼成拉着的手。

    “对。”楼成含笑看着女孩最近时常会展露的活泼。

    当然,在其他人面前,她与以往没什么区别。

    严喆珂停住小孩似的幼稚举动,莫名感慨了一句:“这才两个多月诶,你和专访的时候又有了超级大的变化,总让我觉得距离开学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

    就像自己偶尔会觉得两个人已经交往了很久很久,久到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呼吸,习惯了对方的温度。

    她没好意思说这点,转而笑吟吟道:“选拔赛的经历对你帮助很大嘛~”

    更成熟更自信更有担当了!

    “我觉得吧。”楼成笑了笑,转头看着女孩清澈明亮的眼眸,“主要是因为有了女朋友。”

    这让自己不仅仅只在擂台上成熟!

    严喆珂俏脸生晕,扭头望向了旁边,恨得牙痒痒般道:

    “看吧,这就是变化,脸皮越来越厚了!”

    娇嗔的语气里没有丝毫的恼怒,楼成偷笑一声,将女孩拉了过来,松开手,环住了她纤细的腰肢,这是他最近喜欢的散步方式。

    …………

    东临市,闻圣山。

    地皮价值千金的度假别墅区后方,一座座带着时光侵蚀感的老建筑散落于如画风景里,与安宁清净的山间夜色相得益彰。

    其中一座建筑内,灯光明亮,照出了一排排书架,照出了铺着宣纸的桌面,照出了身穿黑底红纹汉服的年轻男子。

    他大概二十岁出头,正悬腕握笔,专心宁神地书写着一个个锋芒内敛的文字。

    “周师兄,你就不关心一下抽签的结果?”书房另外一边,两个女性客人端坐,其中一位绑着马尾,眉毛浓黑却不杂乱,颇有几分俏丽之色。

    周正泉气息不变,书写不乱,优哉游哉地说道:

    “关心有什么用?难道抽中了月曜,还能逼那帮老头子重来不成?”

    选拔赛淘汰赛的抽签规则只有一个,同组回避,不分小组第一和第二,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所以显得特别刺激。

    说到这里,他笑了一声:“叶师妹,你不也没在意炎陵赛区的抽签仪式,带着姜兰姐跑到我们这里瞎晃荡了。”

    刚才说话的正是炎陵市“一叶武馆”的叶悠婷,他们家与“闻圣派”颇有渊源,都属于当今十二大势力之一“玄武派”的支脉,核心武功皆源自“天水真经“(水部绝学)和“玄武真剑”,所以彼此往来时,都是按照师兄师妹师姐师弟来称呼的。

    “谁说我不在意了?这不是还有一个星期吗?”叶悠婷鄙视地看了周正泉一眼。

    关于这件事情,自己说过三遍了,周师兄显然没放在心上!

    炎陵赛区范围较大,参赛队伍多于松城,小组赛多了两轮,抽签仪式也就迟了一周,叶悠婷闲着没事,想到“闻圣派”这边好像也组队参加了选拔赛,并且已经顺利出线,就干脆邀请了姜兰做个短期旅游,前来交流交流。

    娴静温柔的姜兰跟着笑了一声:“要是真抽中了月曜,我倒是挺期待你的表情会有什么变化。”

    她比周正泉的年纪大一点,混熟之后,以姐姐自居。

    而“月曜战队”属于有能力竞争选拔赛第二阶段名次的强力队伍,名声在这个圈子里不小。

    “能有什么变化?认了呗!”周正泉的笔锋没有一点改变,文字骨架厚重大气,“反正也就再忍一年了,他们这次要还冲不出第二阶段,队伍估计也就散了,王圣和李梦龙手里面早堆满了邀请,有南北分区赛俱乐部的,有其他大城市队伍想组建三丹境四丹境队伍冲击南北分区赛的。”

    “他们最初的口号不是兄弟同心,扎根松城吗?”叶悠婷笑了一声,有些嘲讽,也有些悲哀和怜悯。

    梦想终究要屈服于现实吗?

    周正泉停下手中的狼毫笔,拿起白毛巾擦了擦手掌,叹了口气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松城虽大,盘子有限,有‘永世’它们两家在已经足够了。”

    他说话的同时,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侯跃蹿了进来,兴高采烈道:“周师兄,结果出来了!”

    “看起来不错嘛。”周正泉微笑看向了自家师弟。

    他趁叶悠婷和姜兰没注意的时候,悄悄吐了口气。

    抽签可以坏,风度不能毁!

    侯跃笑容满面回答:“还好,还好,松大武道社!”

    松大武道社?叶悠婷心中一动,下意识问道:

    “松城大学武道社?”

    有的失败转头就能忘记,有的失败则会让人记忆犹新!

    她旁边的姜兰也一下来了兴趣,做出等待答案的模样。

    “对,叶师姐,你应该认识他们主将,他参加过小武圣擂台赛!”侯跃依稀记得大概的资料。

    叶悠婷吸了口气道:

    “楼成?”

    他成为松大武道社的主将了?他应该拿到职业九品的证书了吧?

    “我就说叶师姐你会认识!”侯跃像是一只得了多动症的猴子,怎么都安静不下来。

    楼成作为主将之一,带领松大武道社闯入了淘汰赛?叶悠婷难掩好奇,追问了一句:

    “侯师弟,楼成他现在的实力怎么样?”

    她知道侯跃虽然看起来没定性,但实际却相当心高气傲,不到十八岁的职业九品也确实有资格心高气傲。

    侯跃满脸的笑容一下收敛,难得正经严肃地说道:

    “很厉害很厉害。”

    说完之后,他忍不住又补了一句:

    “很厉害!”

    这就是心高气傲的侯跃师弟的回答?叶悠婷一时竟忘记了呼吸。

    …………

    回到寝室,楼成翻看起了“东临战队”资料。

    他们的成员都出自“闻圣派”,修炼的是源自“水部绝学”的“飞流拳”,年龄最大的是二十四岁的卓嫣君,职业九品,年龄最小的是未满十八的侯跃,职业九品,主将则是二十一岁不到的周正泉,职业八品,另外还有位二十三岁的职业九品李胜男。

    “很强势很年轻的队伍……”楼成忘记了自己这才十九岁,忘记了武道社主力和替补就没一个超过二十二岁。

    …………

    山间月色宁静,夜风寒意浸人。

    姜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幽幽吐了口气,一时难忍心中情绪,站起身,推开房门,走到了回廊之上。

    冰部的核心劲力……没有极限的震拳……楼成的突飞猛进让她有些莫名的畏惧。

    自己也是丹境一年才掌握了震拳,而“劲力”这种东西还在摸索之中!

    这才多久?她下意识望向了叶悠婷的房间,却愕然看见闺蜜静静坐在黑暗里,呆呆望着窗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