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百零三章 趁机做教育
    穿过幽深泛凉的回廊,迈过雕琢着岁月的门槛,楼成等人踏入了“闻圣派”的道场。

    一线天光从穹顶落下,夹杂着琉璃瓦的色彩,照亮了位于中央的青石擂台,照亮了环绕于四周的练习场地,照亮了上面日积月累的磨损痕迹。

    道场两面铸有高台,各自分成了几排,最顶端摆放着一张张座椅,供看起来大有身份的客人使用。

    在这里,很难联想到松城大学武道场馆内那种肆意张扬的感觉,观众们或一身正式的练功服,或西装革履,像在观看一出歌剧而非激烈的战斗。

    宿老,官员,名流,弟子……楼成几乎能够判断出绝大多数观众的身份。

    他身边的严喆珂似乎也有着类似的感触,歪了歪脑袋,凑到他耳边,细声喟叹了一句:“好像典籍里记载的门派交流哦……”

    “对!”楼成霍地醒悟。

    这就是自己刚才感受的完美总结!

    在古代,门派时有交流,彼此切磋,会邀请本地武道前辈和官员乡绅等旁观,会让门下弟子们尽量列席,以做观摩。

    这没什么不对,却与楼成和严喆珂等人从小接触到的比赛氛围截然不同。

    在那些年代,武道不属于大众!

    普通百姓连加油助威的资格都没有!

    而楼成毫无疑问更喜欢自家武道社场馆内的热烈。

    他与严喆珂交流着这样的感触,跟着施老头走进了客队更衣室。

    而一处高台的席位里,叶悠婷披着件浅色外套,目送着楼成的身影,神情略有点复杂地问道:“兰姐,你觉得哪边赢面大?”

    炎陵赛区的抽签仪式在明天晚上,她和姜兰没有匆忙赶回,反正也干涉不了最终的结果。

    姜兰单手拖腮,微微笑道:“论赢面,肯定是闻圣派更大,但楼成和林缺各有特点各有长处,属于职业九品里最顶尖的那一小部分,参加小武圣擂台赛的话,到了后期,单对单也不是没希望击败消耗很大的那种八品,他们联手车轮战,周小弟肯定吃不消。”

    “周师兄是比魏胜天要强一点,但也强得有限,而和挑翻无惧战队时相比,无论楼成,还是林缺,又都有了很大的进步……”叶悠婷没将话说透,可意思已是清楚明白,她担忧周玉泉输得比当初的魏胜天还干脆利落。

    她顿了顿,半带好奇地问道:“兰姐,你说林缺有没有可能已经踏入丹气境了?”

    “丹气境哪有这么简单?”姜兰笑了一声,“林缺三月下旬才把握住‘收’的意味,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两个月,只是说那些水磨功夫,他也完不成,我当初从把握住‘收’的意味到踏入丹气境,用了整整七个月,他天赋再好,没有三四个月打底,也没法平地起高楼啊。”

    “这样啊……”叶悠婷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那还是闻圣派的赢面要大一点,侯师弟,卓师姐和李师姐都是很强的九品。”

    尤其前者,现在的自己都不敢说稳胜。

    …………

    客队更衣室内,看见李懋孙剑等人隐有疲色,施老头嘿了一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小严啊,你觉得东临战队会采用什么样的策略,会怎么排兵布阵?”他含笑指着严喆珂,“不要害羞嘛,给大家分析分析。”

    “就是就是,严指导你说几句呗!”郭青失笑开口。

    严喆珂正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当即被大伙的哄笑闹了个俏脸粉红,不过,她也没有推辞,大大方方地说道:

    “东临战队肯定看过我们和无惧战队的比赛视频,也肯定会想办法遏制楼成的变,变态体力……”

    说到男友的体力变态,她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肚里鄙视了自己几句:

    严喆珂啊严喆珂,如果是演讲,这样的笑场就没救了!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楼成一脸躺着中枪的无辜表情,用口型无声说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严喆珂横了他一眼,吸了口气,认认真真地继续往下说着:“他们很难确定我们的出战顺序,也就没办法针对楼成和林缺的登场先后来安排周玉泉这位八品丹境,我认为,他们会采用折中的办法,让周玉泉第二个出场。”

    “这样一来,我们如果先上林缺,他会和卓嫣君,李胜男,侯跃这三位强职业九品之一先打一场,没意外的话,在知己知彼的情况下,他很难速胜,也就是说,将有不小的消耗,而以这样的状态面对周玉泉,能不能为后续的楼成打开局面还得两说,一旦楼成面对近乎完好无损的周玉泉,再有体力天赋,也没办法表现出来。”

    “要是让楼成先上,靠着变态体力,他确实有可能以最鼎盛的状态挑战周玉泉,为林缺创造出获胜的机会,可林缺的体力只能算普通,和丹境强者激战一场后,再面对‘东临战队’剩下的那位强职业九品,又还有多少胜算?不过,我们后面还有孙剑师兄,还有机会搏一把。”

    听着严喆珂娓娓道来丝丝入扣的讲解,孙剑和李懋等人都微微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东临战队”最有可能采用的策略,中庸是中庸,可足够管用!

    另外,他们也默默吐槽了一句,虽然大家都知道你严喆珂是楼成的女朋友,但分析的时候也不要表现出太明显的倾向啊,不要每一段话都在针对人家林缺的体力普通啊,像橙子那种变态才是非正常的!

    这是欺负人家单身狗吗?

    小心影响武道社内部和谐活泼安定团结的局面!

    感受到大家意味深长的目光,感受到自己表哥的莫名注视,严喆珂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略微发烫的脸颊。

    刚才的分析不对吗?

    怎么除了橙子,都莫名其妙的?

    她收敛住疑惑,最后又补充了一句:“另外,还得注意一下侯跃,他在之前的小组赛里保持着不败的战绩,顶多因体力消耗太大而主动退场,一直没表现出极限。”

    也就是说,谁也不知道侯跃有没有比去年多一两项压箱底的本事!

    而这些都是严喆珂与楼成私下讨论过的东西。

    “分析得很好嘛。”施老头颔首笑道。

    “施教练,我还有一点……”严喆珂粉脸飞红地举手报告。

    刚才一不小心就忘记了,丢死人了!

    “说吧。”施老头笑眯眯点头。

    严喆珂语速飞快地补充道:“‘水部’绝学讲究滋润和绵长,它所衍化的武功都有耐力不错的特点,我相信闻圣派的‘飞流拳’也不例外。”

    “不错,‘飞流拳’确实有这方面的特点,周玉泉可以说是相当克制车轮战的八品丹境。”既然被严喆珂发现了自己故意隐藏的盲点,施老头也就不甚在意地介绍了一下,“不过,无论林缺,还是楼成,和去益陌的时候相比,实力都提升了很多,也不用太在意这点。”

    “我们最主要的问题是什么?”施老头呵呵笑道,“是除开两位主将,替补都相对比较弱,要不是闻圣派还比较顾及面子,还想着正常打也能赢,没提前去申请特殊赛制,我们哪还有希望?”

    他这话说得孙剑、李懋和严喆珂等人一阵汗颜。

    “不过嘛,特训还不到一年,你们能提升得这么快,也算很好了。”给了挫折教育之后,身为一位长者,施老头又温言宽慰了起来,“李懋,你最近站静桩很有点意思了,要不了多久,可能就入门了,到时候,以你的身体素质,业余一品的水准应该是很容易达到的,争取在今年十一月份前有接近职业九品的战力。”

    听到施教练的肯定,李懋莫名的兴奋和激动,虽然他确实认为自己最近站静桩站得很有感觉了,但本身始终属于信心不足的那类,不敢盲目欢喜,一直还比较忐忑,直到施老头说出这番话语,才一下让他稳住了心灵,有了几分笃定。

    “至于小严你。”施老头望向了严喆珂,“再有两三个月的锤炼,你的身体素质就能提升到可以承受‘内练法’的程度了,到时候记得找家里要一门,也争取在十一月份前有接近职业九品的实力。”

    “嗯嗯!”严喆珂抿着嘴唇,小鸡啄米般点头,眼眸明亮到冉冉生辉。

    想到自己距离职业九品越来越近,女孩实在难掩心中的激动。

    楼成的“雷音震禅”既是打法,也是内练法,以此将武功练进骨子里,练进身体内,而纪家的“流星劲”同样有包含类似的部分,严喆珂之所以不用,是因为身体还没到那个层次,强行练只会伤到五脏六腑,就像楼成也是这学期开始才被传授“雷音震禅”一样。

    “郭青,你搬山拳练得很好,本身也有点天赋,到了下学期,不说像小严和李懋一样,业余一品还是有希望的,孙剑,你和林桦如果后面两学期还坚持参加特训,毕业前不是没有希望拿到职业九品的证书……”施老头挨个点评了一句,趁此机会做着平时缺失的教育。

    到了最后,他才看向楼成和林缺,呵呵笑道:

    “出场的顺序嘛,不用那么在意,我们不要忘记最初的目标,我们是来实战锤炼的。”

    “上一次是林缺挑战了完好无损的八品丹境,那这一次就换成楼成。”

    说着说着,他脸色一正:

    “楼成,你今天第一个出战!”

    楼成吸了口气,朗声道:

    “好!”

    直面完好状态的八品丹境会是怎样的体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