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百零五章 擒猴
    劲风扑面,侯跃的瞳孔霍然一缩,已被楼成的身影占据满了视线,只觉在那抡起的左拳之下,自己似乎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当此关键时刻,他仿佛灵猴团身,往下就是一蹲,闪过了楼成的“雷音震禅”,左手兜在胯后,右手快如迅雷般探了出去,抓向敌人的裆部。

    猴子偷桃,连躲带攻!

    楼成不是没用过类似的招式,但都属于临场发挥,未曾专门练过,后续的衔接相当粗糙,而“猴形”的偷桃是不知多少年月多少代武者千锤百炼的结晶,应对稍有不慎,就会在后续的变化里岌岌可危。

    他心中一凛,左手“雷音震禅”照常爆发,击打虚空,制造出了一圈又一圈的无形波纹。

    借助这微妙的反震,配合脊椎的弹动和重心的改变,他强行拉开了身体,闪到了侧面,绷紧大腿,脆响着抽向还蹲在地面的侯跃。

    侯跃偷桃未成,兜在身后的左手当即下按,发力一撑,游刃有余地跳了出去,轻松避开了楼成这一腿,将“猴子偷桃”的其中一种变化展现得淋漓尽致。

    趁此机会,他欺到了楼成近前,腹部发力,勾动身体筋膜,抖出右臂,以快到超乎寻常的速度打向了对手,不给敌人准备震拳的时间。

    楼成不慌不忙,手臂一架,稳稳挡住,并借来了少许力量。

    可就在这时,侯跃肩膀之劲炸开,左手握拳,啪的打出,比楼成的反击更快,比他的回荡更快!

    飞流拳,“连绵”!

    流水潺潺,连绵不绝,这式打法的核心就是摒弃双脚发力,纯粹以相应部位的肌肉、关节和筋膜来出招,威力肯定比不得前者,但速度更快,衔接也更加紧凑,侯跃希望以此打乱楼成绷紧筋肉或者准备冰部劲力的节奏。

    以快取胜!

    眼见着侯跃左拳炸响了空气,飞速袭来,楼成吸了口气,右臂一架,沉腰坐胯,双脚猛地发力。

    砰!两者刚有交击,他膝盖一挺,腰背一转,绝大部分肌肉抖动,发了股强烈的甩劲!

    侯跃顿觉自己坐上了游乐场的“旋转飞椅”,身不由己就往旁边飞了出去。

    他于半空迅速调整了重心,甫一落地,连踏步法,灵猴般向前逃窜,而楼成迈开大步,一扑一赶,蹬蹬之间已是追到了他的身后。

    身体肌肉筋膜和五脏六腑相应变化,楼成脑海内观想出了奔腾不休的浩荡大江。

    自己的“雷音震禅”未必能在一两击内让侯跃受到太大影响,还是“冰霜劲”更加保险!

    不趁这个机会让这只“猴子”出现僵直,再被他蹿来蹿去,精力的消耗会更大!

    感受到身后近在咫尺的呼吸,侯跃双脚猛然一踩,像是两口铁钉牢牢钉在了地上,身体借势回转,腰背一摆,脑海内观想出了不断累积的高山堰塞湖。

    哗啦!

    湖堤崩溃,洪水以席卷一切的恐怖倾泻而下,牵动了侯跃身体对应的肌肉和筋膜,让他的双拳齐齐打出,凶猛又惨烈。

    他这一击既有威猛的冲击,又有拍打敌人之力,还有掀飞对手的甩劲,竟然将好几种发力技巧融合为一,实乃拳法的登堂入室。

    飞流拳,“决堤”!

    楼成自信十足,不闪不避,涌动了体内的寒流,冻结了脑海里奔腾的大江,让一朵朵浪花瞬间晶莹,让寒流化作了潮水。

    冰霜之劲!

    砰!

    侯跃的双拳很有技巧,不是一左一右,而是一左一下,结合洪水冲开堤坝之势,荡散了部分冰寒之劲,并将楼成甩了出去,但是,他身体却一阵颤抖,如有风寒自体内而生,嘴唇瞬间发青,双臂明显一僵,未能趁机反扑出去。

    咚咚咚!他听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感受到热血喷薄向了躯干,喷薄向了四肢。

    活过来了……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产生了这样的感受。

    这还是自身轰散了部分冰寒劲力的结果!

    实在太可怕了!

    楼成被甩飞之后,半空舒展身体,稳稳落地,然后往前一个跨步,踩裂青砖,借力转身,再次展开了强攻。

    要趁侯跃身体还比较发冷发僵的机会,将他逼得正面硬碰!

    面对于此,侯跃抓紧最后的时间,深吸了口气,腹中发出了哼哈之声,以内练法震荡了肌肉筋膜和五脏六腑,又化解了部分寒冷,在楼成即将靠拢时,一个抬腿,灵动闪开。

    两人一追一逃,在场上不断移形换位,就像一只猛虎在试图抓住一只猿猴。

    这个过程里,楼成时不时便自觉觅得了机会,运转了震禅,可结果却又被对方以诡异灵活的身法险之又险闪避了开来。

    客队席位处,严喆珂微微皱起了柔细好看的眉毛,自言自语般道:“怎么感觉有点不对……”

    她身旁的施老头悠然自得地道:

    “他打得太急了。”

    “啊?”严喆珂茫然扭头。

    施老头呵呵笑道:“经过生死相搏,明白随时得全力以赴,这是好事,但也要懂得技巧,懂得判断局面啊,没有一种标准是能适合所有情况的,面对侯跃这种打法的对手,一味求急,一味求猛,反而会事倍功半。”

    “你可以回想一下,他抡空没打中的震拳有几下了……”

    严喆珂恍然大悟,但眉头却未曾舒展,她清楚地记得,在之前几天的讨论里,自己和橙子推演最多的敌人除开周正泉,就是侯跃,商定的打法是以我为主,不和对方拼身法,拼游斗,抓住机会就以‘重心如汞’堵住后续变化,近身强攻。

    可现在橙子却表现得很急很躁!

    是场上有什么我没看出来的变化,让橙子不得不这样?

    是侯跃的底牌?

    擂台之上,追逐游斗了一阵,残留着冰霜劲影响且又消耗了不少体力的侯跃逐渐出现了一点迟缓,被楼成晃动重心,连续变向封堵,终于慢了半拍,遭对手欺到了身前。

    楼成左脚一跨,防备着敌人的猴子偷桃,右臂绷紧压缩了相应肌肉,配合着脑海内的雷鸣,轰出了一记震禅。

    这一次,他有足够的信心和后续的变化让对手再也无法躲开!

    侯跃忽地顿住,表情少见的肃穆,腰部一沉,重心一稳,身体对应肌肉猛然一缩。

    他脑海内一股股水流在不断地聚拢,在不断地升高,最终蓄积起了浩浩荡荡之势,从悬崖奔腾往下,凶猛冲击着地面,飞溅起激烈的浪花。

    飞流拳,“瀑布”!

    这是一式相当难练的招式,有几分震拳的味道!

    这是侯跃最近半年才勉强入门的杀招,就等着今天一试锋芒!

    砰!

    楼成和侯跃的拳头交击,半空似有一圈又一圈的震荡波纹凸显,双方都感觉到了肌肉筋膜在晃动,在颤抖!

    早有准备的侯跃蠕动腹部,发出哼哈之声,勉强止住了震荡,抓住机会往前一扑,轰出了拳头,飞流直下三千尺!

    关键时刻,一直提防着侯跃压箱底手段的楼成忽然吐气开声,腹中如有雷鸣,反向震荡,抵消了大部分影响。

    他肌肉蠕动,脊椎一挺,在侯跃的拳头即将打中自身时,往后一弹,急退两步,沉稳有序,从容避开了这一击。

    紧跟着,他反踏上前,抡开了左臂,观想出了雷云,狠狠捶下。

    侯跃招式使老,来不及躲开,只能勉强架起手臂抵挡。

    砰!

    雷音震禅之下,他身体都似乎被打得原地一跳,气血凶猛翻滚。

    楼成哪还会给他闪避的可能,蛮横不讲理地抡开了双臂,一捶接一捶。

    砰砰砰!

    侯跃被打得眼冒金星,气血直冲喉咙,整个人摇摇晃晃,靠着最后一点毅力才能勉强支撑。

    楼成收住了震禅,停在了对手面前,而侯跃眼神茫然,双脚一软,无需外力就轰然倒地,干呕不断。

    呼,总算赢了……楼成吐出一口浊气,心头清明了几分,感觉到了金丹在分出热流,抚平肉身的疲惫,也感觉到了脑袋有些发空。

    客队席位处,严喆珂先是欣喜地握拳站起,接着便想到了之前看过的一段段视频。

    与侯跃交手的强者,大部分都没有选择稳扎稳打,而是急猛抢攻,与橙子一模一样!

    难道……她心中一动,灵光一闪,想到了某个可能。

    难道侯跃身怀异能,可以让对方情绪变急躁的异能?

    楼成下意识揉了揉太阳穴,也品出了几分不对,自己最开始预想的“全力以赴”只是说不藏私,不保留“冰霜劲”,一旦有机会,就以此快速解决侯跃,节省更多的精力,结果越打越急,竟然和对方斗起了他的长处,打空了好几下震禅。

    消耗比预计得大很多!

    他清醒过来,回忆之前,忽然把握住了最开始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和急躁感。

    这不是正常产生的!

    侯跃能影响我的情绪?

    楼成眯了眯眼睛,忍不住看向了被搀扶下台的侯跃,只见对方双腿如同面条,站都站不稳。

    与此同时,他也看见了周正泉脱下外套,从容淡定地走向擂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