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武道宗师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周正泉的改变
    裁判的宣告换来了满场的欢呼和呜呜作响的喇叭声音,旗开得胜永远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听着耳畔传来的一阵又一阵“林缺”,楼成忍不住凑到严喆珂耳畔,感慨了一声:“准丹境真让人羡慕啊。”

    确实,如果自己和大舅哥异位而处,遭遇卓嫣君的“拔剑断水”式时,不可能周身劲力浑然如一,说停就停,及时下捶阻挡,面对以极快和极狠为特点的这一招,多半只能顺势侧扑,匆忙躲避,那就会落入对手的后续连招之中,稍有不慎,说不定都会阴沟里翻船。

    这就像当初的暗部九品,被火焰异能阴到,转瞬间便遭自己连环打击,身死当场,要知道那个时候,无论武道哪一方面,自身都是不如敌人的。

    同样的,大舅哥化解“阴阳二重浪”时的勃发,也是目前的自己无法办到的,那要体悟到“收”的味道,劲力练到能刚能柔,能发于“无形”。

    当然,这也不是说自己面对“阴阳二重浪”全无办法,把握恰当的话可以靠甩劲来破解。

    严喆珂正神情欣喜,唇线抿笑,听见楼成的感慨后,压低声音,开了句玩笑:“这是你的小目标~!”

    小目标?楼成闻着女孩的馨香,听得微微一笑,一年一品和外罡境界什么的确实还太遥远,不具备真实感,但自己要不了多久就能将武功练进身体内,达到当前境界的巅峰,有资格去摸索周身劲力浑然如一和“收”的味道了。

    它们实实在在,就在眼前,伸手便可以触摸,想到自身下一步就能达到这种程度,真是让人兴奋和激动,用赵强的口头禅来说就是,“exciting”。

    这就是我下半年的“小目标”!

    …………

    客队席位处,周正泉弹了弹玄色武道服,大步一迈,飘飘若仙般走向了擂台,与卓嫣君遇到时,他微微颔首道:

    “比我预料得好。”

    他这是在委婉地夸卓嫣君打得不错,要不是林缺已到准丹境,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

    卓嫣君收敛起满腹的感叹,催促道:“快上台吧,不要给他恢复的时间。”

    刚才那一战里,试图速战速决的林缺也是全力而为,消耗并不算少。

    周正泉含笑点头,身不摇,体不晃,脚下发力,大步登上了擂台,站到了林缺的对面。

    观众们的呼唤愈发高昂,他们之中很大一部分人都清楚最大的难关来了。

    裁判提起了精神,挥舞下右手,不给双方调整的机会:

    “开始!”

    林缺筋骨作响,以风驰电擎般地速度冲向了周正泉,似乎要重复之前的故事,用抢攻来占据上风,靠生死激战的架势“搏杀”强敌。

    狭路相逢勇者胜!

    这是看起来的感受,实际上,周正泉却没有哪个部位即将被攻击的刺麻感受。

    丹境强者,有激必应!

    但是,周正泉却不敢怠慢,因为他怀疑林缺在“有激必应”后又掌握了“藏意”的能力,也就是靠收缩气血劲力的类似方式将攻击意图藏于一点,直到出招打出的瞬间才暴露,那样的话,在某些情况下,即使有激必应了,也未必来得及阻挡。

    周正泉退了,往后退了几步,流水般从容,动作潇洒至极,而林缺气势一展,如虹冲天,脚下劲力勃发,身体化作了一颗流星,堂堂正正,浩浩荡荡。

    这个瞬间,周正泉生出了正面不可抵挡的错觉,明白自身的气势被对手压制,以至于出现了心灵上的涟漪——类似情况很容易造成误判。

    微微一笑,他说停就停,双腿一扎,腰背急晃,右手握成拳头,呼啸下捶。

    他这不是甩劲,而是借助腰背的绞动,将周身劲力绞为一体,发出只比还劲抱力弱一些的攻击。

    啪!

    气流不仅被炸响,还遭拳头碾压凝缩,化成无形之箭,直蹿林缺的脸部。

    林缺只觉劲风扑面,险些便睁不开眼睛,气势为之一滞,但他心境坚固,没有丝毫动摇,双眼一眯,借助前扑的动能,挺直腰背,快速摆臂,毫不退让地打出了一记冲拳。

    而对于后续的衔接,他已做好了准备,一旦与周正泉的下捶遭遇,立刻施展“阴阳转”借力,快速打出“流星劲”,紧跟着就模仿丹境的爆发,完成二连击,决胜负于几招之间!

    砰!

    拳与拳碰撞刚生,周正泉气血精神忽然收敛,手臂变得绵软,让林缺仿佛打在了空处,让刚才威势赫赫的一击化作了无形。

    血液回流,劲力汇聚,他下腹处仿佛凝出了一个点一枚丹。

    轰!

    人体大丹炸开,浩荡力量喷薄,周正泉因全无力量被对手打得弹开的右拳忽地回荡,主动迎合了林缺的“阴阳转”借力。

    这股力量实在庞大,林缺一借之下,当即颤抖了身体,不由自主往后一扯,被“无形之绳”拉着连退了两步。

    周正泉大步一迈,欺到了敌人身前,脑海内观想出了蓄势拔高的水流,配合着气血劲力的又一次收缩与凝聚。

    二连爆!

    飞流拳,“瀑布”!

    林缺周身劲力浑身如一,两步之内就已调整好重心,但对手早赶了上来,右拳高举,仿佛飞流倾泻而下。

    来不及再做躲避和退让,他猛地吸了口气,将血液、气息和劲力等凝缩成球。

    紧跟着,“圆球”爆炸,“狂风”席卷,鼓胀了林缺的太阳穴,涨红了他的脸庞。

    肌肉压缩,手臂快摆,林缺毫不畏惧,往斜上轰出了流星劲。

    砰!

    原地如有雷鸣,声音震荡往外,周正泉和林缺的拳头仿佛凝固在了半空,而两人的身体齐齐一震,肌肉明显颤抖。

    周正泉未发“哼哈”之声,气血再敛,还抱成丹,将震荡的感觉与劲力精神尽数凝于了一点。

    他脑海之内洪水奔腾,积满了堰塞湖,最终冲开了大坝。

    砰!那一点轰然爆发,力量像是决堤的洪水,涌入了周正泉的身体,在他急转腰背之下,灌注进了左边胳膊。

    飞流拳,“决堤”!

    丹境三连爆!

    啪!

    周正泉左拳成捶,凶猛擂出,不断炸响了沿途气流。

    从一开始,他就吸取了上一场对阵楼成时的教训,不再瞻前顾后,全力而为,未做任何保留!

    这肯定会极大消耗自身的体力,但至少不会带着震拳的影响进入下一局,要是畏手畏脚,始终考虑着与楼成的战斗,那很可能不仅减少不了体力的消耗,还会残留震荡,更加艰难!

    林缺非是真正丹境,自然没办法连续爆发,身体颤抖犹存的情况下,他眼神坚定,表情无惧,再次鼓胀了太阳穴,绷紧了肌肉,以流星般的速度拧腰出拳。

    砰!

    两者碰撞,磅礴大力汹涌,林缺再也站立不稳,勉强使用“阴阳转”,顺势往后弹飞,免得强行招架之下手臂骨折,身受内伤。

    而周正泉未受什么震荡,早有预料,几步赶上,在对手调整好重心前,肩膀一炸,右臂一抖,将拳头停在了林缺的咽喉处。

    直到这个时候,林缺的双脚才堪堪着地。

    “三连爆”之威当真能横扫八品以下的所有武者!

    裁判举起右手,不见情绪地喊道:

    “第二局,周正泉胜!”

    楼成吸了口气,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老实说,他没想到周正泉会一开场就爆三连击,还以为双方会纠缠很久。

    不过这样也好,虽然大舅哥没让周正泉残留震荡的影响,但至少自己不用担心他的最强杀招了!

    伸出手,与严喆珂握了一下,他迈开步伐,走向了擂台。

    观众们先是一静,接着爆发了呼啸的喊声:

    “楼成!”(未完待续。)