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计划通
    校车缓缓启动,严喆珂收回心思,记起了某事,拉了拉楼成的手掌,扁了扁嘴道:“橙子,我们那个欺诈计划应该是没用了。”

    “为什么啊?”楼成一脸茫然,反握住女孩的左手。

    严喆珂略显懊恼地回答:“我忘记施教练了,他是外罡强者,闻圣派的长辈不会天真地觉得他什么也看不出来……”

    哎呀呀,好丢脸啊!

    作为武道社的智商担当,竟然犯了这么大的错误!

    都怪之前比赛的时候,施教练的存在感太低了,分析敌我情况都是自己做的,一不留神就忘记还有这么位“老前辈”了!

    对,都怪他!

    楼成当时没细想,现在听女友这么一说,立即就醒悟了过来:“也是啊……主要是选拔赛的时候,我们就跟没妈的孩子一样,我都快忘记我们还有教练了!”

    “你也这么觉得啊?”严喆珂感动得差点热泪盈眶,可怜兮兮地望向楼成,轻轻晃着他的手。

    对吧,不是我的错!

    “而且比赛完到现在,他都没提醒我这点……”楼成反应了过来,喃喃自语。

    以前去打小武圣擂台赛的时候,师父也没指点过初次实战的注意事项!

    不知道他是忘了,还是太懒,或者故意给我“磨砺”?

    严喆珂找到了同盟军,释怀了懊恼,念头转动,若有所思道:“说不定我们可以将计就计……”

    “啊?什么意思?”楼成疑惑问道。

    严喆珂抽回纤掌,解锁了手机屏幕,点开了记事本,一边飞快打字,一边给男友说道:“你看,我们的思维深度是这样的,在第一层上面,我们假装没察觉侯跃有异能,而闻圣派知道我们有外罡强者,看穿我们是在假装,不会上当,于是将原定的计划A改成了B。”

    “再往下想一层,也就是我们刚才的思维深度,称为第二层,我们想到了外罡教练这个破绽,明白了欺诈计划失败,知道闻圣派不会再按照原定的依靠侯跃异能的计划A来比赛了,而闻圣派呢?他们应该也能想到我们会察觉这个,即使我们察觉不了,外罡教练也会提醒,所以,改进版的计划A更出乎意料。”

    楼成听得有点迷糊,但好歹也是凭本事考进松大的学生,勉强还是把握住了重点:“珂珂,这种思维深度的游戏能一直往下循环吧?你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什么的……”

    “对啊,思维深度的分析,重点只有一个,就是要准确判断对方在哪一层,然后让本身比他更深一层。”严喆珂飞快打字,专注地分析道,“我们现在的资料侧重于东临战队成员的武功打法,缺少他们性格习惯和为人处世方面的东西,暂时只能做初步的判断,他们的思维深度大概就处在第二层……”

    听着她认真的讲述,看着她专注的神情,楼成只觉这样的严喆珂散发着灿烂的光芒,,美得自己移不开眼睛。

    他运转敏锐的感官,确认了周围没什么注视,于是将手臂一撑,挡住最有可能到来的视线,身体探了过去,脑袋埋下,在女孩粉嫩弹滑的脸颊上飞快啄了一口。

    “不过,他们很可能选择更稳妥更保守的策略……”严喆珂正露出思索的表情,忽地发现眼前一暗,蒙上了层阴影,接着就感受到了自己脸上突如其来的温热。

    她懵逼了几秒钟,又惊又羞地压低声音道:“你干什么啊?”

    这可是校车上!

    楼成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重新坐直了身体,注视着女孩的眼眸,低低笑道:

    “刚才的严教练好美……”

    严喆珂顿时明白了过来,羞得俏脸通红,哼了一声,忍住嘴角的笑意,扭头望向了窗外,眼波流转道:

    “色,狼……”

    她的侧脸艳若桃李。

    楼成志得意满,嘿嘿一笑,对色狼的称呼甘之若饴。

    过了几分钟,脸颊的滚烫消褪不少后,严喆珂心虚地抬头望了望周围,只见大家都在午后的阳光和略微摇晃的行驶中昏昏欲睡。

    呼……她悄然吐了口气,心里甜丝丝地岔开了话题:

    “橙子,你的那个简化版外罡招式练到什么程度了?”

    橙子的脸皮真是与日俱增,刚才那种肉麻的话都能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出来了!

    楼成先将自家师父的提点讲了一遍,末了道:“暂时也只能这样了,‘当头棒喝’不是想练就能练成的,我连第一道难关都还需要火候。”

    “第一道难关?是你之前说的两种观想法的衔接?”严喆珂对男友对武道的事情都充满了好奇,两者一重合,效果远不止一加一。

    看着女友炯炯有神的眼眸,楼成无奈点头道:“是啊,一个雷云,一个冰封,不仅没什么共同,还互相排斥。”

    严喆珂灵动的眸子往上看了看,沉吟道:“我外公家‘阴阳转’的核心是阴与阳这对矛盾事物的转化,用唯物辩证法来说,就是对立与统一,橙子,我觉得你该往这方面想一想。”

    说到这里,她笑吟吟拿过楼成的小臂,在他手背上画着圈:

    “这个符号就很形象呀~”

    楼成凝目看着,用心体会着,低声自语道:

    “太极……”

    对立与统一,阴与阳的转化……念头纷涌间,他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参照。

    自己体内的金丹不就是“冰与火”的对立统一吗?

    那能不能模仿它,不求两种观想法的衔接,直接把它们糅合在一起,形成类似的平衡?

    那样一来,最后打出的“当头棒喝”会不会出现变异?

    楼成越想越是兴奋,握住严喆珂的手,诚恳地看着她道:

    “我好像有点思路了……不愧是严教练!”

    “真的?”严喆珂也是惊喜莫名,又开心又骄傲。

    “嗯。”楼成隐含迫切地道,“等明天早上试一试!”

    严喆珂没有接话,抿住了嘴巴,勾勒出含笑的唇线,只觉特别有参与感,特别有成就感。

    …………

    松城名声不小的一家商场内,严喆珂接过店员手里的盒子,递给楼成道:

    “你试试这双。”

    楼成瞄了一眼价格,小声道:“不用买这么贵的吧?反正很容易打坏。”

    当初严喆珂送的第一双武道鞋,因为有特别的意义,他都没怎么舍得穿,只偶尔做平时的锤炼之用,事后还会第一时间擦干净,爱护它就像在爱护自己的身体。

    “不是太贵吧……”严喆珂顿了顿,岔开了话题,浅浅一笑道:“我是相信一分钱一分货的,好的武道鞋有助于你发力,虽然可能只有百分之一或者不到的提高,但也总比没有好,再说,杂牌子的武道鞋也没便宜多少啊。”

    只要不是修炼金钟罩等绝学的武者,在外罡境界前始终还是肉体凡胎,激烈打斗时,如果赤脚踩到了尖锐的事物,很可能因自身的发力而弄伤自己,武道鞋是一层防护,不是必要,谁也不会故意弄坏它。

    没便宜多少?楼成好笑吐槽了一句,那可是好几百块钱呢!能当以前的自己一个月的伙食费!

    他虽然在小学后三年和初中经历过苦日子,但有着爷爷奶奶和堂哥他们的照拂,再加上本身的性格,爱钱归爱钱,没养成吝啬的习惯,如今正值刚凭本事赚到了大笔额外收入的阶段,信心十足,少年意气,花钱甚至可以说有点大手大脚。

    当然,他是为严喆珂舍得花钱,对自己有点节省。

    此时此刻,他谨记着“严教练说什么都是对的”这条准则,没有反驳,试了一双又一双。

    “嗯,我们去飞跃那个牌子再看下吧。”严喆珂扫了眼试过的鞋子们,愉快地做出了决定,带橙子挑东西,她觉得比自己买衣服还开心!

    “还看?”楼成有种我刚才那么久到底做了什么的茫然感。

    严喆珂理所当然地回答:“对啊,货比三家嘛,其他家说不定还有什么活动和折扣呢。”

    “你不是不在意这点便宜吗?”作为严教练的好学生,楼成疑惑发问。

    严喆珂横了他一眼,抿嘴浅笑道:“这和买便宜的武道鞋不一样啊,反正我们都要买好的武道鞋,有打折不就等于我们赚了吗?虽然不是太多钱,但我就喜欢这种赚的感觉。”

    “这是什么逻辑?”楼成目瞪口呆。

    严喆珂得意地微微扬头:“女人的逻辑~”

    “好吧。”楼成无言以对,跟着严喆珂去了一家又一家的专卖店,最后回到第一家,挑了试过的第一和第三双武道鞋。

    我试了这么久,到底是为了什么?楼成抹了把不存在的冷汗。

    收银的时候,严喆珂拿出了自己的卡。

    “我来吧!”楼成阻止道。

    严喆珂故作傲娇道:

    “我要拿到奖金了,我想给我的男朋友买点东西~”

    “是男朋友就点头!”

    “好好好。”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楼成还能怎么着,只好带着些甜蜜地点了点头。

    严喆珂付好钱,兴致很高地指了指上面一层:“再去看下衣服吧,感觉你就那么几件夏天穿的,嗯,你现在特别适合穿修身的。”

    “好。”楼成提着两个袋子,跟在了女友身后。

    他以前在网上经常看到男人因跟着女朋友或者老婆逛街而吐槽,最常见的类型就是女孩子在里面逛,男的坐着休息,却累得快要瘫痪。

    然而,现在他想说,最累的不是这个,是你女朋友不断地让你试这个试那个,虽然很幸福很甜蜜,但确实让人身心俱疲,就不能很快挑好,快速买下吗?

    也就我这种体力变态才能甘之若饴吧?楼成骄傲地想着。

    当他手上又多了几个袋子以后,严喆珂终于逛到了商场一楼。

    楼成看着附近的几家知名珠宝店,开始考虑怎么把珂珂诱拐过去。

    就在他想好说辞的时候,严喆珂兴高采烈,脸庞粉扑扑地道:“橙子,我们去看下首饰吧~”

    咦,这么简单?楼成愣了愣,忙不迭点头:

    “好!”

    等一下鼓动珂珂试套戒指,记下她喜欢的类型和她手指的寸号,接着假装不满意品种,带她离开,然后借口去洗手间,跑回来买下,吃饭的时候给她惊喜……嘿嘿……楼成最后推敲了一遍自己的计划,只觉完美无缺!

    他连送戒指的时候该说什么都想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