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不厌诈
    “下场赢回来!”

    听到楼成这句话,林缺没再开口,只微微点了点头,但眼神里已淡去了失望和不甘,重新燃烧起了不够浓烈却绝对纯粹的战意。

    此时,孙剑走到了两人身边,半开玩笑半自嘲地说道:

    “我之前一直说你们两个同时存在会把我的出场机会剥夺掉,可现在的我是多么地希望你们两个不要让我有这样的上场机会……”

    如果是网络聊天,他简直想配一个“笑哭”的表情。

    楼成险些被他逗笑,故意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好打,尽情享受职业九品的招呼。”

    享受?孙剑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抬头看了看脸不红气不喘的卓嫣君,有种青蛙即将去挑战毒蛇的错觉。

    状态近乎完好的强职业九品,怎么打?

    这不叫享受,叫受虐吧!

    不过,不这样直面一回职业九品,又怎么照得清楚自身的问题?又怎么敢在毕业季面对自家父亲?

    他吸了口气,对着林缺伸出了右手。

    林缺的神情重归淡漠,但还是抬起胳膊,与孙剑的右掌击打了一下。

    心理学系的他很清楚,类似的仪式都是在培养集体感,增强凝聚力,但他不愿意揭穿,不愿意将自身排除在外。

    孙剑越过两位同伴,沿着石阶,登临擂台,心里虽然不像李懋那样紧张,但还是忍不住在打鼓。

    自己与卓嫣君之间的实力差距可不是靠喊喊口号挥洒热血就能填平的。

    去年陈长华挑战林缺的时候,本身已算是业余一品里的佼佼者,自我感觉良好到想参加职业定品赛,结果输得毫无脾气,输得一塌糊涂,之后,他又苦练了大半年,直到上个月底,才成功突围,拿到了梦寐以求的职业九品证书。

    卓嫣君被评价为强九品,那实力应该和上学期的林缺差不多,甚至会强上那么一点点,而现在的自己,写做业余三品,读做业余二品,比那个时候的陈长华还是要弱不少的,一增一减,差距可想而知!

    算了,打出风格,打出精神……孙剑自我宽慰了一句,摆好了姿势。

    等到裁判宣布开始,他按照预定,不做游斗,出人意表地进行了抢攻,弯曲的腰背和膝盖一挺,猛虎下山般扑向了对手。

    卓嫣君虽然有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变化,但实力在那里,底气十足,不惊不慌往前一个跨步,封住了孙剑步法变化的路线,右肩炸劲,胳膊如剑竖劈。

    啪!孙剑右臂肌肉鼓胀,发力一抖,拳头凶猛地砸了出去,砰的一声挡住了对手的劈砍。

    就在这时,他关节啪地弹动,发了寸劲,五指齐张,变拳为抓,于电光石火之间拿住了卓嫣君的小臂。

    分花拂柳手!

    卓嫣君手臂一软,化作面条,紧跟着发劲一抖,绷紧为一口宝剑一根铁杆子,直接将孙剑擒拿的手指弹甩了出去,并顺势侧身,腹肌鼓胀,筋膜扯动,将左肘变成短剑,急刺而出。

    这是飞流拳“连绵”与玄水剑法“近身刺”的融合,打得是又急又快,异常紧凑。

    孙剑来不及闪避,也没时间用双脚发力,只能勉强驱使肩膀之力,摆臂横栏。

    砰!他被打得倒退了一步,而卓嫣君得势不饶人,“连绵”出招,短短几下就让他手忙脚乱,最终被一剑刺中了胸口,痛得差点闭过气。

    “第五局,卓嫣君胜!”

    “最终胜果,东临战队胜!”

    裁判的宣告让张敬业等人陷入了沉默,换来了主场观众们矜持的鼓掌之声。

    呼……楼成和严喆珂他们齐齐吐了口气,神情都有点郁郁。

    虽然这是预料之中的失利,虽然还有翻盘的机会,但输掉就是输掉,结果不会让人高兴。

    看见东临电视台的现场记者过来,楼成忙收敛心情,侧头询问起严喆珂:“我的表情没问题吧?”

    “没有!”严喆珂抿嘴一笑,眼眸明亮,“加油~!”

    “嗯嗯。”楼成将身上披着的白色大毛巾取下,站了起来。

    “你好,楼成同学,我是东临电视台的记者张海,能采访你几句吗?”记者同志说着千篇一律的开场白。

    楼成没有掩饰失败的沉郁:

    “可以。”

    张海是位二十来岁的小伙子,长得相当有亲和力,闻言微笑道:

    “楼成同学,你们今天发挥得已经足够好了,如果说满分十分,我会给你们打九分。”

    “我看过你的资料,这应该是你第一次遭遇状态完好的八品丹境,有什么感想?”

    楼成故作沉吟道:“很强,各方面都被压制,我不过我觉得自己还能发挥得更好。”

    “哦,为什么这么说?”张海饶有兴致地问道。

    楼成苦笑一声:“可能是太在意,也没什么经验的关系吧,我第一场打得很急,总想着一下就把对手解决掉,不仅犯了很多错误,还把这种情绪带到了第二场,在关键时刻没能做出更好的选择。”

    他没戳破侯跃有异能的事情,并且装作茫然不觉,以便下一场的时候,东临战队依旧将这点作为依仗之一。

    兵不厌诈!

    “明白,你才学武大半年,经验方面有欠缺很正常嘛,不用太在意。”张海宽慰了一句,又按照提纲继续发问。

    几个问题之后,他礼貌中止,前去采访林缺。

    楼成往后退了两步,靠到严喆珂身边,压低声音道:“珂珂,我刚才表现怎么样?”

    会不会被人看出在撒谎?会不会让东临战队警惕?

    严喆珂梨涡凸显,浅笑点头:“很诚恳很真实。”

    说到这里,她眼波流转,似笑非笑道:“感觉你好会撒谎哦!以后会不会这样骗我?”

    这……楼成嘴巴半张,竟无言以对。

    这和他预期的答案截然不同!

    不是该表扬我吗?

    而且这个欺骗战略是你教我的!

    感觉又被套路了……

    念头转动间,他好笑道:“我这点小心思怎么瞒得过严教练你?我骗谁也不敢骗你啊!”

    “嗯嗯。”严喆珂先是点了点头,然后俏脸一板道,“骗谁也不敢骗我?说,还想骗哪个女孩子!”

    这都是套路……楼成瞠目结舌,不敢随便接话了。

    看见他呆愣懵逼的样子,严喆珂终于忍俊不住,噗嗤失笑,彻底平复了今天遗憾失败的沉郁。

    傻乎乎的橙子真可爱!

    而另外一边,张海站在林缺对面,照例先说了开场白,接着问道:

    “林缺同学,你今天面对了八品丹境的连续爆发,有什么感想?”

    林缺拿着擦汗水的白色毛巾,平淡道:

    “很强。”

    还真是惜字如金啊……张海保持着微笑道:“那你对自己的发挥怎么评价?”

    “输了。”林缺吐出两个字,扭头走向了客队更衣室。

    输了?这是什么答案?我问的是评价!张海一头雾水。

    不远处的严喆珂则叹了口气,低声对楼成说道:

    “我哥的字典里,输了就代表很差。”

    输了就等于很差……楼成忍不住咀嚼起这句话。

    虽然自己也会讨厌任何的失败,但不可能像林缺这么极端。

    还真是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啊……

    想到这里,他小小地同情了一下可怜的张记者,采访自家大舅哥需要配备翻译……

    …………

    返程的道路依旧是奔波,武道社一行人回到松大新校区的时候已接近晚上九点,途中为了方便,直接吃的高铁餐。

    看见严喆珂难掩疲惫,楼成也没再诱拐她前去湖边散步,牵着女孩的手,慢走于步行街,目标三栋宿舍。

    快到门口的时候,他想到奖金已经入账,可以买戒指了,于是开始斟酌语气,准备邀请严喆珂明天逛街。

    以两人现在的亲密,约会原本不用如此郑重地开口,但楼成希望的是惊喜,所以在考虑找什么借口。

    严喆珂眼眸往上看了看,有些害羞又有些为难地想自己要不要主动提议明天约会,趁机拉橙子去买戒指,给他一个惊喜。

    如果提议,又该怎么说呢?

    就在她抿了抿嘴唇,眸光望向旁边,即将说话的时候,突然听见楼成微笑开口:“珂珂,明天陪我逛街吧?我武道鞋之前不是又坏了吗,得补一两双……”

    楼成还没说完借口,就看到严喆珂嫣然一笑,将周围路灯的光芒都夺去了般道:

    “好呀~”

    “嗯嗯!”楼成不知道女孩为什么会笑得这么开心,但也忍不住跟着笑道。

    …………

    回到宿舍,楼成发现小寝室空空荡荡,顿时就明白赵强他们会在东临游玩一天,以做联谊。

    “啧,也只有女孩子能让阿强短暂抛弃学习了。”他含笑摇了摇头,提着热水瓶,走出了小寝室,准备洗漱。

    就在这时,他听见钥匙扭动的声音,看到大门打开,蔡宗明走了进来。

    “你回来了?”楼成吓了一跳。

    蔡宗明嘿嘿一笑:“surprise?”

    “惊喜你个鬼啊!”楼成疑惑地看了看小明同学的背后,“阿强他们呢?”

    “还在东临啊,明天晚上才返程。”蔡宗明一脸理所当然。

    “那你怎么自己跑回来了?”楼成好笑问道。

    蔡宗明啧啧道:“我明天上午有特训啊!再说,我都有女朋友的人了,帮他们撮合一下就行了,没事看劳模秀恩爱啊?”

    “哦……”楼成坏笑着表示了理解,并感慨了一句,“嘴王,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能坚持特训!”

    蔡宗明脸色一正:

    “当然!我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然后,他故作激昂地道:

    “橙子,下学期的替补席由我来弥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