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任重而道远(两更合一)
    严喆珂直视着前方,都不敢侧头看身边的楼成,随意挑了家珠宝店,慌不择路地冲了进去,佯装欣赏着首饰,心脏噗通噗通乱跳。

    可不能被他发现我的目的了,那样多不好意思啊!

    还好我机智,提议前就没让他牵手,要不然一听劲就露陷了!

    等等怎么暗示他呢?

    楼成追随着严喆珂的目光,打量着玻璃柜台里的戒指,心脏同样噗通噗通乱跳,但这是被吓的。

    这里都是钻石戒指,十几万,七八万,五六万,最便宜也得一万多。

    和它们一比较,我的私房钱简直寒酸……楼成半年赚到三万多的潜藏得意消散了大半,有点自卑,但更多的是渴望,是冲劲。

    趁年轻,趁还能拼搏,一定要出人头地!

    而在武者的领域,按照自家师父的说法,丹境才算真正入门!

    严喆珂压根儿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缓了几十秒才回过神来。

    她扫了一眼里面的首饰,神情自若地走了几步,换到了铂金戒指柜台,认真地挑选了起来。

    看到这里的价位,楼成才感觉重新回到了人间,循着女孩的视线,指着一枚样式简单的经典款问道:“要不试一试?”

    呃?这么主动?严喆珂怔了怔,故作寻常道:

    “好啊!”

    她和楼成的气质皆是不俗,店员戴上手套,笑容可掬问道:“这位女士,你戴几号的戒指?”

    “我以前没买过,麻烦你帮我量一下。”严喆珂坦然大方地回答,并不觉得以前没买过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谁家小孩没事买戒指?

    “好的。”店员转身寻找着器物。

    对楼成来说,这就是重头戏了,目光炯炯,耳朵微动。

    严喆珂望了他一眼,总觉得橙子有点奇怪。

    “中指是11号,这枚戒指刚好。”店员看着女孩左手的数据说道。

    “那无名指呢?”楼成忍不住插嘴了。

    严喆珂心头一动,隐约察觉到了自家男友的渴切,脑海思绪一转,顿时将转播奖金下发,突然的逛街邀请,以及主动的试戴建议等串连了起来,得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

    橙子想送我戒指?

    她嘴角一点点勾起,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住,漆黑如墨的眸子里闪烁着灵动的璀璨。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她脑海内一下就浮现出了这句诗词,心里暖暖的,甜甜的。

    “无名指9号。”店员完成了测量,将楼成之前说的那枚戒指取出,帮严喆珂戴到了中指,微笑恭维了一句,“很适合,很漂亮。”

    “再看下其他的吧。”没等楼成寻觅说辞,严喆珂主动开口了。

    她褪下戒指,故意看了看手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道:“橙子,我有件事问你。”

    “什么事情啊?”楼成任由自己被女孩拉出了珠宝店,停在了旁边的角落里,一头雾水。

    严喆珂贝齿轻咬,似笑非笑道:

    “你是不是想送戒指给我?”

    “啊?”楼成一下就被打蒙了。

    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说好的惊喜呢!

    女孩俏脸一板:“不准骗我!”

    楼成老脸一红,只好坦白道:“是啊,我想着,之前就想着发了选拔赛奖金,就送你一枚戒指,我们正式交往也快一百天了,小孩子满百,都会庆贺,求长命百岁,我们的感情,也像,也像初生的孩子,一百天的时候也要有个好兆头,长命百岁,白头,白头偕老。”

    这是他准备好的送戒指时的话语,预想之中,惊喜一旦造就,气氛变得足够地合适,会相当得感人,相当得诚恳,可现在什么都还没弄好,突然就不得不开口,真是怎么说怎么别扭。

    他的感觉没错,氛围不对的情况下,严喆珂越听越是想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橙子这是什么奇怪的比喻!

    她的笑点被触动,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按着肚子,笑得花枝乱颤。

    哈哈,橙子这次的表白,我能记,记一辈子,乐一辈子!

    什么刚开始的感情就像初生的孩子,还要过满百,哈哈,要不要再摆个百岁宴?

    楼成吸了口气,无奈地看着笑点变低的自家女友。

    能把她逗乐,也算成功吧……

    严喆珂笑了一阵,渐渐平息,回味着楼成刚才的话语,不知为什么,又有点心弦被拨动的感觉。

    她两颊因刚才的失笑愈发粉嫩潮红,眼眸晶亮有神地看着楼成,哼了一声道:

    “既然你诚心诚意想送,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吧~可是,戒指都成双成对的,我有你没有算什么男女朋友?”

    说着说着,她的视线就忍不住望向了旁边,不敢与楼成对视。

    楼成瞬间忘记了刚才的尴尬,用力点头道:“好!那我买对戒,你一枚我一枚。”

    “不行,你的那枚戒指要我送的才有意义!”严喆珂一步一步诱导,终于给自己的这句话铺垫好了前奏。

    嗯,举重若轻,毫无烟火之气!

    “也是。”楼成欣喜拉住女孩,“那我们去挑对戒吧。”

    说到这里,他忽然觉得这件事情的发展像是被安排好了。

    刚才谁主动提议看首饰的?

    我似乎大概可能又被套路了……

    他忍着莫名的笑意和温暖,试探着问了一句:“珂珂,你是不是原来就打算带我来挑戒指?”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严喆珂的俏脸刷得一下就红了,扭头望向旁边,“斩钉截铁”回答。

    她原本想直接说“没有”,但又不想对楼成撒谎。

    橙子怎么突然变聪明了!

    楼成见好就收,像是偷到了小鸡的黄鼠狼,笑眯眯拉着严喆珂重回了珠宝店,这一次,他们看的是铂金对戒。

    一番挑选,严教练拍板,两人买了一对样式简单而经典的戒指,上面只有两条螺旋线绕着指环交汇于最前方,衬托出打磨的水滴,因为大小不同,也没什么镶钻等花哨,女戒更便宜,一千一百多。

    刷卡付账,楼成拎着大包小包,左顾右盼,想寻找安静的地方,亲手将戒指给严喆珂戴上,至于戴哪只手哪根指头,他早就查过了,左手中指!

    严喆珂含笑看着他寻觅,故作不经意道:

    “四楼有家咖啡馆……”

    “是吗?”楼成下意识反问,接着不做怀疑,感慨了一句,“你观察可真细致啊……”

    我当时应该在享受和她逛街的滋味,痛并快乐着。

    严喆珂得意扬了扬头:

    “当然,我可是名侦探!”

    …………

    四楼,缘慕咖啡,两人找了个四周无人的角落卡座。

    这一次,楼成特意坐在了严喆珂的对面,打开了女戒的盒子,郑重拿起了她的左手。

    严喆珂轻咬着嘴唇,绯红着脸蛋,两颊酒窝隐现,眸光有些躲闪,但还是坚定地看着楼成的动作,看着他将戒指珍而重之地套在了自己的中指之上。

    刹那之间,她觉得周围的气氛都变得很庄重很正经,不像是小情侣之间过家家了。

    楼成一边慢慢地将指环往下推着,一边半开玩笑半发自肺腑地说道:

    “戴上这枚戒指,你就是我媳妇了。”

    说出媳妇两个字时,他有种沉甸甸的感觉,这将是自己之后一生里最神圣的责任。

    这一次的戒指很普通,以后我会越送越好,订婚的,结婚的,纪念日的……

    严喆珂噗嗤失笑,想嗔骂一句想得美,但粉唇张了张,却什么也没说出来,眸光如有醉意地看着楼成完成了仪式。

    然后,她也打开了男戒的盒子,拈起指环,将楼成的左手拿了过来,身体微微颤栗地帮他戴于中指,眼眸望着两人交相辉映的戒面,又娇羞又明亮地说道:

    “戴上这枚戒指,你就是我家的橙子了……”

    她最初的声音细弱蚊蚋,说着说着便顺畅了起来,习惯了起来,大胆了起来,坚定了起来。

    听到这句话,楼成心里澎湃着激动和满足,很想将心爱的姑娘揉入怀中,与她分享自己的激情自己的感受,但咖啡馆环境不够隐秘,常有客人来往,他只能控制着心绪,坐到严喆珂旁边,让她侧靠着自己的胸膛,抚摸着她顺滑的乌发。

    严喆珂就这样静静靠着,听着楼成热烈的心跳,感受着他溢于言表的喜爱,享受着那无言的温柔。

    好半天之后,她忽地失笑,自言自语般道:

    “我想到了一个词~”

    “什么?”楼成嘴角含笑地问道,声音很柔,不想打破那种安宁的喜乐。

    严喆珂伸手环住他的胳臂,低笑着道:“你猜猜看~”

    楼成脑筋转动,想了想自己的感受,不太确定地道:

    “私定终身?”

    “嗯……”严喆珂脸颊绯红地做了肯定,心有默契横生。

    楼成看着她娇羞的样子,忍不住泛起了逗弄的心思:

    “珂珂,我们都交换过戒指了,是不是该改一改称呼了?”

    “改什么称呼啊?”严喆珂一脸的无辜和茫然。

    “老公老婆什么的。”楼成厚着脸皮嘿嘿笑道。

    严喆珂顿时又羞又恼,伸手轻捶了他的胸膛一下:

    “想得美!”

    …………

    享受完咖啡馆里漫无边际又无话不说的相处,愉快地吃过蔡宗明推荐的一家本地菜,两人手牵着手,穿过老校区,坐上最后一班校车,回到了夜色还未宁静的新校园。

    走下大巴的时候,严喆珂忽地小小吸了口凉气。

    “怎么了?”楼成感官敏锐,心神也在女孩身上,哪会注意不到异常。

    严喆珂抿嘴扭头,不太好意思地回答:

    “腿有点酸……”

    练了一上午的武,逛了一下午的街,腿酸脚酸在所难免……

    楼成当即道:“要不找个地方坐坐,我帮你按摩一下?”

    自己倒是不累,就连疲惫的精神都因为交换戒指的事情彻底振奋了起来。

    严喆珂白了他一眼,好气又好笑道:“我穿的裙子啊,笨蛋!”

    不管用什么姿势按摩腿脚,都容易走光,特别尴尬!

    楼成拍了下脑袋,暗叹自己在有些细节上,心思还是不够细腻,于是改为提议道:“那我们找张椅子坐坐,休息一会儿。”

    因为是最后一班校车,随着大巴驶离,附近变得相当安静,虽然还是有人来人往,但也不算多了。

    严喆珂点了点头,跟着楼成找到了一张行道椅,默契地从挎包里拿出纸巾,让男友擦了擦椅面。

    坐下之后,她弯腰揉了揉小腿肚子,眼波忽闪,又好奇又含羞地笑道:

    “橙子,我还以为你会提议去湖边散步呢……”

    下午交换戒指的时候,橙子那么激动那么开心,总觉得他压抑着激情,想要释放,想要亲热。

    谁知道他竟然忍住了……

    自五一沟通之后,楼成不再每散步必深吻必激烈,但湖边环境那么好,氛围那么合适,两人又是热恋阶段,三不五时还是会天雷勾动地火,所以,对严喆珂来说,这种交换了戒指的特殊日子里,湖边散步就等于亲热的请求。

    楼成伸手搂住女孩的肩膀,让她靠向了自己,然后侧过脑袋,注视着她的双眸,微微一笑,认真开口:“要是现在提议去湖边,总会让我觉得交换戒指就是为了骗你亲热,骗你更进一步,而它对我来说,其实是很郑重,嗯,也很神圣的一件事情,它是我的承诺,是我的期待,不是骗你亲热的借口。”

    “我想向你证明,我心里最重要的是你,喜欢你才想和你亲热,才会特别激动特别渴求,而不是相反,我想向你证明,我说到做到,可以忍住。”

    这是一时冲动的脱口,也是心里想法累积的迸发。

    严喆珂乌黑漂亮的眸子泛起了一层薄雾,细碎光洁的贝齿轻咬了一下粉唇,似喜似娇地斥道:

    “你越来越肉麻了!”

    都会说这种接近电视剧对白的情话了!

    可为什么我会有点喜欢……不止有点……

    楼成听得出女孩真实的语气,轻笑道:

    “总之,我不想让我们这种特殊的日子掺杂欲望。”

    当然,下午也是有过激情和冲动的,但被自己忍住了。

    说到这里,他含笑补了一句:“其实我也喜欢我们这样的相处。”

    “我也喜欢……”严喆珂将脸蛋靠在楼成肩上,笑容安宁静美。

    无需说话的短暂依偎之后,她半是捉弄半是情绪理不清剪不断地小声说道:

    “如果,如果我明天晚上邀请你去湖边散步呢?”

    咚咚,楼成的心跳顿时加快了两拍,也从交握的手掌听到了女孩同样变得急促的噗通。

    他一下就口干舌燥,充满了期待:“那我肯定乐意!”

    严喆珂嘴唇微分,快速呼吸了两口,平复着涌上脸颊的燥热,小小声笑道:

    “我只是说如果~如果!”

    我刚才只是想捉弄一下橙子,可为什么说出口之后,会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被鬼上身了……

    不过橙子的反应确实好玩~!

    楼成失笑摇头,揉了揉女孩的头发,故意恶狠狠道:“小心我兽性大发!”

    “我相信你~”严喆珂坐直身体,甜甜一笑,眼神又纯洁又无辜。

    说完,她蹦跳起身,背着双手道:“我们回宿舍吧!”

    今天真是快乐的一天!

    …………

    三栋宿舍外的阴影里,楼成拉着女孩的双手,有些恋恋不舍。

    “明天见~”严喆珂忍住想腻在一块的冲动,顾盼生辉地说道。

    楼成看了看她左手的戒指,又望了望自己的戒指,看着它们成双成对,忽然一阵冲动,将女孩又拉了回来,用力抱紧。

    这是我媳妇……

    “怎么了?”严喆珂感受到楼成的激动,眨了眨眼睛,疑惑问道。

    楼成半开玩笑半真心地说道:“我刚才看到我们手上的戒指成双成对,忽然就想喊你一声,一声媳妇……”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有点害羞:“但我觉得自己还不够资格去承受这个称呼,还没有足够的能力让你过得更好,所以又忍住了。”

    “肉麻死了!”严喆珂轻轻捶了他一下。

    平静几十秒,她念头一转,忍着笑意,脱离楼成的怀抱,像朵不胜凉风的水莲花般道:“要不,要不,我喊你一声?”

    “真的?”楼成惊喜交加。

    我刚才的话让珂珂特别感动?以至于能鼓起勇气喊一声爱称?

    “真的!”严喆珂一脸我很认真的表情。

    “好啊!好的!”楼成用力点头,不做停顿地回答,生怕女孩反悔。

    严喆珂向着宿舍门口走了两步,然后转过身,含羞带怯地望了楼成一眼,轻启粉唇,低声喊道:

    “媳妇~!”

    哈哈哈……喊完之后,她留下一脸懵逼的楼成,带着一连串的欢快笑声,脚步轻盈长发飘飘地跑进了宿舍大门,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今天真是快乐的一天!

    媳妇……又被套路了……楼成很想生气,但还是止不住自己嘴角的笑意。

    提着大包小包回到寝室,他翻了翻各张小票,发现即使不算戒指,严喆珂也给自己买了七八千的鞋加衣服裤子——数量不是太多,单价比较高。

    而且看珂珂的样子,还觉得这些衣服裤子不够好……楼成不是傻子,自然能感觉得出严喆珂对她自己的钱真是不心疼,不敏感。

    也就是说,她平时就没愁过钱。

    再想想太后的气场,想想她外公家的武功,很多事情不用说都能明白。

    放下袋子,楼成回了严喆珂的消息,轻轻吐了口气。

    要想娶到这个媳妇,不让她受委屈,自己还得更加努力!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自卑,但现在,经过一次次的磨砺,他觉得自己有那个信心去争取,去拼搏,只要两个人能合得来,其他都不是问题。

    做不了富二代,那就做富一代!

    …………

    翌日清晨,微水湖畔,洋溢着奋斗精神的楼成先按捺住性子,进行着日常的锤炼,直到做完大部分功课,才开始考虑怎么借助金丹,完成两种观想法的对立与统一。

    他抱元守一,慑服杂念,将精神一点点沉下,靠近了下腹处的金丹,而在此之前,他已经思考过冰与火是怎么对立统一的。

    他是经历了初中和高中物理教育的优秀学生,这两学期的必修课里也还有“大学物理”上与下,早就养成了这方面的思维模式,习惯用它们来分析自然界的事物,所以,从类似角度讲,用不够准确地话来说,冰与火只是外在表象的不同,实际都是物质的某一种态,是它们在不同温度不同气压不同环境下的不同体现!

    往极限去想,当达到超低温或者超高温的时候,“冰”与“火”完全可以用“凝固态”和“等离子态”来代替,同样的物质,不同的微小结构,同一件事物,不同的面,统一又对立。

    楼成对这两方面的知识都没有深入的学习,只能勉强把握到这一点,心神缓慢浸入,将金丹内部的场景在“视线范围”内一点点放大。

    火焰如同太阳,等于一颗颗恒星,在极端低温极端漆黑的宇宙星空里散发着光与热,为永恒的孤寂照亮出生命的色彩。

    冰晶环绕它们,异常寒冷异常“无情”,像是一颗颗行星,一轮轮明月,但从外界来看,它们又反射光芒,闪耀璀璨,像是夜空中的繁星,也就是恒星。

    这不对啊……楼成觉得这有悖了自己的认知,有悖了观察到的天文现象,大胆做了变化,不再将冰晶看做恒星或者行星,而是作为低温幽黑宇宙的象征事物,它们体现的是浩瀚星空,而不是具体的星辰!

    认知一变,他眼前所见霍有晃动,金丹所呈现的星空与星云陡然放大了极点。

    黑暗“冰”冷的无垠虚空里,尘埃物质不断积累,彼此牵引,最终达到重力的极限,猛烈坍塌,剧烈变化,点燃了火焰,诞生出恒星……

    楼成最初认知的“冰”与“火”的对立统一是细微结构下的,这则是天文尺度上的。

    极小与极大,也是对立与统一的。

    而这与龙虎真人意象里蕴含的味道有所不同!

    画面一现,楼成的精神飞快流逝,不得不强行退出,中止了观想。

    他总感觉龙虎真人在处理金丹的星空意象时有所失误,将火焰作为了大日,把冰晶当做了星辰,最后能够成功似乎有点歪打正着。

    有那么一瞬间,他忽然理解彭乐云为什么要高考,为什么要读大学,为什么要选择山大物理系!

    在古代,武者没有工具,没有大致符合实际的理论,只能靠本身感悟自然,一点一滴积累,代代传承,而当今社会,对物质,对宇宙,有着更贴近现实的理解,不利用它们为武道服务,简直是暴殄天物!

    施老头身心轻松地站在旁边,发现自家弟子没修炼“当头棒喝”,而是莫名发起了呆,于是随口问了一句:“你在做什么?”

    楼成之前不好意思说自己的想法,是怕遭遇师父的嘲笑,现在被问起,也就老老实实交代道:“师父,我在想,龙虎真人的冰和火都能够平衡统一,我为什么不能把雷音震禅和冰霜劲的两种观想法糅合在一起呢?”

    施老头先是一愣,接着笑得前俯后仰:

    “不错不错,比老头子我年轻时候的想法还多!试试吧,试试不会错!”

    试一试才会知道什么是异想天开,什么是方向对了,积累不够,举步维艰,什么是真正可以施行的想法。

    楼成老脸一红,略感尴尬,但也接收到了师父的“鼓励”,开始静下心思考“雷云”与“冰封”的共同之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