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两百零八章 误解
    看台之上,叶悠婷单手托着下巴,满是疑惑地说道:

    “楼成最后的选择很鲁莽啊……”

    不是应该退让闪避,躲开周师兄的爆发反扑,耐心等待下一次机会吗?

    那样一来,他不仅能成功消耗掉周师兄的一次“全力以赴”,而且还存下了继续削弱,再次命中冰部劲力的可能!

    但是,他却放弃了最好的选择,表现得像是没有了退路,没有了耐心,急吼吼得又补了一记冰寒劲力,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这与他在自己心中擅长临场发挥的印象很不吻合!

    不等姜兰回答,叶悠婷忽地联想到了楼成与侯跃战斗时略显急躁的打法,心中一动,将事情串联了起来,觉得这是一脉相承的变化。

    再记起闻圣派内流传的某些只言片语,以及自己与姜兰私下的讨论,她恍然大悟,压低声音道:“是侯师弟的异能吧?”

    它的影响竟然残留到了这一场!

    “很有可能……”姜兰若有所思自语,然后补了一句,“不过我觉得楼成的处理也没有太大问题。”

    “为什么啊?”叶悠婷眨了眨眼睛,一脸懵懂。

    姜兰微微一笑,解释了几句:“你不觉得周小弟刚才打得畏首畏尾,瞻前顾后吗?”

    “兰姐,你是说周师兄试图以消耗最小的方式拿下楼成?这不对吗?后面可还有个林缺在等着的!”叶悠婷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姜兰叹息道:“这可能和他只打过擂台赛有关吧,根据我的经验,当你越想保留,越想以最经济最节约最实惠的方式打败敌人,往往越会得不偿失,要是周小弟以‘连绵’之势压制住楼成后,不计代价地全力爆发一次,结果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那个时候,楼成根本来不及使用冰部劲力,顶多能运转震拳。”

    “当周小弟发现自己的保留只换来一次冰部劲力的突袭和毫无必要的全力爆发,他接下来的打法肯定会有改变,楼成这一次如果选择闪躲,之后未必还有机会再给周小弟一记冰部劲力。”

    也就是说,是选择多打中对手一次冰部劲力好,还是让他再消耗一次全力爆发好,就见仁见智了。

    叶悠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重新琢磨起刚才的战斗。

    …………

    主队席位处,卓嫣君和李胜男等人又惊又喜地看向侯跃,赞叹道:

    “侯师弟,你的异能又有进步了?”

    这么久了还在影响楼成的情绪?

    侯跃一头雾水道:“可能,可能他属于比较容易受影响的类型吧……”

    虽然不是太理解这样的发展,但至少还算在情理之中……

    …………

    粉丝论坛内,当镜头切换成追随林缺,“长夜将至”闫小玲“鼓着腮帮子”道:“好气哦!转播都不知道多拍一下楼成,我好想看他回到替补席上的样子!”

    “我也想!”“幻梵”跳了出来,“上次不是发现松大武道社有个替补姑娘超级漂亮吗?我一直就想看她和楼成有没有互动,是不是楼成的女朋友!”

    “如果楼成的女朋友是她,我勉强可以接受……”闫小玲充满幻想地回复,“男才女貌,天天在一起,一个请教一个指导,一个练习一个套招,时不时就会有身体接触,哎呀,简直干柴烈火,一点就燃啊!”

    “幻梵”“眨了眨眼睛”道:“我也能够接受,毕竟我还小……说不定还有什么有钱有权的情敌,然后楼成的武功突飞猛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盖世龙王”“一脸呆滞“地插嘴道:“你们平时都看的什么小说什么电视剧啊?而且,你们不觉得楼成最后打得有点奇怪吗?”

    “我男生站女生站的小说都看!”“幻梵”兴高采烈地回答,“小长夜小长夜,说到这个,你还记得‘楼成的女朋友’这个ID吗?你注册有类似的没?”

    “肯定啊!不过好多有意思的都被占了!”闫小玲气愤不平地说道,“梵梵,你注册了什么?”

    “我啊,我注册了‘楼成的头号迷妹’,你呢你呢?”“幻梵”炫耀道。

    闫小玲发了个茫然的表情:

    “我注册了,注册了,‘楼成的女儿’……”

    “噗……”“盖世龙王”“一贯纯爱俊冈本”等人纷纷表示了赞叹。

    果然是没节操的小长夜!

    “对了,小龙你刚刚说什么有点奇怪?”闫小玲这才反应过来。

    “盖世龙王”滑稽道:

    “没什么,我不该在这么严肃的场合讨论那么不正经的话题!”

    而且仔细想一想,分析分析,好像也能够理解。

    ………

    面对林缺,楼成握拳伸出,和他碰撞了一下,完成了“交接仪式”,并压低声音叮嘱了一句:

    “不要受伤!”

    这可是主客场两回合的比赛,如果大舅哥拼受伤了,即使这一场获胜,下一场也会兵败如山倒。

    林缺收回手,微不可及地点了点头,然后越过楼成,走向了石阶。

    而楼成还未走回席位,就看见严喆珂拿着白色大毛巾迎了过来。

    “侯跃有异能?”她小声地问道。

    楼成接过毛巾,擦掉了头上和脖子上的汗水,轻轻颔首道:“我觉得是……”

    “那就没错了,不可能只要九品,遇到侯跃都会没原因地急躁……”说到这里,严喆珂酒窝一现,抿嘴忍笑道,“他又没有,没有……”

    楼成念头转动,微笑接话:“他又没有长一副围观群众都想打他的欠揍样?”

    “嗯嗯!”严喆珂忙不迭点头,与他联袂回到了客队席位,并让他将那块白色大毛巾披在身上,免得疲惫之中因山腰凉风受寒——楼成此时流了很多汗水,披外套会弄脏衣服。

    “打得真不错啊!”

    “中了你两下冰霜劲,这下稳了!”

    ……

    孙剑李懋等人相继起身,一边由衷地赞美,一边与楼成击掌。

    做完这些,他们同时坐了下来,将目光重新投向了擂台。

    “累吗?”严喆珂往旁边靠了靠,凑到楼成身边,低声问道。

    “累……”楼成没有掩饰。

    严喆珂心生疼惜,又难掩好奇,眸光盯着脚尖,柔声问道:“和之前给我按摩,哪次更累?”

    当然是震劲按摩那次……我现在也就是脑袋有点发木,还不至于一沾枕头就会睡着……楼成没卖弄自己的辛苦,微笑道:“差不多。”

    差不多……严喆珂眼波流盼,将楼成的手拉了过去,帮他按摩着掌上和手臂上的穴位。

    与此同时,她故作镇定,粉着脸颊,将楼成的外套盖在了两人交握的地方,遮掩住了彼此的互动。

    楼成嘴角不自觉勾起,带着温暖的笑容望向了即将开始的战斗。

    …………

    周正泉观想大河,让血液奔腾如同流水,哗啦之声不绝于耳,以此最大程度洗荡冰霜,滋润自身。

    这是“水部”绝学衍化而来的恢复法门!

    林缺站在了他的对面,弓下了腰背,蓄势待发。

    裁判举起了右手,朗声喊道:

    “开始!”

    话音刚落,林缺双腿一直,腰背一挺,像是一颗流星飞射了出去,以超越了职业九品的速度完成了抢攻。

    咦……周正泉心中凛然,却也并不慌张,脚踝发力,身体如开闸放水般浩浩荡荡奔腾往前,似乎要与敌人正面硬碰。

    两者即将遭遇,他重心忽地一荡,脚步一滑,闪到了林缺的侧方,而与此同时,林缺也摆动了重心,完成了变向,双方就像在跳着一支配合默契的舞蹈。

    看到这一幕,姜兰放下了托着腮部的右手,脱口而出:

    “重心如汞!”

    林缺已经到掌握重心如汞的地步了?

    要想有“重心如汞”的能力,要么入静大成,靠精神强行控制,要么各处肌肉筋膜练到近乎浑然一体的地步,全身劲力通畅透达!

    也就是说,林缺与丹境的距离已经很短很短。

    而到了这个地步,武者不仅有“重心如汞”,还由于身体肌肉皮肤都练到了细微处,配合精神的强大,接近“有激必应”!

    “顶多再有两个月,他就能真正踏入丹境……”姜兰回过神来,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比自己快了足足一倍!

    不愧是名声在外的天才!

    行家一伸手,就知道有没有,短短一个过招,周正泉心中的凝重又多了几分。

    不过,和楼成一战时相比,他如今再没有犹豫,再没有担忧,再无需瞻前顾后,可以真正地发挥自身的武道实力了!

    脚下一踩,劲力反弹,没有外泄,他强行拉回了重心,主动靠向了林缺,而林缺也是毫不避让,往左一个滑步,肩膀一抖,胳臂弹出,握拳侧击腰眼。

    啪!周正泉没再躲闪,背部肌肉鼓胀,脊椎一弹,右手成捶,狠狠擂下,再次展开了飞流拳“连绵”。

    噗……两拳甫一交击,他忽地沉腰坐胯,周身劲力、气息和各种感觉齐齐一缩,往内一抱,通体如同大丹。

    这个过程,毫无先兆,他竟表现得像是在施展普通一击!

    我知道你会趁我还没彻底摆脱冰霜劲的时候抢攻,我给你这个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